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伯兮颜晓棠小说_伯兮颜晓棠师父我想娶

发布时间:2018-09-13 19:09

这本连载中小说师父我想娶大师兄讲述了主人公伯兮颜晓棠之间的事情,这是著名作家羊毛团子的倾心巨作,师父我想娶大师兄精选篇章:看徒弟们都好好听着,召南也不卖关子:“这个麻烦就是一旦用了此符,就不能再借用禁制的力量封印真元,本来这是好事,不封印真元也能隔绝神识欺骗五感,估计创造符篆的人目的就在于此。但是如果用了真元,哪怕只是调用真元进行调息恢复,这符也会因为过于精巧,承受不住元气冲刷,立即破碎失效,因此这符篆等于是残破的,收在《残典》里,我只是偶然看过,当时也并不在意,若非正合我们用,根本想不起来。”

师父我想娶大师兄

推荐指数:8分

《师父我想娶大师兄》在线阅读全文

师父我想娶大师兄第九章 你不用的

召南会提出来说,就一定有解决办法,虽然了解不多,可是颜晓棠就是相信,他不是会把难题丢给徒弟的那种师父。

不过看召南严肃的样子,这个麻烦可能不好解决。

看徒弟们都好好听着,召南也不卖关子:“这个麻烦就是一旦用了此符,就不能再借用禁制的力量封印真元,本来这是好事,不封印真元也能隔绝神识欺骗五感,估计创造符篆的人目的就在于此。但是如果用了真元,哪怕只是调用真元进行调息恢复,这符也会因为过于精巧,承受不住元气冲刷,立即破碎失效,因此这符篆等于是残破的,收在《残典》里,我只是偶然看过,当时也并不在意,若非正合我们用,根本想不起来。”

月出一下子就明白了:“师父的意思,得靠我们自己克制住,绝不使用真元,才能保证符篆有效?”

召南点头。

颜晓棠笑道:“这叫什么麻烦?不用就不用嘛,反正也是要用那什么禁制封印起来不能用,一用就有可能被发现,这不正好。”

伯兮朝她瞥了一眼,眼底透出两个字:“凡人。”

颜晓棠立即坐不住了,她哪里想错了吗?

召南道:“你师兄们已经习惯了真元的存在,对他们而言,每走一步路,每一次呼吸都带着真元的循环往复,源源不绝,用禁制来压制住真元是一回事,要他们自己改变习惯不动用,是另一回事。”

月出垮脸道:“专心想着不动用,肯定可以做到,但总不能随时随地就只想这一件事吧?万一不留神……”

召南轻叹,除此之外他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颜晓棠懂了,真元这东西,在师兄们那就跟呼气吸气一样,是再自然不过的一件事,用符阵不用禁制,他们就得换个呼吸方式,跟她练桩子的时候必须用小腹吸气,不专门去留神,很容易就变成平时用上腹部吸气了。

一个时辰两个时辰的没事,可一天、两天,甚至一个月都得保持住的话,她的汗都会急出来的。

这么一想,确实挺难,难在要跟习惯对抗。

伯兮没想多久便道:“可以。”他可以做到。

月出指望师父那还有其他办法,忙道:“伯兮师兄,你想好。”

召南笑笑:“连伯兮都能做到,为师也能,月出你嘛……还是用禁制吧。”

月出瞪圆眼睛,看看师父再看看师兄,感觉被师父鄙视了,他又看颜晓棠,指望从还没开始修炼的小师弟身上找平衡,再一想,小师弟目前还是彻头彻尾的凡人,他从小师弟身上找平衡才叫鄙视吧,一种深刻的自我鄙视,顿时灰溜溜的。

事情这便定下来,颜晓棠之前没见过禁制长啥样,这次总算见到符篆是什么模样的。

他们也找不到什么好的材料,召南就从屋顶抽了根木棍下来,借小徒弟包袱里的鹿纹金扣当做刻刀,削出两块寸许大的木片,在上面刻某种玄妙的线条。

这符篆名叫“晦金符”,从字面就能理解,晦金符起的作用是把像金子一样熠熠生辉的仙气遮掩,仙气是个很笼统的概念,外在皮相、内在气度,还有修仙的人有的紫府识海都在其中,遮掩得十分全面。

颜晓棠看不出到底玄妙在哪里,只觉得师父的手指尖带着星辰的碎光,在寸许大的木片上滑动,一道道不明所以的线条勾勒出一个精致无比的图案,似山不是山,似水不是水,倒像是木头里天然生出来的纹理。

再凿孔穿线,挂到脖子上,塞进衣服里面,就完工了。

月出做不到,所以召南没给他做,他嘴巴扁扁,看得颜晓棠好笑,眼睛一挪到伯兮脸上,没防备,差点把口水流下来……

跟伯兮对视的时候,胆子会被提起来抖,那是寒光闪烁的剑刃贴着脊骨刮过去,眼底尽是寒光,其他的什么都看不见,所以几天下来,除了是一把“神剑”,颜晓棠还真不知道大师兄长这么好看。

额头不宽,嘴唇不红,连眼瞳的颜色也不够黑,可就是好看,尤其下巴,细致柔和得让她很想动手动脚,不过,人太短够不着。

“师父,这样不行。”

颜晓棠追在召南后头,小脸写满坚决。

“为什么不行?”召南不明白小徒弟突然的情绪激烈是怎么回事。

颜晓棠握着拳头道:“会被强盗看上的!”

“强盗?”召南露出思索的表情,淡淡朝大徒弟那方向看一眼,然后低头问道:“强盗是何人?”

“……”

颜晓棠疯了,她早该觉悟,做仙人的师父不仅是少常识,是根本没有常识。

罗嗦了半天,才把强盗这种“职业”解释清楚,接下来又犯难了,她知道色狼的表现形式,但是不知道色狼的本质来源,只能解释为“因为好看”,“所以会被抢”。

看她那么笃定,召南不由得担心:“用了晦金符,强盗会来抢,可若不用……”这不是死局嘛。

颜晓棠忍住朝大师兄那看的冲动,坚决的不希望有其他人对这把神剑产生图谋,她的就是她的,连觊觎也不许别人觊觎。

召南道:“这可怎么好?嗯,颜颜,强盗也是凡人吧?”

颜晓棠察觉不妙,可她不能否认事实:“是。”

召南袖手道:“仙凡之间,我们只能躲一边。”

颜晓棠明白了,不甘心道:“嗯。”

召南笑如春风拂面:“那,自然是宁可对上凡人,好过对上仙人。”

没有理由反对,颜晓棠犹不死心,垂死挣扎道:“可是有很多强盗,披着权贵的外衣行抢劫勾当,得罪他们也会惊动落霞宫。”

召南探手,揉揉她蒿草似的头发。

“伯兮,你身体不好,注意挡风。”师父道。

咦——颜晓棠扭头,见大师兄很听话的把颈子上充当围脖的破布扯高,把眼睛以下挡起来,心里顿时满意了几分。随即,她恍惚觉得哪不对,这不是还没说到大师兄挡脸的问题吗?师父怎么就把枝叶剃光,发现关键了?难道师父早已察觉她的目的,却故意逗她半天。

“师父,你才该挡脸吧?”

“嗯嗯,师父的身体更加不好。”召南很假地咳嗽一声,也把脸挡了挡,可是露出来的眼睛像狐狸一样笑弯了。

看月出也要照样模仿,颜晓棠憋气道:“三师兄,你不用的。”

月出差点流泪,他这是被小师弟鄙视了,所有人,包括他自己都鄙视自己,一瞬间自卑得无以复加。

前进的方向赫然指向海上,连续赶了几天的路后,召南和徒弟们站在海边,望着阴云下惊涛怒浪的海面,无计可施了。

连那小境天的门都还没找到,就要先面对海面的风浪,不动真元的情况下不可能办到。

照莱府城离海不过二十多里,把住浚江口,渔业一向兴盛,但在这时节,海面也没有任何船只的影子,只要去到海上,都太过显眼了。

而且那小境天说不定在海底,破釜沉舟的去找,万一门口禁制没弄开,倒把后面的追捕引来,那可就呵呵了。

颜晓棠再次提议:“师父,去照莱吧。”

召南道:“进城?”

颜晓棠点头:“照莱不小,也有落霞宫。”

伯兮看了她一眼,颜晓棠也不多话解释什么“灯下黑”的原理,即使三师兄月出有点呆,可也不笨,一思量就会明白的。

召南点头,即使再急着恢复,眼下也不是他们能够去考虑的,先活下来,才有来日方长一说。

颜晓棠扒拉了一下布兜里仅剩下的财物,一支金簪,一片玉扣。金簪是清邑名匠宰父盛打制,即使把将军府的双鹿角纹磨掉,仍然很难不引人注意,哪怕金簪出手可以换至少百贯钱,她也不打算冒这个险。

只剩下玉扣,但是玉扣正面占据一整面的双鹿角纹,真要磨平,就剩不下多少了,还是只能摔成小块来用,可是一摔也不值钱了,大块点的能换半袋粗面,小块的就只能换几张锅饼。

颜晓棠狠心拿起玉扣一摔,“啪”一声脆响,就看最大的一块碎片在地面弹一下,飞出几尺嵌进了还冒着气的一大堆牛粪里……

“师父——”

喊的不是颜晓棠,她脸青唇白的到处找小树杈准备打捞,喊的是月出。

月出已经懂得拇指那么大一块玉可以做很多事,比如给狗群饱饱的吃上好几盆杂碎,比如买一件干净的布袍,山下什么都要买,连口热水竟然也要花钱!

在半个月前,他连钱是什么都不知道。

召南听到月出的喊声,笑道:“无事,捡出来便好。”

月出吃惊得一眼大一眼小:“可是师父,那是牛……牛……牛粪啊!”

颜晓棠把挑在树杈上沾着牛粪的碎玉伸到月出手边,月出猛的弹开一丈多远,表情惊恐莫名。

召南摇头:“颜颜,莫拿你师兄寻开心。”

“是,师父。”颜晓棠一脸老实样地挑着碎玉找水坑涮洗,一回身,就看伯兮俯身,把泥地上其他碎玉渣子捡起来。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