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女主林雪男主张迪的小说_欲望都市少女沉

发布时间:2018-09-13 19:08

花生小编推荐女频小说欲望都市:少女沉沦记,欲望都市:少女沉沦记小说是作者大少的一本都市小说,小说主角为张迪林雪,张迪林雪小说精彩片段:慢慢的父亲的脸上失去了往常的笑容,整个人病怏怏的,成日里与酒为伴。一进家门我就能闻到铺天盖地的酒味。饭桌上零星散落着几个空空的瓶子。“爸,你别喝了,对身体不好。”这句话我对他说过不下十遍。

欲望都市:少女沉沦记

推荐指数:8分

《欲望都市:少女沉沦记》在线阅读全文

欲望都市:少女沉沦记第三章 医院

慢慢的父亲的脸上失去了往常的笑容,整个人病怏怏的,成日里与酒为伴。

一进家门我就能闻到铺天盖地的酒味。饭桌上零星散落着几个空空的瓶子。

“爸,你别喝了,对身体不好。”这句话我对他说过不下十遍。

他却没有听过,不知什么时候起延伸到他的言行举止都开始激动起来。

“为什么不让我喝,不喝我又能干什么!”有一句没一句的嚷嚷着,他手舞足蹈的乱挥着瓶子。

我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家里发生的一切都是因为我……

我这个‘罪魁祸首’。

以我的学历,只能先找一个服务生的工作应付着,毕竟也没有经验。

每天端盘子,洗菜,很累。

家里有我的工资再加上母亲也经常帮别人洗衣服之类的,家里倒也凑合。

但就连这般日子,我都没有过得太长。

“妈?怎么了,你脸色怎么那么难看?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餐桌上,母亲的脸色白的吓人,头上冷汗连连,嘴中难免发出了细微隐忍的声音,哪怕她极力没有张口。

她摇了摇头,无言。

然,没过几分钟,她就眼睛一闭扑通一下在我面前倒了下去。这一倒就再也没能起来。

医院里,父亲难得清醒了很多,我们两个双双守在母亲的床前,面色凝重。

经过各项检查之后医生得出来的结论是胃癌。

我当时就傻掉了。

治是必须要治,然而还没开始治疗,救护车,检查,住院,抽血等费用都已经让我觉得绝望了。

医院无疑是个烧钱续命的地方,只可惜我们家没有钱。

母亲醒来,一睁眼我就看见了她的眼神有些闪躲,想起身,却无力跌了回去。

她早就知道她的病,至少比我们早。

“妈,你别乱动。”

“咱们不住院行不行,说不定这病它后面自己说好就好了呢。”说着说着,母亲忍不住也哭了。

如果有钱,谁会不治病呢?

我们抱做一团,可能是声音大了点,周围人都投来了不悦的目光。

钱如流水的花,白天都是父亲在照顾母亲,我在上班,晚上我则是我来。

家里所有的积蓄都搬到了医院里,可就如同一颗小石子扔进海里,惊不起一丝波澜。

化疗药物有多贵?贵到每年不知道有多少人为这些散尽家财。

医院是治病救人的地方,只是有时他也更像个无底洞。

接下去父亲无奈的每家每户去接钱了,电话打了一个又一个,赔着讨好的笑脸,低声下气。

可一般话都还没说完就被另一头三两句给打发了。

一次又一次。

这就是平常称兄道弟的朋友,或者与你带点血缘关系的亲戚。

“不好意思,你欠费了,麻烦你尽快去缴费好吗,我们是要见到余额才能打针的。”

护士小姐不耐烦的说道,因为她已经是第三次来对我们家催费了。

脸红一阵白一阵,我有些手足无措。我的工资已经是预支了足足3个月的了,而父亲去外面找人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

“我们会尽快,会的。”回避着她,我道。

临走前护士撇了我眼,没有再说什么。

没过多久,母亲再次开始腹痛,她死死的抓着我的手说让她去死。

我撒腿就跑到办公室找医生,“医生,医生!我妈说她肚子好痛——”

“你要么尽快去交点钱?不然我就算开了药你也没有办法打。”收起听诊器,医生叹了口气道。

“能不能…能不能先打针,我保证钱我会尽快凑上的。我妈她真的特别难受,通融一次,就一次好不好?”

我祈求的望着他。

他轻轻摇了摇头,在我的百般阻挠下走了。

如果问我什么时候最绝望,那么就是此时此刻了。

我握着母亲的手,亲眼看她痛的生不如死,她的表情全部拧在了一起,她忍着没有叫出来。我却什么也做不了,那种无力感,我恨我自己。

一个病房里部分被吵醒的其他人,低声咒骂了几句,翻了个身继续睡了过去。

母亲痛昏了又被痛醒,接连反复,我胡乱抹了把脸上的泪,直接跪在了医生面前,“我求求你,医生,她会死的,就一次,我发誓我一定会交钱的,她真的好痛!”

自尊?面子?那是有钱人才配有的东西。

我的举动一时间引来了很多围观的群众只是他们都不过是来看戏的,没有一丝一毫要帮忙的欲望。

“不好意思,这是规定。”冰冷的话就如同宣判了死刑,用力把我的手给掰开,我无力的半跪在地上。

为什么?就一次都不行吗?

医院的地板冰冷,就和我的心一般。

失魂落魄的回了病房,母亲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沉沉的睡了过去,睡着的她脸上格外的安详,带着些点解脱的笑容。

“妈……”我不敢猜母亲还能坚持多久。

我迷迷糊糊中也爬在病床上睡着了,梦到母亲死了,被惊醒后,我就那么看着她,看了一夜。红血丝充斥着眼球。

夜很漫长,我只希望母亲的命也能长一点,再一点。

父亲并没有借来钱,他借来的只有对人性一次次的看透。

意料之中,我们不得不接受的事实。

服务员的工作有一点好,每天的残羹剩饭正好可以被我用来做我们全家的一日三餐。很长一段时间,我们就是那么过的。

“您好,欢迎光临——”

标准的90度鞠躬,抬起头,我的表情僵在了脸上。

有些人不用特地,命运就仿佛安排好了似的,总会让两个人命中注定的相遇。

许久不见,林雪变得更加漂亮了,精致的小红裙,黑色的漆皮高跟鞋,身后那一群人该是她的同学吧。

原本,应该是我的同学。

反观我,生活原因瘦了不少,单薄的身体看起来都快撑不起衣服似的,脸上因为营养不良变得蜡黄,整个人有种颓废的狼狈

她也一眼就认出了我,几秒钟的呆滞,脸上露出不可意会的表情。

“好久不见啊,朋友。”

朋友?呵呵,我无声的笑了,不语。没有反应,我不能失去这份工作,所以是不能有。

她身后的人似乎来了兴趣,“林雪?你认识?”

“是啊,高中同学。”她应着,带着后面两男两女女落了座。

“你高中同学挺漂亮的。”其中一男的舔了舔嘴唇,不怀好意的望着我。我下意识躲过他的视线。

“那可不,她可是我们高中有名的美人。”

林雪的话听起来意有所指,几人瞬间懂了什么似的,看着我的眼神变得更加不屑起来。

拿出在怀里的菜单,我放置他们的面前,“您们想要点些什么?”

“你有什么推荐吗?”林雪反问道,把菜单随意的丢向一边。

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一只手拖着下巴。

“我们这儿的宫保鸡丁,豆腐鱼都是不错的。”

“那好,除了这两道菜,其他的都给我端上来吧。”

玩着指甲,林雪说着。几人一愣,不约而同的笑了。

我紧了紧拳头,退了下去。远处默默的看着他们谈笑风生。

“张迪啊,麻烦帮我拿一杯水。”林雪指名道姓的叫着我的名字。让我不能逃避,只能硬着头皮上。

“好。”我忍,忍字头上一把刀。

“哎呀,好烫啊!”如金典桥段样,她怪叫了声,在把杯子接过去的时候,悉数把水往我身上一撒而尽。

杯子应声落地,碎了一地。

我倒的是温水,不烫,但湿了一身的感觉也并不好。

我没有做声,直直的站在那里。

我想骂人。

“你——”忍无可忍,我出声道。她接的极快。

“都怪我没有接好这杯水,张迪你是不会怪我的吧。”

我沉默了会儿,“当然。”

领班很快得知动静赶来,“发生什么事了?还不捡起来!”

怒气冲冲的对我吼道。我蹲下身,一点点捡着玻璃渣。

转头就和变脸似的,恭恭敬敬的向林雪询问,“这位小姐,用餐还愉快吗?”

看人他还是会的,就林雪一身起价都得几千,态度自然比平常是好上几个度。

“没有什么,只是摔了个杯子而已。”

“还不赶紧和这位小姐道歉!”

我张了张嘴,没有声音。

我吗?

该道歉的是我吗?

我突然想起来政治老师对我说的那句话,人生没有绝对的公平。

那我该如何在这不公平的世界生存下去。

最后,我低了头,如同蚊子般的声音,“…对不起…”

她笑了,说没关系。

我本以为这样委屈求全可以保住我的工作,结果好像并不如此。

林雪走后没多久,下班时,领班找上了我。

“你预支的三个月工资就算了,明天开始你就不用来了,你被辞退了。”坐在椅子上,他道。

我睁着大大的眼睛,问了一遍,“什么?”

第一反应就是我不能再被辞退。

“听不懂吗?你被开除了。”

“我没有迟到或早退,也没有犯如何错误,凭什么辞退我?”我不甘心的反驳。

他看着我,眼睛里是些许同情,我很讨厌他的目光,我不需要别人的同情。

“理由我就不多说了,老板亲自说了要辞退你,我也没办法。不光是我们一家,这附近可能都不会有人再愿意顾你了。”

似感叹,他不急不缓的说着。

林雪——

不用说,我都该猜到是谁了。她就这么不肯放过我?

“好的,我知道了。”无论是成绩或者工作,我都无法要回来。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