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女主秦白丽男主陈立峰的小说_阴蛇债小说

发布时间:2018-09-13 16:07

花生小编推荐女频小说阴蛇债,阴蛇债小说是作者春田花花的一本灵异小说,小说主角为陈立峰秦白丽,陈立峰秦白丽小说精彩片段:“雪蛤还有剩么?”白青玄问他。“怎么可能还有剩,这种好东西上百只我都能干掉,你可真别说,我就想再吃点那东西,可再也找不到这么好的货色了”

阴蛇债

推荐指数:8分

《阴蛇债》在线阅读全文

阴蛇债第七章 夜谈

“对,说是上百年的雪蛤,山珍海味我吃的不少,货色好不好一瞧就知道,那成色是真的好,拿回家我立马就开炖了,那滋味。。。”

陈总说着喉头滚动,咽下了一口口水。

我和白青玄同时嫌弃的皱了皱眉。

陈总的样子像极了馋的流口水的饿狗。

“雪蛤还有剩么?”

白青玄问他。

“怎么可能还有剩,这种好东西上百只我都能干掉,你可真别说,我就想再吃点那东西,可再也找不到这么好的货色了”

陈总又是怀念又是惆怅。

“问题就出在这百年雪蛤身上”

白青玄跟陈总说。

“不可能,这雪蛤我和我老婆都吃了,可我老婆一点事都没有”

陈总说的斩钉截铁。

“是么?明天你把你老婆一起带过来看看”

陈总有点疑惑的看着我,不过倒没有说什么,道了声好便先告辞了。

那俩人一走,白青玄才从我身体里出来。

“他们看不见你么?”

我好奇的问白青玄。

“我不想显形的时候凡人看不见我”

白青玄的口气非常大。

我想起一件事来“我妈说只要过了十八,咱俩就没关系了,为什么你还是要夺我性命?”

“你知道什么叫娃娃亲么?小时候订的婚,长大了得过门那才叫娃娃亲,你妈怕不是被老道士给骗了”

白青玄一脸看好戏的表情,那张好看的脸上满是戏谑。

我心里闷着一口气,不想对着他那张脸,跟白青玄说出去买点东西转身就出门了。

华桂园虽然位置偏,不过跟我们学校不远,我漫无目的的走着,等我回过神来发现已经走到了学校图书馆门前。

往事历历在目,我跟陈立峰高中便是一个学校的,以前我就喜欢他,上了大学后发现我俩居然报了同一所大学同一个专业,别提有多兴奋了,后来在我好闺蜜张月的助攻下,我跟他终于发展到了友达以上恋人未满的关系,整整一年的时间里,我俩每天晚上一起在图书馆自习,下了自习,牵着手慢悠悠的走回宿舍,回忆都是青涩的甜味。可谁知道他竟然是这样的人。

“小丽!”

我正准备往回走呢,身后突然有人叫我,转过脑袋就看见张月冲我小跑过来。

“小丽,你怎么回事,身体怎么样了?”

张月拉着我脸上都是急切之色。

“没事了,明天我就回来上课”

我的心情有些低落。

“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上个周末你不是跟陈立峰去了皇都山么?”

那次去皇都山还是张月给我出的主意,说是外出旅游最能看出两个人合不合适对方值不值得依靠。

还真看出来了,陈立峰打完炮就跑了。

她不提还好,一说到这事,我更郁闷了。

“肯定是陈立峰那个王八蛋干了什么好事!”

张月见我不说话,更是肯定了自己的想法,怒气冲天的拉着我要去找陈立峰算账。

“小月,你听我说,不是这样的,我。。。我。。。我。。。”

但是那晚的事我实在是说不出口,总不能说我俩睡了他就甩了我吧,我结结巴巴了很久愣是开不了口。

张月原本就是豪爽的北方妹子,脾气直率火气也大,在她眼里那是渣男欺负了她的朋友,也不管我愿意不愿意,她拉着我往陈立峰的宿舍走。

这会儿正好是吃晚饭的点,宿舍门口挺多人,三三两两的同学不是正准备出门去食堂吃饭就是吃完饭去运动或者自习的。

我见周围这么多人也不好意思大声说话,只得拉着张月的衣服跟她说算了吧小月,心里暗暗祈祷陈立峰已经出门去图书馆自习了,可千万别撞上。

一般立了这种flag,那是肯定会撞上的。

越是不想什么事发生,越是会发生。

远远的我就看见陈立峰背着书包往宿舍门口走。

陈立峰跟白青玄完全是两种风格,白青玄一身的妖孽气息,而陈立峰则是一板一眼三好青年,长相端正气质斯文干净,想当年在我们高中他可是排的上名号的男神。

“陈立峰,你给我站住!”

张月冲上前拉住了他。

陈立峰见我站在张月身边,皱了皱眉,一脸看见垃圾的表情。

“放手”

他厉声喝道。

“你他妈是不是男人,你到底对小丽做了什么!”

张月可不是吃素的,旁边来来往往的同学有些停下了脚步开始围观议论。

陈立峰斯文的脸蛋涨的通红,我也不住的拉着张月说算了我们走吧。

“我干了什么?!你去问问秦白丽她自己吧!”

陈立峰憋着一股怒气,一把推开了张月,大步走进了宿舍。

张月还想追上去,我一把抱住了她“算我求你了,别闹了”

这幅样子太难看了,我不想变得像个索爱不成的怨妇,再说了现在我还有什么资格跟他提要求,几个小时前还被别的男人压在身下。

张月见我难过的红了眼睛,只好作罢。

我俩走到偏僻无人的地方,她才开口问我。

“小丽,到底怎么回事?”

也许是刚才陈立峰的态度太过于理直气壮,让她也慌了。

我只得把那晚的事情跟她说了,张月一听火气又上来了。

“我勒个擦!陈立峰他妈的要脸嘛?!睡了你就跑!渣男!不成,小丽,我非得找他去算账!”

“小月,算了,算我求你了,感情的事情不能勉强,不碰到几个渣男都不好意思说自己年轻过”

我强忍着心酸,调侃自己。

张月被我说的没脾气了,只得由着我不再管这事。

在食堂吃了点东西,我直接回了宿舍,毕竟回到华桂园就得跟白青玄面对面一晚上,指不定他又干出什么事来。

我们宿舍就是大学里最常见的那种四人间,下面是书桌,上面是床铺,我跟张月两人就是靠着同一边的两张床。

晚上十一点熄灯后宿舍几人又开始夜聊大会。

“你们知道不,咱们前面的楼听说五一的时候出事了?!”

对面床铺的王芳特意压低了声音。

“出了什么事?”

张月神经大条,还没体会出来王芳的语气来。

因为前面一个星期我都还昏迷着呢,更不知道学校出了什么事。

“就大四的学姐在宿舍上吊啦”

王芳压低嗓门说话的声音在这一片黑暗中听起来带着几分鬼气。

一时间我们四人都没有出声,像是被她给吓到了。

“王芳你讨不讨厌,老整这些吓人的”

张月虽说性格大大咧咧,但是在这些鬼怪的事情上她胆子特别小,平时就连鬼片都不敢看,所以王芳说到这事,可把她给吓着了。

“睡觉了”

跟王芳同一边的李娜也没好声气的说了一句。

李娜脾气古怪,平时就不太爱说话。

“不说就不说了呗,胆小鬼”

王芳脾气也上来了,好好的说着八卦结果被大家给怼了一顿。

没过多久我便眼皮发沉,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沿着床铺中间的扶梯往上爬,再接着从我脚边的被子钻进来一点一点往我胸口爬上来。

我难受的想坐起来。

可那玩意实在是太沉了,一点都动弹不得。

那种被什么东西一寸一寸舔舐全身的感觉又来了,我下身一热,喉咙里不自觉的发出一声低喘,意识迷蒙间突然想到自己是在宿舍里头,我便狠狠的咬紧了牙关。

“挺能撑的啊”

耳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我一下子清醒了。

这声音不是别人,正是白青玄。

宿舍的床只有一米二宽,我扭头见白青玄正挤在我身边,双手搂着我的腰把我锁的死死的。

我是又惊又俱。这是在宿舍,要是被其他几人发现我床上有个男人我还要不要脸了。

白青玄见我敢怒不敢言,愈发得寸进尺,灵巧的手指在我下面做着下流的事情。

我绷紧了身体,在黑暗里死死的瞪着他那双闪着幽光的眼睛。

身体却在他高超的技巧下有了反应,我的心里愈发觉得屈辱,恨不能一头就撞死在墙上算了。

“这是你不打招呼睡在外面的代价”

白青玄咬着我的耳垂在我耳边低语。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