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程枫宋乔小说_程枫宋乔我怀孕你娶我阅

发布时间:2018-09-14 11:08

这本已完结小说我怀孕你娶我讲述了主人公程枫宋乔之间的事情,这是著名作家为伊憔悴的倾心巨作,我怀孕你娶我 精选篇章:她家住多层,普通旧楼,两居室,她跟她妹妹住一间,父母住一间。宋家是老式的房子,格局不好,进门一个巴掌大的地方放了个鞋柜,横七竖八几双拖鞋躺在地上,显得房屋拥挤凌乱,父母卧室的门开着,她父亲宋之云看见她进门,脸上有点诧异,责备道:“你衣裳淋湿了,怎么不记得带伞?”她疲惫叫了声,“爸。”

我怀孕你娶我

推荐指数:8分

《我怀孕你娶我》在线阅读全文

我怀孕你娶我 第2章

整个城市笼罩在一片雨雾之中,她站在公交车站牌下,车子一辆辆在她面前驶过,溅了她一身泥水,车上的人透过玻璃窗奇怪的看着脸色苍白年轻的姑娘。

傍晚,她回到家,她从小父母离异,她跟着父亲生活,父母重组家庭,继母进门,生了个妹妹,妹妹正读高中。

她家住多层,普通旧楼,两居室,她跟她妹妹住一间,父母住一间。宋家是老式的房子,格局不好,进门一个巴掌大的地方放了个鞋柜,横七竖八几双拖鞋躺在地上,显得房屋拥挤凌乱,

父母卧室的门开着,她父亲宋之云看见她进门,脸上有点诧异,责备道:“你衣裳淋湿了,怎么不记得带伞?”

她疲惫叫了声,“爸。”

她走出两步,宋之云在身后道:“你跟程枫怎么样了?他父母没说什么时候结婚?”父亲极少过问她的事,今天宋之云同事的儿子摆喜酒,妻子唠唠叨叨大女儿已经大学毕业,对象处了几年,不提结婚事。

宋乔带程枫回家一次,父亲对程枫比较满意,小伙子有上进心,不像时下有的年轻人啃老,不思进取。

宋乔的父亲宋之云是中学老师,年轻时仪表堂堂,儒雅书卷气,跟她继母耿淑娴是同事,她继母耿淑贤当年长相不错,找对象颇为挑剔,蹉跎年龄大了,便有些着急,跟他父亲日久生情,关系暗昧。

宋之云跟前妻韩慧玲脾气秉性不和,俩口子经常吵架,宋之云自跟耿淑娴彼此有情,便萌生离婚的想法,苦于不敢跟妻子提,妻子韩慧玲听见风言风语,丈夫搞外遇,逼问他,宋之云读书人清高,不屑隐瞒,承认了,并透漏要离婚的意思。

韩慧玲性格泼辣,可不是软柿子,大闹学校,最后闹到区教育局,轰动很大,鉴于她父亲和继母为人师表,影响极坏,造成恶劣后果,区教育局领导下处理决定,宋乔父亲开除党纪,不教课,调到学校后勤总务,继母耿淑娴被学校开除。

夫妻闹到这种地步,当然没法过下去,她父亲宋之云一离婚,跟她继母俩人就结了婚。

耿淑贤如愿以偿嫁给宋之云,工作没了,在家待产,等生了小孩,孩子上幼儿园,她年纪也大了,工作不好找,干临时工,现在正处在更年期,便不出去工作,靠丈夫宋之云退休工资生活,女儿宋姗读高中,花销大,一家四口,日子拮据,便常在丈夫耳边唠叨,嫌继女迟迟嫁不出去。

耿淑娴这时从厨房走出来,跟宋之云念叨物价涨了,宋之云提前病退在家,退休金百分之七十开支。

宋乔大学读美术教育专业,看似工作有多项选择,可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宋乔大学毕业半年多,没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赋闲在家,宋乔听她继母闲话,耳朵都生出茧子了,她本来打算工作后,攒点钱,出去租个房子。

宋乔就听身后她继母道;“现在的年轻人,不愿意跟父母多说一句话,好像当父母的活该养她们。”

“行了,你就少说两句。”宋之云的声音。

宋乔回屋,关上门,打开衣柜,找了身干净衣裳,去卫生间,拿盆放水,擦洗干净身子,换上干爽的睡衣睡裤,又洗了头,清爽多了。

幸好她妹妹宋姗去学校补课没回来,她妹妹宋姗念高三,今年高考,课程紧张,宋乔蒙着被子,狠狠地哭了一场,心里痛快些。

这段感情她低到尘埃,太过主动,掏心掏肝掏肺对他好,他今天满不在乎要她打掉孩子,宋乔很受伤,他丝毫没考虑她的感受。

细想起来,程枫跟她在一起几年,一直都是她付出,程枫对她没有她对他十分之一的好,她从小跟父亲和继母生活,受冷落惯了,缺少爱,程枫对她一丁点的好,她都会感动,知足。

宋乔翻来覆去睡不着,冷静下来,她发现这场恋爱,一直都是她一个人唱主角,一旦清醒,锥心地痛。

十点多,宋乔听见客厅里大声说话声,是她妹妹宋姗声音,“我姐回来住了?”像是她继母小声说着什么。

她妹妹不满意的声音传进来,“她还没找到工作?”

接着听见脚步声朝卧室走来,卧室门开关声音,很大声,接着挪动桌椅叮叮咣咣声,摔书本的声音,宋乔装睡,青春期的女孩叛逆,又当高考压力大,她妹妹让她继母从小娇惯,爱慕虚荣,跟同班同学攀比,班里的同学都是独生子女,都有单独的房间,良好的学习环境,她还要跟姐姐挤在一个屋里,很不爽。

宋乔蒙着头装睡,宋姗进屋把大灯打开了,屋顶节能灯灯光雪亮,光线顺着夹被缝隙透进来,晃得宋乔闭起眼,她继母推门,端了一杯热奶进来,嘱咐她妹妹喝了。

好容易等宋姗忙活半天把大灯关了,开了写字台台灯,台灯的光微弱,照到范围有限,宋乔稍稍往下撤了撤夹被,悟出一头的汗,静静地躺着,想心事。

宋乔一宿没睡好,第二天醒来,头发沉,昨天淋雨,冻着了,鼻子不通气,她继母在门外喊,“吃饭了。”宋乔本来没胃口,怕她继母抱怨,强撑着起来,一站起来,头晕,差点跌倒。

这时,她继母推门进来,瞟了她一眼,走到她妹妹宋姗床边,推她妹妹,柔声道:“快起来,到点了,一会又迟到了。”宋姗不耐烦地哼唧两声,“知道了。”

宋乔去卫生间洗漱,她继母抱怨,“姗姗晚上学习睡得晚,早上起不来,她整天没事干,吃饱了窝在家里睡大觉,也不出去找工作,还要人侍候。”

她继母拖着长声,朝卫生间方向,“她是大小姐,我是当老妈子的命。”

她继母早已不是当年小鸟依人,对嫁给他父亲想必失望后悔过,宋乔不知道她父亲可曾后悔年轻一时糊涂,毁了事业和家庭,他父亲是个好数学老师,当年学校重点培养的副校长人选。

宋乔洗漱出来,帮着她继母摆碗筷,宋之云问;“乔乔,你工作的事怎么样了?”

宋乔不能跟家里说她怀孕的事,说了,换来她继母一顿冷嘲热讽,鄙视笑话,低头道:“有点眉目了。”

宋之云看饭桌上就有稀粥,一个碟子里摆着两块腐乳,问妻子:“没有小菜。”

她继母把饭碗,用力往桌子上一顿,“过两天粥没得吃?”她继母从旁敲侧击,指桑骂槐,已经到公开表示不满。

这种情况,宋乔更不能跟家里人说怀孕的事。

宋家的小祖宗宋姗打着哈气出来,耿淑娴赶紧盛粥,摆在女儿面前,又从厨房端出一碟子小菜,一碟子里放着两个剥好皮的煮鸡蛋,放到她妹妹面前,宋姗抬头看看姐姐,看了足有半分钟,问;“你哭了?”

宋乔低头喝粥,避开她目光,“没有。”

宋姗端详她半天,“你眼睛都肿了,还说没哭,嘴硬。”她这个妹妹,人精。

宋姗这么一说,桌上耿淑娴和宋之云都朝宋乔看,宋乔掩饰地道;“头晕,有点感冒。”

宋之云说了句,“感冒去医院看看。”

宋姗怀疑地眼神盯着她,漫不经心地说了句,“是程大哥不要你了?伤心哭一晚上。”

宋乔放下碗筷,起身进屋去了,她浑身骨节疼,绵软无力,找了一片药,喝口水吞下,拉开被子,上床躺下。

宋姗上学了,屋里安静,只听见耿淑娴在厨房把碗筷摔打碰撞声响,宋乔顾不上生这些闲气。

宋乔躺了一天,午饭和晚饭没吃,这个家里没人问她,宋之云受妻子影响,对大女儿很不满意,宋乔病了在这个家里,没人关心,程枫没打电话,她也没精神头联系他。

倒是耿淑娴怕宋乔的感冒过给女儿宋姗,第二天,一大早上,就进到这屋里,把窗户打开通风,室内空气流动。

立秋后,早晚天凉,宋乔人病着,又吹了冷风,晚间感冒加重,发起高烧,耿淑娴干脆让女儿宋姗搬到自己屋里,跟她们夫妻挤。

宋之云看妻子把小女儿的被子挪到屋里,说了句,“你有空带她去医院看看,别烧出毛病。”

耿淑娴没好气地道;“感冒发烧,什么大病,我看她就是懒。”

宋之云这次也觉得妻子过分,皱眉,耿淑娴铺床,边道:“这个月姗姗补课,花了小五千块钱,哪有闲钱去医院。”

提到钱,宋之云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暗怪宋乔,这个大的人,下雨不找地方避避。

宋乔烧得昏昏沉沉,一个人孤零零地躺在房间里,恍惚回到小时候,父母吵架离婚,两个人都不想要她,她缩在墙角,她害怕,怕他们抛弃她。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