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乡月艳途第7章_乡月艳途第7章节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09-13 18:08

一个行人作家的一本男频小说是乡月艳途,目前处于已完结,本小说阅读网已经上架乡月艳途,下面是精彩章节片段:宋小兵一听,立即咧嘴笑了,突然感觉在小婶儿和二姨跟前表现的这样美,不好意思,就又急忙拉下脸来。宋小兵嗫嚅道,“小婶儿,俺才多大呀?俺咋能这么早就娶媳妇呢?”

乡月艳途

推荐指数:8分

《乡月艳途》在线阅读全文

乡月艳途第7章 女大三,抱金砖

宋小兵一听,立即咧嘴笑了,突然感觉在小婶儿和二姨跟前表现的这样美,不好意思,就又急忙拉下脸来。宋小兵嗫嚅道,“小婶儿,俺才多大呀?俺咋能这么早就娶媳妇呢?”

“小兵啊,你长大了,人家的闺女早就相中你了,这不是让她爹来说亲吗?今天晌午村长请你到他家喝酒,再了解了解你,顺便把你们的事儿就定下来了。村长知道咱们家穷,明年开春办喜事也是他们家全部包办。这样的好事儿真是打着灯笼没地儿找去,可就让咱小兵摊上了。”

小婶儿分外欣喜,眉开眼笑的在宋小兵的黑脸蛋上抹了一把。摸宋小兵的脸蛋成了小婶儿的习惯。可这次宋小兵突然感觉小婶儿的手很纤细,很柔嫩。摸在自己的脸上,宋小兵就有种痒痒的感觉。想起来昨晚上看见小婶儿的光身子,脸上不禁立时红通通了。

宋小兵终于把持不住内心的喜悦,低声问,“小婶儿,村长家的哪个闺女看上俺了?”

村长王宝才家有三个大闺女,老二和老三是一对双胞胎,和老大相差不到三岁。都到了蜜桃成熟时。这三个闺女看哪个长的好看,一个赛一个的美丽,娇人。

小婶儿拍了一下宋小兵的脑门,说,“当然是大闺女王雪了。村长这不是说了吗,王雪今年二十了,你呢,也十七了,正好般配,女大三,抱金砖嘛!呵呵!”

宋小兵心里顿时奇痒难耐。王雪要模样有模样,身条子还特别顺溜,是桃花村有了名的美人。最主要的是王雪还是村里唯一的高中毕业生,既纯洁,还带点儿城里人的风、情。

宋小兵有时候看到王雪,心里就砰砰的跳。尤其是看见王雪那一对翘挺挺,圆乎乎的后腚,宋小兵马上就有一种想上去摸摸的冲动。宋小兵还好几次偷偷跟在王雪身后,净看王雪扭来扭去的腚了。

说二姨的腚是绝世好腚,王雪的腚绝对不在二姨的以下。

二姨丁玉兰突然眉头一皱说,“俺咋觉的这事儿有点儿蹊跷呢?村长家大业大,人家的闺女王雪长的又那么美,还有文化,她咋就看上了咱家小兵呢?真是搞不懂!”

小婶儿马上回应道,“妹子,这不是很明显的事儿吗?咱们桃花村现在有几个后生,你仔细想想。都是些歪瓜裂枣,游手好闲的二流子,小流氓啥的。也就咱们家小兵长的身强体壮,而且还勤快!妹子,你可别小瞧了咱们小兵啊!在咱们桃花村像他这样的后生没几个哩!”

小婶儿这样说,宋小兵不禁呲牙高兴的笑起来。小婶儿说到了得意和自豪处,接着说,“村长又不傻,见咱家小兵长大了,还不赶紧下手占着一个,等别人家把咱小兵抢走了,那还不窝心死呀!”

二姨丁玉兰撇撇嘴说,“哼!好像你家小兵是个金疙瘩似的。瞧把姐姐你美的。对了小兵,今天就不下地了,你好好收拾收拾,换上件新衣裳!晌午还得去村长家喝酒呢,可不能让他们小瞧了咱。”

“这才是正理儿,小兵,你去洗澡!”小婶儿说完,扭身进了里屋,为宋小兵准备新衣服去了。

中午时候,宋小兵上身穿一件蓝色短袖衬衫,下面是一条崭新的大黑库叉子,大步朝村长家走去。

宋小兵长这么大了,这是第一次来村长家。平时里,像他这样的穷汉,是轻易不能来村长家的。

村长家住着村里最气派的房子,宋小兵本来趾高气扬,雄心勃勃的。可刚到了村长家院子里,顿时有些气馁,感觉矮了半截儿似的。

村长王宝才竟然笑呵呵的从房子里出来迎接宋小兵,让宋小兵不禁很有些感动。到了客厅,里面一张饭桌上早就摆上了精美的菜肴。宋小兵一眼就看见了桌子上竟然有一大盆炖肉。

这可是稀罕物件,宋小兵自打过年时候吃上过肉,半年了还一次也没再吃过。

宋小兵嘴里不禁满是口水,但还是勉强忍住,腼腆的和王宝才说了几句无关痛痒的话。

王宝才和宋小兵两个人对面坐下,王宝才就热情的招呼小兵开始吃喝。

酒是高档的瓶装酒,宋小兵索性也不再客气,就大快朵颐起来。

吃了好长时间,酒也喝了不少,宋小兵就有些头昏脑涨了。村长的老婆邓书云突然从里屋出来。

邓书云模样长的一般,但最爱打扮,经常打扮的花枝招展。邓书云号称是桃花村的第一大,乃大的出奇。她今天穿着束腰的花衬衫,底下是一条七分热裤,凶上那一对足球般大小的大物一颤一颤的,很是吸引人的眼球。被热裤包裹出来小腹下面凹进去的部分很是掠夺人的眼球。

邓书云娇美的对宋小兵一笑说,“小兵啊!今天你喝了这顿酒,你和俺家王雪的事儿就算定下来了,明年开春咱们就把事儿办了!呵呵!多好的一个娃子啊!”

简单和宋小兵打了声招呼就急急的又回了里屋。

宋小兵不禁心里就琢磨,按理说今天算是定婚饭了,咋就没看见王雪呢?真是叫人琢磨不透。人家是村长,宋小兵也不敢多问。

宋小兵又喝了一通酒,感觉脸上发烧,头脑欲裂,就和王宝才告辞,从他家出来。

喝多了酒,宋小兵被尿憋得十分难受,看看四周无人,躲到一处墙角掏出家伙来就哗哗的撒起尿来。

“小兵!”一个清脆的女声吓得宋小兵浑身一哆嗦,来不及提留上大裤衩子,就急忙转过身来,那人正是王雪。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