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萧沉花宁楼小说_萧沉花宁楼天山雪人间

发布时间:2018-09-13 17:37

这本连载中小说天山雪,人间月讲述了主人公萧沉花宁楼之间的事情,这是著名作家徐颖君的倾心巨作,天山雪,人间月精选篇章:芙姬正欲争辩些什么,还未完全站稳的桃歌一言不和的就又跪下了,膝盖和地板碰撞的声音大得惊人,似乎表明了自己此时此刻的决心一般,萧晋下意识地扭过头来,正好对上桃歌坚定的眼睛。

天山雪,人间月

推荐指数:8分

《天山雪,人间月》在线阅读全文

天山雪,人间月018 推脱婚约

待桃歌匆匆忙忙的赶到卓影亭的时候,喜宴早就开始了。萧晋坐在萧沉的身旁,时而吃肉喝酒,时而抬头看看卓影亭上的表演,时而与萧沉交头接耳,举手投足间,都是其乐融融。

桃歌原本想要混在人群中进去,随意找个地方坐下,却不曾想似乎感知到了自己的到来,萧晋萧沉二人皆是突然抬头看向了她的方向。

“民女桃歌,见过皇上。”

事已至此,桃歌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见到桃歌,萧晋的眼里有片刻的惊讶,继而扭头看向萧沉,“这就是贤弟之前说的那个青楼女子吧?嗯,果然与明月有七分相似。”

“桃歌惶恐,不敢与宰相千金比拟,是皇上谬赞了。”

“是‘前’宰相千金。”萧晋抿一口茶,头也不抬的纠正。

“对不起,桃歌一时口快,是桃歌说错了,请皇上责罚。”

桃歌跪在地上,将头磕得哐哐地响。

“皇上!”萧沉在一旁看得心急,忍不住大呼一声。

原本喝着茶的萧晋眼角动了动,终是将头抬了起来,却根本不看跪在地上的桃歌,而是对着刚刚赶回来的常新怒斥道,“常公公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去扶未来的将军夫人起来。”

未来的将军夫人?

萧晋话一出口,桃歌就感觉到自己身上又多了不少不怀好意的目光,就连她自己也有些茫然,忍不住提醒道,“皇上,将军夫人是芙姬,不是民女。”

“看来姑娘还不知道啊?”常新走过来,轻轻地将桃歌扶起,语气友好的向她解释,“将军已经向皇上请了婚,芙姬过后,就该轮到桃歌姑娘了。”

“咳咳……”

原本安静的坐在一旁的芙姬被萧晋突如其来的话语吓得呛到了喉咙,一时忍不住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什么叫做芙姬之后就该轮到桃歌姑娘了?

今日可是她和萧沉的大喜之日!

绿珠诚惶诚恐的拍着芙姬的背,看着自家主子的脸色越来越不好看,只能祈祷她能够顾全大局,否则她们乃至她们的大计全部都要遭殃。

芙姬正欲争辩些什么,还未完全站稳的桃歌一言不和的就又跪下了,膝盖和地板碰撞的声音大得惊人,似乎表明了自己此时此刻的决心一般,萧晋下意识地扭过头来,正好对上桃歌坚定的眼睛。

“请皇上,收回成命。”

桃歌一字一句的说的很慢,可是字字铿锵,都如同小刀扎在了萧沉的心里。

当日也是这宰相府邸,她予他传家粉玉,他则向她承诺,等他拿了战功回来,便向皇兄请旨赐婚。

后来他凯旋归来,阮家却早已没落,他好不容易找到侥幸逃脱的阮明月,她却性情大变,更是不愿与他相认。

萧沉原本以为,只要他努力,只要他努力的完成自己的承诺,明月就会回到自己的身边。所以他不惜娶芙姬,交虎符,为的就是信守当日答应她的“领战功归来向皇上请旨赐婚”的承诺。

而桃歌,却当着皇上,当着芙姬,当着所有下人的面,请求皇上收回旨意。她的心,当真是铁做的吗?

“哦?”萧晋原本波澜不惊的脸上也因为桃歌的话有所触动,虽然语气轻佻,但眼里早已有了威慑之意。萧晋下意识地玩起自己手上的翡翠玉扳指,眼神却是紧紧地看着桃歌的。

“请皇上,收回成命。”似是看出了萧晋的不答应,桃歌一边重复着一边又朝着萧晋磕了两个响头,磕得头皮都有些破裂了,血迹眼看着就要顺着她绝美的脸蛋上滑下来。

萧沉在一旁看得心疼,同时又被她的话语刺痛,只用神情复杂的眼神看着难得收起平日玩世不恭的妩媚的桃歌,将手攥得很紧。

而萧晋的脸上,亦因为桃歌的重复而有些阴雨密布,大有暴风雨将来之势,原本转着玉扳指的手停了下来,转而往额头上一抚,似是很头疼的样子。“贤弟,你这是没有和人家姑娘商量好就跑来向朕请旨了吗?”

萧沉沉默不言,脸上只有苦笑。

“朕倒是有些好奇,朕这个三弟为你一掷千金,又不惜几次三番求朕赐婚,可是姑娘似乎并不领情,莫不是心中已有了别人?”

听到萧晋这么说,桃歌不怒反笑,轻柔的声音如涓流般轻轻流淌,滑过众人心间,留下阵阵涟漪。“谁都知道桃歌是青楼女子,早已是残花败柳之身,只觉配不上将军而已,何来心中容下他人之说?”

“可是朕怎么听说,之前在桃花坞,桃歌姑娘向来都是卖艺不卖身的。”

原本脸色阴沉的萧沉听到这句话,眼里突然闪过一丝喜色。

“卖艺不卖身又如何,结果都是一样的……身子残了便是残了,配不上也就是配不上。”不曾想,听到萧晋如此说的桃歌,反倒是隐去了自己脸上最后的笑容,失魂落魄的样子看得萧沉心中隐隐作痛。

虽然想过桃歌从桃花坞出来可能已经不是处子,却没有想到她根本不是在那里失了身子。

不是桃花坞的客人,那便是在那之前受到的侮辱……

一想到曾经受尽万般喜爱,父母兄弟都捧在手心的明月遭受了这样的侮辱,萧沉就气不打一处来。

往日的明月眼里总是笑意与好奇,秋水盈盈的眸子如清澈的湖水一般干净,里面装的满满当当的都是新奇与幻想,哪像现在,平静如海的瞳孔早已如同一滩死水一般不起波澜,偶尔的情绪波动也会很快的消失在她骨子里的绝望中去。

萧沉看萧晋的嘴唇微张还想追问下去,只能将酒杯举过头顶,赶在他开口之前冲着他叫了一声皇上,又接着不紧不慢的道,“今日是臣弟与芙姬公主的婚宴,别的事情,还是改日再提吧。”

“桃歌,你也别跪着了,快落座吧。”

萧沉话音刚落,小葵不知道又从哪里跑了过来,将早就跪的有些麻木的桃歌扶了起来。

桃歌刚刚站起来,只觉得头晕目眩天旋地转,连路都快要看不清楚,走起路来更是踉踉跄跄的,若不是小葵细心搀扶着,怕是早就不知道摔倒了多少次了。

“我没事。”桃歌冲小葵一笑,让她不要担心。

小葵也回桃歌一个笑容,却没想到桃歌刚又踉跄走了两步,只觉得自己的身体重得惊人,还未来得及喊出声来,就直接倒了下去。

桃歌认命的闭上眼睛,原本以为自己一定会摔到地上,却没曾想到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之中。

那是专属于萧沉的味道,桃歌挣扎着睁开眼睛,眼前立刻就被一抹红色所占据。

身穿一袭降红色黑边锦绣喜服的萧沉离桃歌只有几厘米的距离,因为着急赶来而微微敞开的衣领下依稀可见其健硕的身体,桃歌下意识地也伸手环住了他的腰,缠在他腰间的金丝滚边玉一片冰凉。

他忧心忡忡的眸子里都是对自己身体状况的质问,看得桃歌直想伸手为他抚平。

曾几何时,这也是她梦里的画面。

她缨络垂旒,玉带蟒袍,下面百花裥裙,大红绣鞋,一抹浓艳满身喜庆一如心中漫溢的幸福。

而他则像今日一样,身如玉树的身上裹着红色黑边锦绣华服,长眉若柳的脸上,则是对今后生死契阔,与子成说的美好向往。

可是如今山盟海誓,皆成泡影。

呵,沉哥哥。

萧沉看到桃歌彻底昏迷前睁眼和叹气的小动作,不由得将她抱得更紧,感叹桃歌最近瘦得惊人。

距离上次他“不小心”碰了她才过去多久,那个时候的桃歌虽然也算是瘦的,可是身上多多少少还是有些肉的。

哪像现在,单薄的身子搁得他隐隐作痛,

她怎么就瘦成了这个样子……

她已经多久没有好好的吃一顿饭了?又不眠不休的练习了多少遍舞蹈?

趁着他忙所以无暇关心她,她就这样糟蹋自己吗?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找大夫!”萧沉将桃歌横抱起来,失去意识的桃歌在自己的怀中依旧没有什么重量,安安静静的闭着眼01睛,仿佛是安稳的睡着了。

“常公公,传随行的御医。”众人手忙脚乱的时候,唯有萧晋还淡然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漠然的看着慌乱的众人,最后将目光锁定在萧沉怀里的桃歌身上。

“嗻。”常新狐疑的将命令吩咐下去,完全没有想到萧晋也会着急。

这次出行的时候,萧晋不是自己明明白白的吩咐过,除了三个死士之外,其他的人都不要轻举妄动吗?

如今怎么也有些火急火燎的要宣御医了?

虽然知道这桃歌姑娘比起其他的寻常女子是要多些用处,但是说到底也只是个棋子而已,皇上用得着这么上心吗?要知道能随皇上微服私访的大夫可和外面的庸医不同,这手往桃歌脉搏上一搭,很多事情就看得很明白了。

可是萧晋没有管这么多,常新的疑惑他看在眼里,他才懒得解释。

这太医宣便宣了,到时候敢多透露半个字,直接随便找个理由一刀砍了便是。

反正死在他的脚下的人早已堆成了高山,流出的血液也早已可以污染整个江河,他本就是踩着尸体一步一步起来的皇帝,在他称王的道路上,根本不多他一个。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