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睡越来越磨蹭!讲道理、谈条件、冲着吼,这些方法都没用?看看这招!

发布时间:2017-12-07 20:22



Sleeping


 几个月前女儿还是一个可爱温顺的小天使,可就在最近,小妞脾气大变,叛逆、自我、耍无赖,时常气得人想要甩个巴掌过去。


这其中最让人不能忍受的就是拖延入睡这事。每天都会在完成所有的睡前仪式、换好睡袋躺上床之后,又突然坐起来,开始上演抗睡大戏。而精明如“睡赖子”,最厉害的招数就是会用提需求来掩饰自己不睡觉的真实目的,提的需求尽是满满的生理性基础需求,例如“肚子饿了”、“要拉尿尿了”、“要喝水了” (并且要亲自走去厨房喝)、“要爸爸妈妈陪着睡(不然会做恶梦)... 以至于一开始我都没法判断出哪些是真的需求,哪些是“缓兵之计”。


更让人沮丧的是,尽管后来我了解到了真实目的、识破了这些借口,但依然没招!


就拿回应“肚子饿了” 这个要求来说,要么给,要么不给。给吧,吃个东西5-10分钟,越吃越兴奋,吃完了还要刷牙,这一折腾就是20分钟;不给吧,免不了上演一哭二闹三赖地,任凭心平气和谈条件、讲道理都是鸡同鸭讲,从开哭到收场也得差不多20分钟。


所以,要么放弃原则任由她摆布,要什么给什么,拖到多久由她心情而定;要么坚持原则强立规矩,但是要能淡然面对鸡飞狗跳的哭闹场面,而且仍然逃不过以晚睡收场(如果家里有老人可能还会站出来指责你太无情造成情绪上的干扰)。


在一次小妞死活提出要尿尿实则坐了10分钟都没尿出来的晚上,看着时间已经被磨蹭到了十点半,我终于忍无可忍,冲着她大吼。她在那哇哇大哭,我气得丢下一句“你骗人、不讲道理还有理了?有什么理由哭?”老公看不下去,让我休息去,他出来接盘。气得躺在客厅沙发上的我开始嘲笑自己:怎么自己就和一个小孩一般见识呢?


可是真的好气啊!是时候调整一下思路了。


在《你的两岁孩子》这本书上,也许能找到一部分答案。


孩子两岁前可能不会出现睡觉的麻烦,但到他两岁以后,就会变得难以应付。白天他往往会比较温和听话,可一旦到了晚上睡觉时间,难题便出现了。他会乖乖上床,可是上去没多久便又喊着要喝水、再抱一下、或是上厕所...


顿觉宽心有木有~原来天下乌鸦一般黑啊。


可是怎么就会出现这种情况呢?


很多妈妈都听说过“可怕的两岁”,不过其实真正两的孩子并不可怕,“可怕的两岁”通常指的是从一岁半到两岁的这段时期,孩子的自我意识会有特别强烈的发展,会更加抗拒大人们的指令和要求,而到了两岁时,他们会开始慢慢变得温和可亲,但“不幸”的是,这个阶段维持差不多半年,新一轮的轰炸又开始了,这就是两岁半到三岁的叛逆期,也有人称这个阶段是可怕两岁T2的升级版“恶梦的三岁”(Horrible 3),因为孩子的整个成长过程就是在稳定与波动的交替出现中进行的,在这种过程中,孩子的成长会呈现出好坏交织、螺旋上升的局面。


(稳定期与不稳定期交替出现




孩子要实现发展,必然会对现在这个稳定的状态进行突破,突破的过程必然又是一种不稳定的状态,而完成突破、获得发展之后,必然又会来到下一个较高层次、较成熟的稳定状态。就这样,稳定、突破,再稳定、再突破,一轮一轮地进行着。但是,这种局面不会一直进行下去,总有一天,孩子会达到最终的稳定状态。


而事实上,在和女儿持续了近两个月的睡前斗争,兜兜转转了几种方法后,我也终于意识到,为了睡觉问题发愁莫过于自寻烦恼,先欣然接受孩子的这个特殊时期,再给彼此一个空间去调整才是比较适合的方式。


我们自认为合适的讲道理、立规则,如果孩子不能接受,过于坚持、那就是死磕,强扭之下孩子的规则意识也不会得到建立,而越是处在这种不稳定时期的孩子,我们就越是需要曲线救国,找到他们行为背后的动机、了解到他们的真实需求。


也是基于这样的想法,我从一度生气到几乎崩溃的无力状态重新振作起来,尝试了几种方法,陆续收到了不错的效果。



如果说女儿拿拉尿尿作为拖延睡觉的惯性借口,我已经习以为常;但突然有一天她开始在夜里醒来,并且拿拉尿尿作为起床借口,还是让我有些意外。


有一天夜里从凌晨两点到早上六点,每隔一小时她就醒来一次,两点醒来要尿尿,接着大喊要喝水,三点又喊要尿尿,四点喊着要便便,五点、六点两次又是要尿尿。除了喝水那次是真的喝了点水,其它说的要尿尿、要便便没有一次是真的。


就这样一整夜连续数次我得把她从她的卧室抱到我的主卧洗手间、脱下睡袋又穿上睡袋、再送回她的床上,终于在早晨六点那次,架不住她的玩弄我快要崩溃了。我冲着坐在小马桶上的女儿大喊:“你如果再骗妈妈的话,我就让你站到家门口去。听懂了吗?!” 女儿麻木地点了点头。


但第二天夜里,她又夜起三次假尿尿;第三天夜里仍然如此。


第三天夜里,在她假尿完之后,我给她穿好睡袋,没有把她抱回床上,而是将她抱到了客厅的沙发上。我让她在我怀里坐着,问她说:“宝贝,每天夜里你都要起床好多次假尿尿,可是妈妈要睡觉,你总是这样,妈妈会很累,白天就不能好好陪你玩了。” 


女儿开始思考我说的话了,我接着问她:“那你可以告诉妈妈吗,为什么你每次都是没有尿尿却要告诉妈妈有尿尿?”女儿终于在想了许久后告诉我:“因为我害怕。” 我追着问:“为什么会害怕呢?” 女儿:“因为我看不到爸爸妈妈。”



原来,夜里频繁要起床尿尿,根本原因是害怕独睡。女儿对于单独睡在另一个卧室的儿童床上感到害怕了。


虽然之前她可以一个人睡得好好的,但孩子是会改变想法的。而这个想法的改变也并非无缘无故:一周前因为爸爸出差,我心血来潮地让她和我同睡在大床上,睡了两晚。


尝到了和妈妈同睡大床的滋味,她的心里发生了变化,只是我们一开始都不知道而已。若不是这样的一次交谈,我可能永远都不知道这可恶的夜间骚扰,其背后的原因居然只是想要和爸爸妈妈睡在一起。而用频繁夜起假尿尿来使唤妈妈的苦肉计,也着实让我领教了这个阶段小娃儿的心机。


当晚,我就把大床边闲置了许久的婴儿床调整成了小床模式,卸下扶栏,让小床直接挨着我们大床。许久不睡婴儿床的女儿一看到婴儿床是拒绝的,但我告诉她,现在你就可以在醒来的时候看到爸爸妈妈了呀,你就不会害怕了~ 她欣然接受了。夜起假尿的事从此再没有发生过。


所以,找出根本的需求才能真正的解决表面问题。而殊不知,很多时候带来问题的主因却是我们自己。


讲道理没有用,那就摆事实!


虽然治愈了夜起假尿,但女儿在睡前用假尿来拖延入睡的行为仍在继续。


甚至,在她的潜意识里,拖延睡觉时间这个需求已经和要尿尿建立了固化联结,一旦她想拖延睡觉,就会本能地喊出要尿尿,而自己根本都没有意识到这是在骗人。


没有意识到自己是在骗人,对她进行诚实教育也就是徒劳。


而从根本出发,女儿只是想拖延睡觉。想明白了这点之后,我自己做了个退让——我可以接受晚一点睡觉,但是我还是想让她知道假尿的把戏我已经很清楚了。


于是在女儿再一次躺下十分钟后又突然坐起说要尿尿时,我斩钉截铁地告诉她:“不行!你刚才已经尿过了” 一听到不行,女儿马上要开始哭了。


我马上开始开启和她对聊的模式,以避免产生我单方面强权的局面。


我问:“刚才你是不是已经尿过了?” 

女儿的小脑子转得滴溜快:“没有”。

见她要耍赖,我拿出数据:“就在十分钟前,妈妈带你在洗手间尿尿的,记得吗?” 

小家伙心里知道,但还是不肯妥协,继续耍赖:“没有,我没有。” 

好吧,耍赖到这个程度,得要来点更强的事实,我说:“有的哦~我刚才都拍照片下来了... ” 

一听照片两字,女儿的两眼放光了,“我要看照片”。


至此,成功把尿尿需求切换出来。当然,新的风险产生了,看照片这事,得控制好时间。


这样做了几晚以后,睡前要拉尿尿的谎言已经逐步被其它要求替代了,要看照片、还要再讲个故事、要去玩具房拿个玩具... 终究,拖延入睡这个需求,堵是堵不上的。


拖延入睡,也是孩子需要更多和爸妈亲近时间和陪玩要求的表现。


进入两岁半之后,女儿的一个很大改变就是对于作息没有那么强的依赖了。


两岁时一到九点半就打哈欠、揉眼睛一定得睡了,到了现在快三岁,不逼着睡,十一、二点都可以一直玩下去。


在更强的精力之下,玩和陪玩的需求就更加强烈了。有一回我和老公快十点才回到家,以为回到家都这么晚了,小妞看到我们回来了也就差不多可以安心睡觉了,可是似乎缺陪的时间都要补上一般,那天无论我们怎么劝、怎么谈条件,女儿一直提出各种要求,磨蹭到了十一点半还全无睡意地提出“肚子饿了,要吃爸爸吃的冰激淋”。


见女儿完全是在为了提要求而提要求,我抱起她,打横抱起在怀里,重温小婴儿时候的哄睡时光,小家伙也就此满足地闭上了眼睛。


当然除了贪陪伴,很多时候也是贪玩,手里的玩具根本舍不得放下来。这样的时候,我也会偶尔和女儿谈条件,最后达成的协议是允许她带一两件小玩具到床上。


虽然两个月下来,女儿的入睡时间仍然在十点前后徘徊,很少能重回之前的九点半,但我已经对这件事基本释怀了。


powered by 绥棱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