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危情深陷聂总不再见第18章_危情深陷聂总不

发布时间:2018-09-14 11:36

青山见我作家的一本女频小说是危情深陷聂总不再见,目前处于连载中,本小说阅读网已经上架危情深陷聂总不再见,下面是精彩章节片段:那人回答的声音越来越小,在聂容峥冷酷到极致的目光下,他的双腿都不由的开始打颤。“滚出去,我再给你们五天时间,如果再找不到她,你们就给我滚蛋。”

危情深陷聂总不再见

推荐指数:8分

《危情深陷聂总不再见》在线阅读全文

危情深陷聂总不再见第十八章 该回我聂家去

“一群废物,已经半个月了,为什么还找不到人?”手啪的一声拍在桌上,聂容峥怒不可遏的把桌上的物品都拂到了地上。

看着地上一片狼藉,回话的几个人都沉默的低了头。

“我们真的已经尽力了,以前沈小姐再怎么躲,我们都能找到。可是这一次,她就跟消失了一样……”

那人回答的声音越来越小,在聂容峥冷酷到极致的目光下,他的双腿都不由的开始打颤。

“滚出去,我再给你们五天时间,如果再找不到她,你们就给我滚蛋。”

见聂容峥的怒气一直没有消减,那几人灰溜溜的赶忙出去了。

这个过程中,他们是丁点儿不敢发出声音,生怕一不小心就又惊动聂容峥,再次被训斥。

之后,办公室里就只剩下聂容峥一人。

这些日子来,每天他都不得片刻的安宁。

没有一点儿沈黛的消息,这让聂容峥都快疯了。

随之而来的就是失眠,人也越来越憔悴。

下巴青黑的胡渣很明显,聂容峥皱起眉头,闭了眼小憩。

当楚蔓打开门,看到自己的儿子如今成了这副样子时,说不尽的愤怒涌起。

“瞧瞧你现在,成了什么鬼样子,你还是我的儿子吗?”楚蔓说着,端起桌上的那杯水就朝聂容峥脸上泼去。

被水泼了一脸的聂容峥并没有显得太过狼狈,他抬眼看着楚蔓颇为无奈的扶额:“你怎么过来了?”

“我要再不过来,是不是等你跟沈绯的儿子都能满地跑了,我还依然被蒙在鼓里。”楚蔓说着,还是心生不忍,她拿出手帕就朝聂容峥扔了过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拿着手帕,聂容峥擦了擦脸上的水,面上没有什么表情的回答:“我没有什么儿子,至于沈绯……这段时间她必须待在那里,哪里也不能去。”

毕竟是自己的儿子,楚蔓哪里不了解聂容峥。

见他这个样子,楚蔓再也克制不住,伸手一把拽住聂容峥的衣襟,随即手一挥,就是狠狠的一个巴掌扇了过去:“为什么就偏偏是沈家的丫头,你要什么女人没有,怎么就非得和她们扯上关系。”

楚蔓突然就激动了起来,这些年来,她从未跟聂容峥动过手,可这一次,她再也控制不住。

过了好久,楚蔓仍然是气得发抖。

默默不语的聂容峥就这么看着楚蔓,望着她的眼神里有着耐人寻味的情绪。

终于,等楚蔓缓了过来,她才看见聂容峥的脸颊已经红肿起来,刚才她那一巴掌,却是太狠。

且,她的指甲不小心划破了聂容峥的脸颊,有一道长长的红痕更是清晰的横着。

有些懊悔自己的冲动,楚蔓想要上前说些什么。

可聂容峥却是抬抬手,让她冷静下来。

“我留着沈绯自然有我的道理,你先回去吧!”

“……那个孩子呢?你想怎么解决?”

“我说了,我没什么儿子。”

“知道了。”

在聂容峥面前仪态尽失的楚蔓在出来时,又恢复了平日里那个矜贵的夫人模样。

她将方才激动时散乱的一缕头发挽好,迈步往电梯口走去。

只是,不由的,楚蔓回忆起之前聂容峥看她的眼神。

心下她立刻有了不安。

难道,是聂容峥知道了些什么?

顿时,楚蔓不愿意再深想拿下去,那些破事,只要想起就让她忍不住泛起恶心。

突然到来的楚蔓让沈绯措手不及。

等人走后,沈绯却是开始慌乱起来。

让楚蔓知道孩子的存在,这是不是个明智的决定。

可惜,楚蔓并没有让她忐忑太久,去找了聂容峥后楚蔓直接又回来了。

一见再次回来的楚蔓,沈绯彻底没了主意,她辨不清这会儿傲慢的楚蔓再次上门是为了什么。

“这个孩子是我们聂家的?”楚蔓说着,就往抱着小葡萄的保姆走去。

坐在轮椅上的沈绯警惕的看着,可现在她左腿绑着石膏,根本没办法过去。

“聂容峥不承认?没关系,再做一次亲子鉴定就可以了,那时候看看这是不是他的儿子。”沈绯字字坚定的说着,目光却也紧紧的盯着楚蔓。

她明白,楚蔓可不是仅仅回来跟她确认。

“平日里他乖不乖?”楚蔓自此就不再理沈绯,她看着保姆怀里的小葡萄,嘴角勾起了温柔的笑意:“怪不得之前过来,看着你亲切呢!”

保姆看着刚才还盛气凌人的楚蔓瞬时柔和下来,也是暗暗舒了口气,忙回答道:“小葡萄底子弱了些,比平常的孩子爱哭闹一点儿。可让他吃得饱饱的,也就听话了。”

“小葡萄?是他的小名儿?”

“对,这还是沈黛小姐取的,说瞧着小家伙眼睛漂亮,黑黝黝的跟葡萄似的。对了,沈黛小姐在的时候,小家伙的特别乖,也爱吃……”

一提到孩子,保姆也不由的多说了几句,带了小葡萄这么久,就跟她自个儿的孙子一样。

可是,就在她还要再说的时候,沈绯已经黑了脸,大声道:“刚才哭了那么久,你抱着孩子上去睡一会儿吧!”

有些害怕的看了沈绯一眼,保姆赶忙点点头。

只是,当她要抱着小葡萄上去的时候,楚蔓却是拦住了她。

不等保姆反应过来,楚蔓就已经从她手里把小葡萄抱了过去,微笑着哄了哄,就听她说:“沈黛取的小名儿倒是可爱,就别让他上楼睡觉了。既然是我聂家的儿孙,那他就该回我聂家去。”

一边说着,楚蔓就抱着小葡萄作势要走。

沈绯见到这一幕,顿时就惊慌失措起来:“你什么意思?这是我的孩子,他哪里都不能去。”

跟着,她就挣扎着,要站起来。

小葡萄是她唯一的筹码,她绝对不能没了他。

可惜,楚蔓并不是没有准备,一会儿的功夫就进来了几个魁梧的大汉。

耐心的哄着小葡萄,楚蔓已经在他们的保护中缓步往大门走去。

自始至终,楚蔓都不曾看过沈绯一样,仿佛这屋子,没有沈绯这个人一般。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