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无前例举办权“双黄蛋”!解决奥运生存危机,国际奥委会为何只剩“拖”这一招?

发布时间:2017-09-19 14:27


天天看天下

ID:dailyvista

《Vista看天下》旗下公众号

每天打卡最有趣的新闻



奥委会靠“双黄蛋”拖延时间?


经过几个月的角逐,又一轮夏季奥运会举办城市揭晓!

 

——史无前例的“双胞胎”!

 

巴黎获得2024年举办权,洛杉矶获得2028年举办权!

 

法国总理马克龙第一时间发来贺电,情绪激动地用了三个win,“win-win-win",“这是三赢的局面”!

 

但是……


毕竟一共也只有这么两个城市候选……

 

奥委会通常提前7年决定举办权归属,比如现在决出的2024年举办权,但此次还破天荒提前了整整11年决定了2028年的,背后的原因已经不是一个秘密——

 

再过4年,奥运会很可能会面临无人竞标的尴尬局面。

 

大家和和气气地瓜分了下面的两届奥运会,是奥委会拖延时间的手段,因为”起码现在还有两个城市愿意申办,趁现在‘套牢’他们才可以确保2028年的奥运会仍然有所归属”。体育竞技经济学家Ann Pegoraro今年6月在接受美国国家公共电台采访时分析。


奥运会已经“沦落”到没有人愿意举办的地步了么?



数据上看来,的确是这样:

 

2004年的雅典夏季奥运会,首轮申请城市数高达11个,最后5个城市被认定有参选资格;

 

2008年奥运会,北京面临的对手也还有4个之多;

 

而后,这个数字逐年下滑,东京申办2020年奥运会时,最后只剩下伊斯坦布尔和马德里两个对手;

 

两年前,危机真正浮现。包括奥斯陆和斯德哥尔摩在内的4个城市都在递交申请之后,选择退出2022年冬奥会的角逐。

 

2024年夏季奥运会申办刚开启时,也曾有收到5个城市的申请,但“退出潮”再现,布达佩斯、罗马和汉堡一个个都因为国内的强烈反对而陆续撤回申请,留下巴黎和洛杉矶大眼瞪小眼。

 

眼看就要没有城市愿意办奥运会了,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灵光一闪”,决定趁现在还有两个候选城市,提前4年把2028年的举办城市也定下来。这个提议在今年7月获得了奥委会78比0的全票通过。

 

“这恐怕是巴赫奥委会主席生涯中最闪光的时刻了,此举为奥委会争取了更多的时间来挽救奥运会在国际上的地位和形象。”常年追踪奥运会申办结果的媒体网站Gamesbids这样评价。

 

此举保证了奥运会在接下去至少一个世纪都可以健康地存活下去,那2032年呢?那时候已经不是托马斯·巴赫的任期内了,这位主席在确定了下两届的举办城市后显得格外高兴。

 

“德国有句谚语这样说‘It’s better to have a small bird in your handthan a big bird on the roof.’(已经抓在手心的一只小鸟要胜过屋顶的一只大鸟)。现在我们手里有两只小鸟,但屋顶上则一只鸟也没有。”他隐晦地承认了奥委会面临的窘境。

 

20年时间,曾经作为一个城市甚至国家的荣誉和国际精神的标杆的奥运会缘何越来越卖不出去?


同一个世界,同样地缺钱


——因为烧钱!

 

2012年伦敦奥运会的总花费超140亿美金,两年后的俄罗斯索契冬奥会更是达到惊人的近510亿美金,是其原本预算的4倍还多。

 

最为极端的案例是加拿大蒙特利尔市,其举办1976年夏季奥运会超支了近预算的7倍,所欠下的15亿美金欠款竟然到2006年才还清。这足以让许多小国家瑟瑟发抖了,即便是很富裕的许多北欧国家例如挪威,近年也纷纷因为钱的问题而退出了申办奥运会的角逐。

 

“从来没有一个国际赛事能保持这么稳定的超支率,举办奥运会超支预算的概率是百分之百。”牛津大学赛德商学院在2013年的一份报告里写道。

 

而这个超级稳定的超支率背后的原因之一,是国际奥委会畸形的申办过程。《全球奥林匹克史》的作者David Goldblatt认为,为了在激烈的角逐当中显现出自己城市的优势,申奥团往往将估价压到一个非常低的,几乎不可能实现的数值。

 

“比如说伦敦,一开始竞标时给出的估价是约33.7亿美金,结果最后真正的开销是这个的4倍还要多。33.7亿再听来简直是荒谬,但是没有人需要为此付出任何代价,大家大可以在竞标的时候信口开河。”

 

“如果从一开始,就更实事求是地估算成本,超支的情况也不会像现在一样这么严重。”

 

而且由于是在预算之外,人们往往很难追踪多出来的钱究竟花到哪里去了。当近年来几次超支巨大的奥运会的总结报告出炉后,媒体和社会舆论对于本国奥组委的申奥方案越来越不信任。以致于出现大量城市在已经递交申请后,又迫于国内或是新一届政府的压力而撤回。

 

而近几届奥运会,在奥委会的推动下,赛事和场地成几何级数增长。一轮又一轮的设施竞赛也让许多候选城市感到吃不消。

 

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的主场馆耗资1330万美金,在当时已经是非常巨大的一项工程。然而对比近些年以来的几届,简直不值一提。

 

2000年悉尼奥运会的主场馆花费6.9亿,2012年伦敦奥运会的耗资7.67亿。而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主会场更是曝出让所有人倒吸一口凉气的20亿工程预算。


(奏是这个)


大笔砸钱还听不着响


其实,开销再大,只要能回本儿,都不算事儿。


理想情况下,奥运会应该是一个稳赚不赔的生意。这也是吸引许多城市来竞标举办权的极其重要的原因之一。

 

整整两周,全世界的目光都聚焦在这里,简直是效果卓群的城市宣传。奥运会所需的基建也会让整个地区的道路,交通,基础设施水平噌噌上不止一个档次,在未来带来巨大的经济效应。更别说门票,旅游,赞助商和转播权这方面的短期营业收入。

 

但是2016年《经济学展望杂志》上发表的一篇研究表明,举办奥运会的城市几乎无一例外地没能赚回这个钱。

 

Moneynation网站提供的数据显示自2000年以来,除了2002年盐湖城冬季奥运会获得盈利,剩下的都面临亏损。比如说之前提到的总开销达140亿美金的伦敦奥运会,最后的短期营收仅35亿。而2016年里约奥运会带来的40亿亏损也全部落到纳税人头上,给巴西原本就不景气的经济又一记重拳。

 

数据显示奥运会平均给举办城市带来6亿美金亏损。



“White Elephant”被用作形容无用的,浪费的事物。这个词,频频出现在关于奥运会的报道里。因为奥运会所需的基建,往往远超这个城市真正需要的,在2周的热闹之后就被打入“冷宫”。

 

巴西的里约热内卢,本身已经是一个国际性的热门旅游景点,拥有大量的酒店资源,然而为了举办2016年的夏季奥运会,还是多增添了超15000个酒店房间。

 

符合国际奥委会严苛标准的运动赛事场馆更是支出的一项大头。里约奥运会被形容成一场持久的“宿醉”。竞技的狂欢过后,巴西人民面对的是十分鸡肋的竞技场——这个斥巨资改造的会场在仅6个月之后就被荒废了,媒体在里面发现了被砸碎的窗户和被啃噬殆尽的草皮,大量的电线电缆和座椅不知所踪。因为连续欠费,电力公司已经切断了会场的电力供应。


 

俄罗斯索契的奥运村,在奥运会后,也成了实实在在的“鬼城”。之所以索契奥运会创下510亿的记录,是因为这里几乎是从零开始建设所有的基础设施。而结束之后6个,利用率只剩下5%。



街道,酒吧,旅馆,商店,都还在,只不过不见一个人。再加一杯还冒着热气的咖啡简直能拍一部鬼片了。在这里,仿佛时间都被冻结,期待着冬季来临的时候,能带来一些客流,让这个小镇发挥一点点剩余价值。


本想着奥运会结束之后就可以躺着赚钱的市政府,发现为了不让这些设施荒废,竟然还要砸更多钱进去改造。不仅长期收益难以保证,预算之外的支出又多出了一项。


必须要面带微笑哟~



2014年,挪威首都奥斯陆还未退出2022年冬奥会申办队伍时,奥委会给奥斯陆申奥团列出的入选要求清单被挪威媒体曝光了出来——看完人们发现,奥委会落到今天这步不受全世界待见的田地,很有可能,是自己作的。

 

首先,奥委会要求在奥运会开始之前,和挪威王室进行鸡尾酒会。(酒水,自然是需王室支付)

 

紧接着,他们在衣食住行方方面面事无巨细地进行了安排:

 

“给所有奥委会成员配备专属轿车和专人司机”;

 

“举办城市开辟专门的奥委会高层专行道,普通车辆和行人不可以使用”;

 

“所有的奥委会成员到达宾馆时,必须要受到面带微笑的接待”;

 

“接待酒店的酒吧必须要推迟开放时间,每天的早餐自助需要有新花样”;

 

“所有会议室的室温必须精准控制在68华氏度”(20摄氏度)

 

“建议对当地学校和工作场所进行放假”。。。

 

这仅仅是那一长串清单中的一小部分节选。看完之后,本身就不支持举办奥运会的挪威人民,更不淡定了。“这是来办比赛的还是贵族出访?”“我们的王室是谁想见就能见的?”



虽然挪威的申奥团退出时给出的理由是没有足够的财力支撑,但是这个清单被曝出后民间激增的反对之声也对当地政府施加了巨大的压力。 

 

那么,假设,到了要定夺2032年奥运会举办城市的时候,真的没有任何一个候选城市,会发生什么?

 

首先,砸钱!



在此前讨论洛杉矶的2024年申办资格的一场小组会议上,奥委会执行委员会成员Anita DeFranz曾说,现在奥委会为举办城市提供12亿资金来组织奥运会,剩下的则需要这个城市通过门票钱和赞助商等自己筹集。

 

但是如果将来出现没有候选人的情况,他们会找到近期曾组织过奥运会的国家,提供更多的资金,吸引它们来举办奥运会。

 

我们也可以回顾一下奥委会在历史上的几个“危情时刻”的解决方案。

 

以1976年的冬运会为例,美国科罗拉多州最大的城市丹佛,在已经申办成功一年后,竟然反悔了。



“我们做了个错误的决定,请去别处办吧。”当时丹佛政府面临着大量来自当地环保组织的压力,但更让他们担心的是,“在一栋楼,一条路都没建的情况下,仅仅是为了获得举办权就已经花费了110万美金,我们几乎能确定这样下去开销会远超原来的预算。”

 

最后,由于已经拥有可以使用的场地和符合标准的城市基础设施,那届冬奥会落到了奥地利的城市因斯布鲁克头上。这里在1964年已经举办过一次奥运会。

 

丹佛就此成为历史上唯一一个按下“取消键”的获选城市。但是这也意味着,一次“绑定”两届举办城市的做法也存在着bug。毕竟10年是很长的一段时间,一个城市很难确定10年之后的经济实力和治安情况是否还适合举办奥运会。

 

在灾难性的蒙特利尔奥运会结束之后,国际奥委会曾陷入与当下相似的境地——没人想在自己家门口办奥运会了,毕竟30年才能还清的债款不是说着玩的。



这也成为了奥运历史上的转折点,此后申办城市的数量急转直上。

 

因此,据英国《每日电讯报》评论员分析,为了活下去,未来举办城市和奥委会的权力天平可能会进一步向举办城市倾斜,让城市更有可能获益。“比起一个贪婪的占领者,奥运会将来需要更像一个彬彬有礼的客人。”

 

“当然,”文章中还提到,“奥委会也该改改那些荒谬的入选标准了。”

 

还有一个方案:让奥运会永远留在一个地方。

 

在波士顿退出2024年夏季奥运会的申办之后,马里兰大学的地缘政治教授 John Rennie Short在《华盛顿邮报》发表文章建议,“我们应该给奥运会建设一个永久的家,这样它就不用跑来跑去耗费举办国的人力物力了。我心中理想的地点是一个人口稀少的岛屿。最好是在希腊,800年之后,这个地方的运动赛事终于可以回归出身地,同时拉动一下希腊崩盘的经济。”



天天看天下dailyvista

每天打卡最有趣的新闻

欢迎点赞,欢迎分享到朋友圈哦

点击阅读原文,看你差点错过的有趣新闻

powered by 绥棱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