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女人最容易被男人当备胎!

发布时间:2017-12-07 09:18

第1章 爱着他

陆清言一直都知道这些人在自己背后说什么,心机婊、绿茶、贱人,有的是人恨不得她去死,但是这些与她有什么关系呢?这些年来她依旧专心致志的爱着那一个人。

沈云繁。

高高在上如在云端,却叫她一直仰望着,连一眼都舍不得挪开视线的云繁,她视他如心中唯一的神袛,虔诚而又狂热的想要献上自己的一切。

但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快撑不下去了,甚至每时每刻她都觉得自己快要倒下去了。倒下去,就此放弃,就此解脱,听起来多美好。

若是就在她放弃的下一刻……下一刻,下一刻他就能注视到自己,如此渺小却又如同飞蛾扑火的自己呢?

陆清言不敢去想以后。

……

五年前,陆子瑶离开的那个雨天,沈云繁发了疯似的拽着她的头发把她拖曳到公司电梯里。

“瑶瑶走了,你开心了吗?你以为瑶瑶走了,我就是你一个人的?我就会日久生情爱上你吗?还是你想搞静水楼台先得月那套?呵,心机真重啊。”沈云繁用力把她甩在地上,即使是在愤怒中,他也不忘记用手帕将触碰过她衣领的手搽拭干净,然后将手帕丢在地上,就好像只要他一触碰到她就恶心。

陆清言呆坐在地上不言不语,如若不是她实在是忍不住对陆子瑶说出了那番话的话,子瑶她也不会暗自神伤独自一人出国了吧?

“对不起……”陆清言苦笑着。

“砰”!陆云繁一脚踹在她身侧的电梯上,整个电梯都摇晃起来,他咬牙切齿的说道:“说对不起就有用?你以为你是谁啊!”陆云繁只感觉一团火在自己心中窝了太久就要爆炸了,他一手拎起眼前这个神色苍白扮演者楚楚可怜模样的女人,怒极反笑,到了这种时候她还不忘了继续装下去,就是这个样子才逼得瑶瑶离开的吧?

“听瑶瑶说你很爱很爱我?甚至恶心到把我的照片压在了你的枕头下面?”

陆清言脸色一白,没想到瑶瑶居然连这些都告诉云繁了……

“我……我……,我是喜欢过你……但是我跟瑶瑶说过了……”说过了我不会缠着你,我会祝福你们两个,然后自己独自带着这个秘密老去。如果不是自己的日记本被妈妈偷看然后一怒一下闹起来的话,甚至没有人会注意她到底是在想什么。

“所以你就和你的家人就一起逼走瑶瑶?”陆云繁冷笑,愤怒不息:“如果不是你那个恶心的日记本的故意曝光,瑶瑶会走?你从小和瑶瑶一起长大,你会不清楚她的性格?从小最为要好的表姐爱上了自己的男人,那么善良的她会怎么做?”

“陆清言啊陆清言,我真的是小看你的心机了!我现在就跟你说清楚!像你这种恶心的倒贴的女人,就算呆在我身边一辈子我都永远不会喜欢上你,更别提爱上你!”

陆清言看着他信誓坦坦的样子,内心一阵抽痛。即使是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即使是早就料到了结局,最后还是被他最后的那句话刺的遍体鳞伤。

第2章 不要这样

陆清言感觉自己的尊严正在被眼前这个男人狠狠的踩碎,碾压。她强忍住眼中的泪水,扶着电梯冰冷的墙壁慢慢站起来,垂着头向外走去。

而沈云繁却是不肯放过她,斜长的眼眸中中戾气汹汹,黑色的眸子中暗含着某种让人心惊的疯狂,尤其是看着她这一幅一声不吭的就想走的样子,一只手拽住她的手腕,一把将她的衣服撕碎。

陆清言捂住胸前的一片雪白:“沈云繁,你别这样……”

别这样?你倒也是别这样对待他的瑶瑶啊!沈云繁一想到眼前的这个女人以死相逼瑶瑶离开她的丑陋嘴脸,他就恨不得将眼前这个女人从内到外毁掉。

瑶瑶啊瑶瑶,这就是你哭着离开前说要我好好待她的姐姐啊!

“怎么?怕了?这不就是你一直想要的吗?相当婊子就别立牌坊啊。”沈云繁诡异一笑,将她的衣服撕得粉粹,掰开她的双腿,没有任何前戏,直接贯穿了她。

虽然是总裁专用电梯,但是在这种随时随地可能会来人的地方,沈云繁只想发泄自己心中燃烧的邪火,压根就不管不顾自己身下人的惊慌与挣扎。

……

嘀嘀嘀!微波炉发出的响声将她整个人惊醒,看着重新变得热气腾腾的饭菜,她打开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晚上10点半了,今天晚上……他又不回来了吗?

在她晃神犹豫中,那串熟记于心的号码被她拨了出去。响铃不过几秒便被对方接起来了。

“云繁,你……”今天晚上回家吃饭吗?

“嘟嘟嘟嘟……”对方只字不言,一听到她的声音立马就将电话挂断了。

陆清言脸上的笑意维持不过一秒,她僵硬的将手机扔到沙发上,整个人无力的滑到地上。除了在工作的时候,其余的时间他连一句话的时间都不愿意给她,哪怕只是一个简单的问候。

自从发生了五年前的那件事之后,白天她还是他的秘书,到了晚上她就成了他发泄欲望的情妇。她清楚的知道自己不过是他心中的那个人的替身,然而五年了……她偶尔也会天真的想着日久生情,哪怕是一点点,她只想要他的一点点的怜惜。

事实却是鲜明的打脸,他十分认真的履行着他当年对她说过的话,就算是她呆在他的身边一辈子,他也不会有一丝的喜欢她,更别提爱上她了。

她生活在他压根算不上金屋藏娇的别墅里,每天晚上怀着一丝说不出的期盼,盼着他回来。然而除了他想要发泄的时候,她几乎是看不到他的人影,呵呵,真傻啊。

一夜沉浸在往事中的暗自伤神的陆清言被闹铃惊醒,她苦笑的看着自己一脸的憔悴,简单的粉饰了一下急急忙忙的赶到公司,却不知一枚惊天炸弹,将她好不容易收拾好的心情炸了个粉碎。

“你看娱乐新闻了吗?昨天晚上有狗仔拍到我们总裁和那个大明星夕荷在一家酒店同进出了!!”

“哦,总裁又换女伴了啊,这次居然还是那个大明星!……总裁眼光就是好,也就是咱们陆大秘书看不明白这一点,天天想着倒贴,也不瞧瞧她那副死人样,我们总裁怎么看得上啊。”

“慎言!那个女人过来了……”

陆清言挺直背,目不转睛的从这些人的身边走过。这些年这种风言风语实在是听得太多了,多的这种程度的话已经伤害不到她了。

她至始至终,在意的不过一个人而已。

第3章 绝望的滋味

“叩叩叩。”

“进来。”

那个她所熟悉的沉稳的声音说道。

“沈总,早上好。这是你昨天要我整理的有关于收购冠世集团的资料。”陆清言深吸一口气,使自己的态度尽量朝公事公办的方向发展,不带一丝个人情绪。

沈云繁将自己的椅子转了回来,他双手习惯性的撑着下颌,冷漠的点头示意他已经知道了:“放下吧。”

陆清言早就已经习惯了他的这种不冷不热的态度,她强压下心中翻腾的情绪,转神走了出去。

沈云繁也不知怎么的,看着她这一幅波澜不惊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不能将她脸上的伪装撕毁一样,他的心中就十分的不得劲。他倨傲的仰起头:“今天夕荷生日,你去给她挑一件首饰,钱不是问题,但是要优雅华贵的,这才配得上她的气质。”

陆清言看着沈云繁推过来的黄金卡,右手微微颤抖着,然后又在她的意志的强压下停止住这种会泄露她情绪的小动作。然而沈云繁并没有打算放过她。

他左手扣住她想拿卡的手,右手狠狠地捏起她的下巴,逼着她正视自己的眼睛,陆清言被他不分轻重的动作,生生的逼出了生理泪水。

沈云繁拨开遮挡住陆清言大眼睛的厚刘海,邪肆的笑道:“好一个在众人眼中就是一副乡土扮相的秘书啊,谁也想不到晚上一到了床上就是一副耐艹的荡妇样。”

沈云繁近乎满意的看着自己成功的将这张看上去与世无争的脸给撕破,他突然一把将人抱上椅子,不顾她脸上血色尽失,顺着自己早已熟悉的方向一顶。

“啊!”陆清言压根就没有想到他会在这里对着自己做出这种事情,羞耻心让她的整个人都一层粉色围绕:“云繁,不要……不要啊,云繁。”

“闭嘴!云繁岂是你喊的!”沈云繁将动作放重,将她口中低喃的话语声逼成呜咽,他看着她这一幅适应良好的样子,整个人都嫌恶起来。

陆清言看着他嘴角冷峭的弧度,薄唇轻启,轻轻巧巧的说出恶毒的话语:“陆清言,你有什么资格喊我的名字?”

是啊,自己有什么资格?能光明正太的喊他云繁的人不在这里。陆清言认命的闭上眼睛,眼泪在他一下猛于一下的撞击中悄然从眼角划过。

“总裁!请问我可以进来吗?”一个谄媚的声音伴随着敲门声响起,惊醒了“同床异梦”的两个人。

“啊!”陆清言捂住溢出嘴角的话语,理智回笼,看着被他撕的粉碎的衣物,她整个人都要蹦起来了。

看见陆清言惊恐的如同小兽物样子,沈云繁的心情奇异般的好了很多,他恶劣的将她整个人倒放入桌底,腰部动作不停:“进来。”

那瞬间陆清言突然尝试到了那种叫做绝望的滋味。

沈云繁心不在焉的听着销售部经理报告,时不时的逗弄着身下那个紧张异常的女人,却不防听到一声娇喘。

销售部经理眉毛一扬,挠了挠头,突然感受到办公室诡异的氛围,尤其是被那个年轻的总裁一双漆黑的眼眸盯着的时候,他都怀疑自己泄露什么公司机密了。

这个女人!自己倒是小瞧她了,居然故意发出声音来宣告主权?看来自己还是太掉以轻心还是被这个女人楚楚可怜的样子给欺骗到了!沈云繁不耐烦的表示再议,销售部经理屁滚尿流的从这种诡异的氛围里遁走。

第4章 想要解脱

陆清言不知道自己是怀着怎样的心情收拾好碎了一地的衣物,包括她的贴身衣物。如果不是自己留了一套衣裙在,是不是那个人连衣服都不会给她穿了。

如果不是她留了条打底裤,那个男人怕是真的想要让她仅穿着一件制服,里面中空的在公司呆一天了。

陆清言勉力的保持着平静,将手中的文件丢给销售部经理,逃也似的钻进电梯里,仿佛只有这个地方能让她莫名的平静下来。

她在黑暗中独自舔舐着伤口,却冷不丁的被打进来的阳光给照射的无处遁形,恍惚间把她阴暗滋生的角落照耀的毫发毕现。

陆清言从电梯中出来,走向不知道她何时按着的天台,一阵突如其来的反胃让她恶心的吐出来,难道她所承受的一切,就是爱着沈云繁的代价吗?

陆清言实在是支撑不住自身的重量了,她狼狈地跌坐在地上,眼神迷离的看向远方,她知道,只要从这里跳下去,她就能解脱了,但是即使到这一刻,她心中还是舍不得他。

陆清言这一出门送文件就是一上午不见人影,沈云繁一想到他才对她做了什么,她就消失了这么久,心中莫名的闪过一丝焦躁。

“她人呢!!”

在外面办公的总裁秘书办的人都被办公室突然打开的门的那声“哐”响吓了一跳。

余萧萧不做多想就知道总裁指的那个女人是谁,毕竟秘书团就这么点人,谁在谁不在一眼就能明了:“陆秘书自今天打您办公室出来,说是给销售部送文件就没看见人了。”

杨子晨看着余萧萧这幅妖妖娆娆的对着总裁笑的一副娇媚,然而好像却完全没有被总裁接受的样子就想笑。事实上她也笑出声来了。

余萧萧想也不用想就知道是哪个家伙在拆自己的台,等到陆云繁走了,她就伸出涂得鲜红的指甲油的食指指着杨子晨骂道:“笑笑笑,笑什么笑!”

“我只是笑某些人不自量力,自认为自己国色天香,奈何俏媚眼抛给瞎子看。”杨子晨捂住嘴巴,眼中满满充斥着的都是讽刺的笑意。

“呵,杨子晨,就算我自不量力又如何,整个谁不知道陆清言那个贱货是如何坐上第一秘书的位置的?再说了,我只是献献殷勤,你当我跟那个绿茶一样要献到床上去吗?”

周围突然一片静寂,余萧萧尴尬的回首,他们正在议论的当事人就静静的站在她背后,像个幽灵一样悄无声息,把她吓个正着。

“陆、陆秘书……”余萧萧小声的喃喃道。

“嗯。”陆清言面无表情的应声道,看的她后背冷汗直流,然后转身拐到前往厕所的走廊上。

“你们说她这到底是什么反应啊,可把我吓死了……”

“我也是,我也是。”

“你们说她听到了没啊?”

“肯定是听到了啊,不过这有什么要紧的,敢做有什么不敢让人说的。再说了,她的事差不多整个公司的人都知道了,总裁却什么都没说,总裁不想管,谁怕她啊。”

“是哒是哒,就是这个理儿。”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

powered by 绥棱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