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电后闺蜜和我男友在黑暗中接吻,我却不敢出声

发布时间:2017-12-05 18:24

01
举行庄严浪漫的教堂婚礼是不少新人的梦想,彩色的气球飘在空中,蓝天白云映衬下的大草坪上,圣菲教堂上此时正举行一场盛大的结婚典礼。夏芷欣站在教堂的外面,看着每个人脸上洋溢着开心的笑容,内心却是失落的。因为新郎是她在大学里暗恋了三年的学长。

等了那么多年,爱了那么多年,终究还是没能和他在一起。

哎!长长地叹一口气!

突然,教堂里冲出一名面容妖艳却又神色慌张的女子:“洛轩……你听我说,你听我说,我是被冤枉的!”

闻声,所有人转过头来,定睛一看,咦?那不是今天的新娘子颜雪丽吗?

“发生什么事了?”有人好奇地道。

“你们不知道吗?”有人一脸鄙视地走了过来解说:“刚才原本播放新娘新娘甜蜜过去的视频上突然插播了一段三级片,而三级片里的女主角竟然就是今天的新娘子。”

“不会吧!这播放师怎么这么不小心?新娘的床弟之欢也放了出来?”

“这怎么能怪播放师呢?要怪就怪新娘子自己行不为检点,今天都要和凌家结婚了,结果昨天还与别的男人开房,这不被凌家的商敌拍下了这么一段精彩画面并特意找人做了手脚插播进去。你们当时不在再场不知道啊,她那叫声和床上的功夫可真是够劲爆的的,就算是日本的苍井空都技不如她,看全场那是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

夏芷欣站在一旁听着刚才的议论,吃惊得转头看向新郎和新娘那边。

此时,颜雪丽哭得梨花带泪,紧紧地拉着凌洛轩的手:“洛轩,你听我说,你听我说,我真的是被人冤枉的。”

凌洛轩眉头紧皱得像麻绳一样,却始终一句话也没说。

冷风吹打在他冰冷的面孔,丝毫没有消散的踪迹。

后面匆匆跟上来了几位长辈,其中一位长相酷似凌洛轩的中年男子道:“洛轩,我想这一定是个误会来的,你先别激动,还是等查清楚以后再做决定吧,婚姻大事岂可说取消就取消的?现在有这么多宾客,难道你要让天下的人都耻笑我们吗?”

这时,凌洛轩终于缓缓转过头来,目光冷冷地扫视了颜雪丽一眼后道:“误会?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地方是误会的?难道你们刚才没看到屏幕上的她是多么享受,多么快活吗?”

“这……”这下,凌一奇无语了。转头望向颜雪丽,只见她尴尬地低下头,一句话也不说:“不管怎么说我都不同意你取消婚礼,所以今天务必要把婚礼进行到底!”

要知道和颜家联姻,是自己盼了多久才盼来的啊?颜家是商业界的龙头老大,和这样的家族联姻,凌氏企业前途必会一片光明?因此怎么能在这个时候功亏一篑?

看到爸爸为了事业,竟然不顾凌家的颜面逼自己娶这样的女人。凌洛轩冷笑一声:“不可能!”

“你……你敢忤逆我?告诉你,今天不管你答应也好,反对也罢,都必须给我娶个新娘回家!”

“是吗?”凌洛轩墨褐色的眸子地扫视了凌一奇一眼,忽然改口道:“好啊,既然爸爸你这么希望喝媳妇茶,那我娶便是了!”

啊?

全场愕然,一个个睁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他,颜雪丽都放荡成这样了,他还娶得下?不过他却话锋一转:“但我有一个条件,娶谁都可以,就是绝对不娶这个女人为妻!”

颜雪丽的脸色瞬间惨白起来。

凌一奇气得脸色一阵青一阵红:“不娶雪丽,那你要娶谁?”
02
凌洛轩没有马上回答,而是转身看向了身边的每一位观众:“现场谁愿意成为我凌洛轩的妻子,即可马上举行婚礼!”“哇!!!”全场马上响起了一片热烈的惊呼声,她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几乎没人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洛轩,你疯了……”一旁的凌太太也急了起来,想上前劝告,凌家的媳妇可是大街上随便一个女人都能当的?

颜雪丽这时一把抓住他的手道:“洛轩,我求你,你不要这样好不好?我知道你是爱我的,又何必因为一时之气放弃来之不易的幸福呢?”

来之不易的幸福?凌洛轩想也不想便一把将手抽了回来,没再看她一眼,目光投向了远处的边际,没有焦点,也没有色彩。

看样子,他是铁了心要现场随便找个女人结婚了。旁边的女人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眼睛开始变得雪亮起来。接着,一个身穿紫色礼服的女子走了出来道:“凌少爷,你觉得我怎么样?有资格当你的妻子吗?”

众人回神,目光齐齐投在女子身上。

“哇,是天成集团的千金艾菲儿耶!”人群里马上有人低声叫了出来。

然而不等凌洛轩回话,又有一个女的站了出来道:“艾菲儿,你把自己当什么了?就凭你这条件也想成为凌家少奶奶?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做凌家少奶奶,除了有雄厚的家庭背景外,还得有姣好的五官和身材,比如说——我!”

女子说完,故意单手插腰摆了个模特姿势,让那姣好的身材尽显众人眼前。

艾菲儿脸色马上变了起来。然而不等她发作,却见颜雪丽上前一步怒喝道:“岂有此理,艾菲儿,张茉茉,你们两个疯了?竟然敢跟我抢老公?枉我一直把你们当好朋友?”

嗬,原来这些人还是朋友,这下可有好戏看了。旁边的观众一个个幸灾乐祸地看向这边。

张茉茉道:“好朋友?谁是你好朋友了?真是可笑,新婚前夕出轨,我可没有你这么不要脸的朋友!”

“你……”颜雪丽脸色气得一片通红,瞪大的眼睛就像两团熊熊燃烧的烈火。

偏偏这个时候艾菲儿还要添油加醋道:“可不是嘛,床上那些销魂的姿势,这世上也就数你颜雪丽能做得出来了。要是我啊,早就找个地方躲起来了。”

“岂有此理,真是岂有此理!我跟你们两个拼了!”颜雪丽突然飞扑上去,毫不顾形象地跟两个女人撕扯起来。

刹时间,现场一片混乱,三个女人的辱骂声,旁人的嘲讽声,还有亲属的劝阻声响成了一片。那些记者疯了似的不停按下快门,记录着这精彩的一段。

“别打了!别打了!”

“你们三个给我停下!”

旁边几个老者的声音响了起来,可谁也劝不了自家的女儿。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们发型,颜妆,衣服等凌乱成一片,狼狈至极。

就在这个时候,人群里突然传来了一阵痛苦的叫声:“啊……”

发生什么事了?

所有人冷静下来,朝声音的方向看去,只见夏芷欣不知被哪个撞倒在地,一脸痛苦地坐在地上。手肘上擦破了皮,正一点一点地渗出血迹。

她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全场瞬间陷入一片安静,双眼紧紧地盯着眼前这个打扮平凡的女子。

从来没有在大庭广众下这般被人注视,此时夏芷欣尴尬地抿了抿下唇,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颜雪丽忽然一把指着她道:“你是谁?穿得这么寒酸也想和我颜大小姐抢老公吗?”

“我……”夏芷欣哑言了,明明只不过是来看热闹的,怎么就变成来抢老公的呢?

“啪!”不等她回话,颜雪丽一个耳光甩了过来:“不要脸的女人!这就是跟我抢老公的下场!”

那一巴掌打得夏芷欣脑袋一阵晕眩,捂着火辣的脸颊,她一脸愕然地看了过来:我什么时候跟你抢老公了?

“够了,颜雪丽,你疯够了没有?”这时,凌洛轩终于发话了!为了一个毫不起眼的女人发话了!

颜雪丽内心的怒火更是高涨起来,但又不得不极力压制道:“洛轩,我……”

凌洛轩别过脸,没再看她,反而扭头看向了夏芷欣:“小姐,你没事吧!”

没想到他竟然会关心自己,夏芷欣的心跳瞬间加速起来,急忙强装镇定道:“谢谢学长关心,我没事!”

“学长?”凌洛轩愕然了。

见他陌生的表情,夏芷欣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搞不好现场的女人会以为自己在跟他套近乎。时隔那么久了,他怎么可能还会记得自己?毕竟在校的时候自己只不过是不起眼的人物。
03
然而很快,凌洛轩却道:“你是夏芷欣?”“你……记得我?”夏芷欣呼息停滞了一下,不敢置信地看着他。

凌洛轩微微一笑,没有解释,接着忽然拉起她的手向大家宣布:“从现在开始,她就是我的新娘!”

“啊?”全场一片愕然。

夏芷欣傻眼起来,万万没有想到这幸运的花环竟然会落到自己的头上。这……这怎么可能?

脸色大变的除了她之外,当然还有凌颜两家人了。

“洛……洛轩……”颜雪丽急了,他这是要来真的吗?他真的要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抛弃自己?他真的决定跟一个并不了解的女人结婚?

凌洛轩看都没看他一眼,牵起夏芷欣的手走到了神父的面前:“芷欣,嫁给我好吗?我爱你!”说完当着众人的面吻了过去!

那些观众一个个石化了般看着眼前的一幕。

冰冷的嘴唇贴在了夏芷欣的唇瓣上,带着淡淡的清香,却麻醉了她的心房!

这是在做梦吗?暗恋了三年的人今天竟然当众吻了自己?

该答应他吗?可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了!自己都从来就没有恋爱过,如今却直接举行婚礼。

可如果不答应,那以后会不会再也没有接近他的机会了?

内心变得纠结起来,夏芷欣傻傻地看着凌洛轩,又看了一眼神父,半天挤不出一句话来:“我……”

“怎么?难道你不喜欢我吗?”凌洛轩微微一笑,伸手轻轻替她挽起了额前的发丝。

指尖的触碰,瞬间让夏芷欣感到全身像触电了一样,思维变得更加混乱起来。看着台下好奇的观众,她听到自己不知不觉中说出了“喜欢”两个字!

没错,她是喜欢他的,从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就已经深深地爱上了。爱得深入骨髓,爱得无法自拔。

得到回答后,凌洛轩勾起了丝满意的笑容。此时颜家的人,一个个脸色铁青。知道事情已经无望了,颜家老爷颜宗泽拉起了女儿的手道:“我们走!”

“不!我不走!我死也不会走的,今天我才是新娘子,我才是要嫁给洛轩的人,凭什么要让她来当新娘!”颜雪丽指着夏芷欣声嘶厉竭地骂道。

她不服,论姿色,论背景,论学历,论条件,自己哪一样差过夏芷欣了?

颜宗泽狠狠地喝道:“我叫你走就走,难道嫌还不够丢脸吗?像凌洛轩这样的男人,还不够资格做我们颜家的女婿。”

明明原本是颜家理亏,可是因为凌洛轩的当众一吻,他们反而变得理直气壮了。

“可是爸爸……”颜雪丽还想说什么,已经被颜宗泽硬拉着走出人群了。

这时,凌一奇匆匆地走了过来道:“宗泽,宗泽,你先别急,洛轩这么做是不对,我会再好好劝劝他的。”

“还有什么好说的?他们都已经上神父台接吻了,难道你还要我们留下来给他们掌声不成?”颜宗泽说完,狠狠一甩手,大步向前离去。

“宗泽……宗泽……”凌一奇叫了几声,可是,颜宗泽最后还是头也不回得走了。

“洛轩……”凌夫人也急了起来。

然而凌洛轩却把手一摆,打断了她的话语,转而看向前面道:“神父,开始宣誓吧!”

神父尴尬地看了他们两个一眼,主持了那么多场婚礼,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他慢慢打开圣经:“凌洛轩先生,你愿意娶夏芷欣为妻吗?无论是贫富还是……”

“我愿意!”不等神父说话,他便一把打断了。

神父看了他一眼,又默默转向夏芷欣:“夏芷欣小姐,请问你愿意嫁给凌洛轩吗?无论贫穷还是富有,疾病还是健康,相爱相敬,不离不弃,永远在一起?”

“我……”夏芷欣转头看了凌洛轩一眼,只见他双眼目视前方,没有任何的色彩!

这一刻,全场变得死一般沉静,连树叶吹动的声音都听得到。台上一的人一个个瞪大眼睛注视前方,等待着那个答案。

既然这是上天赐给自己的机会,那就好好珍惜吧,不管后果如何,自己都会勇敢去面对。最后她屏出心中一切杂念,开口道:“我愿意!”

话音刚落,全场再次响起了一片喧哗!

凌一奇气得脸都快成猪肝色了,冷哼一声:“岂有此理!爱慕虚荣的女人!”说完,他用力一甩手,便转身离去了。

“一奇……一奇……”凌太太急了,回头看了一眼凌洛轩后,不由叹了一口气,也跟着离去。

现场变得更加吵闹起来,夏芷欣知道在大家的心里,一定都在鄙视自己,但只要能和凌洛轩在一起,这一切来说都是值得的。

只是……

凌洛轩呢?

他压根一点都不喜欢自己,从今以后,他真会把自己当成妻子看待吗?
04
一场婚礼就这样草草结束了,很快新娘新郎被送上了婚车,开往凌家的豪宅。一路上,夏芷欣都感觉好像在梦境一样,显得极为不真实。凌洛轩静静地坐在旁边,目光凛冽,全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车厢里面没人作声,气氛压抑得让人窒息。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之久,车子终于拐进了一所豪华的大院内。凌洛轩下车之后,头也不回得就朝屋子里走去。夏芷欣赶紧跟了上去,不敢多说一言半语。

“站住!”刚进大厅,他们就被凌一奇给喝住了。

凌洛轩头也不拧一下:“亲爱的爸爸,有事吗?”

凌一奇从沙发上走了过来,目光停落在后面的夏芷欣身上,眼神夹着浓浓的不屑:“我问你,是不是真决定让这女人当凌家少奶奶?”

凌洛轩冷笑一声:“我们都已经在神父面前宣誓了,难道还有假吗?”

“你……”凌一奇气得连喘大气起来,凌太太急忙走过来又是安抚又是拍背的,好不容易他才稳住呼吸道:“如果你真这样做,我就跟你脱离父子关系!”

原以为凌洛轩听了后会有所顾忌,未料他却不耐烦地扯了扯脖子上的领带,丢下“随便”两个字后便上楼去了。

“逆子!逆子!咳……咳咳……”凌一奇操起旁边的东西“呯”得一声,吓得旁边的下人全身瑟瑟发抖。

夏芷欣心有余悸地一步一步跟在凌洛轩后面。

这,真的是自己以后要生活的地方吗?

打开房间,里面全是粉红色的装扮:粉红色的窗帘,粉红色的被套,粉红色的屏风,粉红色的桌子……夏芷欣傻傻地站在原地,不知道该不该进去好。

“进来,你站在门口干嘛?”凌洛轩朝她大声喝道。

夏芷欣低下头,轻轻地一步步踩在能光洁得能映出人的地板上。

忽然,凌洛轩把一张支票递到了过来:“听着,这里是二十万支票,以后我会让秘书每个月打款到你帐上,还有,这里有三张金卡,随便刷,我想只要不是傻子的人,都知道我聘你当妻子的价格不低了。”

聘?

一听这字,夏芷欣全身的温度都冷却了下来,她呆呆地看着凌洛轩:“学长,我不要钱……”

“你不要钱?”凌洛轩英挺的眉毛一皱,目光冷冷地落在了她的身上:“那你要什么?”

夏芷欣身子微微颤抖了几下:“我之所以答应嫁给你,是因为我真的喜欢你,其实我在大学的时候就爱上你了!”

说到这里,她不由羞涩地低下了头,这可是藏在心头多年来的秘密,曾经以为这话这辈子都没有机会说出来,没想到现在却说出来了。

只是……

接下来他会有什么反应呢?感动?惊讶?还是……

凌洛轩静静地看着她,足足五秒钟没说一句话,最后忽得笑道:“嗯,这戏演得不错,不知情的人被你卖了还帮你数钱!”

“我……”他这话是什么意思?夏芷欣呆呆地看着他,满腔的势情瞬间坠落,化作一片冰寒。

凌洛轩的脸变得更加阴冷起来,高大的身影微微靠近,都让人觉得冰寒:“你给我听着,乖乖拿钱演好凌家少奶奶的角色,少在我面前耍心计,像你这样的女人,我见多了!”

“学长……”一股委屈袭上心头,夏芷欣内心强压了下去。为什么他这么不相信自己?不过转念一想,她又不由自主地自嘲了一下:于他而言,自己只不过是个陌生人而已,试问哪个人会相信一个陌生人对自己的深表告白,更何况是在现在这种情况下告白的。

凌洛轩不想再跟她说话,脱下外套随手丢到一边后,便转身走了出去,丢下夏芷欣一个人傻傻地愣在原地。
05
夜幕慢慢降临了下来,凌一奇因为气不过儿子如此荒唐,随后就带着妻子飞往了欧洲。而凌洛轩出去之后,一直都没见回来。宽阔的豪宅没有丝毫喜庆之色,整片大地都安静得如没有人一气一般。

站在窗户门口,夏芷欣一直望着大门,期盼着凌洛轩的归来,可是现在,时针已指向了十一点,那辆酷炫的法拉利依旧没有使进大门。

“少奶奶!”这时,门口进来了一名身宽体胖的下人。

夏芷欣一怔,回过头来:“兰姨,什么事啊?”

兰姨目光掠带同情地看了她一眼,有些犹豫道:“少爷说了,他今晚不回来,让你不用等他!”

夏芷欣绝美的脸上不由得僵了一下,心里泛起一丝酸涩,虽说今晚是他们新婚之夜,不过这一切也是意料之内,不是吗?

轻叹一口气,她微微笑道:“好的,我知道了。”

待兰姨出去后,她疲惫地倒在了粉红色的大床上。一般男人是不会把房间装扮成这样的,想必这里面的一景一物,都是为了颜雪丽而设计的吧。

心,再次揪痛起来,闭上眼睛,她迫使自己不再胡思乱想,尽早睡下,然而越是这样,偏偏就越睡不着。

这一天的夜,连一丝云彩都没有,天空蓝的透明透亮。稠密的白杨树叶子,像是一条流水,沙沙沙地响着。

正当她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外面传来了几声脚步声。

是他回来了吗?

夏芷欣马上睁开眼睛,仔细聆听起来。

“咚!”

房间突然被打开了,她吓得反射性地一下子弹坐起来,双眼紧紧盯着眼前那高大的身影,内心既是紧张,又是激动。

“洛……洛轩……”她战战兢兢地道。

凌洛轩没有作声,身子摇摇晃晃地走了过来,接着突然倒下,带着浓浓的酒气和急促的呼吸声压得夏芷欣喘不过气。

第一次和男生贴得这么静,第一次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那么样激烈,夏芷欣不知道自己喘不过气来是因为他压的还是因为心跳导致的,此时此刻她只知道自己快要窒息了。

“你好美!“凌洛轩低语道。声音好小,小得几乎呼不见,可是夏芷欣却听得清清楚楚,全身的细胞都因他的这句话而静止了。

他……这话是对自己说的吗?

他的脸跟自己靠的很近,几乎不到一毫米的距离,光洁的额头、紧抿的薄唇,挺而笔直的鼻子……几乎每一个部位都能让女生为之颠狂。

他该不会是把自己当成了颜雪丽吧?一股醋意袭上了心头,不想做颜雪丽的替身,最后她忍住内心的悸动大声道:“洛轩学长,请你醒醒,我不是颜雪丽。”

闻声,凌洛轩忽然停了下来,带着几分醉意眯起双眼,迫使自己把怀里的人看个清楚。静止了三秒钟之后,他突然用力一把推开她,愤怒地道:“你怎么会这里?”

“我……”

我怎么会在这里?我是你的妻子啊!夏芷欣嘴巴微张,却又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妻子,那也只不过是个挂名的!

见她不语,凌洛轩的理智一点一点得清醒了过来。接着他冷冷一笑:“哦,对了,我差点忘了今晚是我们的新婚之夜,既然你睡在这里,想必是想和我行新婚之礼吧,既然这样,做为丈夫的我又怎么可以冷落妻子?”说完,他一把将夏芷欣揽进怀里,大手开始肆意地游移起来。

始料未及的夏芷欣全身就像遭电击了一样,整个人都无法回过神:“洛……洛轩……”她慌了,脸色涨得一片通红,然而这却更添了几分迷人的色彩。

空气变得更加沉重了。凌洛轩动作粗鲁得扯下了自己的皮带,也扯开了夏芷欣衣服上的扣子,此时的眼前的女人就像是一盘大餐一样,等着去品尝。

而夏芷欣,就像一只受惊的小羊一样,呆呆得僵在那里:“洛轩学长,求求你,不要这样!”

“不要这样?”凌洛轩冷笑一声:“那你想怎么样?你嫁给我为的不就是做我的妻子吗?既然是妻子,我们怎么可以不行新婚之礼!”

没错,从认识他的那天起,自己就盼望着成为他的妻子,只是自己万万没想到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成为的。

冰冷的唇印了下来,凌洛轩掠夺着里面的每一丝甜蜜,却久久都没见夏芷欣有半点动静。这下他恼火了:“你是木头吗?干嘛不回应我?”

“我……”夏芷欣惊慌地看着他,不知道怎么告诉他自己压根就没经历过人事。

不等她回话,凌洛轩狂野地撕下她的衣服,并侵略着她的身子,脑海里压根就不想去思考身子下面的女人究竟是什么样的感受,只知道她既然为钱接近自己,就应试想尽一切办法让自己开心,让自己发泄,虽然鲁的动作有可能会伤害到她,但是一个爱慕虚荣的女人,不值得同情!

长那么大自己还是第一次在男人的面前光着身子,夏芷欣羞涩得脸红得像要滴血,她没有品尝过真正的情爱,甚至恋爱都没有谈过。却将一切都留给了这个霸道的掠夺自己的男人——凌洛轩。

可路既然已经选择了,就没得回头了。闭上眼睛,她什么都不想再去想,任由对方肆意得伤害。

寥静的房间,是最原始的冲动和掠夺。


微信篇幅有限, 继续阅读

长按 下方图片,识别【二维码】↓↓↓↓↓


powered by 绥棱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