情侣发生关系后的八个变化!

发布时间:2017-12-09 16:27



    暗夜,是京城最高级的私人会所。这里正在举行一场拍卖会。


    主持人拿着话筒在舞台上激动万分,“下面就是大家最最关心的一个项目了!初夜拍卖!”


    一句话,下面的人才躁动起来。


    “听说这次来的是个美人儿。”


    “是吗?嘿嘿嘿……”


    “你可别高兴地太早,我不会手下留情的。”


    灯光熄灭打断了大家的窃窃私语。灯光再一次亮起的时候,舞台正中间出现了一个铁笼子,里面盘坐着少女。


    身材纤细,黑发柔顺,低着头看不清楚她的样子。身上一条紧身白裙,包裹着少女的身材。


    玲珑有致,魅惑入骨。


    全场倒吸一口凉气。


    主持人满意于大家的反应,笑眯眯的说,“底价,五百万。”


    铁笼里的少女微微颤抖,浓密的睫毛抖动了一下,抬眸,琉璃般的瞳仁里层叠着氤氲,看不到底,却带着致命的吸引力。


    大家屏住呼吸,眼睛贪婪的盯着少女的一举一动。


    她动了!她爬起来了!


    众人的眼珠子恨不能掉出来,生怕打扰到眼前的少女。


    苏子末悠悠转醒,身子摇摇晃晃,视线并不清楚。这是在哪里?她不记得自己为何会出现在此处,只记得她喝下弟弟给的饮料就失去了意识。


    环顾四周,看到的全都是如狼似虎的眼神。


    苏子末瑟缩着往后退,嘴唇呓嚅,却半个音节都发不出来。喉咙深处就像是有什么在燃烧,干渴难忍。


    “脱了!脱了!”有人忍不住,大叫。立马就有人跟着应和起来。


    他们受不了这种诱惑,这些远远不够!


    苏子末整个人靠在冰冷的铁笼子上,被吓得不轻,她捂着嘴巴,眼泪顺着眼角滑落。


    这种软弱的模样!让台下男人们体内的暴力因子蠢蠢欲动!


    七嘴八舌的叫嚣,场面一度混乱。


    “好了好了。”主持人不得不上来,安抚大家,“既然大家这么喜欢我们的小苏,不如带回家去啊?”


    一句话,台下就发出心照不宣的笑声来,这女孩儿一定够味!


    “六百万!”有人举手。


    “七百万!”


    “八百万!”


    ……


    价格一路疯狂往上,短短几秒就飙到一千万。


    苏子末再傻也发现了,自己这是在一场拍卖会上。


    她竟然一夜之间成了被拍卖的商品?


    惊慌失措之间,柔荑猛地抓住铁笼子,指关节泛白。


    突然,一个声音不疾不徐打破了喧嚣。


    “两千万。”


    一时间,大家都愣住。


    主持人也愣住了,随即笑起来,“两千万一次,两千万两次……”


    “两千五百万!”总有人不甘心,气呼呼的开口。


    “哇,老王你买个孙女回去干嘛?”有人出言嘲讽。


    “哼!老夫少妻不知道吗?”那个叫老王的也不在意,得意洋洋,“老子家里就缺个小老婆。”


    “三千万。”声音依旧淡然,深邃的眸子静谧,嘴角噙着冷笑。蛰伏在黑暗中的男人安静的看着台上失神的苏子末。


    眼底一片冰冷。


    苏子末茫然的看过去,面上冰凉。湿润的眸子雾蒙蒙的,看上去就像是一只受伤的小兽。


    “三千五百万。”老王深吸一口气,充满敌意的看着隐藏在角落里的男人。


    “四千万。”


    “四千五百万!”呼吸开始急促,这个价格已经是极限了。


    男人起身,身材修长挺拔,一双狭长的丹凤眼里充斥着凛冽的寒光,薄唇微漾,一只手插着口袋,声音清冽,“一亿。”


    两个字吐出来,所有人都不敢呼吸。


    苏子末猛地抬头,死死地盯着眼前的男人。高大如山,英俊的五官,还有眼角的泪痣,每一寸肌肤都熟悉无比。


    是他!是他!


    眼泪冲刷着羞耻和不甘心,一遍一遍。


    如果说在这里苏子末最不想见到谁,那个人就是顾烨廷。


    他是她最后的羞耻心。


    “这位先生,你确定吗?”主持人手里的话筒拿不稳,吃惊到结巴,“你,你要花一亿买下小苏吗?”


    顾烨廷迈着修长的腿,不紧不慢的走近,黑色的皮鞋扣击着地面,每一步都狠狠地踩在苏子末的心口。


    深疼,深疼。


    视线模糊,苏子末下意识就往后躲。柔软的背撞在冰冷的笼子上。


    自己早就退无可退,无处可躲。


    灯光映衬着她惨白的小脸,长长的睫羽沾染上细碎的泪花,朦胧一片。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可是顾烨廷仍旧一步一步走上舞台,逼近。身影笼罩下来,压住苏子末,丹凤眼细细打量着手足无措满是惊慌的小女人,嘴角上扬的弧度甚是残忍。


    “确定。”他的声音没有一丝温度。


    两个字,几乎瞬间击碎了苏子末所有的信心防备,情绪崩塌。


    主持人激动万分,“一亿一次!”


    环视四周,原本战斗欲激昂的老王像是一个蔫了气的气球,一言不发。这个价格,没有人愿意再往上。


    “一亿两次。”


    苏子末抬头,僵硬的挤出一个笑脸,“烨廷哥哥……”


    “一亿三次!”主持人激动挥手,“成交!这也是暗夜史上第一次有拍卖价格那么高的!”


    台下是稀稀拉拉的鼓掌。


    大家都沉静在一掷千金的豪气当中。


    顾烨廷淡笑,身上的西装包裹着他喷薄的身材,黑色的皮鞋不耐烦的敲击地板。


    “咚,咚,咚……”


    每一下都紧紧勒着苏子末的神经,疼得厉害。


    “脱了。”顾烨廷慢悠悠的开口,瞳仁清冽。


    苏子末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男人,眼睛倏的瞪大,嘴唇颤抖,“你说什么!”


    众人没想到还有这等福利,立马跟着叫起来,“快点快点!”


    “是男人啊!大家有福同享!”


    一片激烈的喧哗回荡。


    “烨廷哥哥……”苏子末觉得自己一定是听错了,她的嘴唇颤抖,带着哭腔。


    眼睛被泪水冲刷,清明一片。


    倒映着满场的荒诞。


    顾烨廷不耐烦,好看的眉头皱在一起。见小女人后退一步满受打击的样子,笑容加深,残忍又血腥,“你以为我是来救你的?”


    一句话将苏子末彻底打入地狱。


    彻骨寒冷。


    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爱了六年的男人一夜之间就变成恶魔。


    僵硬的挤出笑容,“烨廷哥……”




 第二章:我要验货


    话还没有说完,男人就冷漠无情的打断,“不听话的东西,我买来做什么?”


    心,沉下去。


    苏子末觉得天都要塌了。


    耳边传来阵阵的欢呼声,男人们的目光流连在她的胸口,还有那又细又直的腿上。


    苏子末觉得现在的自己跟被扒光了没有区别。


    躲无可躲。


    顾烨廷将手搭在铁笼子上,深邃的眸子划过一丝不满,扭头看着一边的主持人,“不听话,我不要。”


    “来人!扒了!”主持人自然不敢得罪这个大金主。可以轻轻松松拿出一亿的人,背后的势力不容小觑。


    苏子末觉得一定是在做梦,她的烨廷哥哥怎么会……


    一直到黑衣人冲上来打开铁笼子抓住自己的手,苏子末才反应过来,她不是在做梦!


    苏家破产是真的!她被自己的弟弟卖到拍卖会是真的!她被顾烨廷买下是真的,她现在要被扒光也是真的!


    激烈的挣扎起来,可是孱弱的身子根本抵抗不了黑衣人的桎梏,纤细的手腕被粗鲁的按在墙上。


    白裙贴合着身子,挣扎之余,春光若隐若现,美好一片。


    台下,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顾烨廷欺身而上,逼近这一张苍白软弱的小脸,带着嘲讽的笑容,呼吸喷洒在她小巧的耳垂边上,“害怕?”


    忘记了哭泣,忘记了挣扎。


    苏子末咧嘴一笑,就像是一朵在风中摇摆的水仙花,单薄的可怕。


    她爱了他六年,爱了他六年!


    顾烨廷修长的手指顺着这一张未施粉黛却依旧美丽的小脸,掠过湿漉漉的脸颊。往下,纤细的脖颈,再往下……


    她稚嫩的身子抖动起来。


    恐惧交织。


    顾烨廷不想让她好过,薄唇上扬,手指恶意的拉扯着她单薄的裙子。


    “不要……”苏子末知道自己躲不过,仰着小脸哀求。


    顾烨廷猛抿嘴,眼底煞气弥漫,浓烈的男性气息将苏子末包裹,却没有丝毫安心的意思。


    “苏子末,现在才刚刚开始。”


    哗啦!


    裙子被撕裂!


    刹那间!


    她几乎听到台下男人们的抽气声。


    苏子末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猛地睁开黑衣人,整个人在一瞬间扑进顾烨廷怀里。


    白嫩如牛乳的身子紧紧地贴合着男人坚硬喷薄的身躯。


    顾不得羞耻,顾不得不甘心。


    她紧紧地抱住他,就像抱住最后的救命稻草。


    灯光下,少女姣好的身姿若隐若现,只不过男人的身姿遮住了大半,看的并不真切。大家很失望,却又不甘心。


    顾烨廷示意黑衣人下去,伸手轻轻抚摸怀里女孩的脊背。


    没有多余的一寸赘肉,肌肤滑嫩,带着少女应该有的稚嫩,手感真好。


    苏子末瑟瑟发抖,不敢抬头。


    “松开。”他冷唇勾起,不轻不重的声音将苏子末逼到绝路上!


    苏子末摇头,眼泪滑落,将他抱得更紧。


    六年来,她都不敢想象有一天自己会抱着顾烨廷。现在她梦想成真了,却这么悲凉。


    他喜欢什么样子的女孩子,苏子末就努力让自己变成什么样子。如果不是家里强烈反对,自己甚至愿意为了他去整容。


    她知道自己喜欢他到了魔症的地步。


    实在是太喜欢了,喜欢到不忍心指责。


    爱一个人,卑微入骨。


    闭上眼,苏子末真希望这一切都是在做梦。


    顾烨廷看着倔强的小女人,冷笑,伸手,顺着背脊往下……


    台下的人就开始嬉笑起来。


    苏子末浑身僵硬,惊恐的瞪大眼睛,挣扎,“你做什么!”


    “验货。”


    他说验货!在他的眼里自己只是货物!是啊,他花了一亿买下自己,他就应该验货!


    苏子末心口疼得厉害,想要挣扎却不能。只要她一动,就会暴露无遗。


    疼!疼!疼!


    一分钟后。


    顾烨廷只是抿了一下嘴角,目光淡然的抽回手,“倒是没骗人。”


    苏子末恨不能上去给他一巴掌。自己保留了二十年,她的身子原本就是留给他的,可她千算万算都没有算到自己会葬送在他的手指上!在他眼里她苏子末到底是什么人?


    羞耻深深地刺穿她的心脏,难受不已。


    可是就算这样,她都不敢责备。她舍不得,这是她的烨廷哥哥。


    一定有什么不可说的理由,他才会这么对自己的。


    双腿快要站不稳,腰间却出现一双大手,迫使她贴合着自己。


    下一秒,整个人就被抱起来。顾烨廷皱眉,没有说话就离开。


    黑衣人安静的跟着,一路上没有人敢上来阻止。


    所有人都知道,她是他的货物,今夜她属于他。


    总统套房。


    顾烨廷甩门而入,将人扔在床上,紧接着欺身而上,宛若一座巍峨的大山重重的压迫而来。


    苏子末来不及挣扎,小手低着他解释的胸膛。


    “等,等一下!”


    男人不耐烦的将苏子末的手桎梏在一边,喘息,“怎么?不卖了?”嘲讽就像是一条蜿蜒的蝰蛇,刺伤一切。


    嘴角扯动,僵硬的憋出一句话,“烨廷哥哥……”


    “闭嘴!”顾烨廷猛地捏住她的脸颊,双手用力,似乎要将她的下颌骨捏碎,“你没有资格这么叫我!”


    天,塌下来了。


    苏家破产的时候她觉得还有希望,被卖到这里来的时候她觉得还有希望,在这一刻,在顾烨廷说这句话的时候。她觉得自己彻底没有希望了。


    坚持了六年。


    爱了六年。


    换来的却是一句你没有资格。


    心,碎了。


    苏子末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因为愤怒,冰冷到不近人情。


    “为什么?”苏子末不明白。


    她知道他生性薄凉,不喜欢别人纠缠,可是他对她从来不是这样。他就像是站在云端的太阳,走到哪里,追随他的目光就在哪里。


    顾烨廷,光是这三个字就足以让京城里的万千少女尖叫。


    “一亿不能白花。”男人捏着她的下巴,对她的悲伤视而不见,“叫少爷。”




 第三章:被卖给他


    三个字彻底将苏子末最后的理智砸断,疼的浑身颤抖,早就分不清楚是心疼还是身子疼。


    情绪混乱之下,眼泪成了最好的发泄。


    “少爷。”


    顾烨廷粗粝的大拇指来回摩擦着娇嫩的脸颊,眼神晦暗不明,“这次你可以赚多少?”


    苏子末浑身颤抖,说不出话来,“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样。”


    “你能拿一半吗?”顾烨廷笑的冰冷。


    身下,少女姣好动人,眼泪垂在眼角边上,似落非落。委屈的样子动人魂魄。苏子末抬头想要解释,“烨廷哥哥……”


    “真值钱。”呢喃,热气在苏子末的耳边喷洒。


    苏子末推不开他,整个身子控制不住的颤抖,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不是的,不是的!我没有!少爷你听我说……”


    她不是那种女孩子!不是的!


    顾烨廷停下动作,鹰一般的眸子深幽的看着无措的少女,嗤笑。


    他伸手从床头柜上拿出一张纸,扔在她的脸上。


    A4纸砸在脸上,生疼。


    苏子末伸手接住。


    顾烨廷优雅的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宛若一个贵族,拿着餐巾纸仔细的擦拭着刚才触碰过她身体的手指。


    像是要将属于她的痕迹都擦掉。


    苏子末死死地盯着男人的动作,他是那么的优雅动人,昏暗的灯光下依旧让人挪不开视线。每一下,都让她的心口钝钝的疼。


    “不看看吗?”顾烨廷挑眉。


    苏子末低头:“所卖价格归金主和暗夜所有。”


    她的手颤抖,眼泪砸落在纸上。薄薄的一张纸,却有千金之重。


    弟弟把她卖到这里来,到底……


    顾烨廷像是看穿了她的心思,不紧不慢,“你弟弟五千块把你卖了……”


    五千块,把她卖了!


    苏子末瘫坐在地上,狼狈不堪。小巧的嘴唇不断翕张却一个音节都发不出来,就像是一个被玩坏的洋娃娃,精致的一碰就碎。


    “这才是你的价格。”顾烨廷满意的看着这一张小脸一点一点的失去血色。


    苏子末微微仰头,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


    “……这是你想看到的?”一颗眼泪掉落,脸颊都没有触碰到。


    近在咫尺的男人一身高配西装,喷薄昂扬的气场,光是一个眼神就足以让京城所有少女脸红尖叫。如今他却用这个眼神来嘲讽自己。


    苏子末只觉得天昏地暗。


    顾烨廷看着自己修长的手指,不紧不慢的挑眉,“我想要的远远不止这些。”


    “你想要什么?”


    起身,猛地凑到她面前。


    她于他,实在是娇小。


    “想要你。”三个字,呵气若兰。


    男人没有给她继续思考的机会,将她压在身下。掌心粗粝抚摸着少女娇嫩的肌肤,流连忘返。


    感受到苏子末下意识的颤抖,顾烨廷只是微笑。眼底冰冷,没有温度。


    “烨廷哥哥!”苏子末惊慌失措的叫,搂住他的脖子,痛苦的呢喃。


    她想过有一天嫁给他。将自己的第一次都给他。爱一个人爱到这个地步,就算是现在,苏子末都在想,还好,今天买下的她的人是顾烨廷。


    回应她的却是男人的粗暴。


    眼泪滑落,眼睛瞪大,苏子末仰着脑袋看着天花板。


    金色的天花板高高的,上面有一盏水晶灯正摇摇晃晃。


    这里不是他们的婚房,这里是暗夜的总统套房。


    她只是已经出售的货物。


    她什么都不是……


    心口酸涩,苏子末觉得疼的厉害,挣扎起来。


    “做什么!”顾烨廷也不好受。


    苏子末泪眼婆娑,“疼!”


    整个人毫无预兆的被转过去,脸整个埋入软软的被子当中。男人继续刚才的动作,疼痛彻骨。


    “别扰了兴致。”


    不耐烦的一句话,让苏子末觉得自己身处地狱。


    浑身战栗。


    他厌恶自己到这个地步!


    他厌恶她!


    身体疼的厉害,可是心口疼的更厉害。


    苏子末就像是一叶小舟,在大海上起起伏伏,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哪里。


    只是觉得孤单,寂寞,冷……


    巨大的总统套房里,两个人在床上热枕的交织。


未完…

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就可以继续阅读了

powered by 绥棱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