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活”不好,闺蜜帮我亲身调教……

发布时间:2017-09-19 14:27

“啪!”

“就这几个吧,你把人联系好,也不用太赶了,平均两个小时一个就成。”

A市一家普通的婚介所里,秦蓁面容平静的从手中几十个男人的照片中抽出几张扔在了自己闺蜜夏千金面前,漫不经心的看着对方说道。

“天呐!你是疯了吗?”秦蓁的闺蜜,夏千金难以置信的看着面前一派从容的秦蓁,“小蓁,是不是你和陆浩吵架了?”

除此之外,夏千金想象不出还有什么会令秦蓁如此。

“小蓁,你都和陆浩在一起这么多年了,还有什么事是不能解决的?小蓁,你可别冲动!”

夏千金作为秦蓁的闺蜜,自然认识陆浩,也就是秦蓁她男朋友。除此之外,他们三个还是很好的朋友。

而最开始,秦蓁能够和陆浩在一起,还有夏千金撮合的功劳。

所以,每次两人吵架,秦蓁都会来找夏千金倾诉,可这次……

“呵!”秦蓁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人轻笑了一声,“你不用说了,时间就定在明天,至于地点,你决定之后告诉我。就这样吧,我还有事,先走了。”

夏千金的视线一直留在秦蓁身上,看着秦蓁走出去的背影,她眼底的眸光变得复杂起来……

踏出婚介所的门,确认自己已经在夏千金目光所不及之处后,秦蓁刚刚面对自己的闺蜜所表现出来的沉着冷静、淡定从容通通消失殆尽。

此刻的秦蓁宛如泄了气的气球一般,全身力气都在一瞬间被掏空了……

是了,夏千金猜的没错,她是和陆浩大吵了一架,可这,并不是主要原因。

要知道,情侣在一起,吵吵闹闹本来就是正常的。更何况,她都和陆浩在一起“同居”了八年。

如果真的只是吵架这么简单那就好了,秦蓁在心里苦笑了一声。

秦蓁和陆浩已经恋爱了这么久,再有十天,两人就要一起步入婚姻的殿堂……

只是,昨天因为一些生活上的小事情,秦蓁和陆浩大吵了一架,最后,陆浩因为实在是受不了了当即摔门而出。

秦蓁本想着,等两人冷静下来了就好了。只是,无意间在家里的某个不起眼的抽屉里发现的一本日记本打破了秦蓁所有的幻想……

本来,乱翻别人的隐私是不对的。只是在这个家里,不是她的,那么,就只能是陆远的了。

反正两人也要结婚了,看看应该也无妨。抱着这样的念头,秦蓁在好奇心的驱使下,翻开了这本陈旧的日记本。

“果然是陆浩的…”秦蓁看到日记本第一页上陆浩的大名,自言自语了一句,继而,忐忑又激动的翻动起了这个偶然间发现的陆浩的秘密……

只是,等到秦蓁看了日记本里写的内容后,整个人都要疯了……

日记里一点一滴记载的都是另一个女人!而那个女人,就是自己这么多年无话不说的好姐妹!好闺蜜!

多讽刺!跟她交往了八年之久的男友一直以来喜欢的都是自己的闺蜜!

“他不爱我……从来都没有……”

秦蓁仿佛陷入了某种魔怔当中,脑海里反复回放着这两句话。

几乎是一瞬间,秦蓁就想到了当初闺蜜夏千金努力撮合自己和陆浩的样子,那么努力……那么认真……却不敢正视自己的眼睛……

早该想到的啊!

大学时期的陆浩虽不是名人,但也不差,身后的追求者也是一抓一大把,没道理自己的闺蜜不动心……

只是当时的自己一心扑在陆浩身上,没留意到罢了……

秦蓁想着想着又不置可否的笑了……

八年!两人同住一个屋檐下这么久,可是,陆浩却从来没有碰过自己。现在想想,过往美其名曰的种种,不过都是一场骗局,一场专门为自己定制的骗局!

可笑!这样想着,秦蓁也这样做了,她一个人坐在和陆浩生活了八年之久的房子里,笑的歇斯底里,笑到眼泪出来了由不自知……

老天可真是待我不薄,呵呵……

“嘀……”

就在秦蓁胡思乱想之际,一声急促的汽车鸣喇叭声响彻天际……

还没等秦蓁反应过来,她已经被飞驰而来的车撞了个正着……

“医生,她怎么样了?”

一道温润好听的声音在空旷的病房内响起。

“病人身体已经没有大碍,外伤也好的差不多了。您无需担心。”

医生一边收拾刚才检查用的医用器具一边回答身旁男人的问话。

“那她怎么还没醒?”

依然是那道好听的声音,男人看着依旧昏迷不醒躺在病床上的女人,皱了皱眉头。

“病人只是在昏睡而已,最迟今晚就能醒来了。”

说完,医生就离开了。过了一会儿,男人像是想到什么也转身出去了。

昏睡中的秦蓁隐隐约约听到一声很好听的声音,到后来,又什么声音都没有了,周围静的她有点儿慌……

就这样,秦蓁在心慌中,猛然睁开了眼睛,却又被突然袭来的强光刺激的闭上了眼。

等到秦蓁慢慢适应了白光后,才缓缓睁开了眼,就在这时,门“咔嗒”一声,被人推开了……

“你醒了?”

男人看也不看病床上的秦蓁一眼,径直走向了病床旁的小桌子旁站定,

秦蓁刚醒,脑子还有点儿转不过来,这会儿则是直愣愣的盯着面前的男人毫不客气的打量起来。

剑眉星目,挺鼻如峰,薄嘴唇,俊美的脸庞上线条明朗,上身一件白衬衫,最上面两颗扣子松着,领口微敞,下身搭配浅色系休闲西装裤。

本该给人温柔的感觉,可秦蓁却感受到了一股强势,霸道的气息!

一个矛盾的男人!

……视线一转……

病床前一米八几的男人,手中提着一小碗用卡通盒子打包好的粥……卡、卡通盒子……

果然矛盾!秦蓁心里的小人抽了抽嘴角。

再一想,这男人从一进门开始,就是一脸面无表情,面瘫加上冷冰冰毫无感情的语气……真是白瞎了这张帅气的脸和这道好听的声音!

就在秦蓁脑洞大开之际,一道冰冷略带不悦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看够了?”

冷飕飕的声音瞬间冻醒了秦蓁微微短路的脑神经。

“……”

男人看着秦蓁被惊到的样子,稍稍放缓了语气。

“恭喜你,已经昏迷了一个多星期还能醒来。”

男人好听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不过……

恭喜?秦蓁一点都感觉不到死里逃生的喜悦,她只觉得讽刺!

原本秦蓁想随便找个人闪婚,以此来报复陆浩和夏千金那对狗男女。

只是没想到,最终自己还是没能结得了婚……

秦蓁呆呆地看着头顶雪白的天花板,闻着医院特有的消毒水味儿,陷入了低迷的情绪中。

见躺在病床上的女人比方才醒来还要精神萎靡,一蹶不振,金丝边眼镜后的眸光微微闪了闪,男人少有的迟疑了一瞬,“很抱歉,毕竟是我撞了你。你想要任何补偿我都会尽我所能做到。”

听到男人口中信誓旦旦的补偿,秦蓁心中积攒的愤怒、委屈、不甘等等情绪再也控制不住了……

“补偿?你能补偿什么?钱吗?可是你以为谁都稀罕你的破钱吗?你知不知道就是因为你,我丢掉了自己的婚礼!你知道一场婚礼对一个女人来说有多重要吗?你又知道一个二十六岁的女人要嫁出去有多难吗?”

秦蓁不管不顾的朝立在病床边的男人怒吼了一大堆,吼完之后她突然咧开嘴笑了,只是笑的太凄凉,似乎真的她只是因为恨嫁而如此这般像个泼妇一样。

然而,男人听完却是一愣,沉思了半晌之后,低头看着犹在伤心的秦蓁,说:“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娶你。”

这下子更可笑了!秦蓁想。

“好啊!”

没有丝毫犹豫,只是为了在那个糟蹋了她多年情感的男人面前找回面子……

当天下午,两人就一起走进了民政局。拍照,登记,盖章,就这样,两本新鲜出炉的小红本本就被交到了两人手上,两人脸上从始至终都没有新婚该有的表情。

只是,没想到结个婚都能遇到陆浩和夏千金……

果然上天无时无刻都在“优待”我!秦蓁看着面前手挽手走来的两人,在心里自嘲了一声。

一个多星期以前,那个和陆浩手牵手逛街遛马路的人还是自己,一个多星期以前,那个关心的问着自己是不是和男朋友吵架了,劝自己不要冲动行事的人已经和自己的男朋友亲密的走在了一起。

毫无血色的唇角勾起了一个讽刺的弧度,秦蓁拉着身边正在打量自己的男人头也不回的走了。

“刚刚那个人,是谁?”

男人很好奇,刚刚走过的两人显然是秦蓁认识的。

既然认识,那为什么不打招呼?还一副嘲讽至极的模样?自己这个刚刚登记的妻子还真是有意思!

秦蓁张了张嘴,又沉默了半晌之后,才若无其事的说了一句:“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罢了,没有必要在乎。”

沈容瑾很明显的看的出来,秦蓁这是不想说。

“我能看的出来,你很伤心,所以,就因为这样,你才要结婚的吗?”

秦蓁听后,笑着上下打量了一番身边的人,说:“你看起来可不像个八卦的人!不过,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喏,已经尘埃落定了不是吗?”

秦蓁举着手里的小红本本在沈容瑾眼前晃了晃,“更何况,你不也是很想结婚吗?不然怎么会娶了我这个才认识了不到半天的人做老婆呢?”

“不是你说的,用钱做补偿没用吗?”沈容瑾看着面前的女人反问道。

“我是说过钱不是万能的,可也没说用钱不行。不稀罕你的几个臭钱可不代表我不接受啊。”秦蓁尽量让自己不去想陆浩和夏千金的事。

沈容瑾看出了秦蓁是在强颜欢笑,不过也没有拆穿,谁没有个伤心事呢?

“如果你一开始就这样说,那么,现在的我们应该都是自由身。”

秦蓁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你现在依然是自由身,我也是。你想干嘛依然是你自己的事,反正我们之间没有感情,我不会去管你,你也没必要管我。大家各过各的,挺好!”

“扯这么多,你不就是不想告诉我你为什么急着结婚。别再说什么恨嫁,我可看不出来你是真恨嫁!”

沈容瑾突然觉得,眼前的女人也不错,至少不会像那些整日里装柔弱的女人,动不动就是哭哭啼啼,把女人是水做的这句话体现的淋漓尽致。又或者是只会撒撒娇,张口要钱闭口要钱,粗鄙不堪。

秦蓁对着沈容瑾微微勾了勾唇角,挑眉看向他,说:“这样吧,如果你敢告诉我你娶我的真正理由,我也不会瞒着你什么。”

男人闻言,金丝边眼镜后的眼底闪过一丝落寞,在太阳的折射下,被镜片的反光很好的遮挡了。以至于,就算是紧紧盯着沈容瑾的秦蓁,也没发现那一瞬间面前人目光的变化。

莫名的,之前两人相谈的还算融洽的气氛被秦蓁一句话,以及沈容瑾随之而来的沉默所打破。

秦蓁并不是个八卦的人,既然一开始两人结婚就是自己选择的,那么,此刻沈容瑾不愿说出之所以会娶自己的原因,秦蓁也不会觉得有什么,毕竟……她也并不想说……

这世上的每个人,谁没有不想对别人说出口的心事?

秦蓁能理解。

而且,她想要的,已经得到了。

就在秦蓁以为两人会一直沉默下去的时候,沈容瑾深深的叹了口气,语气沉重的说:“为了我爷爷……”

“恩?”秦蓁疑惑的转头。

“因为我爷爷,他……最近病重,身体一日不如一日。最后的心愿就是希望在死之前能看着我成家。”

沈容瑾说这话的时候,并没有看着秦蓁,而是目光放空,仿佛在回忆什么美好的事情,可语气里却有着难以掩藏的哀伤。

同等的交易?

很好,各取所需!那么,自己就不必因此而有什么负担了。

想着想着,秦蓁就笑了,恢复了一点血色的小脸上,绽放出了绝美的笑颜……

有趣!

沈容瑾忽然觉得,面前的女人很有意思。

他看着面前兀自笑的绝美的女人,想了想,说:“现在我已经告诉了你我娶你的理由,那么,你是不是也该遵守承诺呢?”

秦蓁收起脸上绽放的笑意,微撇了撇唇,“承诺?为什么要遵守承诺呢?”

当初,陆浩不也是信誓旦旦的跟自己许了很多的山盟海誓吗?结果呢?有用吗?

想到这里,秦蓁嗤笑了一声,“再说了,承诺很重要吗?如果不是因为承诺的话,或许现在的一切都会有更好的结局……”

沈容瑾皱了皱好看的剑眉。

“抱歉,我现在还不打算告诉你。不过不管怎么样,今天还是很谢谢你。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

秦蓁说完就要走,却没想到,一旁一直温雅有礼的沈容瑾突然强势的抓住她的手,“回去?你准备回什么地方去?”

“当然是回我自己家了,我不是说了吗?我们两人只是名义上的夫妻而已,我不会管你,你也不用管我,我们私底下照旧各过各的,互不相扰。”

之前可是早就说过的。而且现在,面前这个男人娶自己的原因也弄清楚了,相互利用,各取所需而已。所以,秦蓁有些不理解为什么沈容瑾不让自己走。

只是……面前的这个男人看着文质彬彬的,力气却是不小,秦蓁使劲儿的挣了挣,也无法把手从男人的钳制中拯救出来。

“我可没答应!”沈容瑾恢复了面瘫的模样,挑了挑眉。

“你!”走又走不了,说也说不通,秦蓁忍了,“那你说吧,你想怎么样?”

沈容瑾看着秦蓁一副豁出去的样子,轻笑了一声,“我帮你解决了你的事情,现在,该轮到你了……”

原来如此,也好,那就帮吧,帮完就两清了。

欧式风格的别墅映入眼帘,周围是围栏围起来的一大片草坪。正中间的道路两边种满了各式各样的花。

右边是一个超大的游泳池,左边则是和别墅一样欧式风的露天小凉亭,桌上摆着精致的茶具和点心。

这样的场景梦幻极了,有一瞬,秦蓁仿佛以为自己置身于童话世界之中!

可惜,这样的豪宅,漂亮、奢侈、梦幻且够大,但是……秦蓁看了身旁不为所动的沈容瑾一眼,应该也会很寂寞吧……

“你这是什么眼神?”

沈容瑾一直用余光观察着秦蓁,身边的女人先是一脸震惊,一转眼,看着自己的眼神就变了,这是什么意思?同情?怜悯?

“可怜你的眼神!”秦蓁无所谓的说道。

“可怜?我看是可笑才对吧!”沈容瑾不以为意。

“这么大的房子,就几个人住着也不好受吧。你若觉得不是,那就当我是羡慕吧。”

说完这句话之后,秦蓁就闭嘴了。

羡慕是有。但是羡慕归羡慕,秦蓁心里明确的知道,房子不在住的有多大多豪华,而在于住在里面的人有没有心。

而沈容瑾仿佛被秦蓁说中了心事,也沉默了下来。

就在这时,一个穿着打扮像管家一样的人急急忙忙的从别墅里跑了出来……

“孙少爷,您可回来了,老爷快不行了,您快去看看吧!”

管家还没跑到两人面前就对着沈容瑾喊了一句,语气里有焦急有悲痛……

“什么?!怎么回事?”

沈容瑾一听,下意识的问了一句,没等到管家回话,拉着一旁愣神的秦蓁,拔腿就往房内跑。

一入房门,秦蓁还没来得及看清房内的情形,就被沈容瑾拉着“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爷爷!”

卧槽!好疼……妈的,王八蛋沈容瑾……

秦蓁心里是这么想着,不过,听到跪在身旁的男人那声悲痛的“爷爷”,秦蓁也端正了态度。

床上的老人,脸上满是岁月刻下的风霜,年轻时乌黑的头发已经犹如深冬的雪,秋日里的一道霜。一根根银色的发,半遮半掩,若隐若现。

可能是因为生病,老爷子露出来半截身子看起来已经没多少肉了,不过,清瘦的脸上一双深陷的眼睛却出人意料的深邃明亮。

沈老爷子细细端详了一番秦蓁后,虚弱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小瑾……爷爷知道你结婚了,可惜,爷爷却没机会去参加你的婚礼……”

“爷爷!”

仅仅是说了这么一句话,沈老爷子都觉得很费力了,猛烈咳嗽了一阵后,继续说道:

“小瑾……无论怎么样……一定要把家族守护好。从今以后,这个家就交给你了,爷爷相信,以你的能力,一定能够做到最好!”

“我会的,爷爷,您别多想,只要安心养病就好……”

沈容瑾看着老爷子这般模样,说话的声音都沙哑了。

老人看着身旁的沈容瑾欣慰的笑了笑。对自己的孙儿叮嘱完后,沈老爷子转头深深的看着依然跪在地上的秦蓁,说:

“姑娘,小瑾是个好孩子,他从小父母双亡,是老头子我亲手把他带大的,所以,我比任何人都知道他有多好,有多优秀。”

顿了顿,老人又继续说道:“但是,我也知道,小瑾吃了很多苦。这么多年其实他心里一直不快乐。当别人都有父母陪在身边玩的时候,他只有自己一个人。”

“而我忙着处理家族庞大的生意,也很少有时间陪着他,家里的佣人迫于身份,也不敢和他亲近,所以,小瑾从小就很孤独。”

“我总是以为只要给他足够的钱,为他提供优质的生活环境就好了,直到后来,我才知道,陪伴才是我最该做的事,可是,那时候已经晚了。”

“而现在,我不管你是为了什么和小瑾在一起,但,我老头子在这里,请求你别伤害他,既然你们已经结婚了,那么,请你代我好好对他好吗?”

面前的老人把自己的身份放的很低很低……

如此一个面对竞争对手毫不心慈手软的强者,此时此刻却几乎是用尽了所有力气情深意切的请求自己不要伤害他的孙子,怎么能让人不动容?

“好……我答应您……”

鬼使神差的,秦蓁就答应了……

“谢谢!”

沈老爷子见秦蓁应了下来,长舒了一口气,心里的一块大石总算放了下来……

“咳、咳咳……咳咳咳!”

一放松,之前努力压抑的病症都显现了出来,老人一瞬间像是被抽干了所有力气。

“小瑾……答应爷爷,无论发生什么,都要好、好好的……”

“我会的爷爷!我一定会的!”沈容瑾看着老爷子虚弱的样子,他知道,爷爷这一次是真的要离开自己了……

沈老爷子费力的抬起一只手,最后想再摸一摸自己亏欠了很多的孙子……

“好、好孩子……”

最后,沈老爷子只来得及说这么几个字,就永远的闭上了眼……

“爷爷……”

听到沈容瑾略带哽咽的声音,秦蓁面对着床上再也不会醒来的老人磕了一个头,就默默地退下了。

这时候,让沈容瑾一个人待着会好一点儿吧……

沈容瑾在沈老爷子房里一待就是一下午,直到晚上才走出来。

“刘伯,通知下去,准备后事…”

出来后的沈容瑾恢复了一贯的沉着稳重,冷静的吩咐道。

就在沈容瑾正忙着的时候,沈家几位叔伯来了……

“小瑾,咱沈家这么大的家业,老爷子临终前是怎么说的?”

沈家大伯一开口,其他几位叔伯便在一旁附和。

这是,要分家产?

沈大伯为人冲动,极易惹事,沈二伯沉迷酒色,好恶淫奢,沈四叔野心有余能力不足。

只有沈容瑾,没辜负沈老爷子的期望,像极了他的父亲。

这也是沈老爷子放心把整个沈家交到他手上的重要原因。

沈容瑾看着面前神色各异的几位叔伯,缓缓说道,“爷爷走的时候,已经将沈家全权托付给我了。”

“不可能!”

沈容瑾的话一出,就遭到了所有叔伯的质疑。

“老爷子在世时,是很宠你、信任你,但他一直强调要公平,所以怎么可能把诺大的沈家全留给你一人?!”

“哧!”

就在众人争执不休之际,一旁看戏的秦蓁忍不住,嗤笑了一声。

“真没想到啊,这人还没埋,你们就关心起家产来了,沈老爷子若是尚在世,得有多寒心呐!还是说……你们这些有钱人一个个都是良心被狗吃了么?”

沈家几位叔伯原本对沈容瑾的不满瞬间找到了发泄口。

“你是从哪儿冒出来的?这里是我们家,你有什么资格在这儿指手画脚?”

看着这一屋子面色不善的人,秦蓁冷笑了一声,说:“我是谁?我是沈容瑾名正言顺的合法妻子,你说我有没有资格?”

“嗤!就你?给沈家当佣人都不要,小瑾会娶你?”

这个不知道从哪儿蹦出来个野蛮的丫头是沈容瑾妻子?这不是笑话吗?

“啪!”

秦蓁直接从包里拿了一个东西扔在了刚刚说话的沈家大伯脸上……

“你!”沈家大伯满脸怒气的瞪着秦蓁,抬手就想给秦蓁一个巴掌,被沈容瑾伸手给拦住了。

“大伯,蓁蓁是我的人!”

沈容瑾不冷不热的说了一句,让沈家大伯当即愣在了原地。

“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那是什么!”

沈家二伯从地上捡起刚刚秦蓁扔的东西一看,“这、这……真是结婚证!”

“什么?!”沈家叔伯围在一起死死盯着那个小红本本。

愣了许久,终于意识到这是真的之后,沈家几位叔伯撂下一句“你们等着!”就走了。

秦蓁仿佛看了一部喜剧一般,玩味的看着沈容瑾,“你确定这不是在搞笑么?”

说完也不看沈容瑾的反应,自顾自的打量起沈家别墅来。

不知道是不是老爷子的话触动了自己,秦蓁忽然觉得其实待在这里也不错。况且,她秦蓁可不喜欢那几个大逆不道的家伙,既然事情已经跟自己有关,现在不搀和也搀和了,那索性就搀和到底吧。

“我想尽快搬过来,没问题吧?”

“没问题,随时欢迎。”

沈容瑾的决定让周游,他的手下兼助理,很是不解,“少爷,最初答应结婚不是因为担心老爷子吗?现在老爷子已经去了,您完全没必要……”

沈容瑾听了周游的话之后一愣,“也许是因为这个女人足够有意思吧。难道你没感觉到,在她身上仿佛有无限可能么?”

周游果断无语,不过既然是沈容瑾说的话,他也反驳不了什么。

因为感兴趣,所以,沈容瑾还是动用关系,调查了一番秦蓁。

很快的,一份关于秦蓁的详细资料就被送到了沈容瑾手中……

秦蓁的前二十几年可以说是非常普通,排开一切之外还是个非常无聊的女人。不爱打扮,什么也不爱,也没什么娱乐活动,这个女人还真是比想象的要无聊。

忍着无聊看完后,沈容瑾瞬间就了解了秦蓁为什么会和自己结婚。

这个女人除了性格有些固执之外,还是个打不死的小强,思维方式跟一般人完全不一样。

真有意思!沈容瑾想着勾了勾嘴角。

而与此同时,正在家里收拾东西的秦蓁却打了个喷嚏……

实际上一回来,秦蓁就接到了夏千金的电话,她说自己在秦蓁家楼下,秦蓁想了想,有些事确实逃避不了……

“小蓁,我们谈谈吧。”夏千金面色复杂的看着秦蓁说道。

“谈谈?谈什么,谈你和陆浩如何恩爱吗?”秦蓁本以为自己能够克制心里的怒气,可是,她还是高估自己了。

“小蓁!我……”

“我只问一次,你知道陆浩有一本日记吗?”秦蓁打断了夏千金的话,死死盯着她的眼睛,沉声问道,声音不自觉带了些颤抖。

“小蓁,我……你听我解释……”

看着夏千金脸上一瞬间变了的神色,秦蓁懂了。

她知道!一直都知道!

“呵呵!我本来还抱有希望,希望你不知道!希望只是陆浩一厢情愿!只是现在……我唯一的希望都破灭了!这么多年!你可真是我的好姐妹啊!”

“放心,事到如今,我不会怪任何人,祝福你们,真的……”

说完这一句,秦蓁看也不看夏千金,头也不回的上楼了。

这时,谁也没有发现,暗处好像有一双眼在看着……


本次试读已结束,未删节版内容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powered by 绥棱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