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都不喜欢女主主动吗?’

发布时间:2017-12-05 20:21


  落地窗外雪花簌簌的飘着。

  

  颜艺痛苦的蜷缩在宽大的阳台上,窗外万家灯火,她这副狼狈的样子如果被人看到……想到这里,她痛苦的挣扎起来。

  

  “唔……不要,宋……宋岩,求求你不要在这里!”

  

  男人根本不顾她的拒绝,单手将她双臂绕到身后,她立刻缩起了肩膀,口中发出痛苦的呜呜声,泪水沾了满脸。

  

  滚烫已经挤了进去,身体瞬间被撑开,她死死地咬住手腕不让自己叫声来,血腥味在口腔里蔓延……

  

  “梁颜艺,睁开眼睛!看看你自己多贱!外面的人抬头就能看见你这副样子!呵,如果让梁奉先知道他最宝贝的女儿此刻在我身,下求饶,你猜他会不会从棺材里跳出来?”

  

  “爸爸他也是身不由己……”

  

  颜艺一双水眸里蓄满了泪水,想要解释,但声音再宋岩的撞击中支离破碎。

  

  “身不由己?当年如果被绑架的人是你,姓梁的肯定早就缴枪投降了,根本不会管什么职责所在,我妹妹也就不会弄成现在这样!”

  

  宋岩忍的额头上一层薄汗,该死,她的味道竟一如既往的好!强迫的捏着她的下巴让她转过头来,看到白皙的脸上沾满了泪水,他心里竟然闪过一抹不忍。

  

  不,他不能心疼,都是装的,她最擅长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让自己同情。

  

  “呵!别装出这副可怜兮兮的样子!不肯在离婚协议上签字,让我每月回来陪你,你早该知道会有今天的下场!”

  

  无视颜艺瑟缩颤抖着的身子,断断续续,“宋岩,你是爱我的,你别欺骗自己……”

  

  爱?她有什么资格说爱!

  

  “闭嘴!梁颜艺,我们的婚姻早就只剩下恨了,在你和你父亲联手害死我妹妹的那一天开始!”

  

  宋岩越发生气,看她被迫趴在落地窗上承受着这一切……

  

  “我要你亲眼看着你自己多下贱!”

  

  豆大的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不一会儿就将身下的羊绒毯浸湿了。

  

  最后一刻,男人已经冷然抽身,抽出纸巾擦拭自己,自然的抓起散落在地板上的西装套上。

  

  淡漠的瞥了一眼跟破布娃娃似得颜艺。

  

  脚步声渐渐走远,窗外夜色太美太朦胧,像极了他捧着钻戒求婚的那一晚,颜艺猛的回过神来,指尖紧紧嵌进了手心,疼痛让她感觉自己还活着!

  

  想起两人甜蜜的过往,颜艺有些惆怅的开口挽留,“阿岩,你别走……”

  

  闻言男人高大的身影猛地顿了顿。

  

  阿岩?她还真敢叫。

  

  男人视线停留在墙上的巨幅婚纱照上,两人笑靥如花,溢满了幸福。

  

  “梁颜艺,你不是问我还爱不爱你?”宋岩转身,看着跪趴在地上狼狈的颜艺忽然期待的睁开双眸,凉薄的唇角上扬,“当初有多爱你,现在就有多恨……你知不知道,我做过最后悔的事,就是认识你。”

  

  “签了吧。”厚重的A4纸划过她娇嫩的脸,颜艺被砸的有些懵,狼狈的捧着那叠纸,宋岩的字一如既往的大方飘逸,可这次却是签在了离婚协议书上……

  

  男人毫不停顿的转身离开,留给她的,只有空荡荡的关门声。

  

  颜艺终于忍不住,放肆的哭起来,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他们明明是最相爱的情侣,如果不是因为爸爸在执行任务时出了那种意外……

  

  不,她不能让两年前的意外毁了他们的感情,颜艺胡乱的抓起衣服套在身上,不顾腿间的酸软踉踉跄跄的追了出去。

  

  宋岩已经发动车子,冰天雪地里,引擎声嗡嗡的传来,颜艺略一思索,直接朝着他前行的方向冲了出去。

  

  “吱——砰!”

  

  当看到那抹娇小的身影冲出来,宋岩猛地打了半圈方向盘,宾利车头直接撞上了门口的石柱子!

  

  胳膊肘拄了一下,疼痛顿时钻心,宋岩脸色特别难看,“梁颜艺,你送死吗?!”

  

  隔着窗户看见不远处那抹身影没事,他闭了闭眼睛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但如果刚刚不是自己及时转弯,那个女人很有可能已经没命了!想到这里他就异常生气!这个总是添乱的女人,一如两年前让他恨不得将她掐死。

  

  宋岩愤怒的摔开车门冲出去,还没来得及教训她,颜艺已经冲了过来。

  

  “不是恨我吗?为什么不直接撞上来,宋岩,你曾经说过,你不会离婚,只可能丧偶,已经不作数了吗?”

  

  颜艺声泪俱下的控诉,一张小脸儿冻得通红。

  

  “呵,骗人的……你也信。”宋岩轻挑的勾唇,强迫自己不要被她可怜的表象欺骗,嘲讽道,“梁颜艺,你这样有意思?怎么,还想求着我艹你?”

  

  颜艺脸色惨白,却依然执拗的问,“既然恨我,为什么停车?你还爱我对不对!”

  

  “梁颜艺!你要脸吗?要死死远点,我只是怕脏了我的车!”听着她笃定的态度,宋岩脾气更加暴躁,直接摔开她的胳膊,“为了你背上杀人的罪名,太不值得。”

  

  说着宋岩不理她,直接转身去检查宾利车前盖,还好只是剐蹭,他刚想打开车门进去,西装就被人拽住。

  

  “你又要去她那儿吗?”

  

  “不用你管。”看着那张清汤挂面的脸,宋岩狠了狠心,吐出来的话却是寒冷刺骨,“你没资格。”

  

  “我才是你的妻子!”

  

  “名义上是,”宋岩早就敛去了刚刚的情欲和心疼,此刻眉梢只剩讥诮,“但在我心里,现在不是,将来更加不可能是!”

  

  “你该不会不知道,我回来,只是为了履行义务吧?”

  

  “心悠为了救瑶瑶断了腿,可是你呢?——你明知道我和瑶瑶相依为命,你却在最后关头把我拷在车上阻止我去救她。梁颜艺,你让我恶心。”

  

  颜艺怔楞的看着眼前熟悉的男人,直到他甩开自己的手,她仿佛被人抽光了力气,那辆车已经消失在夜色里,她失落的抬起头,喃喃有词,“谁救了宋瑶,就这么重要吗……”

  

  膝盖上刚刚磨破的地方疼的不行,颜艺拖着酸疼的腿,一步一步的往别墅走,裹着冻得发抖的身体回到卧室,一室旖旎仿佛在嘲笑她的不自量力,她流着泪将卧室收拾干净,抬头看见床头柜上挂着的结婚照,只觉得胸口像是压着一块儿巨大的石头喘不过气来!

  

  当初,拍结婚照时,宋岩还说,他要做她一辈子的避风港。

  

  想起刚刚宋岩嘲讽的话,她眼眶发酸喉头发梗,尤其是,宋岩现在说不定已经佳人在怀,颜艺呼了呼气,搬来凳子就将墙上挂着那碍眼的结婚照摘了下来!

  

  柔软的身体蜷缩在巨幅照片上,泪已经流干了。

  

  半夜,身体越来越烫,嘴边呢喃着宋岩的名字,颜艺痛苦蜷缩成一团。

  

  宋岩,我们明明那么相爱,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心好疼,好疼啊……

  

  她又做梦了。

  

  单手被手铐拷在车上,宋岩犹如一只困兽,挣的手腕都红了,“颜艺,你知道的,瑶瑶对我多重要,我只有这一个亲人,什么条件我都答应,我不能看着她被人撕票!”

  

  “不要……宋岩,爸爸一定会把瑶瑶安全带出来的!”

  

  “梁颜艺!”

  

  颜艺从噩梦中惊醒,这才发现枕头已经湿了大片。

  

  嗡嗡……

  

  “请问是梁小姐吗?您的母亲李海茹女士刚刚在街上晕倒,被好心人送到我们医院……”

  

  颜艺心里一沉,立刻掀开被子下床,下意识回头询问道,“宋岩,你能不能送我……”

  

  话到一半,视线落在平整的床铺上才想起两个人早不是以前如胶似漆的关系。

  

  苦涩的勾了勾唇角,颜艺直接打了辆出租奔人民医院,到了病房,刚好看见李海茹穿着病服伸手去拿暖壶,颜艺忙接过来给她倒水,却被她一把甩开。

  

  滚烫的水溅到了手上,颜艺喉头哽塞,颤抖着叫,“妈……”

  

  “别叫我妈!我从没生过你这么下贱的女儿,人家男人羞辱你羞辱的还不够,非得眼巴巴的贴上去!你是不是没有男人就活不了!”

  

  颜艺拼命地摇头,想到刚刚护士在电话里的话,心脏如同被人撕开,咬着唇说不出话来。

  

  “当年的事,你爸一点错都没有!身为警察就是不能放过每一个坏人,这是他的立场,你滚!宋太太,我们梁家攀不起你这个高枝儿,你也别踏进我的门脏了我的地方。”说完,瘦小的女人已经抓着颜艺的胳膊将她推了出去。

  

  连带着她刚刚碰了的暖壶,也一并被扔了出来。

  

  颜艺靠着病房的门,咬着手背拼命地抑制着眼泪,但还是喷薄而出,当年爸爸在那场事故中身亡,妈妈便让她和宋岩离婚……

  

  “姐,对不起,妈她不让我告诉你。”

  

  头顶上传来带着鼻音的哭腔,颜艺抬头就看见穿着高中校服的弟弟红着眼睛站在面前。

  

  “姐,你去求求姐夫吧。妈就是因为不想用姐夫的钱所以才一直瞒着你,可我们到底是一家人哪来的隔夜仇啊……”

  

  弟弟白皙的面容上挂满了泪痕,颜艺知道,这个时间宋岩就在医院,两年前,宋瑶在那场意外中成为植物人,便一直住在这家医院。

  

  她是在楼下找到宋岩的。

  

  昨夜的雪已经停了,窗外一片银装素裹。男人一身熨帖的西装,正轻柔的扶着女人的胳膊,女人娇俏的仰着头冲他说什么,他时而附和着笑笑。

  

  恼意一刹那间直冲天灵盖。

  

  对,唐心悠复诊也是在人民医院,颜艺忽然觉得有点儿讽刺,他明明近在咫尺,可是却连看都懒得看她一眼。

  

  “阿岩,其实你不用专门过来的,让人看见会说闲话的……”唐心悠楚楚可怜,娇小的身子靠在宋岩的怀里。

  

  颜艺缓缓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们两个,潜意识,她一直以为宋岩对唐心悠不过是感激之情,感激她,救了宋瑶一命。

  

  男人的声音低沉清冽,像是清泉流过山间,“分居两年,就算她不同意,也会强制离婚。”

  

  垂在身侧的手指已经紧紧攥成了拳头,颜艺身体止不住的颤抖着!

  

  颜艺忍着上前的冲动,片刻红了眼眶,而弟弟已经冲了上去拽住宋岩的胳膊。

  

  “姐夫,求求你救救我妈,我妈生病了,需要很多钱!你和我姐姐感情不是很好吗,你帮帮我们家……”

  

  宋岩冷冷一撇,一把将梁飞贺甩开,十五六岁的男孩子,跌倒在一旁,好不狼狈。

  

  他爱她时,也曾把她弟弟视作珍宝,他不爱她了,她算个什么东西?

  

  “宋岩,你怎么能这样!?”颜艺心疼的将梁飞贺搀扶起来,这可是她爸爸在世时最疼爱的儿子,也是她舍不得打骂的弟弟!

  

  “呵,我怎样?梁颜艺,你还当真以为我们感情好到我应该爱屋及乌?”宋岩眼角挂着浓浓的讥诮。

  

  是啊。他怎么可能爱屋及乌?

  

  他那么恨她,那么恨爸爸,没有对付弟弟,已经是恩慈了。

  

  颜艺怔然,唐心悠插话,“颜艺?早上听说有个阿姨在街边晕倒检查出来癌症,难不成是李阿姨?”

  

  “是。”

  

  疼……

  

  伤口被人撕开,颜艺咬着唇说不出话来,垂在腰侧的手已经紧紧握成了拳头,指尖泛白。

  

  “呵,原来是这样。”宋岩松开唐心悠,用虎口遏着颜艺的下巴强迫她抬起头来,梨花带雨的一张脸上是悲痛的倔强,他莫名有些烦躁,说,“求我啊,求我考虑要不要救,难道你以为告诉我一句我就应该捧着支票去救人?”

  

  男人黝黑的眸中压抑着怒火。

  

  “求你。”

  

  嘶哑的声音响起,天上又下雪了。仿佛要将这肮脏的一瞬掩埋。

  

  “跪下。”宋岩低沉的嗓音浑厚有力,“你求人这么没有诚意?!”

  

  冷漠的声音,就连她的心也跟着颤了颤。

  

  这会儿梁飞贺已经冲了过来,扶着宋岩的胳膊就要下跪,颜艺挣开束缚,用蛮力抓着弟弟的胳膊,“不许跪!男儿膝下有黄金……”

  

  说着,颜艺卑微的望向唐心悠,“心悠,看在你曾在我爸爸手下做实习警察的份上,麻烦你把我弟弟带走。”

  

  唐心悠脸上挂着笑,刚走过来,梁飞贺已经激动的抓着她,“对,对。心悠姐姐,现在姐夫最听你话,你让他救救妈妈好不好!”

  

  颜艺心口大恸,捂着心脏嘴唇发白,连个小孩子都知道现在宋岩最在乎的是谁。

  

  唐心悠带走梁飞贺前,丢下一句话,“颜艺,钱的事……你还有很多解决办法,可你这样让宋岩难做,太残忍了,你明知道他最恨……”

  

  唐心悠走后,颜艺像是一片飘零的叶子。

  

  是啊,她明知道他最恨与她有关的一切。

  

  可她还有别的路可走吗?

  

  “真有骨气。”宋岩最先开口,却是嘲讽。颜艺下巴上一圈红痕,是他刚刚激动没掌握好力道捏出来的,可这个女人,还是这么倔强,“利用心悠把他带走,无非是不想让你弟弟看见你的狼狈样,颜艺,我真不明白,这么有骨气要自尊的你为什么就是不肯跟我离婚?”

  

  难道真的以为因为爱过,就能原谅所有的伤害和背叛?

  

  像是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在脸上,颜艺整个身体都抖成了筛糠,细碎的雪花掉进了领子里凉飕飕的,她倔强的将唇咬破了,“我们一定要这样吗?”

  

  “一定?你不是要钱么,跪啊,跪下我就考虑考虑。”

  

  颜艺扑通跪下的那一刻,膝盖埋在雪地里,冻的差点扑倒,牙关在打颤,“求你。”

  

  既然是他们家欠他的,她愿意用一生来赎罪……

  

  可宋岩见颜艺跪下,反而像是一只跳脚的狮子,单手提着颜艺的领子将她抓起来,颜艺靠在他身上贪婪的汲取着温暖,“现在可以了吗?”

  

  “呵,我是说考虑考虑,你是不是理解错?”

  

  像是丢掉什么脏东西一样将颜艺甩在冰天雪地里,颜艺蜷缩在一旁,望着视线中的男人越走越远……

  

  “小颜,这次来的可都是在A城呼风唤雨的主儿,当年你爸爸做警察那会儿救我过一命,机会我给你,至于怎么把握,就看你自己了。”

  

  颜艺穿着贴身廉价的黑色包臀裙,站在包厢内,咬紧了牙关。

  

  昏暗的灯光打在脸上,她不敢动,却忽然听见一道声音,“宋岩,别一直喝闷酒呀,出来玩儿放松点!”

  

  “嗳,你知道什么,我听说咱们宋公子的老婆一直不肯跟他离婚,愁着呢!”

  

  “滚。”

  

  宋岩的声音低沉沙哑,像是喝多了酒,吓得颜艺一个哆嗦,怎么会在这碰见他?

  

  他不肯给手术费,她又没有其他朋友,只好出此下策,可……

  

  颜艺猛地转身,刚想走,手还没摸在扶手上蓦地被人一把攥住,像是被烫伤一样,她猛地抬头,愕然对上一双熟悉的透着凌冽的黑眸。

  

  “哟?难得宋公子这么热情,这妞……怎么长的这么像梁……”调侃的声音戛然而止,颜艺认得,说话这个一直是宋岩的小跟班,也是个贵公子。

  

  “你们认识啊?”有人开口。

  

  “不认识!”颜艺慌乱解释,“我,我们这种穷苦人家的女孩,怎么可能认识梁总。”

  

  她羞耻的想找个地缝钻下去,可宋岩却嗤笑一声,邪魅的眼角挂着风流,攥着她手腕直接将人拖了出去。

  

  纷纷攘攘的音乐声隔绝在屋内,宋岩一把将她按在走廊拐角处的墙上,似笑非笑,“不认识?宋太太,我满足不了你?还是你缺钱已经缺到要出来卖?”

  

  男人温热的呼吸灼烫了她的脸,像是被扒光了供人游览。

  

  “你明知道的……”颜艺下意识抗拒着他,宋岩讨厌这种抗拒,他强迫颜艺抬起投来,“我知道?我知道什么,你打算随便选个包厢给人睡?睡晚了拿了钱回去继续做我的送宋太太?怎么,我是你第几个客人?今晚赚的钱一定很多吧?”

  

  男人被冰雪覆盖的黑眸闪过狂风暴雨,猛地低头粗暴的啃咬着她的唇,任凭颜艺怎么挣扎,舌尖绕着她牙龈转了一圈儿,才缓缓将她松开。

  

  宋岩脸色稍霁,干净的。

  

  和以前接吻的反应一样,没被别的男人碰过,但只要一想到她出现在这里,还是这种身份,他就压抑不住内心的戾气。呵,如果不是他碰见了,他要被绿几次?

  

  “宋岩!你可以侮辱我,但是你分明知道我是为什么才选择出此下策!”

  

  颜艺红了眼眶羞愤的抬起胳膊擦了擦嘴,眼睛通红的像是一只受委屈的小兔子。

  

  “侮辱?你敢做还怕我说吗?”宋岩冷笑,一把撕开颜艺裸露廉价的衣服,手已经摸了上去……

  

  “宋岩!”

  

  走廊的那侧,贵公子越想越不对,出来便看见这一幕。

  

  颜艺已经泪流满面,宋岩却并不在乎,转过来将颜艺的腿挑高,说,“芬姐没教给你怎么取悦男人吗?取悦我,我满意了自然会给你钱——或者,签了离婚协议,我自然会给你分手费。”

  

  说着,他勾手将贵公子叫过来,从他的钱包里摸出一沓人民币摔给颜艺,颜艺下意识用胳膊一挡,红彤彤的钞票便像是天女散花一样纷纷扬扬落下来。

  

  “宋岩,我同意离婚。你不用再这么羞辱我。”

  

  “发生了那样的事儿还爱你我就错了,被你羞辱以后还不顾一切的爱你,错上加错!我做过最傻的事,就是天真的以为我们的爱能打败一切……”

  

  颜艺满脸泪痕,狼狈的靠着墙,透骨凉意的声音含着浓浓的疲惫和失望。

  

  “到头来是任何琐碎小事都能打败我们不堪一击的爱……”

  

  纷纷扬扬的钞票中,颜艺黑色的裙子已经褪到肩膀,她拉起衣服,连泪都顾不得擦,撞开僵硬的宋岩狼狈的跑了出去……

  

  望着脚边一片狼藉,宋岩胸口有些喘不过气来,好友过来扶他,却被他一把甩开。


     未完待续,点击下方的阅读原文就可以查看全文哦!

↓↓↓

powered by 绥棱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