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曾照云归王丛骏梁明月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09-14 12:10

连载中小说曾照云归是著名作家一只西飞雁的一本原创小说,小说的主角是王丛骏梁明月,该小说划分在女频小说,现情小说曾照云归精选篇章:夏思盈泄了气。想这姐姐情绪未免也太不外露了。说起来,她无意得知她年龄时,着实吓了一大跳。真是人不可貌相。问题也没见她怎么做管理,有些事真是羡慕不来。

曾照云归

推荐指数:8分

《曾照云归》在线阅读全文

曾照云归第七章

梁明月将他的手按住。

“你……”梁明月伏在他身上,“你想吃什么?”

王丛骏有点意外,他确认似的睁大眼,“你要给我做吗?”

“你想吃吗?”

“想啊。”王丛骏笑了,“可是我这什么都没有。”

“去买啊。”

王丛骏之前也陪女友逛过超市,但无论如何转悠的都不是这些货架。他看梁明月的手在调料瓶上一一划过,无比细致的样子,就有点移不开目光。

经过零食区域时,梁明月无比自然地从最上层拿了一大包偏辣味的进口海苔,王丛骏微微讶异,这是他小时候爱吃的零食,梁明月是连这个都知道,还是纯属巧合?

见他神色有异,梁明月停下了脚步,“你不喜欢吃吗?”她作势要放回去。

王丛骏拿了回来,“谁说我不喜欢?”

梁明月雷声大雨点小,摆出的架势好像要为他做满汉全席,结果只简单的拌了面条。

王丛骏看她切肉,炒番茄,过面,加调料,搅拌,从未经过烟火的厨房飘出阵阵香味。

他故意说:“你就拿这个打发我啊?”

梁明月不理他,将一大一小两碗都端出去,王丛骏跟过去坐下,架子挺足,拿起筷子先吃了一口。

梁明月:“好吃吗?”

王丛骏矜持道:“还可以。”其实味道极好,入口爽滑鲜嫩,余味悠长。

两人对坐,王丛骏越吃越快,梁明月却不怎么专心,她更专注于看他表情,好像他的反馈对她来说很重要似的。王丛骏心中暗爽,很给面子地吃完,手一伸,“手机拿来。”

梁明月警惕,“干吗?”

“你说呢?”王丛骏敲敲桌面,“我是不是每次都要到门口来找你?”

“要不咱们随缘见吧。”

“……”王丛骏:“什么?”

“我晚上还要回去,有个报告要交。”

“哦。所以呢?”

“我基本不怎么用手……”

“梁明月,”王丛骏不耐打断,他说:“你能别口是心非吗?你不怕我真撂开手?”

梁明月沉默一阵,拿出手机解了锁,王丛骏抽过去,给自己拨号,惊讶发现她确实没有存号。

“真不知道你拿手机是不是做摆设。”他顺势翻了遍她的通讯录,寥寥几个人名,一拉就到了底。

“还我。”梁明月微微变色。

“这么紧张啊,”王丛骏往后一靠,单手举高,手机却突然震动起来,他一看,屏幕上三个大字:“周琪儿”。

他递给她,梁明月一接通,那边便传来颇为激昂的女声,“宝贝儿——”

——后面的听不清了,梁明月显然有点尴尬,走远了和人通话。

“没想到你还有朋友。”王丛骏的语气很欠扁。诗.雨.团.队.金.鱼.酱.独.家.整.理

王丛骏时常会来实验室等她。两位各具话题度的人物奇异性的出双入对,毫不顾忌,这段关系很快就传得人尽皆知。

当然具体是什么关系,也没人去找两位当事人求证,确实也没什么好求证,如果不瞎的话。

这其中最惊讶的当属梁明月室友,夏思盈。最开始有人向她打探时,她像在听天方夜谭,两个风马牛不相及的人怎么可能扯在一起?

而且她那位室友,说好听了没有七情六欲,说直接了,和石头没什么两样。

她至今记得八月第一次见她,梁明月拉着行李箱进来,与蹲在地上啃西瓜的她对视一眼,像越过一团空气,径直进了自己房间。她被梁明月的美貌震慑,好一会儿才回过神,后知后觉地想,自己貌似被无视了。

那天一直到夜深,她的房门都再没打开过。说是同居,因为不在一个实验室,作息时间也不同,两人极少碰见,夏思盈只能通过门缝里透出的灯光来判断她在不在,睡没睡。

长得好看的人自带磁场。刚开始,来她们这串门的都格外多些,不过吃闭门羹的次数多了,她们这儿就渐渐变成了最冷清的一间。

慢慢的便有不好听的话传出,说梁明月这不好那不好,性格尤其不好。虽然后半句说的是实话,但还搭了些捕风捉影的流言,就很耐人寻味了。路人但凡问到夏思盈这,她一概摇头,怎么都只有两个字:“不熟。”

确实不熟。她虽然爱八卦,可做不出无中生有编排室友的事,而且几个月习惯下来,她觉得这样相安无事井水不犯河水挺好的。别寝好多看似亲密的塑料姐妹花,背后比这可恶心多了。

偶尔夜间夏思盈活动在公共区域,能听见梁明月在里边打电话的动静,房间隔音很好,她听不清讲了什么,几次好奇得要命,差点去贴墙角,到底克制住了。

万万没料到,梁明月瞧着不声不响清心寡欲,谈起恋爱来这么惊天动地。若不是亲眼看见两人在楼下吻别,夏思盈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的。

她坐在小客厅的沙发里,看似镇静地喝水,实则心中有惊涛骇浪在翻滚。她直直盯着门口,等着梁明月开门进来,对上她饱含千思万绪、好奇得快爆炸的眼睛。

梁明月的脚步声渐渐近了,她打开门,对上她的目光,朝她点点头,便进了自己房间。

和昨天的石头没什么两样。

夏思盈泄了气。想这姐姐情绪未免也太不外露了。说起来,她无意得知她年龄时,着实吓了一大跳。真是人不可貌相。问题也没见她怎么做管理,有些事真是羡慕不来。

但勇气或许还是可以实名羡慕一下的,换成她,真不敢和小七岁的弟弟搞对象。这么一想,她脑海中出现王丛骏的脸,立马开始动摇。人对自己的了解果然还是不够透彻。

活到二十多岁,夏思盈见过很多陷入热恋的女孩。不管是活泼外向的,还是文静内敛的,女孩儿只要沉浸在恋爱中,或多或少总和平时不一样。

顺遂甜蜜的时候周身在冒粉色泡泡,会不自觉的和周围人撒娇,会傻笑,会做很没道理的任性事,好像有人宠爱便有了依仗。糟糕的时候就更没条理了,理智变得不理智,客观变得不客观,一喜一怒,情绪的点滴波动都被无限放大。

她们敏感、张扬、自怜自艾又底气十足,再稳当低调,也会在不经意间流露一点被爱的马脚。

而梁明月,夏思盈出于好奇,悄悄留意,暗暗观察,发现她和从前毫无二致,照常上课,照常来往实验室,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