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失贞,古代女子竟这样瞒过老公,惊呆了!

发布时间:2017-12-05 19:43

001:求皇上废后

  寒冬。

  凄冷的寒风萧瑟。

  杜清欢跪在清和宫的宫门前,额头重重的磕在冰冷的地面上,渗出鲜血。

  “求皇上开恩,赐臣妾九转还魂草。”

  父亲的病已经愈发的重了,没有这味药,他会死。

  寒风吹过,有人影走了出来。

  是上官焱。

  尊贵的男子披着厚厚的毛皮披风,面色沉静,容貌清冷,只是他的眸子,比此时的天寒地冻更加冷。

  “杜清欢,跪了多久了?”他的声调里,没有半分怜悯。

  杜清欢抬起头,朦朦胧胧的看着他的脸,“求皇上开恩,赐臣妾九转还魂草。”

  上官焱漆黑的眸子尽是嘲弄,“你可曾想过,这就是你的报应?”

  杜清欢闻言,心底阵阵的抽疼起来。

  果然,他还在怪她。

  当年,上官焱因为争权夺位,遇到了一次暗杀,那时的他,高烧不退,是当时出门拜佛的杜清欢发现了他,将他捡回去秘密医治。

  那时的他刚刚捡回一条命,闭着眼睛握着杜清欢的手,说要一辈子记得她,让她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做他的皇后。

  可等他登基,杜清欢等来的不是他迎娶的花轿,而是要她医治未来皇后顽疾的圣旨。

  当时的杜清欢,是怎么回答的呢?

  “若你想救她的命,就立我为后,否则我誓死不从。”

  杜清欢不甘心,所以逼迫他娶她。

  杜清欢天真的以为,总有一天能够把当年的一切说的清楚,可是却低估了上官焱的决心。

  他从不肯和她多说一句话,如非必要,绝不踏入皇后的宫门一步。

  杜清欢在刺骨的寒风中清醒过来,惨然一笑,“皇上对臣妾有怨恨,臣妾清楚,既然这样,臣妾把这东西交出来,也算赎罪。”

  她把凤印从怀里拿了出来,“只要皇上愿意救臣妾的父亲一命,臣妾愿拱手将这凤印归还,从此在冷宫度日,决不再踏出一步碍皇上的眼。”

  上官焱冷冽的眸子在杜清欢身上停留了许久。“杜清欢,你以为朕会这么轻易地放过你吗?”

  他一把将杜清欢扯起来,薄唇凑近了她的耳边,“你既然那么喜欢皇后这个位置,我就让你一辈子坐好你的后位,直到,一无所有,痛不欲生。”

  说完,他漠然的松了手,命人取来一只火盆,从怀里取出那救命的草药。“杜清欢,看好了,这是你父亲的命,能不能救得回来,就看你了。”

  杜清欢愣住,下一秒,却看着男人冷笑着松开手。

  那轻飘飘的草药,飘落。

  “不!不要!”杜清欢睁大眼睛,挣扎着爬了过去,双手毫不犹豫的伸进火盆里。

  可那里还来得及?那几根草药被火苗快速的席卷,散发出一阵焦糊的气味。

  “不,不要!求求你!”杜清欢疯了一样在火焰里搅弄着,眼底尽是绝望。

  一阵风吹过,将那灰烬吹得一干二净,就好似把父亲的性命也带走了一般。

  “不!父亲!父亲!”杜清欢仰起头,大声的哭喊着。

  上官焱却淡淡地嘲讽:“杜清欢,这可就是你要的?”

  杜清欢像是没有听到他的冷嘲热讽,大声地哭叫,她的手早已经在一冷一热的刺激下溃烂流脓。

002:没这个资格

  杜清欢是在皇后的寝宫里醒来的。

  张开眼,映入眼帘的是丫鬟梦秋含着眼泪的脸,见杜清欢醒来,她连忙擦去脸上的泪水,“娘娘您醒了……”

  杜清欢心里一阵痛楚,“父亲,父亲他……”

  看着梦秋艰难地点头,杜清欢那布满伤痕的手颓然落下。

  “扶我起来,我要回去看看父亲。”杜清欢挣扎着爬下床,门外的侍卫挡住了她。

  “皇上有令,皇后娘娘近来操劳,不宜离开寝宫。”

  那人的一字一句,就像是晴天霹雳一般。

  他连父亲的最后一面,都不想让她看。

  他是想让她的父亲死后也无儿女去吊唁,孤零零的上路?

  “让开!”杜清欢厉声喊道。

  “皇后娘娘自重!”那侍卫没有丝毫动容,杜清欢被狠狠地推倒在地上,四肢百赅都在痛。

  ……

  最终,杜清欢还是错过了父亲的葬礼。

  出殡那日,大雪将整个偌大的皇城笼罩上了一层厚厚的白,悲哀而凄凉。

  “梦秋,再多添点纸钱。”杜清欢远远地看着梦秋把一捧纸钱烧光,身体却不停地颤抖着。

  自从上官焱毁了还魂草后,杜清欢便怕极了火,甚至连看一眼都不敢。

  “父亲,女儿不孝……女儿,对不起您……”身后猛地出现了一道高大的身影。

  “你的确不孝,若不是你贪得无厌,你父亲也不至于就这么没命,他的惨死可都是因为你。”

  上官焱清冽的声线响起,却像是刀锋一般刺痛人心。

  杜清欢只觉得一阵阵的血气上涌,却还是死死地咬住了下唇。

  她跪了下去,头重重的往地上磕:“皇上,臣妾知错了,是臣妾糊涂,图谋自己不该妄想的,现在臣妾明白了,也只想离开这儿,伴着青灯古佛了此余生,为家人为皇上……也为俪妃祈福。”

  杜清欢一下又一下的磕头,姿态要多卑微有多卑微。

  “祈福?以你这样瑕疵必报的个性,怕是会日日诅咒吧。”上官焱并不信杜清欢的话,“更何况,你这样的戴罪之身,若是去庙宇那般清净之地,也是玷污了地方,如果真的那么悲痛欲绝,不如,朕赐你一条白绫,你自尽告慰你父亲的在天之灵?”

  杜清欢闻言,身体颤抖一下,她没想到,上官焱竟然恨她至此,竟然,想让她死去。

003:想离开,没门

  上官焱眸子冰冷,手指猛地攥紧。

  面前的女人,是他厌恶极了的杜清欢,可偏偏,听了她这些话,他竟有些不悦。

  皇后这个位置,是她想坐就坐,想弃旧弃的?做梦。

  他捏住了杜清欢纤细的下巴,“杜清欢,做了错事,就要付出代价,想走?你做梦!”

  杜清欢蓦然瞪大眼睛,心底满是刺痛和绝望。“若是皇上真的想,那便把我这条命也拿去吧。”

  她太累了,她累了七年,父亲的死,已经磨去了心里那点仅有的希冀,她不敢再奢求什么了。

  上官焱眸底一冷,冷笑道:“想死,没那么容易。”

  说着,他捏住她的肩,一把将她扯起来。

  杜清欢吃痛,却死死咬着嘴唇没有出声,她骨子里,还是那么倔强。

  这样子激怒了上官焱,他收紧力道,猛地将她抵在柱子上“杜清欢,你想走,想死,也要我腻了才行!”

  上官焱一反平日那谦谦君子的模样,眼角尽是暴戾。

  这个女人总是有办法激起他心里的怒气,明明就是个爱慕虚荣的毒妇,却总是装的比谁都高洁……

  杜清欢消瘦的身体狠狠地扔在了一旁,可她却没有吭一声,依旧仰着头,“求皇上让臣妾出宫,或者,干脆要了臣妾的命!”

  上官焱看着她那倔强的脸,气极,猛地扯住她的衣领:“杜清欢,朕不会这么轻易地放过你!”

  说着,他的眼角扫过那门外烧着的纸钱,眸里闪过一丝寒芒,“你的父亲去世前可是一直期盼着朕能临幸你一次,不如,趁着这个机会,朕随了他的心意?”

  杜清欢的眸子睁大,眼底尽是恐惧和不可置信。

  这样的场合,他竟然说出这般亵渎的话,在他心里,她,和她的家人,究竟有多不堪?

  她那个一向对上官焱忠心耿耿的父亲,若是听到他这般戏谑侮辱的话语,在地下都会不得安宁。

  “皇上,父亲尸骨未寒,还请自重。”杜清欢一字一句艰难开口,成功激起了男人的怒火。

  “自重?”上官焱的眼底尽是鄙夷,一把掐住杜清欢的颈项,她身上那单薄的衣服几下便被他扯得七零八落。

  “用菁菁的命来要挟我坐上后位的女人,竟然也有脸面提起这个词?”

  上官焱只觉得心底有一把火在燃烧着,这个女人,这个不择手段的恶毒女人竟然拒绝他?

  行动快于理智,他手上不过微微使劲,杜清欢那白皙纤细的身体便已经完全的裸露在他的面前。

  看着杜清欢的身段,他竟然也没有想象中的抗拒,反而,有了一种想要彻底征服的欲望。

004:临幸

  “杜清欢,看着我,这可是你杜家几十口人心心念念的事情,你父亲要是知道他的一条命能换来你被朕临幸,说不定也会老怀安慰!”

  杜清欢使劲的挣扎着,可是虚弱的她哪里是上官焱的对手,身前的男人没有丝毫的怜惜,扯下她身上蔽体的衣物,狠狠地贯穿。

  “不……不要……”杜清欢几乎痛得昏死过去,死命地咬着牙,拼了命的挣扎。

  父亲还尸骨未寒,她怎么能和这个间接害死父亲的凶手苟合!

  可上官焱却没有半分要停下的意思,死死地禁锢着她的纤腰,下身的动作一下强过一下,几乎要把她整个人撞得散架。

  眼睛被泪水模糊得彻底,杜清欢记起当年父亲要她小心谨慎,千万不要嫁错了郎君,步步错的场景。

  不知过了多久,上官焱才停下了动作,身下的女人已经昏了过去,苍白的脸上还带着狼狈的泪痕,显得有些楚楚可怜。

  上官焱也不知是怎么,竟然有一种想要擦泪的冲动,可他的手才刚刚伸到一半,随从便匆匆禀告了政事。

  “把皇后娘娘好好清理一下。”上官焱的怜惜散的一干二净,甚至,还自嘲的摇了摇头。

  他在方才的一瞬,竟然把她当做了那个救他的女子。

  杜清欢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晚上。

  那日在风雪里太久,寒气入体,加上父亲的去世,上官焱的折磨,让她的身体迅速的憔悴消瘦下来。

  上官焱拒绝了杜清欢出家的请求,甚至,明面上派人来保护她,实则,把她整个人软禁了。

  几天后,一行人浩浩荡荡的朝宫院走来。

  来人不是其他,正是当今后宫里最得宠的俪妃,杨菁。

  “妹妹好久不见姐姐,实在是想念得紧,所以今天特意来瞧瞧姐姐。”

  杨菁一袭华丽的皮毛大氅,比起只有一身旧衣服的杜清欢,自然不知道要华贵了多少。

  “俪妃好兴致,怎么不陪着皇上消遣,竟然来这里探望我这个晦气之人。”杜清欢的语气淡淡的。

  杨菁是她的远房表妹,当年两个人未曾出嫁时,也曾经是无话不谈的密友,那时候,杜清欢还曾把她与上官焱之间的种种讲给她听。

  可谁能想到,一朝一夕之间,杨菁就把故事的女主角换成了她自己,一步登天的成了上官焱最宠爱的女人。

  杜清欢垂下眸子,几不可见的敛去了眼底的落寞,可她那不动声色的模样,却让杨菁脸色微沉。

  又是这幅云淡风轻什么也不在乎的模样,明明她已经狠狠地踩在她的头上,却永远看不到杜清欢有失态的模样。

  杨菁心里思绪万千,“既然已经来了,难道姐姐不请妹妹喝杯茶,这天气冷得很,实在不适合在外面叙旧呢。”

  说完,不等她反应,杨菁已经进了正厅。

  她打量着这朴实无华的宫殿,脸上多了几分得意之色,“我这次来,其实是有好事要与姐姐分享的。”

  “我已经有了皇上的子嗣,三个月了。”杨菁低着头,眼底满是羞涩,却掩饰不住眼底的喜气,“妹妹当年的重病是姐姐亲手医治回来的,所以对姐姐的医术很是信任,我想请姐姐来为我安胎,皇上也同意了呢。”

  杜清欢拿着茶杯的手晃了两下,滚烫的茶水洒进了衣服内,她却毫无知觉。

  上官焱和杨菁有孩子了。

  在她这般痛苦,无助的时候。

  “姐姐怕是难当此重任。”杜清欢轻轻地开口,眼神恍惚。

  就在杨菁还欲开口时,门外一道英挺的身影突然出现,一把将坐在门口的杨菁搂在怀里。

  “你怎么坐在这样冷的地方?伤了身子怎么办?”

  杜清欢的眸子停在男人那紧张的俊颜上,却生出一种悲凉的情绪。

  她嫁给这个男人七年,何曾见过半分这样小心翼翼的他?

005:伺候

  察觉了杜清欢的眼神,男人转过来,眼里没了柔和,“方才菁菁和你说的话想必你听得清楚,朕本是不愿意让你这样的女人来插手的,只不过是菁菁心善,怕你无聊给你个差事,你好自为之。”

  上官焱的眸中,尽是威胁和警醒的意味,手指在杨菁看不见的方向指向了杜府所在的位置,“我想,皇后是个聪颖之人,不会不懂朕的意思。”

  杜清欢的脸色猛地苍白下来,她怎么会不懂?

  上官焱为了报复她,害死了她的父亲,那若是杨菁真的出了什么事,他一定会伤害她的其他家人。

  她哪里有拒绝的资格?

  “明白。”杜清欢强忍着心里的苦涩,咬牙切齿。

  从那天起,杜清欢便彻底没了自由。

  杨菁肚子里是上官焱的第一个孩子,身份贵重。

  而杜清欢为了家人的性命,自然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凡是杨菁的吃穿用度,都必须经过她的手仔细查看一番。

  操劳之下,杜清欢整个人也飞快的消瘦下来,几乎可以说是弱不禁风的程度。

  可偏偏,上官焱却没有丝毫放过她的意思。

  “皇上,姐姐还在那里呢!”杜清欢站在膳食前,仔细的用银针检测着是否有毒,在她身后,就是几乎被上官焱宠上了天的杨菁。

  不得不说,在心爱的女人面前,上官焱的确体贴极了,此刻,他就正拿着汤匙,喂杨菁喝下名贵的补汤。

  杜清欢撇过视线,不去看这缠绵的画面,可那一丝一丝的声响,缠绵悱恻,却让她本以为已经平静的心时不时地抽痛起来。

  原来,上官焱他从来就不冷,只不过他至始至终看得见的,就只有他认定了的杨菁而已。

  杜清欢出神,手上的碗歪了,炙热的汤汁撒了出来溅在她手背上,痛的她忍不住身体晃动了一下。

  “姐姐没事吧?”杨菁见状,双目带着几分惊诧地开口。

  “小心一点。”上官焱的眸里闪过几分深意,眼睛却停在杜清欢那单薄的背影上,讳莫如深。

  杨菁见状,狠狠地捏紧了手里的手帕。

  难道,上官焱还是会关心杜清欢这个贱人的吗?

  “把准备给菁菁的补汤弄洒了,你要怎么赔?”上官焱这才缓缓地开口,那冷漠的语气,让杜清欢忍不住抖了抖。

  “臣妾遵命。”强忍着手上的疼痛,杜清欢端着那碗滚烫的补药一步步走了过去,“俪妃妹妹请用。”

  杜清欢低着头,头上的凤冠在她脸上留下一道阴影,让人看不出她的真实想法。

  “谢谢姐姐,可是这药太苦了,臣妾实在是喝不下去。”杨菁娇笑着,轻轻地依偎进上官焱怀里,语气尽是娇嗔。

  杜清欢的手,攥得紧紧地,手被烫的痛极了,可她却只能这样像是雕塑一般的站着,哪怕,她的心已经在杨菁这样肆无忌惮的炫耀下千疮百孔。

  “苦吗?”上官焱的眸里闪过一丝无奈和宠溺,轻轻地在她鼻尖刮了刮,“皇后医术高明,难道就不能做出更合适菁菁胃口的补药?”

  男人的语气里,已经带着明显的质疑,让杜清欢忍不住轻轻颤抖了下。

  良药苦口,上官焱刁难的意味,未免太明显了,可她除了忍着,还能怎样?

  “哎呀,臣妾哪有那么娇气?我喝就是了。”杨菁看到这尴尬的场面,伸出手拿起汤碗慢慢的抿了几口。

  可还未等杜清欢来得及松口气,杨菁却突然把手里的碗猛地摔了下去,脸色苍白极了。

  她一手死死地扯住上官焱的衣袖,另一只手,则是指向了杜清欢的位置,“皇上,这药,这药有问题!”

006:严刑

  上官焱的脸色刹那间就沉下。

  杜清欢脸色惨白,满脸的不可置信,“不可能的。”

  她家人的性命都拴在这个孩子身上,她哪来的胆子去谋害它?

  “皇上,臣妾没有,臣妾真的不敢!”杜清欢跪了下来,脸上满是惶惑和凄苦。

  上官焱闻言,却猛地站起来,一脚将跪在地上的杜清欢踢开,他的力气极大,几乎将杜清欢的肋骨都踢得粉碎。

  “皇后心肠歹毒,谋害皇嗣,来人,给我把她拉下去,去宗人府严刑拷问!”

  说完,他一把把已经捂着肚子在不停地哀嚎着的杨菁抱了起来,锋锐的眼神刺向手足无措的杜清欢,“杜清欢,若是菁菁出了什么事,我要你全家陪葬!”

  上官焱说完,转身欲走,可一只惨白的手却拉住了他的衣角,“皇上,你难道就这么不信臣妾,这关系到臣妾一家的命,臣妾怎么会啊!”

  上官焱看着她那被泪水浸湿的脸,却毫不迟疑的把她的手踢开,“你这样的女人,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剩下的话,杜清欢没有听清楚,因为几个太监已经拥了进来,把她这个“罪大恶极”的犯人拉了下去。

  “臣妾冤枉!皇上!”杜清欢被拖了出去,语气凄厉得几乎刺耳。

  “闭上你的嘴。”太监听她声音难听,一巴掌打了下去,似乎还嫌不过瘾,还在不停地踢打着他。

  本就虚弱不堪的杜清欢哪里经得住这个,她只能看着上官焱那高大的背影一步步的走远了,眼底,只有无尽的黑暗和绝望。

  ……

  哗的一声

  冰凉刺骨的水泼在一身单衣的杜清欢身上,那难受地几乎让人窒息的感觉,让她缓缓地张开眼睛。

  “罪妇杜清欢,赶紧供出这次下毒谋害俪妃娘娘的始末!”

  有人在说话,可是杜清欢却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她只能感觉身上的热血都沸腾了起来,几乎要把她整个人烧干。

  大概,是因为风寒加上这几日的操劳引起的高烧吧。

  杜清欢迷迷糊糊的想着,她大概,快要结束这可悲可笑的一生了。

  “死不承认?”狱卒看到她的样子,恨极了,拿起鞭子毫不留情的狠命的抽了下来,力道之大,每一下都让杜清欢身上的衣服鲜血淋漓。

  杜清欢却死死地咬着牙,不肯开口。

  她什么都没有做,她是冤枉的。

  可谁可以帮帮她?

  ……

  上官焱是几天后才记起那个被他扔进了宗人府的女人。

  杨菁的身体并没有出什么问题,太医诊治了半天,也只能说是她当时情绪太紧张引起了腹痛难忍。

  “怎么样,她招了吗?”上官焱状似漫不经心的问,手却不自觉地摆弄着手上的玉扳指。

  “严刑拷打了几日,都没有结果。”太监战战兢兢地回答,“听说,杜清欢高烧不退,已经瞎了。”

powered by 绥棱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