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王丛骏梁明月小说_王丛骏梁明月曾照云

发布时间:2018-09-14 11:36

这本连载中小说曾照云归讲述了主人公王丛骏梁明月之间的事情,这是著名作家一只西飞雁的倾心巨作,曾照云归精选篇章:“她一直就这样。不跟人说话,不参加活动,作业只肯挑着写,周末自习说翘就翘,一消失就是好几天。”这是比较收敛的高一,高二……周琪儿住了嘴。“那你们怎么成的朋友?”

曾照云归

推荐指数:8分

《曾照云归》在线阅读全文

曾照云归第十一章

接下来的饭桌,就成了王丛骏和周琪儿的舞台。两个从未谋面的人,因为某款风靡的游戏忽然聊开,明明横跨着几年代沟,玩过的游戏居然有极高的重合率。

不过也可以理解,毕竟曾经的周琪儿,人生里就只有网吧和游戏。而王丛骏作为一个纨绔,自然是不甘落后的。

最妙的是,十数分钟后,门口又进来一群熟人,梁明月的熟人,导师罗教授和室友夏思盈都在里边,看样子是系里的聚餐。

整个雁城梁明月认识的人好像都聚在了这个小小的火锅店里。

又过了一阵,夏思盈走到她面前,轻声说:“罗教授让你过去一下。”她对这个传话的任务有点为难,但小喽啰是没什么话语权的。幸而梁明月没说什么,搁下筷子就跟她走了。她好像也不是很想待在这一桌。

梁明月走之前给周琪儿留了个警告的眼神。

周琪儿完全明白她的意思。她又不是个傻子,完全清楚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

只是她受周父影响,性格里多少带了点义气的成分,方才与王丛骏尽兴聊过一场,已经有点将他看做朋友,再加上提前给他做的预设,她心里难免有些同情他。

而且王丛骏问的只是:“梁明月读高中的时候什么样?”

毫无风险,完全可以回答。

“她一直就这样。不跟人说话,不参加活动,作业只肯挑着写,周末自习说翘就翘,一消失就是好几天。”这是比较收敛的高一,高二……周琪儿住了嘴。

“那你们怎么成的朋友?”

“真心换真心咯,石头也能捂热的。”

王丛骏话锋忽然一转:“那她有男朋友吗?”

“因为男生受了很多排挤。”周琪儿圆滑回答。又忍不住想笑,“不过对明月来说,排挤不排挤的,都是浮云,说她排挤所有人还差不多,还斤斤计较有仇必报。——有一次,同年级一个女生脑子有问题,故意在排队领书的时候往她身上洒水,你说幼不幼稚?梁明月转头就抄起旁边绿化带的水管,追着人家喷,谁拦都不放,非把人家浇得上上下下全湿透。主要大家都看傻了,那女生自己也傻了,去拦的时候已经晚了。后来我才知道,梁明月从小到大就是个暴力分子,小学因为同班同学撕了外公给包的书皮,把人家摁在地上暴打了一顿,中学更嚣张了,单枪匹马去高年级警告学姐离自己朋友远一点。”

“什么朋友?”

“吴……我也不清楚,”周琪儿硬生生把话音拐了个弯,她出了点冷汗,“很多朋友吧,其实只要她愿意,人缘相当好,在砚山那是呼风唤雨的大姐大。”

“砚山是哪里?”

“邵城下面一个小城镇。”

“你去过吗?”

“当然去过啊。”

“真好,”王丛骏撇嘴,看着有点委屈,“明月从来不跟我说这些。我还是前几天才知道她是老师,然后发现我作为男朋友,对她居然一无所知。而且我一问她就敷衍,可能在她心中我根本不重要吧。”

周琪儿没法儿接话,她心里针扎一样不自在,只能徒劳劝慰道:诗.雨.团.队.金.鱼.酱.独.家.整.理“怎么会,明月比较慢热,时间久一点就好了。”

“真的吗?”王丛骏睁着他小鹿一样的眼睛,“姐姐你是这么想的吗?其实说出来不怕你笑话,我觉得明月对我忽冷忽热的,像逗小孩儿一样,我好怕她离开我。”

“感情的事随缘吧。”周琪儿坐不住了,“我先去上个厕所。”

她逃荒一般离开,王丛骏也收了痴呆神色,他所有所思地敲着桌面,眼神不知望向哪里。

周琪儿拉梁明月到无人的楼梯间。

她在方寸大小的空间里踱来踱去,克制了一晚上的情绪濒临奔溃边缘,她勉强压制着声音,对好友发出一连串惊叹,“我的天啊,绝了,你真的绝了,梁明月,我的妈呀,你这——你到底怎么想的?”

梁明月:“我什么都没想。”

周琪儿要疯了,“我真的,我拜托你好好想一想。你怎么能什么都不想?你这么做——这么做也任性太过了!”她压低音量,“万一东窗事发——你怎么能——”

“我为什么不能?”梁明月打断她,眼神不再是冷澈的山泉水,仿佛燃了两簇火焰,“我这样都不行吗?我做什么了?他什么都不知道。他自己愿意的!男欢女爱,他丢什么了?一段随时可以结束的关系而已,你别想得太严重了。”

看她这样,周琪儿心都塌陷了一块,她服软道:“好了好了好了,我不说了,我只是——我怕王丛骏万一知道——我都不敢想,太惨了。他以后可怎么——”

梁明月:“你是不是被他骗了?你以为他用情多深?我对他来说,也就是个暂时舍不得丢弃的玩具而已。”

“啊?”

“周琪,你在大染缸里都摸爬滚打多久了?怎么没一点长进?”

周琪儿嘴硬道:“我不信。我就觉得他看上去离不开你,这么一个纯情少男……”不顾梁明月的冷笑,她坚持说完,“你这么伤害他,良心不会痛吗?”

“我为什么要痛?”梁明月唯我独尊的残忍劲又出来了,她将王丛骏的原话搬出:“算他倒霉咯。”

“……可怕。”周琪儿问起另一件关心的事:“你在床上不会有喊漏嘴的时候吗?”

“谁会那么笨啊。”

周日晚上,王丛骏将梁明月送回西苑。

一路上都很安静,他将车停至路旁,陪她走到楼下。

西苑这边位置稍偏,树木都格外高大些,诗.雨.团.队.金.鱼.酱.独.家.整.理路灯高高的支在其间,柔和光线经巨大树冠一滤,明明暗暗的不那么分明。

王丛骏在她转身欲走时勾住她手指,“你不请我上去坐坐?”

梁明月手往后一指,“你说这上面?”

“嗯。”

“上面太小,你呆不惯的。”

“有多小?两个人都站不下?”

“很晚了。”梁明月踮脚,安慰似的在他唇上一吻,“回去吧。”

王丛骏勾住她的腰,好好亲了一通才放开,他玩笑道:“这么不想我上去啊?房间里有秘密?你是不是偷偷藏了别的男人?”

“少说点胡话。”梁明月拍拍他的脸蛋,将他一推,“拜拜。”

王丛骏坐在车上,看着梁明月。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