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夜枭楚仪欢小说_夜枭楚仪欢血族女相阅读

发布时间:2018-09-13 15:39

这本连载中小说血族女相讲述了主人公夜枭楚仪欢之间的事情,这是著名作家蝶衣的倾心巨作,血族女相精选篇章:夜枭手里的蓝色火焰熄灭了,他相信了楚仪欢的解释,心里的愤怒消减了些许,但心里没有一丝打伤凌歇呢愧疚感,只是愤怒的情绪被楚仪欢的言语平复下去。

血族女相

推荐指数:8分

《血族女相》在线阅读全文

血族女相第十八章 血契中断

一只暴怒的狮子他是听不进去任何劝解的,夜枭一抬手凌歇又被狠狠的摔在了墙上,夜枭魔法的威力以凌歇的能力根本承受不来,瘦弱的身体不堪一击。

“夜枭你够了,这样不分青红皂白,殃及无辜的事要是传出去,你颜面何存。”凌雪抱着昏迷不醒的凌歇,声嘶力竭的大喊。

“夜枭,凌歇刚刚只是在向我道歉,你别再打他了。”楚仪欢眼含泪珠的看着重伤昏迷的凌歇,心里的难受夹杂着委屈,濒临爆发的边缘。

“楚仪欢,我明明看见他把掠到角落里,你见过谁是这样道歉的。”

“夜枭,你信我,真的是道歉。”

“凌歇刚刚吓到了我,当时特别生气,他就追过来跟我道歉。”楚仪欢一字一句解释道。

“夜枭,仪欢的话你还不信。”凌雪在一旁沉声的说。

夜枭手里的蓝色火焰熄灭了,他相信了楚仪欢的解释,心里的愤怒消减了些许,但心里没有一丝打伤凌歇呢愧疚感,只是愤怒的情绪被楚仪欢的言语平复下去。

“走吧,回去。”夜枭拉着楚仪欢就往宿舍走去。这心情转换的速度,都忍不住给他点个赞。

楚仪欢一路上什么都没说,想个做错事的孩子,默默地任由夜枭拉着,到了宿舍楼下,楚仪欢径直走了进去,一句话也没跟夜枭说。

她什么都没做,一进门就钻进了被窝里,琪姝说什莫,楚仪欢都没有任何回应。她把自己窝在被子里,与外界隔绝,心里有愧疚,有恐惧,女生天生的性格就是胆怯,没有人能在它面前逃过一劫。陌生的环境,陌生的种族,未知的危险,所有的一切都如可怕的梦魇缠绕着楚仪欢。

“啊~~”楚仪欢被吓醒了,在梦里是无止境的黑暗,撕不破逃不出,楚仪欢快要被吞噬的那一刻,她醒了。惊醒后的楚仪欢无心睡眠,就起床简单洗漱了一下,换了一身衣服。出了宿舍,刺眼的阳光照在楚仪欢身上,暖暖的感觉,这种真是存在的感觉,没有什么能比它更温暖的东西了。

“楚仪欢,你起来了。”刚好碰到往回走的琪姝,琪姝可是个作息相当规律的女生,对自己有严格的要求,赖床这种东西根本不存在。

“嗯,休息好了,下来散散心。”楚仪欢嘴角弯出了一个很好看的弧度,完全一副阳光美少女的模样,昨日的阴郁已早早散去。

“我走了,拜拜。”和琪姝打过招呼后,楚仪欢就往校园走去。

一路走来,真的是人烟稀少啊,只有偶尔的几声猫叫,连树上的鸟儿都懒懒的打起盹儿来了。楚仪欢的心情又多了几分清爽欢快。大白天的,又不用上课,一个人压马路的感觉还是相当不错地。走到主教学楼前,一辆静静黑色的宾利停在广场中间,楚仪欢一眼就认出那是夜枭的座驾。脚不听使唤移了过去。

“出来了,上车吧。”楚仪欢还未走到跟前夜枭就把车门打开了。

“啊,出来散散心。”楚仪欢乖乖的做到副座上,小声的回应到。眼前的男人脸上面无表情,身上没有了昨晚的狠厉,眼神也柔和了许多,好似昨夜的魔鬼转性了,变成了温柔的天使。

“带你去吃饭!”

“哦”

两人一路上再没有任何交流了,但楚仪欢并不觉的尴尬,夜枭的性情就是如此,不必为了互相迁就,强硬制造话题做无用功,肯定会尴尬的多吧。

到了餐厅,两人下了车,夜枭撑开一把黑色的遮阳伞拉着站在一旁的楚仪欢走进餐厅。‘叮铃铃’清脆的铃铛声想起,小清新的装饰风格一下一就勾起了楚仪欢的少女心,新鲜的绿植,海蓝色的涂鸦墙壁,洁白的桌布,好温暖,好享受的感觉。这间餐厅跟昨晚的相比,真是天堂和地狱的差别。

两人入座后,Waiter点过餐后,楚仪欢静静做着,享受这小清新的舒适的。上菜速度也很快,这要是在人类世界,绝对是五星好评的餐厅,真真的情侣、闺密聚会圣地啊。

“这段时间,笙白不能保护你了,自己小心点。”夜枭不经意的陈述。

“为什么,他之前不是一直暗中保护我吗?”

“南部的特恩斯伯爵起义作乱,父王就派笙白去平乱了。”

“起义,造反,这都什么鬼啊。”楚仪欢好不容易调整好的心情,被夜枭这盆冷水浇的,彻底奄奄一息了。

“那他打完仗回来应该可以继续保护我吧!”虽然冰块脸笙白不是那么讨人喜欢,可他往那一站,楚仪欢心里还是比较有安全感的。

“笙白已经死了。”夜枭的声音更加阴沉了。

“什么?冰块脸死了,怎么可能,他那么厉害,一般人看见他都直哆嗦呢!”楚仪欢不以为然的说道,但眼里的犹豫还是出卖了她,楚仪欢哭了,不是伤心,是恐惧。

夜枭看着如此反应的楚仪欢,心里对笙白的愧疚和思念被引了出来,英俊的容颜,被忧伤占据着,新鲜的空气此时也变的有些悲伤,呼吸起来好像还有这发苦。

“笙白死了,签订血契的事,就先告一段落,等我再找到其他的人选再说。”

“嗯”楚仪欢声音有些发颤,珍珠般晶莹的泪珠夺眶而出。以前总以为这辈子自己都不可能会经历打打杀杀的事情,可命运就是这么造化弄人,楚仪欢现在的处境也是身不由己。

“还有昨天晚上的事,我不是故意~”夜枭提起昨晚的事,声音虽然有些沙哑,但还是该死的好听,让人沉醉其中。

“没事儿了,我会去向凌歇道歉的。”楚仪欢柔弱无力的说道。

“那~好吧,怎么做你自己定就行了。”夜枭也无心思顾虑那么多,冷傲的性情让他心里对其他人从来就是漠不关心,更何况一个不起眼的小人物。

“走吧,送你回去。”夜枭起身,走到门口撑起黑伞径直朝座驾走去。

楚仪欢缓缓的跟了上去,一声不吭,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