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主角萧沉花宁楼小说在哪看_天山雪人间

发布时间:2018-09-13 17:37

很多书友不知道主角萧沉花宁楼小说在哪看,该小说书名叫天山雪,人间月,本小说阅读网提供萧沉花宁楼小说精彩内容阅读:躺在床上的桃歌如同一个睡着的精致小人儿,唯有那一抹桃花花瓣保持着原有的生气,桃歌的头发上接着薄薄的一层雪霜,身上的温度忽冷忽热,睫毛一直扑扑腾腾的,似是睡了又无法安睡。

天山雪,人间月

推荐指数:8分

《天山雪,人间月》在线阅读全文

天山雪,人间月015 鲜胡势力

汪清原本还想说些什么,但是考虑到桃歌刚刚病倒,萧沉心情不佳听不进去话也就妥协了,只得默默地退出房间,将贤墨阁留给萧沉和容越两个人。

汪清刚走,原本表情还算淡定的萧沉立刻就变了脸,深邃的瞳孔里,火焰四起。

“容侍卫,你好大的胆子啊!”

萧沉重重的一拍桌子,力气之大,大到桌子上的笔墨纸砚都一阵翻腾。“我派你暗中保护桃歌,你倒好,看戏看得过瘾吧?”

容越应声跪地,双手抱拳置于胸前,“爷!桃歌姑娘是心系婚宴,自己劳累过度的,属下无能为力啊!”

“无能为力?”咬牙切齿地将这四个字重复了一遍,萧沉冷笑了一下,脑海里都是他赶到明姝斋时所见之景——

躺在床上的桃歌如同一个睡着的精致小人儿,唯有那一抹桃花花瓣保持着原有的生气,桃歌的头发上接着薄薄的一层雪霜,身上的温度忽冷忽热,睫毛一直扑扑腾腾的,似是睡了又无法安睡。

更让他心疼的是桃歌的脚,

原本雪白如玉的脚上哪怕是缠上了绷带也依旧能够看到发红的迹象,脚底更是被雪地与石子划破,伤口碰到冰霜又被冻住,冻住的伤口上很快又被划出了新的伤口……

萧沉心疼欲裂,心中无数的后悔与自责,当日若不是他气她对自己冷漠所以以暴制暴的不管这件事情,桃歌也不会像现在这个样子。

“你让她光着脚在雪地里练舞?这就是你的保护?”

“我以为那是桃歌姑娘自己的选择,属下无权过问。”

哪怕是跪在地上,容越的嘴里却连半丝歉意都没有,每一个字都显得自己刚正不阿。

“放肆!”萧沉气极,一拍桌子就站起来,一手抓住融容越的领口,另一只手眼看着就要砸在容越的脸上。

他们二人出生共死多少个年头,不管他是受人敬仰的三皇子还是被发配边疆的大将军,他都一直不离不弃。

当年若不是容越和自己里应外合,他得胜归来之日,就是自己命丧黄泉之时!

可是如今,他却公然和他作对。

“将军若是执意怪罪,请恕容越担不起着保护桃歌姑娘的责任!”容越义愤填膺,不卑不亢的看着萧沉挥舞着的拳头,整个人笔直的跪在萧沉的面前,不管他的表情如何的怒不可遏他也不动一步,“若是主子不满意容越的表现,请把容越也派往分郡罢!”

他只恨当日桃歌就是阮明月的消息是他亲口告诉爷的,所以今日,在再查不到新证据佐证之时只能看着爷如此这般沦陷下去。

“你……”萧沉看着容越,极力压抑着内心的愤怒,脖子上的青筋深深地暴起,两个人就这么互相看着,谁也不让谁。

而另一边。

芙姬浓妆艳抹的踏进明姝斋的门槛,明明脸上是看好戏的笑容,语气里却要装作一副关切的模样,桃歌长桃歌短的问她好些了没有。

“谢谢芙姬关心,桃歌已经好多了。”

话虽这么说,桃歌却有些不悦,刚送走了汪清又来了个芙姬,怎么?这将军府里尽是些等着看她笑话的人吗!

“哟,桃歌姑娘怎么还叫夫人‘芙姬’啊。”芙姬身旁的侍女不知何时又多了几个,其中的一个同样鲜胡族打扮的姑娘阴阳怪气的看着床榻上的桃歌,“也难怪,桃歌姑娘忙于跳舞怕是不知道吧,最近婚期将至,大家都已经改了口,现在可不能直接唤公主的名字,而是改口叫‘芙姬夫人’了呢。”

“夫……人……”桃歌细细品味着这两个字。

真是没想到啊,有一日,她居然会叫别的女子是萧沉的“夫人”。

“桃歌你可要好好休息,我和萧沉的婚宴可就指着你能锦上添花呢。”

芙姬佯装怪罪的看一眼自己的婢女,脸上的表情,嘴里的话却都是得意洋洋的样子。

“桃歌明白。”

“对了……”芙姬画风一转,眼睛在明姝斋里扫了一圈,最终定格在桃歌床头的一个小盒子上,“上次我送你的那几个香囊怎么不见你用啊?”

桃歌顺着芙姬的眼神也是若无其事往自己的床头扫了一眼,发现芙姬看得不过是因为欣儿怕她吃药口苦所以放的蜜饯盒子,心中尽是鄙夷,脸上却是依旧云淡风轻的,“近日都在练舞,带着不太方便,夫人如此关心,是有什么特殊含义不成?”

没想到桃歌如此淡定,芙姬的脸上闪过一丝诧异。

这几个荷包,可是当日阮府被抄家之时藏在阮家的鲜胡族奸细悄悄拿到了,一番辗转才到了她的手上,她满怀信心的“还”给了她,可她倒好?显得丝毫不在意的样子。

若不是消息来源准确无误,她甚至都要怀疑她是不是不是阮明月了。

这个女人,可比自己想象中的要难办多了。

当日她弟弟死在她的面前的时候,她便誓死要让萧沉难堪,可她入府以来,萧沉都对自己冷冷淡淡的,她知道不管算不算上自己的美色,凭她一己之力根本奈何不了萧沉。

能让萧沉一蹶不振的,唯有桃歌。

只是她看懂了桃歌是萧沉的软肋铠甲,却全然看不懂她的想法。

她虽然明里对萧沉冷若冰霜,亦是几次三番的拒绝萧沉的好意,甚至根本不承认自己就是阮明月;暗里却又多次表露出了对萧沉的关心,更有将自己推向萧沉以达到减少萧沉对她的关注的行为。

她的眼神总是充满痛苦与焦虑,仿佛活着对她来说反而是一种煎熬。

到底什么才是真正能够惹怒她击垮她的利器?

芙姬闷闷的想着,眼睛时不时的看向那个被她怀疑装有香囊的箱子。桃歌见了,莞尔一笑,突然伸手唤来欣儿,“欣儿,给夫人拿两粒蜜饯。”

“诶。”欣儿应了一声,莫名其妙的取了床头的小盒子,从里面拿出几粒蜜饯,递到脸都快有煤炭那么黑得芙姬手里,芙姬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只能在心里狠狠地咒骂着桃歌。

“见夫人看了这个盒子好一会儿,难道夫人不是馋了?”

桃歌依旧靠在床榻之上,生病后的整张脸都没有什么血色,却因为嘴角的笑容而依旧生动,如同冬季里绽放的一朵寒梅,洁白的花体上独剩一抹妖娆。

她看起来仿佛无法战胜,却又似乎脆弱得几乎尽是可以突破的缺口。

芙姬感觉到自己内心油然而生的一种畏惧,是对这个女人背后的黑暗的莫名恐惧,即使是派出了鲜胡族最为优秀的密探,他的调查也只停留在了阮府出事的那一天,关于之后的事情,她也只知道星星点点。

她到底经历过什么?为什么不管眼中出现了片刻怎样的色彩,都能很快的被淡然和绝望所取代。

桃歌。

芙姬的心里默默地念着这两个字,

这两个字背后所隐藏的东西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多。

“夫人不吃吗?”见芙姬想事情想得出神,桃歌又追问了一句。

“这些东西我的府里多得是,不过用来打赏下人倒是极为不错。红叶,不要辜负桃歌姑娘的一番美意。”

方才怪桃歌不改口的女子心领神会,从欣儿的手上接过蜜饯直接放进了自己的嘴里,糖衣裹着有些冰冷的梅子的味道酸溜溜的,她嚼了两下,还不忘向桃歌道一声谢。

“既然桃歌你已无大碍,我便先告辞了。”

“放心吧,桃歌不会误了芙姬和将军的好事。”桃歌冲芙姬勾勾嘴角,脸上却无半点笑意,“桃歌身子不方便,也就不送芙姬出门了。”

“欣儿,代我送芙姬到明姝斋的门口。”

“是。”欣儿得了命令,带头走到了前面,“夫人请吧。”

芙姬前脚离开明姝斋,后脚就收了脸上的笑容,将绿珠调至身旁的位置,声音轻却不乏力度,“婚礼的事情,准备得怎么样了?”

“已经将消息散出去了,我们驻守在国都附近的人也会伺机而动,夫人大可以放心。”

“姨父呢?”

“芙荣大人已经从吕国边界撤兵回来,在鲜胡族过去领地附近安营扎寨,并不断收编我族士兵,并分派了一个小分队赶往国都供夫人差遣。”

芙姬赞许的看绿珠一眼,心中的斗志被点燃。

当日,若不是吕国趁乱来犯,姨夫芙荣调了一万鲜胡最强精兵去抵抗外地,她鲜胡领地怎会只留五万士兵群龙无首,被他萧沉一举拿下!

在她又亲眼见到自己的弟弟惨死在自己的面前的时候,她一度觉得鲜胡没有了再崛起的希望,也曾经一蹶不振的接受着命运的安排。

只是没有想到,那日她带着桃歌出府,会在路上碰到隐藏在国都中的鲜卑密探苗安。

苗安原本也是阮府的人,阮府被栽赃一事也有他的参与,阮家倒台后他便藏匿于国都之中,伪装成一个普通的市井小民的模样,秘密的搜集一些情报。

如此,她的消息来源便广泛了许多,甚至还有了和芙荣联络的机会,适逢她又要被升为萧沉正式的妻妾,两个人密谋里应外合,在芙荣发展好自己的势力后重建鲜胡王国。

到那个时候,他们誓要让整个天国为他们死去的小皇子付出代价!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