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曾照云归第六章_曾照云归六章节小说阅

发布时间:2018-09-14 12:10

一只西飞雁作家的一本女频小说是曾照云归,目前处于连载中,本小说阅读网已经上架曾照云归,下面是精彩章节片段:梁明月拿开他的手,她往前走了几步,立在屋子中央,目光随着脚步转了一圈,定在他身上,她张开双臂,王丛骏走过去,捧住她的脸亲了下去。青天白日,两人在床上滚了几回。

曾照云归

推荐指数:8分

《曾照云归》在线阅读全文

曾照云归第六章

大大方方的来追求一下了。

她知道王丛骏在看她,也知道自己好看,只是他迟迟不回答,让她的心七上八下,勇气仿佛都流失了。她握握拳,给自己悄悄打气,又笑一笑,语音娇软,“可不可以嘛——”

她听到周围有哨声喝彩声,脸烧得更厉害了。

这么可爱的女孩儿,比梁明月可爱多了。王丛骏这么想着,就逗她说:“可是我有女朋友了。”

岳珂的笑脸垮了一点,她有点失落,却又听王丛骏说:“你愿意排个队吗?兴许哪天就分手了呢。”

她张着嘴,说不出来话。

王丛骏:“你不问问你前面排了多少个吗?”

在众人的笑声中,岳珂走了,走到门口还往回看了一眼。她觉得王丛骏真的好恶劣。和传言中的一点没差。可是他真的好帅。

王丛骏这么胡闹一通,心情也不见得畅快,他在教学楼下站了会,决定不难为自己。

还未走近研究院的大楼,王丛骏就已在球场通往小食堂的林荫道上看见了梁明月。

她穿一条砖红色的吊带长裙,长发盘了圆髻,显得皮肤雪白,脖颈修长,十分吸人眼球。

她身后跟了位手抱篮球的高大男生,亦步亦趋的,似乎在飞快地说着什么。

梁明月只顾疾步往前走,脸上表情极度不耐烦。王丛骏站在另一侧的台阶上,等着他们走过来,因为树的遮挡,梁明月并未留意到他。

他听见男生说:“学姐,我们明天下午有对抗赛,你真的不来看吗?学姐,你来的话,我们一定能发挥得特别好!学姐,加个微信嘛,明天我叫你——”

梁明月置若罔闻,男生见小食堂近在眼前,急了,忽然一个大跨步,拦在她面前,赖皮道:“我不管,我不会放弃的,你要不肯给我,我就一直缠……”

梁明月根本不听他废话,她绕开他继续走,男生不让,他双臂平举,她往哪就拦在哪,见她停住脚,还嘻嘻笑挺得意似的。王丛骏正要过去,就见梁明月一脚狠狠踹在男生小腿胫骨上,男生愕然之下吃痛跳脚,再要追时梁明月猛地转身,指尖快戳上他鼻子,寒声道:“滚。”诗.雨.团.队.金.鱼.酱.独.家.整.理

她双目冰冷,好像真的不想再看他第二眼,男生有点被震慑到,又听她冷冷道:“别来烦我。”

他在她远去的脚步声里摸摸鼻子,讪讪道:“这么凶的吗……”

王丛骏第一次见识她这一面,莫名十分新鲜又十分血热。他在她要走进小食堂时,扬声喊了一句:“明月!”

如愿看见那人停住脚步,恰巧一大拨学生推搡着出来,她在汹涌人潮里回头。像电影里的慢放镜头,王丛骏大步过去,箍住她纤细的腰,贴紧自己,挑起下巴吻了下去。

梁明月睁着眼,身躯僵硬,她好像没有反应过来。王丛骏稍微退开一点儿,箍在腰间的手却又加了点力气,梁明月被迫踮脚,目光中有意外,还有说不清道不明的犹豫。可她的手稳稳放在身侧,到底舍不得推开他。

王丛骏一笑,以只有两人能听清的音量低声道:“明月,你就别装了。”

梁明月定定看了他两秒,闭上眼,勾住他的脖子回吻。

这大伤风化的几幕戏发生得风驰电掣,围观群众还没从刺激中回过神来,男主角已拉着女主角跑远了。

到了车上,两人又相拥着亲了一场。王丛骏看着在他怀里气喘吁吁的梁明月,连日来的不快消散大半,他揉着她的耳垂,半真半假地抱怨:“我不喜欢欲擒故纵,”他说:“我就喜欢直来直往,像你开始那样。”

梁明月抬眼瞧他,两人都很明白对方意指何方,她忽然问:“你有几个女人啊?”

王丛骏:“只有你一个。”

梁明月哼一声,明显不信的样子,王丛骏笑了,他抓她的手放胸口,“心里只有你一个。”他学着她的语气,“那你有几个男人啊?”

梁明月:“好几个。”

王丛骏开怀大笑,他想到方才她对别人的冷酷不容情,心情难以言表的舒畅,他说:“哎,明月,你怎么那么爱踢人啊?”

“你看见了?”

“看见了。你好凶哦。”他亲亲她的眼睛,心头的一点得意不小心跑了出来,“明月,你是不是没法儿抗拒我?”

梁明月不说话,王丛骏非要逗她,“说啊,是不是看见我就喜欢,只想让我靠近?”

“你想太多了。”

“嘴可真硬。”王丛骏发动车子,大方道:“我就诚实多了,真的只有你一个。”

王丛骏把梁明月带回了家。

他住的地方不算大,几个房间的非承重墙被推倒,连成了一个特别开阔的空间,关着的门只有两扇,一个锁着洗手间,一个锁着从未有人踏足过的厨房。

来过的人只有程家姐弟,王丛骏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将梁明月,一个见面次数屈指可数,相识十天不到的女人带回来。

但当他关上身后的门,心中却涌起一股莫名的情愫。

他从后边环住她,在她耳边轻语:“你看,你是第一个,真的只有你一个。”

因为钟点工的每日光顾,屋内整洁如新,窗明几净,几个功能区一目了然,微风轻摇着纱帘,阳光漫洒在地毯。诗.雨.团.队.金.鱼.酱.独.家.整.理

王丛骏发现怀中的人在轻颤,他笑她:“这么感动啊?”

梁明月拿开他的手,她往前走了几步,立在屋子中央,目光随着脚步转了一圈,定在他身上,她张开双臂,王丛骏走过去,捧住她的脸亲了下去。

青天白日,两人在床上滚了几回。

滚到夕阳西下,小睡醒来,梁明月迷蒙睁眼,就着昏黄的光线往四周一扫,有几分不知今夕何年此身何处的错位感。

她翻一个身,对上王丛骏熟睡的俊脸,看了一阵,她靠得近了些,手指划上他鼻梁,还未走到鼻尖,听见有人的肚子叫了一声,她的手指叫人捉住。

王丛骏闭着眼笑起来,无声的,嘴巴却越翘越高,弯成了一道桥影。他往前一拱,将脑袋埋在她的颈窝里,闷闷道:“我好饿啊……”

梁明月要把手挣脱,王丛骏不放,他抱着她的腰越缠越紧,温热的唇吻上她锁骨,眼见着要擦枪走火,被窝里又传来一声动静。

王丛骏不闹了,他低笑几声,钻出来,摸过来手机要叫餐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