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主角叶壹夏知瑶小说在哪看_长雨何曾念

发布时间:2018-09-14 10:09

很多书友不知道主角叶壹,夏知瑶小说在哪看,该小说书名叫长雨何曾念人心,本小说阅读网提供叶壹,夏知瑶小说精彩内容阅读:“妹妹,你喜欢吗?嗯?”叶壹的声音带着颤抖,叶贰能听的出,她的体力在大幅度下降。叶壹的身体居然开始发烫,从来没有出过汗的她皮肤上渗透出一层薄薄的细汗。她单薄的身体在超负荷地付出,在拼命地想要给予叶贰更多的快乐。

长雨何曾念人心

推荐指数:8分

《长雨何曾念人心》在线阅读全文

长雨何曾念人心分节阅读9

下看去,坏坏地笑,笑得妖娆。她一挺腰身,让叶壹整个人坐在她的双腿之上。惊人的快意聚集得越来越紧密,似乎蓄势待发正等待灭顶的那一刻的到来,叶贰从喉咙深处发出类似哭泣的呜咽,她已经顾不上太多,狠狠地抱住叶壹的脖子,身子随着姐姐的动作而上下律动着。

快要,就快要到了……

“妹妹,你喜欢吗?嗯?”叶壹的声音带着颤抖,叶贰能听的出,她的体力在大幅度下降。叶壹的身体居然开始发烫,从来没有出过汗的她皮肤上渗透出一层薄薄的细汗。她单薄的身体在超负荷地付出,在拼命地想要给予叶贰更多的快乐。

“我……我快要……我快要……”

叶壹痴痴地笑。叶贰已经超过肩膀的中长发一直在叶壹的眼前飘荡,她的表情既痛苦难耐又散发着隐忍的快乐。

之前这快三十年若即若离的距离是一场梦,还是此刻的亲密是一场幻觉呢?处于快乐巅峰的两个人已经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分析思考了。靠近自己爱的人是人类的本能,就算当她们俩还是青春年少的时候,在彼此的心里都已经种下了朦胧爱意的种子,只是那时她们都还不到去定义爱情的年纪。

如果没有那场变数,叶壹就不会去美国,她们两人就不会分离三年。这三年改变了叶壹整个人生,让她和叶贰的关系莫名地拉开了很多。

时至今日叶壹都没有告诉过任何人,她在美国的三年究竟经历了什么,没人知道在她的心里究竟有怎样的秘密。

叶壹永远记得妈妈当着她的面说过,女儿,我有些不明白你,为何你的内心会是这样。

潜伏在叶壹内心深处的,是一只怪物。那只怪物叶壹也无法控制。这是一个秘密,只有她和妈妈知道的秘密。可是看着叶壹的时候妈妈的表情带着惊讶甚至是害怕,叶壹明白妈妈是在怕自己。

所有的起因,都要从美术课说起。

叶壹不喜欢美术课并不是因为画画本身,而是因为美术老师总是让学生们画一些无聊的水壶啊水果啊之类的东西,叶壹对着那些没有半点美感的东西一拿起笔就犯困。所以在敷衍地画完美术作业之后,叶壹就再也不喜欢画任何东西了。

当时叶壹上的学校是贵族学校,很多学生毕业之后都会送去国外留学。父母花了很多钱让孩子们上这个学校,给予的希望过大让学生们压力也都非常大。几乎每年都会有人从学校那栋十五层的实验楼上跳下,脑浆涂地,撒手人寰。

那天叶壹上完美术课和同学们一起往实验室走,突然身后传来一阵惊呼:“跳楼了!又有人跳楼了!”听到这动静叶壹身边那个胆小的女生吓得躲到叶壹怀里,叶壹寻声往后看去,那女生立刻把叶壹的眼睛捂起来:“不要看,好可怕的……”

叶壹微笑:“没关系。”

“你,你不怕么?”

“我不怕,我去看看。”

“别,你会做恶梦的。”女生战战兢兢挽着叶壹的手臂快步把她拉走,可是在走之前叶壹还是回头了,她一眼就从人群的缝隙间看见了那个摔得面目全非的尸体。鲜红的血液涂得满地,下巴已经脱节像是身外之物一般安静地躺在尸体的手边。

叶壹一直看着看着,尸体一切的细节都刻进了她的脑海之中,甚至是那一颗颗浸在血里,如同沙子一般的牙齿。

回到教室她拿出画纸和笔,把那具尸体细细地描绘了下来。

叶壹几乎是屏住呼吸把尸体画完的,过程她一气呵成,几乎没有修改,她也不太确定她自己内心的那股冲动是怎样一回事,可是尸体的样子总是挥之不去,好像眼睛把尸体拍了照片下来,只要思绪一顿,就能清晰地看见跳楼者死亡时的所有细节。

叶壹画完后盯着自己的作品很久,然后揉成一团丢进垃圾桶里。

虽然这是非常偶然的一次机会,但是叶壹闯入了一个神奇的空间,一个让她莫名兴奋的空间,那里有现实生活中很少接触的,像是属于另一个世界的东西。

血,尸体,残缺的生命,甚至是伤口,都让她有了解的欲-望。

叶壹经常往图书馆跑,翻阅一些有关死亡的书籍。可是中学校的图书馆藏书是有限的,她开始拜托那天和她一起看见尸体时胆小地躲在她身后的叫程安妮的同学。她父亲是教授,家里的藏书非常多,很多物理和心理学的书,叶壹非常有兴趣。程安妮是个胆小没主见的孩子,她一直都受叶壹的照顾,也非常崇拜独立的叶壹,所以在叶壹提出想去程爸爸书房的借些书看的时候,程安妮极力帮叶壹争取到了这个机会。

程爸爸对于和女儿同龄的孩子会对自己这种晦涩的书感兴趣这件事的确是意外的,他很想见见叶壹。当他看见亭亭玉立长长头发盘在脑后笑得中规中矩的叶壹时,他很明显地感觉到这孩子和别的孩子一样不。可是要他说哪里不一样,一时半会还真说不出来。

或许是一种,不易察觉的淡然。

程爸爸的书房非常大,比她们学校的图书馆还要大,甚至是有三层。

叶壹周末的两天没有回家,全都待在那里,她阅读的速度非常快,两天之内几乎把她所有感兴趣的书都看过了。程爸爸觉得有点邪门,是不是只是小孩子一时心血来潮随便看看的?可是当他看见叶壹红肿的双眼时,那明显两天没有睡觉的憔悴却让他整动。随便聊聊,发现叶壹居然全部都装进了脑子之中。

“真是打扰了。”叶壹非常客气,她坐在地上,靠着书架,身边全是被翻开的书,乱七八糟地堆在她周围,几乎要把瘦小的她吞没了,“抱歉,这些书一会我会都收拾好,我记得编号,我会一本一本全部按照之前的顺序放回去的。”

程爸爸歪着头,走两步又走回来问叶壹:“你真的十五岁?”

“嗯,和安妮一样大。”

程爸爸摇摇头:“你是我见过最奇怪的小孩。就像很多科幻电影里提到的……对,转世投胎的那种小孩,对这个已经熟悉的世界能够轻松掌握的小孩……”

叶壹的笑容融化在从窗户透进来的阳光里,她长长柔软的卷发垂在她的肩头:“程叔叔,你想多了。只是因为我家庭教育催化我早熟而已。我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何况,十五岁还很小吗?”

程爸爸想起昨晚看见女儿抱着毛绒玩具睡觉的可爱模样,他耸耸肩:“可能是……血统不同吧。”

叶壹是晚上八点走的,程安妮和她一起回学校。程爸爸说开车送她们回去,都到停车场了突然他接到一个电话被火速叫走了。临走前他向叶壹道歉,说答应送她们结果临时有事。叶壹拉着程安妮的手,收敛起笑容只是嘴角微扬,摇了摇头说:“没关系。”

程爸爸望着叶壹起码有十秒钟才开车离开,甚至没有跟自己女儿说上一句话。程安妮眨眨眼说:

“小壹,我怎么觉得你和我爸爸好像之前就认识啊?”

“没有啊,这是第一次见面。”

“可是……”

叶壹转身,对上程安妮的时候她的笑容又重新回到了脸上:“真的,安妮,难道我还会骗你么?我去哪认识你爸爸呀?”

程安妮想想,也是啊。没来得及等她细想,叶壹就拉住她的手往公车站走:“快点回去吧,不然那宿管又要开骂了。”

“嗯嗯。”程安妮跟在叶壹的身后,两个穿着黑色校服暗红色裙子的小女生往公车站走去。

作者有话要说:元旦转眼就要过去了呢,大家要上班上学了吗?

OHHHHH~我还窝在家里呢~嘻嘻嘻

12

12、第十二夜 ...

那时候中学生的校服基本上都是运动款的,肥肥大大,无论是男生还是女生衣服都是非常中性。而叶壹和程安妮的贵族学校穿的校服却是完全不同的,钱交的多,待遇也是不同。她们每件衣服都是量身定做,黑色的制服上面印着金色的徽章,配上暗红色格子的小裙子,黑色的丝袜黑色的皮鞋,走在街上都比一般的学生醒目很多。

但是叶壹却很不喜欢她们的校服,与其说这校服显得高贵不如说幼稚,很容易满足某些猥琐大叔的怪趣味,不是她喜欢的风格。她喜欢她妈妈那种成熟的穿衣打扮,长裙和卷发是她梦寐以求的装束。制服短裙小皮鞋什么的,还是比较适合贰吧。叶壹随便想象了一下妹妹穿这一身制服的模样心里就痒痒的,啧啧,真是可爱。叶壹不知不觉就踏入了“猥琐叔叔”的行列,只是她自己没有自觉罢了。想象还在继续——和制服最配的就是类似叶贰那样倔强的脸或者是像……小柒那样娇滴滴的模样,这样才诱惑的起来啊。对于突然出现在脑海中的小柒,叶壹也觉得那是相当的莫名其妙且心中忐忑,不禁掩面,心里对自己呐喊——喂,小柒才四岁啊,四岁!叶壹你还是人么!

叶壹和程安妮站在公车站等车,周围没有其他人,因为位置较偏,路人都没见到几个只有昏黄的路灯和生了锈的公车牌陪着她们。程安妮瞄一眼叶壹又往周围扫视,这样漆黑寂静的夜晚是个正常的女孩都有些忐忑:“小壹,我怎么总是觉得有人在看我们?”

叶壹把程安妮的手握成拳头,整个包进自己的手掌里,目光很自然地落在公车会来的方向,面带笑意说:“没事,安妮,还有一分钟公车就来了,我们来得及逃。”

程安妮心惊:“难道真的有……”

“应该是附近的小流氓吧。”叶壹提了提跨在肩膀上的书包,“可能一会会上来跟我们要钱,你记得书包背好,见到公车来我们就快速跑向公车的方向。”

“小壹……”程安妮脸色都绿了,想要回头看却又不敢,紧紧挽住叶壹的手臂,寸步不敢离开她,“怎么办……我怕……”

叶壹“噗”地一声笑了出来:“安妮,怎么说什么你都信啊。”

“咦?”程安妮抬头望向叶壹,水灵灵的大眼睛里装满了恐惧和亮晶晶的眼泪。

叶壹挑起程安妮的下巴:“看你这般胆小娇弱的样子往我怀里钻,我就很开心呢。”

程安妮白了叶壹一眼,放开她手臂:“小壹,你再这样吓人我就不理你了。”

叶壹呵呵地笑着,车来了,程安妮向叶壹吐了一下舌头便上车了,那模样倒是和她妹妹叶贰有几分相似。叶壹跟在她的身后也上车去,在车关门的一瞬间叶壹回头,向刚才她们站着的公车站后面的草丛看去。被风吹动的草丛里有一双眼睛正紧紧地盯着她,那双眼睛睁得如铜铃一般大,眨也不眨,如恶鬼之眼像夜猫之瞳,闪烁着阴寒的光,在月光的映衬下显得格外恐怖,此刻那眼睛正贪婪地纠缠着叶壹的身影。

“呲”地一声公车的门合了起来,叶壹面无表情地和那双诡异的眼睛对视了一会,然后转身坐到程安妮的身边。破旧的公交车慢慢启动,在夜色浓黑的道路上缓缓向前。路两边孤独的街灯散发着昏黄的光,公车的等把黑暗劈开两条突兀的缝隙,顺着这缝隙缓缓向前行驶。车里没有几个人,只听见车颠簸的声音。

程安妮忘记了自己被叶壹调戏的事情,她打了一个呵欠重新挽住叶壹的手臂,靠在她肩头:“小壹,我困了……”

“睡吧,到了学校我叫你。”

“可是我有些睡不着,都是你,刚才说的那些话,让我总觉得不自在。”程安妮眼珠往一边滑去,放低声音说,“感觉这个车里都气氛诡异呢……好像除了我们,其他人都不吭声。”

“放心。”叶壹揽住她的肩头,“就算有什么妖魔鬼怪我也会把它们打退。”

“小壹是神仙吗?”

叶壹哈哈大笑:“不是,我不是什么神仙,只是道行更深的老妖怪,小妖们都怕我呢。

程安妮望着叶壹的侧脸,清秀的眉目之间怎么都有一种妖媚的气质,或许是因为她的眼,只要一笑就会眯起,配合上她时常上扬的丰厚嘴唇,真的有一种和她年纪不相仿的成熟之气。

程安妮莫名地有些脸红:“小壹长得这么好看,如果说你是狐精我都信。”

叶壹忍不住“噗”了一声随之哈哈大笑:“不行了,不行了,笑死了。安妮,你看那些奇怪的小说太多了吧?狐精?莫非你还是书生了?”

程安妮脸更红了:“早知道你笑我,我就不说了……下次再也不说了。”

“安妮,你这样的孩子招人疼。”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