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辨宝狂少杨奕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09-13 18:36

已完结小说辨宝狂少是著名作家庾乐的一本原创小说,小说的主角是杨奕,该小说划分在男频小说,现情小说辨宝狂少精选篇章:“没问题呀!就不知道你家小奕能不能看上人家,毕竟他是大学生。”一个妇女说道。杨奕的父母眉头不经意皱了一下,那八婆明显是找茬的。虽然两人也不经常在老家这边,却也知道,眼前这八婆满村子唱衰小奕。现场的气氛,立即有点尴尬起来。杨奕的那些姑姑婶婶都颇为不满地瞪了一眼那八婆,暗道:今天又不是你家儿子结婚,刷什么存在感?

辨宝狂少

推荐指数:8分

《辨宝狂少》在线阅读全文

辨宝狂少第六章 归家

杨奕回老家的前一天,就接到叔叔的电话,话语中有点责怪,表示这兄弟间不需要那么那么客气,直接回来喝杯喜酒就好,不过,听得出还是挺高兴的。

近五千元的礼物,放在农村里面也是一件厚礼,让婚礼增色不少。

他表示,货到了,没有马上安装,希望杨奕早点回去。他准备留在结婚那天,再抬进屋,这样倍有面子。

“叔,我尽量早一点,主要我这边还有点事忙。”杨奕开口道。

趁着这两天,杨奕疯狂地压榨那只竖眼的使用时间,无非就是想要在回老家前,多赚一些,人都是要面子的。

然后,接下来的一天,杨奕都是白忙,没有丝毫的收获。可见,捡漏不是那么容易的。别看古玩街千千万万的古玩,但真品少得可怜。那些想要靠捡漏发大财的,概率跟买彩票高不到哪里去。

车票他一早就预定好,是家乡的私人车,小中巴,坐十多个人的那种。

这种车子坐得其实并不舒服,但好在人家通常会接送。只要你给个地址,别人就能到你指定的地点接你,回到老家,还能送上门,方便得很。

半夜出发,第二天一早,就到老家。看着外面熟悉而又陌生的环境,杨奕感概万千。时隔四年,他又回来了。

因为家乡鼓励发展水果种植,现在很少能看到农田,所有空闲的荒地等,都种植了果树。这个时候,正值开花的时节,漫山遍野都是雪白的李花,煞是好看。

坐在杨奕后面的两三个妇女,这时一直在讨论近两年来李子的收成跟热销,谁谁家赚了多少万等等。

杨奕才发现,在家乡比外出要好了。想想自己父亲,十多年前就外出打工。那时候在家乡根本就是混吃等死,没什么收入可言。在外面,好歹混个三两万一年。

他记得自己奶奶调侃过杨奕的父亲,说小的时候,杨奕的父亲读书非常厉害。不过,就是没有长远的目光。

在当时,读好书,以后不就是当个老师什么的,当教师在以前也就一百几十块钱一个月。他老子觉得,到外面怎么混也不止这个数吧!于是,他戳了学,到外面厮混。

这一点,不得不说,跟杨奕是一模一样的。因此,他奶奶总是说,他们两父子就是一个脾气,犟,都有主见,却不怎么听劝的人。

“响水的到咯!带齐行李准备下车了哈!”司机喊道。

杨奕立即收回思绪,捉起背包就起身。下了车,马上发现村子的氛围充斥着一股喜庆的味道。

“哦哟!这不是小奕吗?你好多年没有回来了吧?”一个大婶眼尖,当场认出杨奕来。

“七婶你这是越来越年轻了呀!”杨奕恭维一句。

“今天你堂弟结婚,我就说你肯定会回来的。”

聊了几句没什么营养的,杨奕就赶紧朝老家赶回去。他刚离开,身后就响起阵阵的议论声。

“他就是当年姓杨佬的第一位大学生呀?看起来还斯斯文文的,只是没想到混得那么差。”一个刚嫁到这村子不到三年的少妇开口八卦道。

“你不知道,当时他姓杨佬有多神气呀!请了很多人,后来丢脸了吧!”

“可不是吗!都被学校强行退学了。”

“要我说,他也够不争气的。”

……

还没到家门,就看到老家门口的晒谷坪架起火炉、摆好桌子等等,搞得热火朝天,一些早到的客人正在围在一起聊天,相互恭喜等等。杨奕的父母、大伯、三姑六婆等都在。

“小奕回来了。”四姑忽然说道。

所有人都朝正在走回来的杨奕看过来,脸色各异。

“坐车晕车没?刚好热了一些包子,来吃点吧!”杨奕的老妈接过背包,她知道自己的儿子有时候会晕车,见杨奕脸色有点疲惫,心疼道。

“妈,这次我没晕车,但刚下车也不想吃东西。”

他开始对叔伯婶娘等人问好,一些有印象的在场人士,也客套几句。

那些心里虽然看轻这个年轻人,却也给面子,没有揭伤疤,提当年的事情。尤其是得知杨奕送了一台近五千元的洗衣机,有两三个人还赞挺大方的。

“我奶奶呢?没起床?”杨奕问老妈。

“在里面呢!哪能还睡觉?我们一大早就起来了。你三叔他们也就睡了三五个钟头。”

“我去找奶奶说话。”

“去吧!你都三四年没回来,你奶奶想你。”杨奕的老子挥手把杨奕赶走。他对自己这个儿子最欣慰的,就是还懂得孝顺老人。

尽管那么久没有回来看老人家,但几乎每个月都会打电话跟老人聊上好久,逢年过节,都会寄点钱回去。

这一点,在所有兄弟姐妹的孩子中,算是做得最好的了。

昨晚,老母亲还说着,这三四年,小奕给她寄了很多钱,会经常给他打电话。不像那几个丫头,出去后都要把她这个奶奶给忘了。

“杨二,什么时候喝你儿子那一杯?他是大哥,应该结婚了。”在场的人见杨奕离开,开始“攻打”杨奕的父亲。

杨奕的父亲排行第二,所以很多人都喊他杨二。

“年尾就喝他那杯呀!最好是你那个第二的仔也同一年,你们这家今年就三个喜事了。”其他人纷纷开玩笑道。

“就是还没咯!大家有合适的姑娘,最好帮忙介绍个。”杨奕的母亲倒是一个会交际的人。作为母亲,不着急当奶奶,那是不可能的。

“没问题呀!就不知道你家小奕能不能看上人家,毕竟他是大学生。”一个妇女说道。

杨奕的父母眉头不经意皱了一下,那八婆明显是找茬的。虽然两人也不经常在老家这边,却也知道,眼前这八婆满村子唱衰小奕。

现场的气氛,立即有点尴尬起来。杨奕的那些姑姑婶婶都颇为不满地瞪了一眼那八婆,暗道:今天又不是你家儿子结婚,刷什么存在感?

从昨天开始,这八婆就一直吹自己儿子结婚那天怎样、怎样,特烦,好像人家的婚礼都比她的寒酸似的。

现在又拿小奕的陈年旧事说事,真是让人憎恨!

不过,有一个事实不能否认,人家的儿子确实能干,在市区开了一个家电商场,据说现在资产都超过百万了。在同龄人中,读书不是最多的,却是混得最好的一个。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