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陆正曦徐宴小说_陆正曦徐宴追妻99次腹黑

发布时间:2018-09-14 14:08

这本已完结小说追妻99次:腹黑总裁的猫式萌妻讲述了主人公陆正曦徐宴之间的事情,这是著名作家只想撸猫的喵喵的倾心巨作,追妻99次:腹黑总裁的猫式萌妻精选篇章:沐邵恒笑得打不住,撑着额头连连摆手,“哎哟!上次见到嘴这么损的姑娘,还是徐家那位吧?哈哈哈……她怎么说你来着?”

追妻99次:腹黑总裁的猫式萌妻

推荐指数:8分

《追妻99次:腹黑总裁的猫式萌妻》在线阅读全文

追妻99次:腹黑总裁的猫式萌妻第二章 故事会

“噗哈哈哈哈……这嘴,可真损!”

陆正曦无奈的看着抽了疯的友人,端起咖啡呷了一口,“至于么?”

沐邵恒笑得打不住,撑着额头连连摆手,“哎哟!上次见到嘴这么损的姑娘,还是徐家那位吧?哈哈哈……她怎么说你来着?”

陆正曦脸色黑了黑,想起几年前某次聚会被小丫头背后和闺密谈论他说“就陆少爷这整天耷拉着脸的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天生阳痿呢”,心情顿时不大美妙。

阳痿?哼,要不是看她年纪还小,非得让她试试!

那边沐邵恒终于打住了笑,抿了口咖啡:“真有意思啊……诶你别说,就刚才那姑娘,看背影还真有点儿像徐家丫头。”

陆正曦看了他一眼,“不是像,就是她。”

沐邵恒来了兴致,挑眉看他:“啧,国外呆了六年,现在只看人家一个背影就认出来了?陆大少爷,要不要我托人给你介绍介绍?”

陆正曦没说话,好一会儿才道:“可惜姓徐。”

沐邵恒想到什么,眼里笑意淡了下去,点点头:“也是,就徐家现在的情况,估计那位‘公主殿下’日子也不怎么好过。”

陆正曦垂下眼睛,把情绪都收进眼底。没多会儿沐邵恒就谈起了别的事,问他:

“正曦,你真要收购星辰设计?这次回来……”

两人谈话声音渐低,湮没在咖啡馆的音乐声中。

-

那边徐宴走出咖啡馆,冷着脸往公司走。

本来今天高高兴兴摸个鱼(注),谁知道竟然他妈摸到条鲶鱼!徐鸥可真是她亲姐,从哪儿找这么多奇葩玩意儿介绍给她?

“Pink toes pressed against the carpet……”

徐宴拿出手机,扫了眼来电显示。是宋小兮,跟她穿一条裤子混大的闺蜜。

“宴宴,相亲相得怎么样啊?”

徐宴翻个白眼,把鲶鱼兄弟的言行挑了几点说了说。

那边宋小兮一听就骂起来了:“怎么又是这样的?!徐鸥对你可真好,敢情是把你当成大型社会垃圾回收站了?”

徐宴被她的形容逗乐了,抿着嘴笑了好一会儿。

“上次就是这样!给你介绍的什么商业奇才,弄半天一看,发现原来是我们小区楼下卖煎饼果子的!徐鸥可真他妈有意思啊!”

“她也不一定是故意的,她这几年不是不在国内么,可能不了解情况吧。”徐宴随便解释几句,不过就按照她那堂姐的性格来说,这事儿是不是故意的,还真不好说。

宋小兮和她一块儿那么多年,自然也知道她们家的情况,叹口气:“唉,搁前几年,你看徐鸥敢这么对你么?宴宴我跟你说,你就是现在太佛了,搞的什么人都能在你头上踩一脚!”

徐宴一乐,笑道:“合着我是人行横道啊?还什么人都能踩一脚?”

“算了,反正你自己心里有数,我也不说什么了……晚上徐鸥的接风宴你去不去?”

“去啊,我要不去,我二婶不得撕了我?”徐宴看眼时间,差不多该回去换衣服了,便道,“行吧,晚上见面再说,我得回家收拾了。”

“诶,稍等会儿,我还有个事和你说。”

宋小兮那边大概还没结束工作,听起来一片嘈杂的,不知道她拿着手机躲到什么地方,周围声音小了些。

“宴宴,这回徐鸥回国的阵仗可真不小,不少媒体都接了通稿,就连我们工作室都收到了她经纪人的合作邀请。”

徐宴不以为意。徐鸥算是个不大不小的明星,三年前遇到点儿事,出国避风头。现在回来了,自然要重新打算。

“明星嘛,这有什么。”

宋小兮一听就急了,压着嗓子吼:“你又不是不知道她三年前为什么出国!当时的事闹那么大,四方城里谁不知道?现在她想重新来过,肯定不能让这污点跟她一辈子啊。”

徐宴漫不经心的看了眼公司的大楼,问道:“那能怎么办?当年媒体连照片都放出来了,还能怎么洗?”

宋小兮冷笑一声:“这事儿还能怎么洗?要么就是发律师函说是污蔑,要么……就是把锅往别人脑袋上扣呗。”

徐宴神色冷了下去,慢吞吞重复了遍宋小兮的话:“往别人头上扣?”

“三年前的照片本来就不算清楚,媒体当初看在你家面子上,只给她放出了张侧脸照,硬要说这人不是她,肯定也有人信。”宋小兮顿了顿,“再说了,宴宴,你俩到底是亲姐妹,侧脸还是有几分相似的。”

六月艳阳下,徐宴竟觉得周身有些发寒。

她轻轻的吐出口浊气,声音飘渺的有些不真实:“有证据么?”

宋小兮那边大概有人过来了,她隔着电话喊了几句,又重新压低声音,道:“我打听到的,杜威的新宇传媒接的活,跟这有点关系……我得去开会了,这事儿回头我跟你细说,宴宴,你自己小心着点。”

徐宴眼睛微微弯出个月牙,看起来温柔又和善,可眸中却凉的让人心惊。

“我这两年是比较佛,”徐宴最后几个字有种金石掷地的铿锵,听的人心头一凛,“可我不吃素!”

她望着不远处徐氏集团的大楼,缓缓眯起眼睛,露出个锋利的笑。

沉默太久看来也不好,都让人当成哑巴了。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