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危情深陷聂总不再见聂容峥沈黛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09-14 11:36

连载中小说危情深陷聂总不再见是著名作家青山见我的一本原创小说,小说的主角是聂容峥沈黛,该小说划分在女频小说,都市小说危情深陷聂总不再见精选篇章:请医生看过,也吃了药的沈黛昏睡着。而床边,坐在单人沙发上的顾从安慢条斯理的喝着红酒,目光却是牢牢的看着沈黛。在他的手边放了一份资料,资料的第一页贴了沈黛的照片,看着是一份有关于她的资料。

危情深陷聂总不再见

推荐指数:8分

《危情深陷聂总不再见》在线阅读全文

危情深陷聂总不再见第十七章 他是你的孙子

请医生看过,也吃了药的沈黛昏睡着。

而床边,坐在单人沙发上的顾从安慢条斯理的喝着红酒,目光却是牢牢的看着沈黛。

在他的手边放了一份资料,资料的第一页贴了沈黛的照片,看着是一份有关于她的资料。

“为什么偏偏是你和聂容峥有关系呢?”

语气里有着唏嘘,顾从安说着,一口喝完了红酒。

望着沈黛比之前见过更消瘦的脸,顾从安的思绪不由的想起那一天。

那是送沈黛去医院的第二天,想着帮人帮到底,他下午的时候还是赶去了医院。

只是,他赶到的时候沈黛已经办了出院手续。

可就在他要走的时候,看到了急匆匆的聂容峥。

在护士咨询处,他就听到聂容峥问起了沈黛这个名字。

“沈黛,我和你的缘分不浅。只是,以后别怪我,我也不愿意把无辜的人牵扯进去……”幽幽的低语着,顾从安不知不觉已经喝完了一瓶红酒。

可是,就在他作势要起身时,一直闭着眼的沈黛突然开了口:“你刚才说什么?”

一惊,顾从安不知道沈黛什么时候醒了,更不知刚才的话她听到多少。

“醒了?感觉好点了吗?”顾从安并没有回答她,走到她身旁,轻声的问道。

仍是乏力,沈黛也没在意那么多,她喉咙干哑疼痛,咽了咽口水,她难受的说:“我想喝水。”

“好,等等。”

顾从安倒了水,拿着吸管递到了沈黛的嘴边。

本来沈黛想要自己喝,可顾从安笑了笑:“病人就得被人照顾。”

拗不过顾从安,沈黛低了头小口的喝着。

这会儿她的烧已经退了,喝水的模样就跟小奶猫似的,乖巧得不行。

看着她这模样,顾从安不自觉的就勾起了嘴角。

“那天,也是你带我去医院的对吗?我记得你。”喝了水,沈黛靠在床头,无力的问道。

并不否认,顾从安说了句你好好休息后就要走。

可沈黛却是开口叫住了他。

“你,为什么要帮我呢?”

非亲非故,能被他这么照顾,沈黛肯定是心存疑惑的,虽然也感激着。

望着沈黛一脸认真的模样,顾从安突然生出那么一点儿逗弄的兴趣。

就见他走到了沈黛的面前,然后俯身看她。

他的突然靠近让沈黛有些不适应,下意识的她就要往后躲。

但顾从安已经先她一步揽入了她的腰,随即作势就要吻她。

诧异后,沈黛抬起手遮住了自己的唇,更加警惕的想要推开他。

看着沈黛如受惊的兔子,顾从安的心情一下竟然好了起来。

“如果我说,第一次见面,我就看上你了,你相信吗?”顾从安说着,眸光紧紧的跟着沈黛。

沈黛当然是不信的,可面对着执意要作弄她的顾从安,她也没办法。

瞧着她窘迫的样子,顾从安呵呵一笑,跟着就已经松手放开了她。

“放心,我不会对你怎么样。即便我看上了你,我也会让你心甘情愿的跟着我。”

虽然顾从安一直都保持着随和的模样,但沈黛可不会觉得他是个容易相处的人。

可是,如今这个处境,她也找不到别的地方去。

躺下后,沈黛胡思乱想着,没一会儿就合上了眼。

半个月后,聂容峥仍旧没有沈黛的消息。

已经回去养病的沈绯并没有因此解恨,因为沈黛不在,聂容峥也没有再回来过。

近来,沈绯对哭闹不止的小葡萄越来越没有耐心。

“你是怎么带孩子的?每天他都哇哇直哭,你没有办法吗?”坐在轮椅上,沈绯看着保姆如何也哄不好小葡萄,她顿时就变了脸色。

保姆也觉得无辜,小葡萄生下来就体弱,比一般的孩子更娇气许多,脾气更是不那么好。

可面对沈绯,保姆又不能去辩解,她只得焦急的继续哄着。

不过就算这样,小葡萄还是没有停止哭泣。

到后来,已经被吵得头疼的沈绯怒得抓起桌上的杯子就往地上狠狠的砸。

突然砰的一声,杯子的碎片四散。

随即,这声刺耳的声音反倒让小葡萄哭得更狠。

忍无可忍的沈绯大喊起来:“抱出去,你快把这个孩子抱出去。总是和我过不去,和他那个该死的……”

说到这里,她亦是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赶忙闭了嘴。

可这番场景,却是没有任何遗漏的落入了走进来的楚蔓眼里。

“容峥那孩子怎么容得下你住在这里?”楚蔓眼里的不屑根本不会遮掩,虽然年过半百可风韵犹在的她,轻哼了一声。

明明刚刚还趾高气昂的沈绯一见到楚蔓,霎时间就没了底气。

她紧张的握紧了拳头,支支吾吾的说:“聂夫人,你怎么来了?”

“我儿子的房子,我来不得?倒是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楚蔓说着,都懒得看沈绯一眼,随之她四处看看,问道:“沈黛呢?”

一提到沈黛,沈绯的心头就跟打翻了五味瓶一样,脸色也格外难看。

“……姐姐走了。”沈绯说着,心头亦是开始盘算起来。

“走了?那你怎么又在这儿?”楚蔓说着,目光便放到了仍是哭闹个不停的小葡萄身上,她走进了,看了看:“啧啧,这个孩子到底是怎么带的?前段时间我来的时候,沈黛带着的就是这个孩子吧?那个时候,可是肉呼呼的,这会儿……倒像是另找来个孩子一样。”

上了年纪的人会对小孩子更添上几分怜惜之情,楚蔓看着,也不知道怎么的,亦是觉得亲切。

听得楚蔓说这话,沈绯干脆一咬牙,大声的回答道:“这个孩子是我聂容峥的,姐姐气不过,才走了。说来,他是你的孙子。”

楚蔓再是见过了无数大场面,听到这个话,还是给吓到了。

迟疑了半晌,就听她说:“你说这是容峥的孩子?有什么证据。”

“亲子鉴定报告我给了聂容峥,不信的话,你可以去问他。”沈绯只觉得赢了一盘,畅快的扬起了头,眼底闪过得意。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