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这件事,在结婚当晚,她被心爱的男人戳瞎了眼睛!

发布时间:2017-12-05 21:01


1

是夜。

奈奈穿着睡衣,睡得正香。

身体却被一双大手给硬板过来,大手粗鲁的撩起奈奈丝滑的睡衣,将底裤一扯,便粗鲁的进入到了奈奈的身体里。

疼痛感顿时袭满全身,奈奈疼得身体都蜷缩在了一起,紧紧地咬着嘴唇。

“又不是第一次了?装什么纯?”顾峰扯扯嘴角,却并没有停止动作。

奈奈浅浅的勾起嘴角,露出一抹浅浅的笑容:“对啊,你已经上了那么多次,顾峰。如果姐姐知道,她心爱的男人对着她最疼爱的妹妹做这种龌蹉的事情,你说是不是很好玩?”

奈奈的声音里全是嘲讽。

话音刚落,她的脖子便被顾峰给死死的卡住了,咬牙切齿的怒吼道:“沈奈,你给我闭嘴!谁都有资格提她,你最没资格!”

顾峰的话,犹如一把尖刀狠狠的插进了她的心脏,疼的她已经麻木了。

也是啊,这种生不如死,沦为金丝雀的日子,她早就应该麻木了。

奈奈想到这里,心底便升起一抹哀凉。

“你每次都让我带着眼罩要我,怎么?心虚了!”

奈奈皱眉,挑衅的笑笑。

她爱了十年的男人,因为她姐姐出了车祸,迁怒到她的头上。

先是娶了她,让她成为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然后再结婚当天晚上,戳瞎了她的眼睛。

将她囚禁在这空荡荡的房间里,这一关,就是整整五年。

她到如今都清晰的记得,顾峰气急败坏的捏着她的脖子,恶狠狠的诅咒她:“你不是爱我么?你不是贪图富贵吗!那就在这里孤独终老吧!”

奈奈开始以为,顾峰只是和他开玩笑。直到他每晚都这么不要命的折磨她,她才渐渐明白,顾峰是真的恨毒了自己!

奈奈正在胡思乱想,头发却被大手猛地一揪,疼得她龇牙咧嘴。

顾峰摘掉奈奈的眼罩,却见她两眼无神,一行清泪划过她的脸颊。

“沈曼醒过来了!”顾峰将头凑到奈奈耳边,沙哑着声音说了句。

奈奈的身体猛地一颤,她植物人五年的姐姐,竟然醒过来了。

“怎么?很不开心吧?”顾峰嘲讽道。

奈奈微微一笑:“她是我的姐姐,虽然不是我亲生的。但是是她把我从大街上捡回来的。她给我吃,给我穿,是我再这个世界上最亲最亲的人。”

顾峰愣了愣,却没有言语。

“顾峰,既然姐姐已经醒了。咱们就离婚吧,顾太太这个位置本来就是姐姐的。我这双眼睛就算是还了她当年的救命之恩,从此以后,咱们山水不相逢!”奈奈微微叹了口气。

她等了这么多年,终于等到沈曼醒过来了。

她对她的愧疚,已经用这双眼睛,和女人最宝贵的五年时间,给偿还了。

顾峰从她身体里退了出来,整理好衬衫,就翻身坐了起来,却连看都不看奈奈一眼:“你最好是记住你今天说过的话,奈奈。明天下午,我在民政局门口等你!”

这是沈奈自从认识顾峰十多年来,顾峰第一次叫自己的名字。

奈奈想,这应该也是最后一次了吧。

2

奈奈让吴妈给顾峰带话,她想回家见见沈曼。

毕竟五年不见了,如果沈曼一切安好,那她就可以放心的和顾峰离婚了。

到了中午的时候,顾峰就让司机过来接沈曼,将她送回了沈家。

奈奈坐在沈家的沙发上,不安的捏着手指,等着沈曼的到来。

“沈曼小姐好!”

奈奈听到吴妈的问好声,面色一惊,连忙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手再空中乱摸:“姐姐……姐姐……”

“奈奈!你的眼睛?”沈曼一把握住奈奈的手掌,震惊不已。

沈曼坐到了奈奈的身旁,紧紧的握着奈奈冰凉的手。

“没关系的。姐姐,只要你醒过来,比什么都强。”奈奈眼眸里闪烁着笑意,无所谓的笑笑。

却听到沈曼自责的苦笑道:“都是姐姐不好,没有保护好你!”

奈奈嘴里很干,说话很吃力。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她见到对她最好的沈曼,也并没有期待的那么开心。

或许,和顾峰生活的这五年,她已经学会看淡了很多事情吧。

奈奈手开始乱摸:“水……我想喝水……”

话音刚落,她的手心里便被沈曼塞进了一杯温水杯。奈奈喝了口水,却觉得有点苦涩,但也没有多想,就喝了下去。

“姐姐,我已经和顾峰商量好了,我们今天就回办理离婚手续。你放心,我会把他还给你的。”

奈奈怕沈曼误会多心,连忙解释道。

结果她眼前一黑,身体瘫软如泥,便倒在了沙发上。

奈奈迷迷糊糊的感觉自己躺在床上,身边还有沈曼和沈母的声音。

“蔓蔓,你确定她死了?这个小贱人,三番五次的坏你的好事,你可千万要当心!”

一向温言惜语的沈母,竟然语出惊人。

奈奈虽然闭着眼,但意识里有了一丝清醒。

她不相信,沈曼母女将她视为己出,怎么会想让她死呢?

“妈妈,沈奈一定不能活。她不过是个贫民,没有我她早就饿死街头了!”沈曼冷哼,眼眸里闪过一丝阴毒:“当年我出车祸,肯定是她搞的鬼!要不然,嫁进顾府的人就是我沈曼!”

“蔓蔓,你别生气。好在现在,她已经死了。你和顾峰的日子还长着呢!”

沈母的言语里全是得意和张扬。

奈奈紧紧的闭着眼,她不敢出声,不敢呼吸。

她怕一不小心,就暴露了,就真的死无葬身之地了!

直到她听到高跟鞋的声音越来越远,她才微微松了口气。

奈奈的手死死的按着床单,想不到对她好的姐姐,原来是想置自己于死地啊!

奈奈自嘲的笑笑。

就在此时,床头柜上的手机叽叽歪歪的响了起来。

奈奈伸出颤巍巍的手,艰难的摸索到手机,按了接听键,却听到顾峰那暴躁的声音:“沈奈!你他妈的耍我是不是!”

“你什么意思?”奈奈额头有细细的汗珠,她强行按耐住心里的恐慌。

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没有任何异样。

“你别跟我装蒜?赶快来民政局!”电话里的顾峰,全是命令。

3

奈奈心里的怒火,猛地窜了起来,大声咒骂道:“顾峰,王八蛋!你就那么喜欢沈曼!我耍你怎么了?我就是不离婚!你弄死我,我也不离婚!”

奈奈说着,将手机往墙上猛地一摔。

手机应声而碎,发出清脆而刺耳的声响。

奈奈是被吴妈接回了公寓的,她疲倦的靠在后车位的靠背上。

“顾先生呢?”奈奈垂下眼,随口问问。

吴妈不安的看了眼奈奈:“先生他。”

奈奈也听出来了,吴妈是故意有所隐瞒,便扯扯嘴角,自嘲的笑笑:“吴妈,我都这样了,还有什么承受不起的呢?说吧。”

“顾先生现在正在和沈曼小姐吃烛光晚餐!”吴妈抿抿嘴唇,低声解释道。

她刚才差点九死一生,他不闻不问也就算了!

竟然还有闲情雅致和她的好姐姐吃烛光晚餐!

也是啊,顾峰一开始就喜欢她的好姐姐,从来不拿正眼看她。

她这个顾太太也是因为沈曼出车祸,为了折磨她惩罚她才得到的。

奈奈想到这里,心里又沉又闷,脸色气得发白。

吴妈也发现了不对劲,连忙安慰道:“太太想开些,沈曼小姐是太太的姐姐,吃个饭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去餐厅!我也好久没看到姐姐了。”奈奈嘴角勾出一抹浅浅的笑容,声音却是冷到令人发指。

吴妈不敢反抗,只能让司机把奈奈送到顾峰和沈曼吃烛光晚餐的地方。

沈曼看到奈奈出现的时候,面色一变:“沈奈!你,你怎么在这里?”

“姐姐,我不该出现在这里么?”

奈奈用手摸索到沙发,小心翼翼的坐了下来。

脸上却是一脸无辜的淡然笑意。

沈曼尴尬的笑笑:“哪里哪里。姐姐是在想,你来怎么也不提前打个招呼呢?我和顾峰也好准备准备啊!”

“姐姐,妹妹如果来的时候,和你真打了招呼,还来得了吗?”

奈奈声音里多了几分讽刺和深意。

沈曼一听奈奈这话,脸上的笑容顿时就僵住了。

“奈奈,怎么和你姐姐说话的呢?”顾峰眉头一皱,沉声冷哼:“和你姐姐道歉!”

奈奈心里本来就有火,被顾峰这么一折腾,心里的怒火那是蹭蹭蹭的往出来冒。

奈奈直接开始甩脸色,直接拒绝了顾峰的请求,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凭什么让我道歉?我又没做错什么!”

奈奈说着,故意将脸微微一撇,话锋指向了沈曼:“姐姐,你对我那么好。肯定不会因为妹妹的这几句拌嘴,就整我对吧?”

“妹妹说的哪里话。”

沈曼被迫接过话茬,大度的宠溺笑笑:“你是我姐姐最亲最爱的妹妹,怎么可能会整你呢?”

“顾峰,听到没!姐姐都已经说话了,你就别再管这档子的事了!”奈奈眼里闪过一丝狡黠,微微一笑。

顾峰将桌子猛地一拍,冷喝道:“我让你道歉,你没听到吗?!”

“顾峰,你是我丈夫,在姐姐这个外人面前。你维护的人,难道不应该是我吗?这么护着姐姐,莫不是你们还有其他的见不得人的关系?”

奈奈也是最不留情,勾嘴冷哼道。

话音刚落,便听到‘啪’的一声,一记耳光轻响。

奈奈的脸火辣辣的疼,她用手捂着脸,发干的眼眶已经没有了泪意,鼻尖却是酸楚阵阵。

“顾峰,你干嘛打奈奈啊!”沈曼不安的扯扯顾峰的衣袖。

奈奈却勾勾嘴角,将眼里的泪意逼了下去,强撑着笑容:“姐姐,你别怪顾峰。他这样对我,我早就习惯了。今天我来,并不是来打扰你们用餐的。只是想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我怀孕了!

 点击阅读原文 

 了解更多详情 

powered by 绥棱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