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张迪林雪小说_张迪林雪欲望都市少女沉沦

发布时间:2018-09-13 19:09

这本已完结小说欲望都市:少女沉沦记讲述了主人公张迪林雪之间的事情,这是著名作家大少的倾心巨作,欲望都市:少女沉沦记精选篇章:我冲他笑了笑,没有作答。他无奈叹了口气,珊珊离去。手机来电铃声欢快的响起,班长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张迪,你不会忘了今天班上最后一次的聚会吧!”

欲望都市:少女沉沦记

推荐指数:8分

《欲望都市:少女沉沦记》在线阅读全文

欲望都市:少女沉沦记第二章 心怀鬼策

我冲他笑了笑,没有作答。他无奈叹了口气,珊珊离去。

手机来电铃声欢快的响起,班长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张迪,你不会忘了今天班上最后一次的聚会吧!”

“嗯?我记得。”这是在之前我们全班早就约好了的。

因为是最后一次,每个人都显得很珍惜。

根据班长给的地址,我出现在离学校不远处的ktv里。

轻轻推门,没有人注意到我的到来,比较声音太大,班级人又多。

他们或坐着,或站着,脸上有高兴的也有不高兴的,几人一堆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下意识的我开始寻找起林雪,我们也有很久没有再见过了呢,自从高考后……

“喲,我们班的学霸终于来了。”班长皮笑肉不笑道。

她不喜欢我表现的很明显,我很清楚,因为我每次都是第一,而她被班上人称为万年老二。

“对不起,我前面有点事,来晚了。”我讪讪道,眉眼间多了抹尴尬。说完悄然的绕过了她。

学霸,这两个字可真好听,对现在的我无疑是一种讽刺。

背后的声音却没有停顿。

“听说她这次考的特别差啊!”

“马失前蹄呗,呵呵,连3本的分数线都没到,真的是笑死人了。还学霸。”

“你们别这么说~”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经过班长之口,全班的大部分人其实都知道了这件事。

我觉得背后有一双双眼睛在笑话我,脸瞬间因为羞耻变得通红,借着尿遁,我逃出了包间。

厕所里,我缓缓滑落,无助的抱着膝盖。

正当我胡思乱想时,门外突然变得热闹起来,接连走进了几个人。

“好久不见啊!恭喜你了,这次考上了c城最好的学校。”

“呵呵,运气罢了。”

是林雪的声音……和,那年那天对我动手的人!她们并不是我们班的人,而是隔壁的,她们的聚会好巧不巧也在这儿。

林雪的成绩?怎么可能?

我浑身一个激灵,不由得把耳朵贴在了板面。

“你那个朋友可就倒霉了呢!”

她口中的朋友不出意外就是指我了。

“朋友?谁跟她是朋友?”林雪话锋一转,语气十分厌恶。

“不过是玩玩罢了,谁还当真。不过我还是得感谢她的,多亏了她我才能上这么好的学校啊,哈哈。”

说着说着,林雪笑了起来。笑得格外尖锐,像一把匕首,刺进了我胸口处。

生疼。

我不是傻子,联合我的成绩,再细想她们的话。

答案似乎就赤果果的摆在我的面前。

她之前嫌自己字丑,求我亲手教她写我的字,我的准考证似乎消失过一小段时间,当时我很着急,后面她拿出来说在我的座位底下捡到的。我放的位置根本掉不出来才是。

以她对我的了解程度,我放在哪儿她应该一清二楚。

当把一切串联起来,则就是事实。

我仿佛陷进了一片巨大的沼泽里,现在想起身,却为时已晚。

当年的我第一想法就是找她理论,狠狠的把门一推开,我暴露在她们的视线里。

她们第一时间不约而同的纷纷看向了我,每个人表情各异。

外面人总共5个,除去林雪在外,包含了上次打我的的那几名女生,她们皆带着似笑非笑的眼神望着我。

“没想到人就在这儿啊。”一女子道。

我三步并做两步走到林雪的面前,出声质问道,“是不是你把我们的成绩给换了!?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枉我对你那么好!”手死死的握成了个拳头。

她表情自若,一丁点被揭穿后的紧张都没有。“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别你自己考的差了就要赖上我。”

眼前的她明明很熟悉,却又格外的陌生。

一举一动都和平时大相庭径。从前的她从来没用过这种口气和我说话。

“你们在外面的话我都听见了,你还说不是!?”

她不可置否的双手一摆,“证据,有的话,你就拿出证据来。”

一时语塞,我确实没有证据。“我,我要去告你,你就等着接受法律的制裁吧。”

噗嗤,她,以及她们都毫不意外的笑出了声,是啊,我的话确实很可笑,我后面的所作所为恰恰证明了这一点。

“你看这人理直气壮的污蔑我,我该怎么办?”林雪转头,问向旁边的女人。

“自然是给她一个教训啦。有些人就是不听话。”

林雪冷冷一笑,“好主意。”

几人默契的把我围住了,我一步一步后退,背贴到了墙上,冰凉。

“你们要干什么?”

我失措的叫道,脑子中浮现的都是之前不好的记忆。

“很快你就会知道了。”女子投来一个意味深长的笑。

“救命啊!”我失声大叫,林雪拿出了手机,其他几个上来就开始拔我衣服。

“你们这么做是犯法的,我要去报警,到时候,啊!”

在我说话中,一个人用力掰开了我的手,把我肩上了一块布料撕了下来。

如同破布扔在地上。白皙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

几个对我一个人,我没有一丝力气反抗,只能无力的在挣扎,喊叫着。

门离我几步之遥,却又遥远。

全身上下东一块西一块的破碎随处可见,显得那样狼狈。林雪盯着手机直发笑。

一鼓作气,我挣脱出她们的魔爪,打开厕所的门,以飞快的速度跑了出去,不敢睁眼,不敢回头,我知道她们一定在追赶着我,也怕周围人的目光。

我不知道的是有一个男人对我惊鸿一瞥,一见钟情。

他是这么说的。

只是我不知道他钟的是脸还是情,再见倾心,倾的是心还是身。

赶忙打了的士回家,路上,我的泪如雨落,司机大叔不停的问我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我摇头,告诉他没有。

母亲见我哭哭啼啼,衣不遮体,吓的连连安抚我,问我怎么了。我一股气把事情都说了出来,母亲大惊。

换完干净的衣服,我又走了次教育局,“老师,是我同班同学林雪蓄意和我调换了成绩,您可以去调查,我说的每一个字都真的。”

“简直就是天方夜谭。”那个人显然不相信我的话,表情冷淡。

我围着他不断絮絮叨叨,把事情的经过全部说了出来。

原以为他就在再不相信,总该去查查吧,事实上,林雪有本事能这么做,压根就也不怕我所谓的告发。

他们精心布置的局,哪能是我能破坏的。

“请你不要扰乱了,麻烦出去,门在那!”

三句不到,他已经脸色微沉。

很久以后我才知道我没找对人,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林雪在教育局的‘好叔叔’。

“不是,您听我说,里面肯定有问题。”

他不耐的撇了我一眼,拿起座机电话,按了几下。

我正高兴以为他是听进我的话时,一开口,那一点希望就碎了满地。“叫几个保安来,这里有人闹事。”

眼睛睁的大大的,我一脸不敢置信,“我没有闹事,您为什么就不相信我说的话呢!就是林雪把我的成绩给调换了。”着急的我带着哭腔。

保安很快赶来,在得到他的指示下,把我架了起来。

“你们干什么?我没有说谎——”再一次,我被扔了出来。

手与地面发生了摩擦,倒吸了口凉气,血滴落在地上,我努力不让自己哭出来,很痛,但心底的某个角落更是。

为什么不相信我?!

学校,法院,等等只要有关地方我都去了,一次次失望,心已经是满地狼藉。

就连警察局我都鼓起勇气去了,结果……

我没有证据,光凭一面之词很难能将林雪搬倒。

正午,温暖的阳光打在我的倒影上,莫名的有些凄凉,打开家门,意外的我发现父亲也在,和母亲两人端坐在沙发上,在聊天。

“爸?你怎么回来了?今天放假吗?”

母亲微红的眼眶似乎说明了一切。“发生什么了?”我问道,顺势坐到了父亲的身边。

“张迪啊,我们不要再告了好吗?”母亲说着,抹了抹眼角滑落的晶莹。

“为什么?!”听到这话,我弹了起来,“你们告诉我怎么了?”

“你爸被公司开除了。”父亲无奈的垂下了头。

“!一定是林雪干的!”我知道她家有权有势,我爸工作的地方虽然不是林氏集团,可王氏与林氏交好,开除是必然。

无知无畏的我嚷嚷着要去他们公司闹。

“够了,小迪,我们是斗不过他们的。”

被父亲的话说的一愣,我呆涩了几秒。我不得不承认,他说的对。

“可我……不甘心啊。”

我真的真的不甘心什么都不做,哪怕撞的头破血流,我也想还自己一个公道。

然,世界是黑不是白的。

最终,我还是放弃了。林雪理所当然的用我的成绩上了c城最好的大学,而我正在网上看着各种招聘信息,想找份工作来贴补家用。

父亲被辞退以后,家里一下断了经济来源,迟早会坐吃山空的。父亲自然也再去找过,只是没有一家公司愿意聘用他。

他们都被提前打好了招呼。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