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莫爱枫里晚金恩_莫爱枫里晚金恩小说阅

发布时间:2018-09-13 18:08

莫爱枫里晚这本女频小说目前处于已完结,这本小说是一本都市小说,小说主要介绍了男主江枫里和女主莫陈的故事,小说章节精选:莫陈的护犊行为引起了方唯的注意,她勾起红唇双眸含笑,“不要谦虚了,莫陈,当年那么紧的课程,你还有时间画画,还在我们头疼的应考时。”“我输得起。”方唯的客套话不知怎么激怒了莫陈,他一句话将方唯噎住,她阴着脸,可转眼又笑起来,转脸之快让江枫里怀疑那只是错觉。“你还是那么洒脱。”

莫爱枫里晚

推荐指数:8分

《莫爱枫里晚》在线阅读全文

莫爱枫里晚第十章

“只是个普通的画家罢了,巴黎最不缺的就是画家,还是你厉害,考到牛津去了。”莫陈看到了方唯目光灼灼地盯着江枫里看,轻笑着不留痕迹揽住江枫里,身子稍微向前挡住她,“枫里,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方唯,我曾经在英国读初中时的同学。”

莫陈的护犊行为引起了方唯的注意,她勾起红唇双眸含笑,“不要谦虚了,莫陈,当年那么紧的课程,你还有时间画画,还在我们头疼的应考时。”

“我输得起。”方唯的客套话不知怎么激怒了莫陈,他一句话将方唯噎住,她阴着脸,可转眼又笑起来,转脸之快让江枫里怀疑那只是错觉。

“你还是那么洒脱。”

“你开心就好。”莫陈淡淡的回答,无心客套的他只朝方唯举了下酒杯,转身离开。

在被莫陈拉走前,江枫里偷偷看了眼方唯,她面无表情的转身离去,毫无影响的样子。

落地窗户外皎月方出,在他们走到远离人群的休息区时,江枫里停住,她实在不忍再看莫陈无神的脸:

“你们是有多大的深仇大恨,几年没见面还这么剑拔弩张?”

看莫陈还是抿着嘴看不出冷暖,江枫里揪住他的衣袖有些愤然地让他正视自己,可看他转瞬落寞的眸,她心里只剩下慌乱。

江枫里猛地抱住他,小小的脑袋埋进他的胸口,“莫陈,你告诉过我,人如果呆在过去是没有未来的,我不管你发生了什么,我只希望你有什么事情都不要一个人窝在心里,未来,谁都没法保证,最起码现在,我就在你身边。”

以后无论过去了多久,莫陈想到这一刻都心生暖意,就像是你以为自己全部的家当被人骗光,可接着你发现,你拥有了更多。

莫陈张开手,紧紧将江枫里拥进怀里,像握住自己的全世界那般小心翼翼。他什么都没说,江枫里却什么都懂。

她抬头,踮起脚尖将一个吻轻轻落在莫陈的唇上。只是蜻蜓点水那样清浅,却让莫陈自认为一人维持的世界,一秒间,蓬勃生长,草长莺飞。

早早离场的两人刚坐上车,才想起什么也未吃。尤其是中午只吃了几口的江枫里,在收拾过宿舍,参加晚宴后,更是饥肠辘辘。

“从未如此想念过我妈妈做的八宝饭……”靠在莫陈怀里的江枫里幽幽的说道,莫陈挽着她的长发讨好的问,“老婆大人是要咱妈牌八宝饭吗?”

江枫里无力的瞪了他一眼,“莫陈,现在停车遇到什么饭店,我就吃什么!”

司机听到了江枫里赌气的话,信以为真的停车,后座的两人忙向车外看去,一家招牌陈旧的面馆,两旁挂着的红灯笼将关灯的店铺衬得一丝诡异。恰时,一阵冷风刮过江枫里裸露的后背,她直觉得鸡皮疙瘩四起。

“我说笑的……呵……呵。”江枫里讪笑得往莫陈靠了靠,莫陈看着面馆却突然来了兴致,他下车,打开车门,将挣扎着的江枫里打横抱出。

“莫陈!放我下来!”江枫里尖叫着想让莫陈放下他,正想嘲笑她胆小的莫陈,陡然听见面前黑着灯的面馆的玻璃门哗啦一下被人从里向外推开。

“两位是……来吃饭的吗?”一位戴着棒球帽面色苍白的少年,面无表情的望着他们。被少年冷漠的语气吓到的江枫里战战兢兢地点头,“我们是来吃面的……”

“……”少年沉默了几秒,点点头后,转身进了面馆,莫陈放下江枫里,拉着她的手正迟疑要不要回去时,面馆的灯照亮了店铺。

两人面面相觑,江枫里对着莫陈尴尬的笑笑,“那就……进去吧。”

面馆内部是相对复古的装修,桌椅上都雕刻着精致的花纹,一些镂空设计的纸灯悬挂在上面,昏黄的灯光溢满整间屋子,有种别样的情调。

莫陈拉着江枫里坐下,戴棒球帽的少年将菜单递给他们,又沏了一壶茶放在桌子上。江枫里小声的说了声谢谢,转头为莫陈,“有想要吃的吗?”

“我无所谓的啊,你吃什么我就吃什么。”适应了店内的光景以后,莫陈开始放松起来,他取出两个小巧的茶杯,到出一些茶水。茶的香味立即四处弥漫开来,他不由得闭眼好好吮吸一翻,“这茶真香。”

江枫里怒了努嘴,拿着那本厚实的菜单翻来翻去,这面的名字也颇有韵味,像什么“春江肥鱼面”、“月下飞莺面”、“相思缠‘面’”,看着就让人觉得神清气爽。最后一页是一些糕点,她随意瞧了瞧,“玫瑰酥”这几个字眼让她兴趣大发。

“看好了吗,我的小女友。”莫陈托着腮看着她,另一只手举着茶杯在自己的鼻前晃来晃去。江枫里莫名觉得这样子的他异常可爱,皱着鼻头做了一个鬼脸,点了点头,“一份芳草连天面,一份春江肥鱼面,还要一份玫瑰酥。”

听完她的报幕,莫陈刚想叫店主,少年却突然幽幽的出现在他们面前,留下一句“请稍等”后,便又幽幽的离开了。不同的是,他摘下了帽子,穿上了和这间店相衬的……那是汉服吗?江枫里瞪大了眼睛,感觉不可思议。

不一会儿,飘香的面条就被端上来了,不知是不是太晚了的缘故,店内从头到尾都是那个少年忙进忙出。他将刚才的茶水撤走,仍然礼貌的留下一句,“请慢用。”

莫陈看着一碗青菜面,一碗鱼肉面,觉得又好笑又好气,不过对面的江枫里确是一副惊喜连连的样子,在腾腾上升的热气中,仍然张大了嘴巴,“店老板肯定是个很有才华的人。”最后,她得出结论。

“喂喂,你这样说我就不开心了,好歹我也是名扬四方的大画家,都没见你这样夸过我。”莫陈心里不甘,佯装生气,可面前的人此时此刻却把心思全放在了吃的上。估计是真的饿坏了,他不由得又心疼起来。

“你要吃哪一份?”江枫里盯着那份鱼肉面问,莫陈故意把手放在这份面上,缓慢的将碗轻轻拉至自己面前,在欣赏完她脸上细微的表情变化后,又果决的推到她旁边。“亲爱的,你真好。”江枫里仰起脸,一副感激涕零的样子。

店内忽然放起了音乐,是悠扬绵长的古筝的声音。音调并不算大,整个气氛就仿佛身处一间古代的客栈,让人有种是时空穿梭的奇妙感。莫陈随意扒了几口面,而后开始细细打量整间店的装修。他是一个画家,对美的事物都有特殊的敏感性。江枫里说的确实不错,店老板就是一个特别有才华的人。店里的每一处装饰都特别讲究,一些桌椅上面刻意为之的损痕都恰到好处。

“喂,莫陈,你怎么不吃啊。”江枫里三下五除二的就将自己的那一碗吃了个精光,此时手里正拿着玫瑰酥眼巴巴的望着莫陈的那一碗。她确实是饿了,在宴会上,紧张让她的体力消耗的更快。

莫陈摸摸她的头,“我再帮你叫一碗。”

“不用!你那碗不吃的话,给我吃就好了啊。”江枫里赶紧阻止她,除了不喜欢的东西,她绝对做不到浪费。

“可是……”莫陈犹豫不绝,那句“这碗是我吃过的啊”始终说不出口,虽然很惊讶居然不嫌弃,但是……

“我们不都……”江枫里说到一半,凭空做了一个亲嘴的动作,“接过吻了吗?”说完,对着他淘气的吐了一下舌头,自顾自的将面拉到自己面前,大口吃了起来。

莫陈心里一紧,看着她的样子,感觉自己已经柔软的跟一株水草一样,在海洋里,随着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飘摇而来,飘摇而去。

结账出来以后,已是深夜十一点多了,司机仍然在路边等着她们。江枫里仍然穿着那件礼服,虽然是九月的天气,赤膊的她仍然抵不住凉意的侵袭,不自觉的抱紧了手臂。莫陈见状,赶紧将外套脱下来披在她身上,“我们赶快回去吧。”

“这边到学校宿舍不是很远,你回去还得有一会呢,衣服你拿去穿。”江枫里又把外套脱下,拼命往莫陈怀里塞,没想到被他狠狠抓住,一抬头对上他的眼,才发现他脸上似乎有微微的不满。

“你刚才说什么?”莫陈仍然抓着她的手,江枫里觉得莫名其妙,她刚才有说什么不对的话吗?

“我没说什么呀……”被他这样盯着的感觉并不自在,好像一个做错事的小孩子被质问一样,并且,她担心太晚回去,还能不能进宿舍里面。

莫陈看着她一脸无辜的样子,索性也不解释,利落的将她打横抱起。由于重心失衡,江枫里短暂的尖叫一声,吓得不轻,两只粉嫩的小手慌张的捶着他的胸膛,带着愠怒的口气询问,“莫陈你干什么呀?”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