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傲世医妃王爷请入帐重浮许戍言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09-14 14:08

很多书友不知道主角重浮许戍言小说在哪看,该小说书名叫傲世医妃:王爷,请入帐,本小说阅读网提供重浮许戍言小说精彩内容阅读:王妃塌下跪着后院一众侍妾,为首的是芙蕖和紫嫣。重浮打量她们二人,道:“只有找到下毒之人,王妃才能解毒。本王已经派人搜查别院,你们好生在这呆着,祈愿王妃能撑到找到解药。”

傲世医妃:王爷,请入帐

推荐指数:8分

《傲世医妃:王爷,请入帐》在线阅读全文

傲世医妃:王爷,请入帐第十一章:局中局

翌日,王妃中毒的消息不胫而走。许戍言面色发白、嘴唇发黑的躺在榻上,任由大夫把脉。

“大夫,王妃她中了什么毒?”重浮出声问道。

大夫捋了捋山羊胡,皱着眉头道:“此毒奇烈无比,在下平生闻所未闻,还望王爷恕罪。”说完,见重浮摆摆手,在王爷的威压下拎着药箱灰溜溜的走了。

王妃塌下跪着后院一众侍妾,为首的是芙蕖和紫嫣。重浮打量她们二人,道:“只有找到下毒之人,王妃才能解毒。本王已经派人搜查别院,你们好生在这呆着,祈愿王妃能撑到找到解药。”

许戍言白了重浮一眼,借着清荷的胳膊坐卧在榻上。她虚弱的咳嗽几声,望着王爷道:“若是还未找到解药,臣妾就先行王爷一步。我在前面探路,王爷能走得稳些。”说着又咳嗽两声,面色愈发惨白。

重浮点头,面无表情的转过头去,嘴角隐隐有些笑意。

“王爷,找到了!”一名丫鬟拿着一个紫色匣子跑来,将其呈给重浮的。

“从哪儿搜来的?”

“在紫嫣夫人的床下。”

紫嫣听到,瞳孔瞬间收缩,她急忙辩解道:“王爷,不是我,真的不是我。王妃对我有救命之恩,我怎么会害她呢?”

许戍言也不敢置信的为她辩解:“王爷,这定然有什么误会,我与紫嫣朝夕相处,她怎会害我呢。”

“王爷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到那个讲。”芙蕖出声打断许戍言断断续续的话,眼睛里露出轻蔑之色。

“说。”

“王爷,这毒药虽然从紫嫣的床下找到,但是却依然是在王妃的别院里。若王妃想要陷害一个人,那不是轻而易举吗?”芙蕖惊惧的说道。

许戍言食指摇摇晃晃的指着她,不解道:“芙蕖,你这是……为何?”

“我……我只是推测罢了,王爷,不如搜搜王妃的住处,看看是否有解药!”芙蕖大着胆子说。

许戍言面露惊慌,咳嗽声越发的急促。

“既然如此,把王妃的别院也搜了,看是否有解药。”重浮站在那,欣长的身子站在一众女眷中,犹如一根顶梁柱,代表着威严。

“王爷,搜到解药了。”一个丫鬟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在哪找到的?”重浮谨慎的问道。

芙蕖的脸上露出得逞的笑容,她像神气的看着榻上奄奄一息而且惊惧不安的许戍言

丫鬟将紫色匣子呈给重浮,“这是在芙蕖夫人的别院里搜到的。”

顿时,芙蕖全身的力气好像被抽干一样跌倒在地,她不敢置信的看着床上的许戍言,道:“不可能,我怎么可能会有王妃中毒的解药呢?”

“快将解药给王妃服下。芙蕖,你该当何罪?”重浮咬牙切齿道。

“王爷,不是我,我什么也不知道。”芙蕖爬跪到重浮的脚步,苦苦求饶。按照离国律例,诬陷并意图谋害当家主母,是要杖毙的。

“当然不只是你,紫嫣,你可知罪?”重浮冷声问道,刀削的脸上一直没有表情,好似这些妻妾与自己无甚关系。

紫嫣苦笑两声,挺直的脊背忽然弯了,颓废的说:“罪妾知罪。”她若是到现在还不明白,她就真的白活二十年了。一切的一切,都在王妃的掌控之中。

芙蕖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准备继续求饶。这个时候,刚服下解药的许戍言身体渐渐好转,她无奈一笑:“妹妹们在和我开玩笑罢了,王爷,不碍事的,您就放过她们吧。”

“既然王妃替你们求情,你们还不快谢王妃的不杀之恩?”重浮轻描淡写的说,好似根本就没有惩处她们二人的意思。

紫嫣和芙蕖听出王爷的态度,纷纷给许戍言行礼道歉,并表示感谢。许戍言大度的点头道:“咱们同为王爷的女人,都要自己的难处,还望众位妹妹能够守望相助,为王爷排忧解难。”

芙蕖和紫嫣觑了王爷一眼,低头面色羞红。

“既已无事,本王还有要务在身,你们都回去吧,让王妃静养。”重浮随手将她们二人打发后,脚步匆匆离开。

芙蕖和紫嫣对视一眼,转身分道扬镳。王妃被害,王爷却不加惩治,由此看来王爷对许戍言已经恨之入骨。若不是看在将军府的面子上,王爷可能早就休了她。

许戍言见人都走了,无奈的从床上跳下来道:“装个病真是困难,清荷,给我端茶,我咳嗽的嗓子都要冒烟了。”

她一伸手,端起茶就往嘴里送,丝毫没有注意重浮就在她的身后。她顺手将茶杯放在“清荷”的手上,微微叹息道:“若不是看在千年人参的份上,我怎么会吃这么多的补药?”

清荷见许戍言快将她们所有的事情暴露给王爷,忍不住小声提醒道:“王妃,王爷。”

许戍言立刻明白清荷的意思,突然摸着自己的头唉声叹气道:“这毒真的太猛了,我的头好痛啊。”

“许戍言,你到底吃了什么补药,竟然能骗过京城最有名的大夫?”重浮好奇的问。

许戍言见重浮脸上没有任何怒意,知道自己的小把戏逃脱不了他的眼睛。她能一路演下来,多亏了重浮的配合。既然一切都是默许,她也没甚怕了。

“只是一些补药,将一些相克的补药放在一起身体便会有两个时辰的不适,和中毒的样子一般无二。那个大夫看不出来,人之常情。”许戍言高兴的说。这世界的医术她称第二,还没人敢称第一。

“你是什么时候看出来芙蕖和紫嫣一直都在联手?”重浮继续发问。

许戍言不屑的笑了声道:“就她俩这宫斗权谋,根本不及我一半。那日紫嫣落水,紫嫣的贴身丫鬟站在那却并为营救。这只引起我怀疑,但并未落实。直到那一天,芙蕖邀请我去她那品茶,我稍稍试探她便露出马脚。”

“以芙蕖谨慎小心的性子,定然不会亲自陷害紫嫣,这样不仅容易被发现,而且还要把柄在我手里。但是她毫不犹豫的答应,那说明我这别院有她极为信任的人。”

重浮接着说:“当你知道实情,你便将计就计,把解药放在芙蕖的别院,一石二鸟,好棋。”

许戍言大大咧咧的拍拍重浮的肩膀道:“羡慕吧,姐手把手教你。”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