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车老乡,看完有什么资格不努力!

发布时间:2017-12-09 09:18
.小殿下见她如此激动,心中暗叫不妙。披上外衣便一狂追,可无论怎么,却又追她不着。一向以速见称的紫陌,此时醉眼迷蒙,生起气来,那是横冲直撞,速更比从前,反正身痛不比心痛,疼痛反而让她更为好受一些。  “崇峻,快捉住她,没让她跑了!”一声惊呼,蒙崇峻刚一转身,便觉一团白影迎面扑来,还未等他反应过来那是怎么一回事,只觉肩头被那白影撞得生疼。可那不过是一刹那的功夫,接着而来的,便气喘吁吁的小殿下。  “崇峻!你为何不捉住她呀?真是没用!”他抱怨着从他身边经过,虽然没有那白影的速,但却明显也是十分着急,从他身边匆匆而过,一狂奔地隐入到黑夜之中。  真是邪了,好好的温柔乡不待,他这是怎么了?那白影到底是什么东西?难道真的就那么重要?蒙崇峻疑惑不解,揉着被那白影撞得生疼的肩头,加快了步,一跟随而去。他也想知道到底是何物如此神秘,能够让他如此癫狂。  借着酒性,紫陌一撒野,虽然不如上次万军中那般英勇,却也一撞得宫人东倒西歪。所有之处什物飞舞,一片狼藉。小殿下则跟在她的身后狂追不舍,速同样快得惊人。  东殿之内,王后怡冰刚刚将两个孩哄得睡着,却听殿外一片嘈杂,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吩咐着奶娘好照管,便轻柔的向着殿外走去。如今的她,已是个孩的母亲了。虽然风韵犹存,但岁月还是在她身上留下了痕迹。面容的成熟,与越来越威严的仪态,已明显佐证了时间对她的改变。  “燕儿,去看看外头发生什么事儿?难道不知小公正在安寝吗?”言间带着明显的责备,至内殿而出的怡冰,步态款款,却是满面怒颜。  “回娘娘,是王殿下正在追赶一只猫儿!”燕儿如今业已初成,对于年少时的梦想,虽然从未放弃过,但总算也已懂得了分寸,不会再如从前那般去惹得殿下反感。  “猫?”怡冰一怔,一种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难道是石头?可她此刻应当是以叶榆王的身份,在前殿陪同众臣饮宴,又怎会忽然化为灵猫在宫内奔走?  “是的,听说是一只白色的猫儿,感觉很像当年娘娘走丢的小石头。殿下似乎非要捉住它不可,所以……”  见王后望向窗棂的目光变得惊讶,她也不必再回答了。只见窗棂处扒着的,正是那只走失了许久的猫儿,头上的那一抹金色的毛冠,赫然证明着它的身份。  “喵喵喵……”望着王后,那叫声似乎充满了委屈。  果然是她!怡冰哭笑不得,皱着眉头向着猫儿招了招手,“石头,过来!”    猫儿听话的从窗棂纵身跃下,耷拉着脑袋,拖着脚步地走向王后跟前,撒娇似的蹭着她的脚踝,仿佛有话要说,但又无法开口。  “哎!”怡冰缓缓弯下腰去,轻轻抚着她的头,“是他又欺负你了吗?”  紫陌点了点头,胡须垂得很低,含着泪水仰视着自己昔日的主人。怡冰淡淡苦笑,将她抱了起来,安慰地用指尖梳理着她的皮毛,轻声的叹息着,“你们俩儿可都不小孩了,怎么还这么不懂事儿呢?真是让人烦心呀!”  一旁,燕儿听得好笑。感觉王后此言像是对人所说一样,可她怀中的猫儿,仿佛还听懂了似的,耷着脑袋,靠在她的怀中“呜呜”地哭泣着,感觉像是受了委屈的孩,正在母亲怀里寻求安慰。  “娘娘,这猫儿好聪明,难怪殿下如此喜欢它……”  “哇……”紫陌哭得更伤心了,借着酒性撒起娇来,紧紧抱着怡冰的手臂,泪水宛如泉涌。很久没有哭得这么舒坦过了,全然将她当作了自己的母亲,感觉只有她怀里,才是这个世上最为安全的地方。  “娘……”小殿下跌跌撞撞地闯了进来,乍一见此情形,只觉满头黑线,哭笑不得。大口喘息着,凝视着怡冰怀中的紫陌,完全对她无语了。  “殿下万安!”燕儿懂事的行了个礼。  “万安?”他跌坐地上,伸直的双腿,感觉累得喘不过气来。燕儿乖巧的走上前去,跪倒他的身旁,轻轻为他捶着肩,仿佛一切都是应该的,并无什么不妥之处。  紫陌却为之一怔,瞬间停止了哭泣,心中宛如被人揪得难受,一股莫名的怒火在心中疯狂的燃烧。他果然是个色狼,内心风流却还装作纯真的模样,口口声声说喜欢自己,可背着自己却是花天酒地。  “娘亲!把石头还给我吧!她——她今日喝醉了,发疯似的在宫中乱跑,我这就带她回去好生管教!”他喘着气地说着,挣扎着站起身来,想从怡冰手中接过她来,可她却忽然耸起了全身的毛,目光瞬间变得为凶狠,龇着牙不许他靠近。  怡冰顿时反应过来,苦涩一笑,对着燕儿挥了挥手道:“燕儿,你到外边看着,本宫与殿下有几句话要交代,记得不要让人进来!”  燕儿自然知道这是有意让她回避,也不多问,乖巧地应了声“是”便走出殿去,脸上却一闪而失的阴狠。不知为何,对于这只名叫“石头”的猫,她从来就没有过好感,每次见他将它抱在怀中的时候,她都会感觉莫名的恼火。但为了得到他的欢心,她甚至刻意让自己去它的一举一动,可他却依然无动于衷,真像外界传闻的那样——王憶猫成狂。  然而她刚一走到门口,却见一人伫殿前,仔细一看原是通海郡王蒙崇峻,不免心中更为惆怅。原来燕儿与他竟是姑表兄妹,此时见她被王后从殿内支了出来,不免也有些吃惊。  “燕儿?”他不解地望着她,抬起手来,轻柔地捋了捋她鬓边的秀发。一向自诩风流的他,对待任何女向来都是自信满满,除了那个让他无从下手的“小王爷”之外。  “表哥?”她苦闷地回望着他,“你怎么到这儿来了?这可是后宫禁地,是不允许男人进来的啊!”  他淡淡一笑,显得十分自然,“我知道。所以我没进去,我在这儿等你呢!”  “等我?为何要等我?你怎么知道我会出来呢?”

-

powered by 绥棱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