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霍司承楚千千小说_霍司承楚千千一寸相

发布时间:2018-09-14 14:37

这本已完结小说一寸相思万千劫讲述了主人公霍司承楚千千之间的事情,这是著名作家苏千羽的倾心巨作,一寸相思万千劫精选篇章:楚千千本来就发烧,头晕的厉害,被景惠然这一砸,差点没有站稳。她勉强走进病房的厕所,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一寸相思万千劫

推荐指数:8分

《一寸相思万千劫》在线阅读全文

一寸相思万千劫第8章 你和尸体的区别是你会喘气

楚千千用勺子搅合了一下塑料粥碗里的小米粥,小心翼翼的尝过热度后,舀了一小勺送到景惠然的嘴边。

“妈,喝一点吧,今天我请了假照顾你们。”

话音刚落,景惠然抬起缠满纱布的手,将整碗粥撞翻。

满满一碗温烫的粥洒了出来,溅在楚千千本来就皱皱巴巴的裙子上。

“事到如今,你还想说谎?你不照照镜子看看你都什么样子了?”

景惠然向她喊,全然没有了之前良母的样子。

楚千千本来就发烧,头晕的厉害,被景惠然这一砸,差点没有站稳。

她勉强走进病房的厕所,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错愕,羞愤。

楚千千以为,自己昨天没有跟霍司承发生关系,就什么也没有发生,直到她看见镜子中的自己,脖颈间那斑驳的吻痕。

若浅若深。

再加上自己发烧了,脸红的厉害,从外人看来,这分明就是刚刚跟男人欢爱过的形象!

楚千千站在厕所里,久久没有出去。

怪不得护士说自己,妈妈埋怨自己。

“怎么?不说话了,妈和你弟弟就算不治病,也不能让你去卖身子啊!”

外面,传来景惠然抽泣的声音。

“妈,妈,不是你想的那样,这是昨天晚上沈昊喝多了,才会这样。”

楚千千出去解释。

在这个时候,她不想告诉妈妈,自己已经离婚的事情,毕竟在景惠然的眼里,女人是一个家庭的附属品,男人才是顶梁柱。

楚千千嫁给了沈昊,就应该本本分分的过日子。

离婚?是件丢尽脸面的事情。

她本来就受了这么重的伤,这个时候如果再知道楚千千离婚了,恐怕病情会加重。

“这样?”

景惠然不相信的看着楚千千。

“真的,妈,他今天早上要出差,所以昨天晚上就……”

楚千千说着谎,心里堵得慌。

想着自己居然在为一个渣男说谎,而这个谎言却不知什么时候可以揭开。

景惠然听见楚千千这么说,本来愤怒的表情才终于有所缓解,赶紧招呼楚千千出来,“对不起,千千,刚才是妈着急了,沈昊是好孩子,咱可不能做出对不起人家的事情。”

听见景惠然这句话,楚千千的喉咙堵了半天,最终,说出一句,“妈,我出去换件衣服再去看弟弟。”

她多想告诉景惠然,她已经离婚了,是因为沈昊出轨。

如果是平时她一定会说,可是现在景惠然这么虚弱,她说不出口。

楚千千在医院门口的超市,用自己的卡买了最便宜的T恤和裤子,又买了个丝巾围在脖子上,才敢再回医院见楚威。

楚威的伤在背上,此时只能侧着躺。

看见楚千千来,特地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姐,你来了。”

笑的很暖,楚千千的心却更加难受,她坐在楚威的床边,握着他的手,“阿威,对不起。”

“又不是你的错,你不用自责,你看我们现在不都好好的。”

楚威很懂事,他先安慰楚千千。

其实,他也听见了护士们的留言,却选择相信楚千千。

“我想我会一直孤单,这一辈子都这么孤单……”

姐弟两正在说话,手机铃声响起。

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姐,你去接电话吧。”

楚威很懂事。

楚千千在走廊里,刚按通接听键,就听见电话那边传来男人不悦的声音,“楚千千,你以为你是谁,收了我的钱敢跑?”

霍司承一觉醒来,看见身边的女人不见了影子。

找遍整个房间,居然只有书桌上的便签纸上有一串电话号码。

自己花了500万,就买了一串电话号码?

“对不起,我这边有点急事,要不我现在就去民政局门口等你,可以吗?”

楚千千道歉,她非常理解霍司承的心情。

五百万,别说买她一年了,买她五年,十年,恐怕她都是愿意的。

楚千千也清楚,自己一个离异女人,何德何能一年能要他的五百万?

“我早上要开会,把你的位置发给我,下午我派车去接你。”

霍司承的语速极快,说完就毫不客气的挂了电话,完全不给楚千千回话的机会。

当然,楚千千也没有任何资格拒绝他的要求。

他们的关系就是这样。

——

下午,楚千千坐着霍司承来接她的车,到了民政局。

短短一个月,她就来了这里两次。

今天是9月6日,日子算是不错,领证的人依然很多。

楚千千穿着早晨她买的那套廉价衣服出现在霍司承面前时,她看的出来,霍司承眼里满满都是嫌弃。

“楚千千,你拿我给你的钱,就买了这么一套垃圾?”

霍司承黑色的眸子俯视着打量着她,纯白色的T恤,没有任何花纹,下面是一条墨绿色纯棉的短裤,设计感极差,如果只看下/半/身,楚千千和50岁的女人没有任何区别。

“我今天衣服弄脏了,就随便买了一套。”

楚千千窘迫的解释,她的钱不多,又不愿意把霍司承给的钱花在不该花的地方。

“你的眼光果然差。”

男人嫌弃。

“对不起,我下次跟你出去的话,会选好看一些的衣服。”

楚千千又道歉,不知道为什么,她站在霍司承面前,就不自觉的会觉得自己比他低一等。

低的这一等,不止是拿人手短这么简单。

两个人去排队,照了一张很丑的结婚证后,两个人分开检查。

在检查的队伍排到楚千千时,她抬头看了一眼正在她前面抽血的女人。

侧着脸,大/波浪的长发,依旧是红唇,高跟鞋。

女人抽完血,站起来去等结果,当她转头看见楚千千时也是一愣,红唇勾笑,“呦,千姐,你这也是来领证?”

“没想到你和沈昊这么快就领证了。”

楚千千正眼都没有看她,就坐到了前面等待抽血。

贺雅却没有任何走的意思,双手环在胸前,斜着眼,瞧不起的说,“千姐,你穿成这样来跟男人领证,我看你这次婚姻又快到头了。”

楚千千低着头,把胳膊伸给护士。

“千姐,要不要我教教你怎么伺候男人?沈昊说你在床上和尸体的区别是你会喘气。”

面对楚千千的无视,贺雅依然没有要放过她的意思。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