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陈立峰秦白丽by春田花花_阴蛇债春田花花小

发布时间:2018-09-13 15:39

连载中小说阴蛇债是来自蛋蛋小说平台的一本女频小说,作者为春田花花,阴蛇债春田花花精彩节选:张月刷着牙问我。我照了照镜子,只见里头的自己满脸的憔悴,黑眼圈都快挂到脸颊上了。

阴蛇债

推荐指数:8分

《阴蛇债》在线阅读全文

阴蛇债第八章 雪蛤精魄

这一晚白青玄一直用手指挑逗我羞辱我,我简直生不如死,压抑着想要叫喊的冲动被折磨了一个晚上。

“小丽,你是不是没睡好,黑眼圈老大了”

张月刷着牙问我。

我照了照镜子,只见里头的自己满脸的憔悴,黑眼圈都快挂到脸颊上了。

“没事,可能天气热了,睡不着”

我总不能说是被妖精搞的。

“你也别太伤心了,那种人不值得”

张月误以为我是为了陈立峰吃不下睡不着。

上午上完课我直接回了华桂园,白青玄跟我说今天陈总会带着他老婆一块儿过来。

果不其然,刚走到小区门口,正好碰见陈总从一辆大奔上下来。

站在他身边的女人应该就是他老婆,和陈总简直不是一个画风的。

这陈总长得肥头大耳油腻腻,可他老婆那是一个美艳动人,前凸后翘的,来来往往路过的男人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

两人跟我到家,白青玄见到那女人也是同样的反应,一双眼睛在女人身上上下打量,恨不得把她生吞活剥了的样子。

“色胚”

我在心里暗骂道。

不过眼前陈总的老婆就像他说的那样,不仅没有半点的憔悴,看起来滋润极了,皮肤白里透红,百年雪蛤的滋补效果响当当的。

“怎么样,我就说不是那雪蛤的问题吧,你看我老婆多精神”

陈总搓了搓手,猥琐又留恋的回头又瞅了瞅他老婆。

“仙姑,你可得救救我们老陈”

女人一开口声音那叫一个酥麻,比林志玲还嗲。

白青玄不等我说话,迎面就上了我的身,他借由我的身体上前捉住了女人的手。

女人的手冰凉滑腻,摸着跟没骨头的蛇一般。我心里一阵恶心,可身体被白青玄掌控着不由我做主。

白青玄装模作样的捏了捏女人的手。

“你们吃的这雪蛤已经成精了,雪蛤精性阴,你是男人当然受不了,得做场法事把它给供起来消解它的怨气”

白青玄说的倒是轻巧。

陈总一听有救,头点的跟哈巴狗似的,求着我赶紧做法事。

白青玄案台上的毛笔,抽了张黄纸鬼画符似的画了张符咒,接着嘴里念念有词的说着,不过跟黄仙姑那搞笑的二人转又不一样,唱词从我嘴里念出来,我一句话都听不懂。

奇就奇在,没过几分钟,只见一只通体雪白带着荧光手掌大小的雪蛤从女人的头顶心上蹦了出来,雪蛤一蹦一跳的往窗户外头跑。

它刚蹦上窗台,白青玄拿起一个瓷碗把它给倒扣在了里头。

雪蛤从女人身体里出来后,环绕在陈总周身的黑气渐渐消散。

刚刚还有气无力趴在桌子边的陈总,瞬间感觉脸上有了点血色。

“仙姑!我感觉好了!一身清爽!”

陈总不敢相信的站起了身,原地转了一圈,激动的上前抱住他老婆。陈总他老婆用略带复杂的眼神看了我一眼,不过倒也没再说什么。

陈总对着我说了一大堆感谢话,临走还掏出一个厚实的红包塞在我的手里。

我数了数,好家伙,两万块!

白青玄见我数的眉开眼笑的财迷样,轻蔑的啧了一声。

我不理他,他不是人不用为钱发愁,可我又不是仙女能靠吃露水过活么?

“你不用谢谢你老公我么?”

白青玄不老实的又上手往我裙子里摸。

“能不能消停一会,昨晚不是才弄过么!”

我有点烦了,他就没个吃不消的时候?

转念一想又觉得自己傻,他又不是人,怎么会吃不消。

“一回疼二回麻,等你尝到滋味到时候还不得天天求着我”

白青玄暧昧笑了笑接着说道“昨晚我可是纯奉献,这手还酸着,要不今天你来伺候伺候你老公?”

他把他骨节分明就像是玉石雕琢一般的修长手指伸到我眼前来。

他不说还好,一看到他的手我简直羞的没脸见人了,脑海里充斥着昨晚的画面。

不等我拒绝,白青玄握着我的手往他那个地方伸去。

坚硬的像块铁,光天白日的他怎么这么下流。

我拼命的摇头,还让我主动干这事,不可能!

“你还想不想把这堂口开下去,弄死你对我来说跟弄死只蚂蚁没两样”

被他捉住了软肋,我瞬间就像被戳破的气球,焉了。

我用手生涩的在他身下动作,没弄几下,他就像忍耐到极致一般翻身就把我压在了身下。

起先的痛楚在他这么一次二次三次的调教下我渐渐尝到了一些甜头,身子酥麻心尖跟着颤抖。

“怎么样,你老公厉害吧”

见我这要死要活的样子,白青玄伸手捏着我的下巴让我抬头跟他双眼对视。

我真是快恨死自己了,是不是斯德哥尔摩,怎么做着做着还觉得挺舒服的。

白青玄一边说着身下的动作不停,见我又羞又恼的他似乎更加兴奋了。

“你看不才一个多星期你就食髓知味了,身体可比你这张嘴老实多了”

听他一说,我脑子里突然划过一道灵光。

“你说什么?一个星期?!”

我愣住了。

突然所有的零碎线索串联在了一起。

熟悉的青草味,相同的姿势,力度以及触感。

我想到了一件非常可怕的事。

“在皇都。。。山。。。那天。。。是你么?”

几乎是用着颤抖的语调说完了一整句话。

“你可真够逊的,那天弄了你几下就晕过去了,我都没尽兴”

听到这话,我瞬间感到天旋地转。

那天进来的根本就不是陈立峰,而是一直上我身的白青玄!

“你怎么能这么做!”

我几乎是睚眦欲裂,他毁了我最青涩的初恋,懵懂美好的感情被他给搅得稀巴烂,不知道那天站在门外疯狂锤门的陈立峰听着房内我的浪叫内心会是如何感受,但是如果我是他也不会原谅这样的我自己。

白青玄的双眼瞬间冷似冰霜,加大了力度,一下又一下往死里冲撞着我的身体。

我只感到了痛楚,张口狠狠的咬住了他的肩膀。

白青训闷哼了一声,半点没有退缩。

最后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着的,等我醒来时,白青玄已经不在房间里了。床上地上都沾染着昨晚两人流下的污渍,空气中充斥着一股淫糜的味道。

手机铃声打破了寂静。

是我妈打来的电话。

“小丽,身体怎么样?堂口立的怎么样了?白大仙对房子满意不?有没有为难你?我这一天天的心不安,总觉得有事”

一接电话,我妈跟鞭炮似的放出一串问题。

“挺好的”

我想我妈了,但又不敢让她担心,努力平复着心情,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正常些。

“小丽你怎么了?怎么声音有点儿哑”

哪怕我有一点点的不舒服她都能发现。

“没事儿,吹了点风感冒了”

“你这孩子,多大人了都不让人省心,赶紧去泡个板蓝根喝,没见好可得立马去医院听到不?”

“嗯嗯,妈,我知道了,你就放心吧”

挂了电话,我走进浴室开始收拾起自己,日子总得过下去,等白青玄攒够了功德飞升了我就自由了,再说攒着钱给我妈养老我也不吃亏,至于普通人的婚姻我是不敢想了。

把地上床上都打扫了一遍,我瞅见了窗台上的那只瓷碗,昨天白青玄把那只雪蛤精给扣在碗里了,后来我俩一通天昏地暗也没管的上它。

我拿着抹布对着倒扣的碗左看右看就是不知道要不要给翻开看看那玩意在不在下面。

结果还不等我拿定主意,那碗里头的东西啪嗒一下一下的往上蹦,瓷碗哐当一声被它撞翻在了地上。

碗底下什么都没有,空的。

我生怕那雪蛤精逃了没法跟白青玄交代,趴在地上找。

突然头顶一阵凉意。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