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张迪林雪by大少_欲望都市少女沉沦记大少小

发布时间:2018-09-13 19:09

已完结小说欲望都市:少女沉沦记是来自微小宝平台的一本女频小说,作者为大少,欲望都市:少女沉沦记大少精彩节选:我输的彻彻底底,从开始。晃荡在街头,我失去了方向,只能去了医院。父亲坐在旁边,母亲一如既往的躺在床上。暮然回首,他们的头发都变白了,明明才40出头的年纪,看起来却和50岁的人没有区别。

欲望都市:少女沉沦记

推荐指数:8分

《欲望都市:少女沉沦记》在线阅读全文

欲望都市:少女沉沦记第四章 救人

我输的彻彻底底,从开始。

晃荡在街头,我失去了方向,只能去了医院。

父亲坐在旁边,母亲一如既往的躺在床上。

暮然回首,他们的头发都变白了,明明才40出头的年纪,看起来却和50岁的人没有区别。

父亲原本挺直的腰板弯了,母亲脸上的柔和也一去不复返,剩下的只有痛苦。

我站在门外,泪眼婆娑。

我宁愿自己没听见那段对话,父亲就不会失去工作,那么一切好不好好一点。

漫无目的的在医院里乱晃,我见到了很多形形色色的人,其中也遇见了那个替我指了一条路的人。

只是生路,死路?

都是未知。

迎面走来个摇摇欲坠的年轻妙龄女子,目测20左右的年纪。很漂亮。

“小心!”

眼看着她就要摔倒在地上,我三两步扶住了她。

她定了定神,“谢谢。”柔声细语,如果不是后来,我怎么也想象不到,她居然会在那种地方工作。

“你没事吧,我看你站都站不稳。”善良,我的一个显著特质,只是要分地方,对某些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没……”说完,她就昏死了过去,我费力的抗起了她,一步两步,血从她的下体蔓延出来,我这才发现原来她的裤子已经全部都湿了。不由得大惊。

失声叫道,“你没事吧!救命啊!”

坐在凳子上的我看向床上的她,她是打胎大出血,刚刚才抢救回来。

幽幽醒来,她似乎在叹息,眼睛望着天花板,久久不语。

整个人就像个没有灵魂的布娃娃。

我想她应该很爱那个男人吧,哪怕当时的我压根不知道什么是爱。

但我听过一句话,一个女人得有多爱才会为,那个男人生孩子,打胎更甚。

“你好点了没?”我小心翼翼的问道,生怕大点声都惊到了她。

“谢谢你。”事后,她给了我一把钱,真的是一把红灿灿的毛爷爷。我迟疑不定,拒绝了。仅存的那么点骄傲不允许我这么做。

母亲……

“能不能算是你借我的,等我以后赚了钱,我一定会还。”

我含着泪,她笑了出来,摸了摸我的脑袋。

“不用还,就当做是你好心的报答吧。”

“谢谢,谢谢……”对于她来说,可能不是很多钱,但对于我无疑是雪中送炭的一种存在。

妈,我有钱了,咱们可以打针了。

不记得是第几次哭了,她理解的拍了几下我的背,把肩膀借给了我。

她的眼睛里有一个泣不成声的小人,是我,亦是她。

我不知道的是在曾经的曾经她也像我一样。

在她的身上莫名的我体会到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不由得下意识哭着把近来的委屈犹如倒苦水般,一股脑的全都说了出来。

她略有所感的叹了口气,无言。世界上苦命的人太多太多。

抽噎着,我的脸红了起来,我居然在一个陌生人的面前哭的死去活来,实在太丢脸了。

反应过来的我低着头,说了声,“不好意思,我……”

“没关系,我这里有一份工作可以帮助你解决金钱上的困难,只是看你愿不愿意去做了。”

一模一样的话,有个人对她说过,她现在对我说,而我也对以后说。

听了她的话我瞬间大喜于色,“是什么?”

为了母亲,我就是上刀山下油锅都愿意。

“简单点来说就是三陪。”

她话语中没有羞涩,只有对现实的无奈。

“三陪?”我疑惑的望着她。

“陪吃,陪喝,陪睡。”

嘴巴微张,我小声惊呼道,“那不就是鸡……”

意识到不对,立马我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小心翼翼的撇了她一眼,见她神色自若,才补了句,“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

“不用说对不起,你没有说错,就是鸡。但如果你需要钱,这行确实是个不错的选择。”

想到她随意拿出一叠,我不可置否,是的,我需要钱。

可转念,要和陌生的男人一起干……那些龌龊的事情,内心强烈的拒绝,我迟疑了半天,最终委婉的回绝了她。

才开口,她似乎早有预料,打断了我,“你不用着急回答我,这是我的电话号码,后面考虑清楚了再来找我也不迟。”

一张白纸上清秀的字迹工工整整,不难看出,她应该也是上过学的。

手上攥成了个拳头,我一言不发的离开了病房。

我来回默读了几遍那一串数字,以及她留下的一个地址,母亲痛苦的模样历历在目。

我倒宁愿自己能替母亲受折磨。偏偏事与愿违。

回去第一时间我就把钱交上了,我们欠的钱其实不多,几百块。

但医院的理论是无论你欠多少,只要欠了,就不给药。哪怕是十块钱都绝对不行。

他们官方统一回答,医院规定。

我能理解,却不赞同。

都说不外乎人情,尤其是医院这么一个地方。然,医院才最是冷血无情之处。

至少第二天母亲如愿打上了针,我心里的一块大石头才微微落了地。接下来的几天,我投入了无限的找工作当中。

可惜结果都不太好,当我越着急,反而事情却越没有进展,既然周围的店家可能不会雇佣我,那我就往远的地方去。

虽然并没有什么用。

“小迪啊,你那里还有钱吗?”父亲的声音很小,生怕吵醒了好不容易熟睡的母亲。

我顿了顿,无力的垂下了眼睛,手忍不住翻了翻口袋,钱是有,只是几张10块的拼凑起来也没到100,“大概有个70吧。”左右就是这么多。

“怎么办,到日子交房贷了……”我们把全部家当堆积在桌子上,一共2270,父亲那里稍微多点,这是家里最后的一点点钱了。

其余的都在母亲的住院费里面。哪怕还不够。

父亲的表情说明了一切,我微抿了抿嘴唇,脑子里反反复复都是那天那个女子的话。

房子理所当然的被收回,我们一下子失去了家,不过因为长时间在医院倒也不用担心住哪里。

随便靠在椅子上,一夜也就很快过去了。

虽然可能第二天起来会浑身酸痛。

睡得迷迷糊糊中,我仿佛看见了母亲在对我微笑。

猛的一睁眼,床上原本该好好躺着的人儿,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不见,“妈?”我小声的叫道,四周找了找。

“爸,你看到妈了吗?”我摇醒了父亲,“厕所里我刚刚看了,也没有。”

突然心头涌上股不详的预感,妈会跑哪儿去呢?

“怎么,你妈不见了?”父亲一个激灵从椅子上蹦了起来。

问了门外的护士,都说没有看见,桌子上一封信引起了我们的注意,颤颤巍巍下,我打开了信纸。

当你们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可能已经……

后面的话无非就是对我们一些恋恋不舍的交代。

任谁看都是在交代着遗言。

我的脸瞬间发白,僵硬的转头看向旁边的父亲。

“爸,你说妈她不会干?”

“当然不会!”

父亲激烈的说道。

天台上,母亲一个人穿着单薄的病号服,坐在天台的边缘,风轻轻的拂过,她似乎随时都要跟着去了。

如我们所料,她果然在这儿。

“妈,外面风大,我们回去吧——”我扯着嗓子大喊道,身体一步步偷偷靠近着。

“别过来!”

“百棠,你在干什么啊!”父亲痛心疾首的说着。

“我不能再拖累你们了,我的病是治不好的,与其受尽折磨,不如现在死去来得痛快!”

母亲显得格外决然,对于她来说,是事实。

“不要,妈,你别做傻事,我有钱,我能治好你的病。”

母亲笑了,摇着头,眼睛无神的望着高楼的下面。

“你相信我,我有办法的,你要是现在死了才是辜负我和爸所做的一切。你要是跳,我立马也跟着下去!拜托,拜托你下来好不好?”

伸出一只手,我和母亲的距离很近却又很远。

父亲亦然,母亲犹豫再三,没有动作。

我急红眼睛,几步跨到天台上,脚一个哆嗦。

“小迪!快下去!”

母亲圆瞪着杏眼,快速把我拉了下去。

一把把母亲拥入怀中,我们三人紧紧的抱在一起,“对不起……对不起。”母亲喃喃道。

“别在做这样的事了行么?”

含泪,我祈求的望着母亲,我不敢想象若是晚了一分,我就会永远失去她。

“嗯!”重重的答应着。

平安回到病房里,我和父亲才算松了口气,一夜未眠。

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也是万万不能的。

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我和父亲都24小时轮流看守着母亲。生怕再出现点什么事情来。

“爸,他们真的会给钱吗?”漆黑的小巷子里,我紧紧的抓着父亲的袖子,小声道。

“这是我好不容易才问到的地方,放心。”

安抚性的拍了拍我的手,父亲表现的很平静,只是头上微薄的细汗出卖了他的紧张,第一次,也是难免。

“要不你回去吧,我都说了我一个人就够了。”

我摇着头,“我也要做!”

有四个字叫别有洞天,在巷子的深处,原本的寂静消失不见,周围更多的是叫卖声或者各式各样我没有接触过的‘行话’。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