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之间借车,车主要承担管理控制注意义务

发布时间:2017-12-06 11:54

朋友之间借用车辆出行,在现实生活中十分常见。但是,由于驾驶机动车的具有高度风险性,我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对车辆所有人或者车辆管理人(简称为车主),具体规定了管理控制注意义务,如果车主出借车辆存在过错,在道路交通事故责任中就应承担一定的赔偿责任。

 

>>>>

将车辆出借给无驾证的朋友发生交通事故

案件:


2016年8月15日21时30分,杨某无证驾驶冀J539TS号小型轿车,在东光县茧城大街,与司机寇某驾驶的冀J5116C小型轿车(车主为窦某)相撞,造成两车损坏的交通事故。事故发生后,杨某驾驶肇事车辆逃逸。经东光县交通警察大队认定,杨某负事故的全部责任,寇某无责任。孙某系杨某驾驶车辆冀J539TS号小型轿车的实际所有人。
  

经鉴定评估,受害人寇某的车辆因事故造成的损失为19244元。因评估交纳评估费2000元,冀J5116C小型轿车折旧费为10000元,共计31244元。司机杨某、车主孙某对原告方提交的以上证据的均无异议。
  

说法:


沧州市东光县人民法院认为,杨某无证驾驶,交通事故后逃逸,存在严重违法行为。孙某系杨某驾驶车辆的实际所有人,其未尽到管理义务,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根据二人过错程度,法院酌定杨某承担70%的赔偿责任,孙某承担30%的赔偿责任,即杨某赔偿损失为31244元×70%=21870.8元,孙某赔偿损失为31244元×30%=9373.2元。
  

2016年12月26日,一审法院作出(2016)冀0923民初2019号民事判决书:杨某赔偿窦某因事故造成的损失21870.8元;孙灿与赔偿窦某因事故造成的损失9373.2元。
  

提醒:


侵权责任法第49条规定:“因租赁、借用等情形机动车所有人与使用人不是同一人时,发生交通事故后属于该机动车一方责任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由机动车使用人承担赔偿责任;机动车所有人对损害的发生有过错的,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因为机动车在运行时属于有潜在危险的物品,因此对机动车的管理负有比其他一般物品更加严格的谨慎管理义务,这是法定的义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条规定,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机动车所有人或者管理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驾驶人无驾驶资格或者未取得相应驾驶资格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其对损害的发生有过错,并适用侵权责任法第四十九条的规定确定其相应的赔偿责任。
  

本案中,孙某鉴于朋友关系,将车借给杨某时,并未对其是否具备驾驶资格进行审核,存在对其所有车辆的管理使用上的过错,故此出借人孙某仍应对受害人损失承担一定赔偿责任。当然,规定出借人承担赔偿责任并不会导致人际关系的冷漠,事实上也不可能因此禁止出借行为的存在,而是以这种方式加强出借人的管理注意义务,出借人也可以通过投保第三者责任险等商业保险的方式分散责任,同时也给予受害人得到赔偿更有利的保障。

>>>>

朋友酒后借车出行发生交通事故         

案情:


2014年农历1月26日,李某与亲戚朋友会聚在一起吃饭。李某在席间喝了不少酒。晚上9时许,李某接到公司同事打来的电话,邀请他到县城去唱歌。他便向同酒席的朱某借车。朱某碍于朋友情面,将其保管使用的轿车借给李某使用。
  

李某驾驶其借来的轿车,从镇上往县城方向行驶,途中车辆驶出左侧路外,碰撞路边高压电杆,造成李某当场死亡、车辆严重损坏的交通事故。
  

2月28日,经鉴定部门对李某的尸体血液进行血液中乙醇检测,检验结果为送检血液中检测出乙醇含量为295.65mg/100ml。李某明显系醉酒驾车发生单方交通事故。
  

李某的近亲属将车主朱某诉至当地法院,要求给予一定的经济赔偿。
  

说法:


一审法院认为,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财产、人身权益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李某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应当知道饮酒后依法不能驾驶机动车,也应当预见到饮酒后驾驶机动车容易发生危险,但其仍然向朱某借车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过程中发生交通事故致其死亡具有重大过错,应对其死亡的损害后果承担责任。
  

事发当天,朱某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李某在借车前喝了酒,仍将其保管使用的轿车借给李某,虽为善意的出借行为,但其对李某驾驶该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死亡的后果存在过错,应当对李某的死亡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法院综合双方的过错程度,判决朱某赔偿李某近亲属因李某死亡的各项损失的20%,即62515.89元及精神损害抚慰金6000元。
  

提醒:


饮酒会造成驾驶人的视觉障碍、运动反射神经迟钝、触觉能力降低、判断能力和操作能力降低、容易疲劳。《道路交通安全法》第22条第2款对于饮酒驾驶机动车作了禁止性规定。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条规定,机动车所有人或管理人在知道或者应当知道驾驶人饮酒的情形下,仍将机动车出租、出借的,在客观上增大了机动车对周围环境的危险性,对交通事故的发生具有一定的原因力,应当认定其对发生交通事故具有过错,并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
  

根据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局发布的《车辆驾驶人员血液、呼气酒精含量阈值与检验》的规定,车辆驾驶人员血液中的酒精含量≥80mg/100ml的驾驶行为即为醉酒驾车。本案中,李某驾驶行为属于醉酒驾车行为,朱某未劝阻李某醉酒驾车,反而轻信李某承诺不会出事故、出借车辆给其使用。对本次事故造成的损害后果,法院在驾驶者和出借车辆者间按比例承担确定法律责任。

>>>>

将有故障车辆给他人驾驶发生交通事故   

案情:


2010年12月7日18时20分许,赵某驾驶小型轿车,与顺行在前的姜某无证驾驶的无牌二轮摩托车相撞,致姜某受伤,车辆部分损坏。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赵某驾驶机动车在道路上行驶未与前车保持足以采取紧急制动措施的安全距离是引发事故的原因,系一方过错,应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姜某无过错,不应承担事故责任。
  

事故发生后,姜某送医治疗。吕某称,肇事车辆虽登记在其名下,但已经出让给赵某,双方有车辆转让协议书,赵某也提交吕某出具的收条一份,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说法:


一审法院认为,根据吕某提交的车辆转让协议书、收条、交强险保单等证据,证明吕某在本次事故前已将肇事车辆卖给赵某,并已实际交付,由赵某实际控制、管理、使用该车辆,只是未办理过户手续。一审判决:赵某赔偿姜某经济损失906635.85元,驳回姜某对吕某的诉讼请求。姜某、赵某向二院提起上诉。二审认为,肇事车辆是由赵某实际占有、使用、控制、管理,发生该交通肇事的当事人是赵某,而并非是吕某,吕某并未对姜某实施侵权行为。二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抗诉机关的抗诉意见:车辆转让协议落款时间为2008年6月6日的。但是,投保情况显示,2008年和2009年的投保人均是吕某,2010年投保人是赵某。事故发生后,赵某在交警大队笔录中否认其系车主,又承认购买该车。姜某因此提出怀疑并申请鉴定,法院均未调到吕某的签名样本……导致案件事实无法查清。原二审判决认定,吕某即便是实际车主也无需承担责任。该认定适用法律错误。
  

再审法院认为,经鉴定,本案车辆转让协议书系非正常处理形成。因其在形式上具有重大瑕疵,再审法院不予采信。另经鉴定,肇事车辆的制动技术指标不符合国家规定车辆制动技术标准。吕某作为机动车所有人,承担责任的前提是其对损害的发生有过错。吕某作为车辆所有权人,除定期年检外,还应对车辆进行必要的保养和经常性检查维护。该安全隐患应该为车辆所有权人吕某及时发现,但吕某却未能及时发现,而将故障车辆出借给姜某驾驶,存在一定过错,应当承担与其过错相适应的赔偿责任。再审法院综合本案事实,酌定车主吕某为20%,赵某承担80%。
  

2014年10月22日,再审法院判决,撤销原二审判决,赵某赔偿姜某712368.68元;吕某赔偿姜某194267.17元;驳回姜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提醒:


车主出借车辆给他人驾驶,应保障其车辆符合国家安全技术标准,且不存在“不合理”的危险。《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条规定,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机动车所有人或者管理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机动车存在缺陷,且该缺陷是交通事故发生原因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其对损害的发生有过错,并适用侵权责任法第四十九条的规定确定其相应的赔偿责任。这一规定,既符合车主通常熟知本人车况的现实,也符合风险责任理论。
  

还需要注意的是,并非出借车辆发生交通事故,均需要车主承担法律责任。只有出借车辆的缺陷与交通事故结果之间存在因果关系时,并且车主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存在缺陷情形,才由车主承担与其过错相应的民事责任。因此,该法律规定并未过分加大车主的法律责任,从而在事实上禁止或限制车辆出借。该法律规定旨在督促车主对其车辆安全履行必要的注意义务,在出借车辆时保持理性和善意。


来源:河北高院


powered by 绥棱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