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再次爱上我

发布时间:2017-12-05 10:37



第1章  孩子没了                            


“余蔚蓝,我恨你一辈子。”

“余蔚蓝,总有一天,你会为自己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

黑暗笼罩于女人的身躯,连绵不断的拳头狠狠地落在了身上。

疼痛卷席而来,深入骨髓的痛苦几乎要让她麻木。

此时此刻,余蔚蓝正卧倒于仓库的地上,华贵的衣衫破碎,露出惨不忍睹的青紫。

“夫人,不要怪我们,这是先生的意思。”

有人在耳边低喃,余蔚蓝瞪大眼睛,只感觉身下一片湿漉,鲜血的气息弥漫于空气之中。

……

“不!!!”

尖叫刺耳,余蔚蓝倏地睁大眼睛。

她看着天花板,消毒水的气息萦绕鼻尖,那是医院特有的味道。

“你醒了?”小护士看了她一眼,“你刚流产,身子有些虚弱,你自己考虑下,要不要留在医院观察几天。”

流产?!

余蔚蓝捂紧平坦的小腹,指尖开始颤抖。

她的孩子,没了!

就在几个小时前,怀孕三个月的她被不知名的人拐走,在拳打脚踢之后,活生生流掉了孩子!

身体中的生命逐渐消逝、还有那撕心裂肺的痛楚,每一个都让她睁不开眼。

余蔚蓝的手指攥紧,指甲几乎要刺入手心:“我要出院。”

“自己去办手续。”小护士不耐烦地斜睨了一眼,接着扭着腰肢走出病房,“真是的,傲气什么啊?真以为自己还是千金大小姐啊?全世界谁不知道她做的那些破事……”

细碎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余蔚蓝苦笑一声。

所有人憎恨她、咒骂她,而这一切,早在三年前,就已经开始了。

余蔚蓝离开医院,坐着的士来到了别墅区。

季家的别墅坐落于京城最富饶的富人区,传闻这里寸土寸金。她站在门前,淡金色的光辉洒落于洁白的瓦砖上。

她走进家门,与此同时,淫荡的叫声从二楼的房间里传来。

余蔚蓝的脸色一白,她沿着声音,缓缓推开了虚掩的房门。

只见kingsize的大床上,一对浑身赤裸的男女正疯狂地拥抱亲吻。暧昧的气息粘稠于空气之中,如重石般敲击着她脆弱的心弦。

“亲爱的,你的夫人回来了。”性感的女人骄傲地挺了挺胸前的饱满。

男人的动作终于停了下来,他慵懒地从床上爬起,一双狭长的凤眼悄然斜过,目光如炬,带着寒冬腊月般的冷意。

男人的五官出众,每一处都是上天偏心的精心雕琢。他撑起身子,露出健壮的上身。堪称完美的腹肌与人鱼线,足以让所有女人为之倾倒。

在十几年前,余蔚蓝第一次见到季郁城时,她就知道。

这个男人,好看得令所有人叹息。

“季郁城,我……”余蔚蓝正要说些什么,男人就背过身,袒露出漂亮的蝴蝶骨和脊梁。

“余蔚蓝,三年了,你是不是忘记了。”季郁城侧过脸,柔光勾勒出他脸庞的弧线,带着惊心动魄的冰凉。

男人的话语徘徊,那一瞬间,余蔚蓝如同堕入冰窖。

“我说过,你要为你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

一瞬间,男人的话语如同魔咒。

余蔚蓝的脊梁冰冷,她不可置信地看着那张熟悉至极的面容:“季郁城,你怎么能那么残忍?!”

她总算明白了,自己被打流产时,为什么会有人卧在她的耳边,提起“先生”二字。

如果这一切不是季郁城亲手策划的,又会是谁?

他可以漠视她长达十年的感情,可以践踏她的尊严。可是,那是她的亲生骨肉,流着他季郁城的血!

这个男人,难道没有心吗?

“余蔚蓝,这个世界上,你是最没资格指责我残忍的人!”季郁城徐徐开口,他狠狠地捏上了女人的下颚,疼得她快要睁不开眼。

“我说了,三年前,不是我……”




 



第2章  最肮脏的女人                            


下一刻,余蔚蓝的脚下一滑,身子竟然直接被摔在了墙上。

疼痛铺天盖地地袭来,她忍痛抬头,对上了一双饱含愤怒的眼睛。

“你算计这么多,不就是想要孩子吗?”男人的声线低沉,夹杂着显而易见的怒火。他的嘴角勾起,露出一抹冷冽的笑容,“讨好我,否则,你一辈子都别想得到自己想要的。”

“你就是个疯子!”余蔚蓝绝望地大吼,她的手脚冰冷,带着无尽的绝望。

三年了,整整三年了,没有人相信她,所有人都以为她是最肮脏的罪犯。

为此,她甚至失去了,做母亲的资格!

“亲爱的,不就是个木头吗,有什么好玩的。”床上的女人娇若无骨地依靠上来,“不如让我来陪你……”

“滚。”季郁城狠狠地甩开了她,目光扫过,“你最好明白,自己的身份。”

女人浑身抖了一下,最终不甘心地离开了房间。

余蔚蓝懵懂地蹲在墙角,在门关上的那一刹那,她的头发被扯,直接从地上拉了起来,如破布的娃娃一般跌倒在了床上。

衣服被撕裂,肌肤暴露而出。胸前的饱满被蹂躏,接着有什么狠狠刺入了下体。

疯狂、挣扎,还带着男人的炙热。

“季郁城!你这个疯子!”余蔚蓝的话语里带着哭腔,泪水滚落打湿了她的面庞,“我是余蔚蓝,不是你爱的苏蜜!”

男人的动作倏然顿住了。

重量离开了身躯,她看见男人站了起来,单手拿起衬衫套上了身体。

“余蔚蓝,记住。”

男人径直走出门,留下响亮的摔门声,和那带着绝情的尾音。

“只要你活着,就要给她赎罪。”

液体止不住地从眼角落下,余蔚蓝攥着背角,空洞的双目看着头顶的天花板。

她以为自己早就习惯了,可每当这时,她的心,还是抑制不住地开始疼痛。

十年前,她看到他的第一眼,万劫不复。

十年后,所有人都以为她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没有人知道,她的存在,对于那个男人而言,只是罪恶。

仅此而已。

次日醒来,余蔚蓝身着嫩黄色的连衣裙,简单的妆容掩盖了面上的憔悴。她坐在黑色的兰博基尼上,耳边是季郁城的警告:

“这次回主宅,你知道该怎么做。记住,不要给我丢人。”

余蔚蓝没有说话,只是无声地闭上了眼。

她的丈夫,季郁城,军阀世家的独苗,京城最年轻的上将,令所有女人为之倾倒。

可如今,他折磨着自己,甚至害死了自己的孩子,成了她痛苦的源泉。

兰博基尼开入了军区,在一栋老别墅前停了下来。

瓦砖堆砌,郁郁葱葱的花草簇拥。余蔚蓝深吸一气,这是她生活了十年的地方。

十年前,她的父亲战死,母亲去世,她被父亲的战友、也就是季郁城的父亲收留,成了季家的童养媳。

当她第一次看到季郁城,满腔的不甘顿时烟飞云散。

走进别墅,一个姿态雍容的中年女人正端着瓷杯、优雅地坐在沙发之上。

余蔚蓝开口:“妈。”

“妈?你还知道我是你妈呢?”季母冷哼一声,杯底敲上玻璃桌,“几个月也没见你来看我一次,你以为你是郁城呢?任务忙碌!真是一点孝道都不知道。”

余蔚蓝连忙低头认错:“抱歉。”

“抱歉?抱歉有什么用!抱歉能给我孙子吗?”季母满眼的斥责,“不是我说你,嫁到我们季家三年了,连个怀孕的影子都没有!简直就是只不下蛋的铁公鸡!”




 



第3章  你犯下的罪恶                            


余蔚蓝苦笑无言,在季家生活十年,除了季父,所有人都对她这个不速之客抱有敌意。

最甚的,就是季母。

“如果不是郁城坚持要娶你,就你这种心术不正的人,早就滚出季家了!”季母的声调上扬,“再给你半年的时间,再怀不上孩子,你自己看着办!”

孩子,又是孩子!

又有谁知道,她本该是有孩子的,却葬送在了那个男人的手下!

余蔚蓝垂着脑袋,拳头握紧。她的余光扫过季郁城面无表情的脸,最终露出了一抹苦笑。

恐怕这个男人,是最乐意看到自己出丑的吧。

两人吃完晚饭,便离开了主宅。

车窗半开,风溜进车内,撩起了女人额前的发丝。余蔚蓝看着窗外倒退的绿化,半晌,淡淡开口:“你满意了?”

“满意?余蔚蓝,你是不是太小瞧自己了?”车子打了个拐弯,男人的话中带着浓郁的嘲讽,“你觉得,这一切,足够你赎罪?”

为什么,为什么!

余蔚蓝的脑里乱如麻线,压抑得让她快要喘不过气来。

三年了,整整三年,这个男人还是不肯放过自己吗?

兰博基尼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下来,洁白的建筑映入眼帘。

余蔚蓝的神经瞬间紧绷,她下意识就要逃跑,手腕却被一只手狠狠握住,力道大得难以挣脱。

“怎么,害怕了?”季郁城道,“过了那么多年了,你这种恶毒的女人,竟然还会害怕?”

“你究竟想做什么!”余蔚蓝的嗓子哑了。

她不再挣扎,或许该说是失去了挣扎的力气。她被拽下车,跌跌撞撞地拉扯进医院的大门。

“余蔚蓝,你好好看看。”

脚步停了下来,她无力,被扯着后脑勺,抬起了头。

“这就是你犯下的罪恶!”

隔着透明的玻璃窗,病房内,一个女人正坐在病床上。

女人穿着宽大的病号服,她的身材瘦弱,正呆滞地坐在床头。她的面容清秀,一双黑目呆愣无神,嘴角却挂着痴呆的傻笑。

若是除去那傻里傻气的模样,那张脸,倒是和余蔚蓝有着几分相似。

余蔚蓝顿时失去了力气,她双手撑地,软软地跪在地上。

“余蔚蓝,你看到了吗?”季郁城按着她的后脑勺,将她的脸死死贴上玻璃,“如果不是你,苏蜜也不会变成这样!”

苏蜜!

余蔚蓝的眼睛湿润,她咬着下唇。

她初到季家时,季父兴高采烈地告诉她,以后你就是咱们季家的童养媳,以后就嫁给我儿子。

接着她见到了季郁城,她对他一见钟情,他却对她嗤之以鼻。

她原本以为,总有一天,自己的真心能够打动这个少年。直到,某一天,苏蜜出现了。

这个和自己长得有几分相似的少女,轻而易举地得到了季郁城的喜爱。为了自己喜欢的人,她只有忍辱重负,声称自己是季郁城的表妹。

直到,那一天……

“余蔚蓝,如果可以……”男人的薄唇凑到她的耳边,温热洒在了耳畔上,“我恨不得,疯了的人是你。”

这句话,残忍得让人心痛。

三年前,在一次醉酒后,她爬上了季郁城的床。

得知真相的苏蜜约她密谈,却惨遭轮奸,接着精神崩溃,成了精神病人。

而所有人,都将矛头指向了余蔚蓝。

她成了所有人眼中的罪人,没有人听她的解释。

她嫁给了季郁城,而这一切,仅仅是噩梦的开始。

余蔚蓝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家的,她被扯着拽着,拉入了季家的别墅,接着被狠狠地甩在了床上。

衣服被剥离,躯体赤裸,男人蹂躏着她全身上下的每一寸柔软,野蛮地刺入了她的内部。

他像野兽一样发泄,侵占着她的身体。




 



第4章  我怀了你的孩子                            


“季郁城,我求求你,放过我吧……”余蔚蓝的气息虚弱,她弱弱地哭着,“我认错了,我什么都不要了,我只要我的孩子……”

她的孩子,她还未出生,就惨死的孩子啊!

“你觉得,你有什么资格怀上我的种?”季郁城的话语从牙缝中挤出,他狠狠地贯穿,做着最原始的动作,“只要有我在,你这辈子都别想有自己的孩子。”

哭泣埋没了所有的声音,余蔚蓝没了神志,任由男人折腾着自己,待发泄完之后,穿上衣服,绝情地摔门离开。

次日,余蔚蓝收拾了下自己,躲避着季郁城匆匆离开了别墅。

现在的她在军区医院做一个妇产科大夫,工作也不算繁忙。

余蔚蓝换完白大褂,她刚坐下,门就被敲开,一个容貌艳丽的女人扭着腰肢从门口走了进来。

余蔚蓝皱眉,嘴角公式化的笑容顿时变得呆滞。

她来做什么?

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几天前,出现在季郁城床上的情妇,李蔷薇。

“呀,真没想到,值班医生竟然会是大名鼎鼎的季少夫人。”李蔷薇迈着猫步,在桌前坐下,“真不巧,我怀了郁城的孩子,恐怕要麻烦季少夫人看看了。”

余蔚蓝看着眼前的女人,最终,深吸一口气,淡淡道:“出门左转下楼化验拍片。”

看着余蔚蓝淡然的样子,李蔷薇的面色一沉:“不过是个连孩子都不允许生的下贱女人而已,有什么好嚣张的。”

余蔚蓝握着笔的手一顿,她斜过眼睛,眉梢中满是凝重:“李小姐,恐怕你是忘掉自己的身份了。”

李蔷薇的脸色一白。

“我想,李小姐可不会单纯的以为,自己能得到季郁城的真心吧?”余蔚蓝勾起一抹得体的笑容,“你所靠的,不就是这张和苏蜜相似的脸?”

说白了,就是替身!

当年,季郁城喜欢苏蜜的事情闹得人尽皆知。如果没有那次意外,恐怕,现在成为季家夫人的,将会是苏蜜。

“你这个害人精!我告诉你!”李蔷薇恢复了脸色,得意洋洋地捂着小腹,“只要我生下这个孩子,季家少夫人的位置就会是我的!而不是你这个见不得人、连孩子都没有的的铁公鸡!”

余蔚蓝的心中一痛,她掩去了眼底的痛色,故作倔强:“是吗?那拭目以待。”

“你!”一抹狠色在李蔷薇的眼里一闪而过。她站起来,忽然抓住手,握住了余蔚蓝的手腕。

女人的力道太大,她下意识将手一甩,而原本站立的李蔷薇竟然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不好了!医生打人了!医生打孕妇了!”

刺耳的女生充斥于狭小的空间,李蔷薇的声音太过响亮,还未等余蔚蓝反应过来,一群人蜂拥而入,将两人给簇拥起来。

“怎么回事?听说医生打人了?”

“打的还是个孕妇呢!”

眼下,李蔷薇全然没有了之前嚣张的模样,反而泪如雨下,哭得好不狼狈:“余蔚蓝小姐,我知道你讨厌我,但是你也不能这么对我的孩子啊!”

不知道是不是刻意,她咬重了余蔚蓝的名字。

余蔚蓝一愣,与此同时,喧闹声再次响起。

“余蔚蓝?不就是三年前那个害人的女人吗?”

“天啊!我说怪不得这么眼熟,原来是她!”

“果然不要脸,连一个孕妇都不放过。”

指点的声音连绵不断的徘徊在耳边,余蔚蓝的手指冰凉。

她不知道怎么反驳,眼下,她成了千夫所指的罪人,所有人都指责着她的罪行。

这一切,和三年前,一模一样。

就在这时,一串脚步声在议论之中突兀响起。

所有人齐齐回头,只见一个身姿挺拔的男人正站在门口。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    



如阅读原文无法打开,请识别下方二维码继续阅读!


powered by 绥棱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