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主角聂容峥沈黛小说在哪看_危情深陷聂总

发布时间:2018-09-14 11:37

很多书友不知道主角聂容峥沈黛小说在哪看,该小说书名叫危情深陷聂总不再见,本小说阅读网提供聂容峥沈黛小说精彩内容阅读:可是,聂容峥来到早已无人的房间,还是不甘心打开了衣橱。最后,他站在少了几件衣服的衣橱前,愣怔了好半晌,才长长的吁了口气。

危情深陷聂总不再见

推荐指数:8分

《危情深陷聂总不再见》在线阅读全文

危情深陷聂总不再见第十六章 捡我的傻子

“怎么回事?”

聂容峥一回来,就看到痛得脸都快扭曲的沈绯被抬上了担架。

紧紧抱着小葡萄的保姆见他回来了,急忙走了过来:“聂先生,沈绯小姐从楼上摔下来了,是被沈黛……”

不等她把话说完,聂容峥眯了眯眼睛,警告的看着她。

霎时间,保姆就害怕的往后一缩,不敢再说话。

“该说什么,不该提什么,你最好弄清楚。”聂容峥说着,就已经迈步往楼上走。

家里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仍然不见沈黛,他的心里已经有了惊慌。

可是,聂容峥来到早已无人的房间,还是不甘心打开了衣橱。

最后,他站在少了几件衣服的衣橱前,愣怔了好半晌,才长长的吁了口气。

待他走出来的时候,保姆已经等在外头,瞥了她一眼,聂容峥问道:“到底出什么事了?”

“下午的时候我带着孩子出去晒太阳,回来的时候就听到楼上两位小姐起了争执,好像是沈黛小姐要离开,沈绯小姐挽留则……只是等我正想要过去,就看见沈绯小姐已经被沈黛小姐推了下来。我想,沈黛小姐那个时候也一定不是故意。”保姆忐忑不安的说着,眼睛一直不敢去看聂容峥,跟着她又说:“我一下就慌了神,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沈黛小姐已经收拾行李走了。”

听了这话,聂容峥眼里已经满是冰冷,他盯着保姆好久,直到对方已经瑟瑟发抖后,他才开口问:“你确定是沈黛把她推下去的?”

“……我,我亲眼看到的。”保姆后背已经渗出密密的细汗,她紧咬着牙,把这话坚持到底。

冷笑一声,聂容峥又问:“你知不知道你几句话会带来什么后果?”

“沈,沈绯小姐让我什么都不要说。可是聂先生,如果沈绯小姐出了什么事,我怕……”保姆说到这里,就没再说什么。

这会儿,她的汗都已经把衣服打湿了,在聂容峥的目光下,她仿佛觉得自己就像是故作聪明的小丑。

不过,之后聂容峥到底没再问什么。

吩咐她照顾好孩子,聂容峥就出了门。

看着聂容峥下了楼,保姆立刻就浑身一软,瘫坐在地。

“……我也是被逼无奈的,别怪我,别怪我。”她喃喃低语起来,房间里小葡萄又开始大哭起来,她都没有动一动。

她很明白,她亲眼看到沈绯自己摔了下去,如果不按照沈绯的话做,她往后就不可能有安生日子过。

“谁都想为自己孩子好,对不起啊,对不起。”

自我安慰了很久,保姆才扶着墙,缓缓站了起来。

而另一边,聂容峥已经开着车来到了医院。

沈黛会抛下伤重的沈绯离开,这点聂容峥如何都不相信。

只是,现在那保姆一口咬定是沈黛把人推下去的,这就非常棘手。

吩咐去找沈黛的人一直没有消息,而沈绯也一直没能从急诊室出来。

不停的抽着烟,聂容峥着实头疼不已。

几小时后,沈绯才被推了出来。

病恹恹的她一眼就看到聂容峥站在外头,起先无神的眼睛有了光彩。

“容峥,你来了?”她哑着嗓子,小声的说道。

聂容峥点了点头,轻声道:“先回病房,其他事情之后说。”

沈绯这一摔,好在伤得并不重,只是左腿骨折和一些外伤,只需要休养一段时间。

回到病房里,聂容峥坐在一旁的沙发上,始终一言不发。

而沈绯也是太累了,就那么睡了过去。

等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了。

只是,她没想到聂容峥到了这会儿,仍然等着她。

“你能一直守着我,我很高兴。”左腿一直疼着,可沈绯却是笑得很灿烂。

聂容峥冷冷的看着她,片刻后说道:“今天,是你自己摔下去的。”

听罢,沈绯脸上的笑意已经消失了,她咬了咬唇角,像是有着难言的委屈。

过了好久,才听到她说:“是我自己摔下去,不关姐姐的事,你放心。”

得了这句话,聂容峥满意的点点头,就已经站了起来:“你就好好养病,其他的不用操心。”

这么长时间过去了,沈绯总算得了聂容峥一句好话。

看着聂容峥转身离开,沈绯脸上浮起了胜利的笑。

只是,她双手却紧紧的抓着被褥,浑身颤抖起来。

“只要沈黛有的,我都会拿到手。再痛苦又怎么样,这一次是我赢了。”

夜已经深了,沈黛出来后,熟悉的地方是如何也不敢去。

与聂容峥相处了这么多年,彼此都很了解,被带回去的可能太大了。

漫无目的的,沈黛在霓虹璀璨中缓步的走着。

只是,她出来时就已经病了。

发觉自己发烧了,她就随便在药房买了药,但现在看来收效甚微。

终于,在她走过一个路口的时候,突然的眼前一黑,竟是没有意识得昏了过去。

深夜里,来往的车辆都少,并且也无人敢停车查看。

过了好一会儿,终于见这一辆车停了下来。

男人下车后,快步走了上去。

观察了一会儿,竟是见他赶紧把沈黛给抱了起来。

“我和你是不是太有缘分了,每一次见你都病怏怏的。”男人无奈的笑了笑,望着沈黛已经烧得绯红的脸,又叹息了一声:“你这个女人啊……我又捡你一次吧!”

依稀中,沈黛缓缓睁开了眼,眼前有些模糊,但是她察觉出抱着自己的人有些熟悉。

“……你是谁?”跟蚊子声一样小的声音,沈黛问道。

正抱着她往停车的方向走,男人低头看了眼已经醒过来的沈黛,自嘲的笑了笑:“我是谁?我是专注在街头捡你的傻子。”

听着他的调侃,沈黛想笑,可没有力气,她费力的抬手,拍了拍他的肩头:“我不能去医院,会被发现。谢谢你……捡我的傻子。”

这会儿,男人已经把沈黛放到了车里,听着沈黛的话,他却是轻笑起来。

“我好心捡了你,你还拿我打趣儿。”男人说着,可望着沈黛,他眼底有了别样的情绪闪过:“我没去找你,你自己倒是送上门,这算不算也是一种缘分?”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