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吴荣张小荷小说_吴荣张小荷何必单恋一枝

发布时间:2018-09-14 09:37

这本已完结小说何必单恋一枝花讲述了主人公吴荣张小荷之间的事情,这是著名作家五两的倾心巨作,何必单恋一枝花精选篇章:说这话时,吴荣的心头一下子生出了一丝愧疚,表姑那里……但是随即一想,这项链其实压根儿就不是表姑自己的,是那郑大昌献殷勤买给表姑的,那货还他娘的诬陷自己,让香梅拿了去倒更好一些……郑大昌抢了自己的表姑,老子还替他把项链找回去?傻不傻。想及于此,吴荣也不再犹豫,一点头说:“这事儿我就不说出去!”说着,他的手也是缓缓挪到了香梅下面那地儿去……

何必单恋一枝花

推荐指数:8分

《何必单恋一枝花》在线阅读全文

何必单恋一枝花第六章干啥我都依你

吴荣嘿嘿一笑,看着近在咫尺的香梅那娇媚的小脸,心头不由微微一动,干啥都成?

他可没一点客气,抬起一只手便向着香梅上头那鼓鼓的地儿探了去。

这一下可把香梅吓坏了,她连忙向后退出一步,背后已经紧紧靠在了墙上,一双美目一下子瞪大:“你……你这是干啥?”

吴荣笑了笑道:“你说我要干啥?你刚刚不是都说了,啥都依我?”

香梅一咬嘴唇,摇了摇头:“我……不,我说的是别的事儿……”

吴荣摊开手,摇头说:“那可不成,我反正就想这事儿,不然我现在就叫人过来!”

这话一出,香梅的脸色也是一阵发青,但是想想那条金项链还在自己兜里,一旦吴荣现在闹腾起来,叫了人过来,那可就真坏了!

香梅心下一阵无奈,但是想想,不过就是摸一下而已,总比被人发现是自己偷了金项链的好。

她索性把心一横,闭上了动人的眸子,咬了咬牙说:“你别叫人来,我,我给你摸就是了……”

吴荣嘿嘿一笑,再不犹豫,一探手,隔着她那低领的毛衣就摸了起来,但是隔着毛衣终究不咋舒坦,他抬头看看香梅,见她一双诱人眸子紧紧的闭上,那小脸上更是带着几分复杂的表情……

吴荣心下暗爽,刚刚还给了老子一耳光,今天非得找回本来,想及于此,他一只手扯开了香梅的衣服,另一只手一下子就伸到了里头去……

“啊……你……哼……”香梅失声惊呼,但是吴荣的手却已经伸进了里头,没有了阻隔,那份感觉更加真切,也更加舒坦。

香梅似乎想要阻止,但是那地儿被吴荣给擒住之后,她的身子也是一阵发软了起来,只是轻轻张开嘴巴,几乎是用哼的声音说:“你别……要是待会儿……待会儿有人来了,那可就……”

不等香梅多说,吴荣的另一只手已经向着下头探索了去,从未尝过女人滋味儿的他,此刻早已经有些按捺不住,自己那货子都已经完全清醒了过来,狠狠地顶着裤头呢……

手掌顺着丝质长袜向上,突破那短裙,渐渐伸入到了里头,这一摸,只感觉一片温热,隐隐还有着一些不可名状的东西……

吴荣脸色变得有些古怪了起来,收回手来,拿到了香梅面前道:“你这是啥东西啊?尿裤子了?”

听见这话,香梅不由脸一红,轻啐一口:“没成过事儿的东西,不知道就别胡说,你摸够了没,快放开我!”

本来吴荣摸也摸了,抱也抱了,倒也打算真就放了香梅离开,可一听见她这话,吴荣哪里肯依,老子没干过那事儿咋了?今天不就有这个机会?老子非得把事儿给办了不成!

他脸色一沉,伸手一把就扯住了香梅那黑色的套裙道:“我今天就要跟你在这儿成事儿!”说着身子一挺,就用那地儿朝着香梅的肚皮顶去……

香梅是过来人,哪里不知道吴荣想要干啥,感受着那炽.热的东西在自己肚皮上蹦跶,她的心里竟也是不由发痒了起来,可是她却没有被这种渴望冲昏了脑袋,这里可是张佳佳屋子的天台,现在底下还有那么多客人呢,万一谁要是上来了,那可就……

她伸手推着吴荣的身子,细白的牙齿咬住嘴唇道:“你别胡来,咋能在这里呢……”

吴荣却不管,嘴里哼哼道:“那可不成,你要是不肯,我现在就把都闹腾了过来!”说着,吴荣一把解开了裤腰带,把里头的裤头也是一并扒拉了下来,用那地儿直直顶在了香梅的肚皮上……

似乎没想到吴荣居然连裤子都扒拉下来了,香梅也是不由身子一颤,低下了头来,看着那吴荣身上的家伙,她的一双美目都是渐渐瞪大了起来,这……这家伙咋……咋这么大呢?

要知道香梅以前碰到过的那些男人,无论是他以前的老公,还是刚刚的郑大昌,他们的家伙可还及不上吴荣的一半……更何况,吴荣年轻气盛,那东西更是热腾地跟一团火似的,直顶的香梅感觉自己肚皮都快要烧起来了一样……

要是这东西,倒腾进自己那地儿,岂不是要把整个身子都烧穿了不成,那感觉……也不知道多舒坦……

香梅诱人脸上竟然渐渐露出了一抹渴求之色,她就这么目不转睛地盯着吴荣的那地儿,吞了口唾沫:“吴……吴荣,你,你真的从来没有和女人干过那种事儿?”

听到这话,吴荣也是停止了没有意义的动作,低头看了香梅一眼,见她一双眼睛竟然紧紧地盯着自己那地儿,心下不由暗暗一喜,他娘的,难不成这骚娘们儿看了自己的家伙,就对自己动了心不成?

他故意把货子抬上来一些,好让香梅看得更清楚,嘴里也是笑着说:“那可不,从来都没干过……”

“难……难怪你这……这么有精神。”香梅一抬头,视线和吴荣相撞,她的心跳不由一下子加快,连忙转过了头去。

吴荣凑近了去,坏笑道:“咋了,香梅姐,你现在想和我折腾了么?”

香梅脸蛋更红,摇了摇头说:“鬼才想和你折腾呢!”

吴荣也不生气,嘿嘿笑着说:“那你就是想和我折腾了,郑大昌不也说了么,鬼才把项链偷走了呢……”

香梅心知吴荣是在拿郑大昌的话挤兑自己,不过她却也无可奈何,项链确实是她偷的,不过这事儿她也是偷偷瞒着郑大昌干的,那家伙一毛不拔,要不是看他因为结婚买了一条项链,香梅哪里会和他做这样的事儿……

她低下头来,看了吴荣一眼,红着脸小声说:“那我要是……要是和你干了那事儿,你,你还会不会把项链的事儿说出去?”

听见这话,吴荣嘴角一勾,心头不由大喜,他娘的,难不成这香梅还真愿意和自己干那事儿?

低头看看香梅那诱人的屁股和纤细的腰,吴荣的心下更加火热了起来,伸手一把抱住香梅的身子,闻着她身上那阵阵诱人芬芳,只觉得下面那地儿好像要爆炸了一般,连忙说道:“只要你答应,我……”

说这话时,吴荣的心头一下子生出了一丝愧疚,表姑那里……但是随即一想,这项链其实压根儿就不是表姑自己的,是那郑大昌献殷勤买给表姑的,那货还他娘的诬陷自己,让香梅拿了去倒更好一些……

郑大昌抢了自己的表姑,老子还替他把项链找回去?傻不傻。想及于此,吴荣也不再犹豫,一点头说:“这事儿我就不说出去!”说着,他的手也是缓缓挪到了香梅下面那地儿去……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