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每天都在帮厉鬼报仇粉黛尤物_每天都在

发布时间:2018-09-13 18:08

每天都在帮厉鬼报仇这本女频小说目前处于连载中,这本小说是一本灵异小说,小说主要介绍了男主封焰和女主任子安的故事,小说章节精选:任子安的脑子浑浑噩噩,孟子轩趁机吻住了她的唇,在她唇上流连忘返,直到唇被啃破了,任子安才清醒了过来。毫不犹豫的给了他一巴掌,可还没等打上,手就被他抓住了。

每天都在帮厉鬼报仇

推荐指数:8分

《每天都在帮厉鬼报仇》在线阅读全文

每天都在帮厉鬼报仇第十九章 教授竟然是他

孟子轩却还在紧逼着任子安,将她困在墙角处。

任子安有些紧张,这种情况可是很危险的啊。

孟子轩低下头,在她耳边轻声说道:“所以,任小姐,你若是想夺回任家的家产,应该知道该怎么做吧?”

什么?他想做什么?

任子安的脑子浑浑噩噩,孟子轩趁机吻住了她的唇,在她唇上流连忘返,直到唇被啃破了,任子安才清醒了过来。毫不犹豫的给了他一巴掌,可还没等打上,手就被他抓住了。

孟子轩将任子安的手按到头顶,继续寻她的唇,吓得任子安赶忙召唤风存,风存瞬间化作小男生出现在面前,一把将孟子轩扔了出去。

孟子轩狼狈的摔在了地上,风存拉着任子安就走。

孟子轩看着二人的背影,眼神闪过一丝阴鹜。

王思思看见风存从门内出来,一脸的惊讶:“你是什么时候进去的?”

风存不想搭理她,拉着任子安就走。

任子安不及解释,一心只想快些逃走。

王思思不乐意的看着她,心中的不满更甚了。任子安,别以为你有什么可得意的,到时候,会有你哭的难看的一天。

王思思踩着高跟鞋,快步去了食堂。

风存把任子安带到无人之地,关切的问道:“可否受伤?他竟然敢对你无礼,我一定要告诉鬼王!”

“算了吧,封焰每天这么忙,我不想让他为我担心,以后我躲着他就是了。”

“可是,子安……”风存欲言又止,神色复杂。

看到风存这副模样,难道还有什么事要说吗?任子安问道:“怎么了,风存,你还想说什么?”

风存跪了下来:“子安莫要怪风存多嘴,那个王思思,您最好还是离她远一些,我观察了她很久,她,不是一个可以交往的人。”

听到风存这么说,任子安心里有些生气。

“你怎么能这么说思思呢,她可是我最好的朋友啊,无论什么事,她都帮着我,你不也看见了吗?你和她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

任子安实在是想不出来,好端端的,风存怎么会对王思思有这么大的敌意。

风存咬着唇,一声不吭,一会儿,便说:“算了,你说什么风存听从就好了。”他默默的跟在身后,

任子安感到风存好像生气了,他以前从来没这么大的情绪。于是,转过身,“风存,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如果什么事都是你们告诉我的,我会永远长不大的,永远依赖着你们,所以,即便是不好的事情,我也希望是自己发现的,而不是别人告诉我的,你明白了吗?”

风存点点头。

“走吧,我们去食堂吧,快要饿死了。”任子安看着风存,风存无奈的叹口气,跟着她去了食堂。

大概是因为封焰查到了幕后黑手,所以任子安现在基本可以睡个安稳觉了,她一直在反复琢磨今天孟子轩说的话,如果封焰能帮自己的爷爷和爸爸报仇就好了,可他冥界的事情那么多,连见一面的时间都没有,怎么可能有时间过来帮她呢。

一连几天,任子安都躲着孟子轩走,倒也平安无事。

到了周五,封焰终于露了一次面,“子安,可否想念我?”

任子安正在树下乘凉,猛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了起来,激动的抱着封焰就不撒手。

“走吧,接你回家。”

“嗯。”

已经好几天没有牵着这么温暖的大手了,好怀念啊,任子安忍不住轻声呼唤:“封焰!”

“嗯?”

“你有想我吗?”

“这不是明知故问吗?难道你的意思是想让我用行动解决?”封焰调笑。

“马上就要放寒假了。”任子安咬咬牙,鼓励自己继续说下去,可是还没等开口,就已经脸红了。

封焰看出了她的脸红,逗笑:“你现在这副脸红的样子,让我热血澎湃啊。”

任子安瞪了他一眼,撇过头,用蚊子般大小的声音说:“我们寒假,结婚吧。”

封焰惊了一下,随即惊喜的问:“子安,你再说一遍!”

任子安红着脸,钻进他的怀里,说道:“寒假,我们结婚好不好?”只有和封焰结婚了,才能摆脱孟子轩的纠缠。

“当然好,我早就做好准备,随时恭候大驾。”

任子安又一次瞪了他一眼,这一次,封焰把她搂得更紧了,低头吻住了她。

两个人忘情的吻着,似乎忘了在校园,直到王思思过来寻我,咳嗽了一声,我们才分开。

被闺蜜撞到这幅情景,任子安脸红的不像话急忙低下头,根本没有注意到王思思眼中隐藏的不甘和嫉妒。

“思思,晚饭我就不在学校吃了,你不用等我了。”任子安低声说道。

王思思有些惊讶的说:“你要去哪?”

“当然是回家了,我和封焰说好了,每个周末都回去。”任子安边说边看了一眼封焰。

“那行,我就不打扰你们了,我先走了。”王思思很有礼貌的和他们道别。

任子安十分感激她的理解,和封焰上了车,离开校园。

王思思在不远处的树下,看着任子安和封焰离去,手紧紧的握着,眼中丝毫没有刚刚的温和,满是嫉妒和愤怒,良久,才重新迈着步子回到了宿舍。

“思思,你怎么回来这么早啊?吃饭了吗?”马思雨问道。

“还没呢,不太想吃,没胃口。”

陈希说道:“那怎么能行,这样对身体可不好。对了,子安呢?”

王思思嘟着嘴,不满的说道:“早和她的男朋友跑了,连我都不要了。”

马思雨笑着说:“哎,真羡慕有男朋友的,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能有一个男朋友。”

陈希打趣的说:“你可以试试孟教官啊?你不是也很喜欢他吗?”

马思雨脸红了一下,说道:“我是挺喜欢他的,可是人家又不喜欢我,我又何苦在他身上浪费时间呢?”

王思思听到这,脑袋转了转,既然孟子轩喜欢任子安那个臭丫头,若是任子安和孟子轩发生点什么,封焰也一定会嫌弃她的,到时候我就有机会了。

不对,我现在也有机会,子安不是说她每个周末都要回家吗,既然这样,那是不是说明我每个周末都能见到封焰?

若是这样,我好好打扮打扮,这样和子安形成对比,封焰一定能看到我的好,只要他看见我的好,一定会爱上我,我王思思看上的人,一定会是我的!

想到这里,王思思马上拿出手机,搜索附近哪里有学习化妆的,记下了联系方式后,悄悄的跑出去打了个电话。

自从任子安答应了嫁给封焰,封焰就开始干涉她的生活了,首先在任子安的家里安置了一位厨娘兼职仆人——陈妈。这位陈妈其实也是一个鬼怪,不过手艺好得很,比干妈孟翥一点儿不逊色。最重要的是,陈妈有些法术,可以保护任子安。

任子安十分喜欢陈妈,因为她能干,而且话不多,对待自己就像是亲生女儿一样。

“陈妈,我回来啦!”

任子安和封焰刚到家,就蹦蹦跳跳的往厨房跑去,“这饭好香啊,老远我都闻到了。”

陈妈笑的很开心,说道:“既然如此,就多吃一点,瞧你瘦的,看的我怪心疼的。”

“你可别夸她,我刚刚可是差点没抱起来呢。”封焰抱怨。

任子安瞪了他一眼,封焰笑着说:“子安,你可别瞪了,再瞪眼睛可就要出来了。”

任子安冷哼了一声:“有本事你别娶我!”

封焰瞬间老实了很多,坐在沙发上看报纸。

任子安收拾收拾衣物,然后坐在床上,又看见了小时候和爸爸在一起的照片。

忍不住想到孟子轩说过的话“我能帮你的爷爷和爸爸报仇,也能帮你夺回家产。”她有些犹豫。

这时,封焰叫了她一声,她连忙赶了过去。

“子安,把这些带给你的家族,算是聘礼,你看如何?”

“是不是有点多啊?”看着封焰捧着一堆贵重物品,任子安有些吃惊。

“陈妈手中还有呢,不拿着点东西去下聘,就怕你的家族把我扔出来。”封焰满脸喜气的说道。

任子安的脸又一次不争气的红了,小声说:“不是寒假再说嘛,现在这么早干嘛?”

“寒假是要准备婚礼和蜜月,现在当然要提前把聘礼什么的全部办妥啊。”

任子安有些懵懵的看他,封焰在她耳边轻声说:“我已经等你很久了。”他的嘴唇有意无意的擦过任子安的耳垂,弄的她的脸一阵阵发烫,想停都停不下来。

“好了,不欺负你了,快走吧。”封焰拉着任子安慢悠悠的出了房门,对面百米处便是任子安的婶婶家,说起来这个婶婶,倒是对她很好。

任子安有些紧张,上前敲门。

婶婶打开了门,一见到是任子安,高兴的合不拢嘴。

“子安,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啦,不是十二月份才放假吗?”

任子安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那个,婶婶,我还没放呢,封焰有事要和你说,我先去洗水果。”

“哎呀,来就来,拿这么多东西干什么啊?”婶婶看到了陈妈,因为经常在菜市场遇到,所以有些熟悉。

陈妈笑着说:“怕是一会儿把你家子安拐走,你还嫌东西少呢!”

婶婶满脸惊疑:“拐走子安?”

“进屋说吧。”

叔叔此时也听到了一些声音,赶忙从书房钻了出来,到厨房审问任子安,“安丫头,快跟叔叔说说,你和这个男生是什么关系?”叔叔一脸严肃的看着她,满眼的忧虑。

任子安有些胆怯:“叔叔,怎么了,你怎么这么严肃,是我做错了什么吗?”

“哎,算了,和你说也说不明白,总之你就死了这份心吧!”

“叔叔!”任子安第一次看到叔叔如此严肃,不讲道理。

一旁的客厅里,也蔓延着诡异的氛围。

“妹妹,我们主人和你们家子安已经处了很久了,我也很喜欢子安,所以这次来,是为了给我家主人提亲。”

叔叔和婶婶的脸色怪异的很,犹豫了很久,叔叔才说道:“实不相瞒,我家子安很早就许配人了,是她奶奶定的,我们都无权更改,除了那家人,子安谁也不能嫁。”

封焰慢慢的抿了口茶,说道:“我们就是那家人,这是信物。”

叔叔和婶婶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蹭的站了起来:“你不是人,你们都不是人!”

“是的,我们都不是人,是来自下面的人。”

婶婶一屁股坐了下来,喃喃的说道:“是真的,原来都是真的。”

叔叔这时眉头倒是松开了,去书房拿出锁了多年的信物,一对,果然凑上了。

“这下你们放心了吧。”

“放心了,放心了。”叔叔乐的合不拢嘴,婶婶这时也回过神,问道:“子安可知道你们的身份?”

封焰笑着说:“自然是知道的,她连我的住处也是见过的。”

婶婶松了一口气:“知道就好,我就怕她不知道,一时想不开就糟了,我们家这辈就她这么一个女儿,我最疼爱的就是她,若是她出了什么事,我们不得难受死啊。”

“放心吧,叔叔婶婶,以后由我来守护子安。”封焰说的很认真。

一旁任子安看的很清楚,用手捂住嘴,小声的哭了起来。

虽然封焰曾经说过,有妻如此,夫复何求,可她现在觉着,反过来说也很恰当,有夫如此,妇复何求。

擦干泪,洗了洗脸,任子安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将水果端了出去。

可是封焰一眼就看出她哭过,招呼她坐下,紧紧握着她的手,

“叔叔婶婶,我和子安商量过了,决定等她放了寒假,我们就结婚。”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