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杨哥顾芊芊by梦里的仙人掌_芊姐梦里的仙

发布时间:2018-09-14 12:10

已完结小说芊姐是来自微小宝平台的一本女频小说,作者为梦里的仙人掌,芊姐梦里的仙人掌精彩节选:就在我沉浸在自己的世界无法自拔的时候,手机铃声在寂静的房间突然响起,我下意识地想不去理会,但眼角瞥到上面名字的时候,手却不自觉的按了接听键,因为,手机屏幕上闪烁着的,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还有血缘关系的亲人——我姐。

芊姐

推荐指数:8分

《芊姐》在线阅读全文

芊姐第八章 卑微的家

就在我沉浸在自己的世界无法自拔的时候,手机铃声在寂静的房间突然响起,我下意识地想不去理会,但眼角瞥到上面名字的时候,手却不自觉的按了接听键,因为,手机屏幕上闪烁着的,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还有血缘关系的亲人——我姐。

“喂。”我压抑着自己的泪水,用正常的语气说话。即使这样,也不愿多叫一句姐,因为,在我眼里,她早就不是我姐了。

“芊芊……妹妹……我的好妹妹……总算接电话了,昨晚打你手机怎么是一个男人接的?”还是一贯奉承的语调,她只有在有求于我的时候,才会叫我妹妹。

“不知道,你没说什么吧?”我知道她一向是有事说事,绝不会无缘无故给我打电话。

“额……没有……没说没说。”她吞吞吐吐的样子让我有些怀疑,不过我不打算多问,直接了当的问明来意。

“有话快说吧,我还有事呢!”

“嗨……好妹妹,姐最近生活苦啊,前两天还被追债的找上门,要我还钱啊,可是我哪里有钱,你知道的,我的钱都花在……”说着,她有些犹豫,然后还故作可怜的作势要哭。

我就知道,她能找到我,无非就是那个女人的事,不过,也可能是她自己没钱了,以那个女人当借口,我所谓的“那个女人”,在血缘上应该是我妈,但是除了她生了我,这件不可改变的事实,我真的跟她毫无关系。

在她怀我的时候,那个我勉强称得上是“爸”的男人一直觉得我是个男孩,这样就可以弥补一下姐出生带来的不痛快,那时候的小山村里,重男轻女的思想依然根深蒂固。

可是天不遂人愿,十月怀胎之后,我降生到了这个世界上,我的那个“爸”看到我是个女孩之后的第一反应,不是抱抱我,而是扭头就走,把我和那个“妈”扔在残破的产房。

之后,我顽强的活了下来,但是从我懂事起,他们俩就都不约而同的不喜欢我,只喜欢姐,那个时候的我还太小,不知道父母为什么不愿意理自己,以为是自己哪里做的不够好,所以,家里的家务活、农活我都抢着干,希望以此取悦他们,从而得到他们的夸奖。

看着姐每天可以背着书包上学,我真羡慕啊,因为我的活动范围,只有家里的一所破房子和门前的一条小河,每天来往于家和小河之间洗衣服,打水……

如果日子就一直这样过,那我也算认命了,但是,后来的一段时间,妈开始早出晚归,爸变得越来越暴躁,原来只是骂骂就不理会我了,后来发展成了打骂,妈看到也不会理睬,只是露出嫌恶的表情躲得远远地。

我就这样一次次的忍受着那个男人的打骂,直到的有一天,我刚准备睡觉的时候,闻见了隔壁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味道,我偷偷趴在窗缝看,却看到了令年纪还小的我十分震惊的一幕,爸妈和姐,围坐在土炕上,正一点一点用鼻子吸着装在一小包白纸上的粉末,我不知道那像是面粉一样的东西到底是什么,竟可以让他们有如此陶醉的表情。直到后来,我才知道,那是“白粉”。

现在想想,真应该感谢爸妈那时候的无知,活在穷乡僻壤里,把毒品当宝贝,跟他们最爱的大女儿分享,没有强迫的给我,让我免受折磨。

就这样,每天晚上我都会闻见那股味道,我隐约觉得那应该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出于自我保护,我并没有说出来。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过着,家里却一天比一天穷了,爸妈都沉浸在毒品的世界里无法自拔,只有差姐每天出门用家里仅剩的一点点钱,去跟村里那个人换毒品,满足他们的欲望。

直到有一天,家里一分钱也没有了,能值点钱的东西也都被换成钱买了“白粉”,爸的脾气更加暴躁了,每次打我,都仿佛使出了全身的力气,好像要把我打死。妈已经对毒品上了瘾,再也受不了没有毒品的日子,跟着那个一直卖给我家毒品的男人跑了,还带着我姐。我听到有人私下里说,我妈和我姐都跟男人跑了,不要我和我爸了。

家里就只剩下了我跟爸,他每天的活动变成了打我和睡觉,有天夜里,我还在睡觉,他捞起我就打,使不上力就抽出皮带打我,把我浑身打得遍体鳞伤,我不敢哭,因为他说哭声会被邻居听见,那样他就会更用力的打我。

但是打着打着,他开始浑身抽搐,躺在地上口吐白沫,我被吓得说不出话,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了,只能满脸泪痕的去找住在隔壁的王大伯,等我和王大伯再次回到家时,爸已经没有呼吸了,圆睁着眼躺在地上,嘴边还残留着大片白沫。

我隐约的觉得爸好像是死了,但年纪还小的我并不知道要怎么办,妈和姐也走了,现在这么残破的家就只剩我一个人了。

爸吸白粉死在家里的事情很快就在村子里传开了,镇上下来几个警察,说是村子里有毒品这件事,影响情况十分恶劣,我被带到镇子上的警察局问话,如实的说出了这些年爸妈的所作所为,并表示,自己也不知道妈和姐去了哪里。警察们也是一脸的无奈,碰到我这么个麻烦精,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最后我被一家好心的福利院收养了,爸的后事也不知道办还是没办,毕竟村里早就没有亲戚了,不过我并不想管,只想快点脱离那个所谓的家,我甚至有点庆幸爸的死,因为这样,我再也不用忍受他对我毫无止境的打骂,也不必听到村子里的风言风语。

在福利院的日子过得很快,福利院的孩子们都很友好,我就这样在那里一天天长大,因为自己懂事又乖巧,院长一直对我照顾有加,并且送到了适龄的我去学校学习,我简直乐开了花,高兴死了。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