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血族女相蝶衣_血族女相蝶衣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09-13 15:39

血族女相这本女频小说目前处于连载中,这本小说是一本灵异小说,小说主要介绍了男主夜枭和女主楚仪欢的故事,小说章节精选:楚仪欢的怒火来的太过突然,凌歇连忙慌乱的解释道“我没有要整你的意思,而且昨晚夜枭确实对我下手太重了,不过本公子承受能力强,一晚就恢复的差不多了。”说完脸上还多了一些得意洋洋的笑容。昨晚夜枭虽然很生气,可是使用的魔法威力只不过三级,手里还是留了情的,毕竟夜枭贵为王子,随意扼杀人命,这是皇室所不允许的。

血族女相

推荐指数:8分

《血族女相》在线阅读全文

血族女相第十九章 再见凌歇

夜枭把楚仪欢送回学校,就开车走了。楚仪欢的心现在如一团乱麻,她不知道自己的选择还是不是正确的,笙白的死让她内心的恐惧又加剧了许多。在这个世界自己连一个可以吐露心思的真心朋友都没有,楚仪欢现在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夜枭的性情自己又捉摸不透,要是楚仪欢现在想要退出,只怕夜枭不会轻易饶过自己。

楚仪欢没有直接回宿舍,自己一个人在校园里漫无目的的游走,这么明媚的天气,路上绝不会出现吸血鬼,楚仪欢的戒备心也就消失了。到了图书馆门前,楚仪欢停下脚步走了进去。找了一个较为隐匿的角落坐了下来。她现在也无心看书,就趴在桌子上静静的发呆。楚仪欢把遇到夜枭之后发生的事情都回想了一遍,心里又更不是滋味了,自己本可以平平凡凡的度过自己繁琐的一生,现在这样自己到底算什么,别人利用来登上王位的棋子,任何人都能践踏的小蚂蚁,在吸血鬼世界里,自己就是食物的等级,也许什么时候就会成了被吸干血的尸体。想到这这,眼泪不由自主的滴落在桌子上,所有的可怕都压在了楚仪欢的身上,太重太深,她快透不过气了。

“嘤嘤…嗯…哼”沉沉的抽泣声,因内心难受而忍不住抖动的肩膀,楚仪欢哭了,她没有办法说服自己坦然的面对将要发生的一切,除了无助的痛苦可以发泄内心的焦虑,现在也别无他法。

“仪欢,你怎么了?”不知何时出现的琪姝,站在楚仪欢的面前,眼神复杂的柔声询问。

楚仪欢抬头看见说话的人是琪姝,刚刚因突然发声竖起的‘利刺’慢慢放松下来,她现在可谓是小心翼翼。她知道要想在陌生的地方保护自己,必须把自己的柔软和脆弱藏在黑暗里。

“没事,我就是想家了,有点难受。”楚仪欢揉了揉因痛苦而有些肿胀的眼睛,也没有透露太多心思给琪姝。

“心里恐惧是应该的,你没必要在我面前刻意掩饰。”琪姝好像看到了楚仪欢心底的东西,莫名坚定的眼神,让人很难去质疑她

“我没有,你…你想太多了。”楚仪欢仍强装淡定,不愿承认琪姝说中了她的心思。

“强撑下去,只会让你更加崩溃。”琪姝面无表情的劝慰道。

“琪姝,我真的可以相信你吗?”楚仪欢彻底丢盔卸甲了,女生的柔弱此时被曝光在阳光下,千疮百孔。

“你什莫都不用告诉我,不过你以后有什莫事,都可以来找我。”琪姝云淡风轻的语气很是轻飘飘,但饱含深意的眼神,让楚仪欢已经足够完全信任她了。

“琪姝,我该怎么办?嘤……”楚仪欢无措的抱住琪姝,绝望的求助。

“没事了,现在你只需要好好调整心情,其他的什么都不要管。”

“我好想回到遇见他之前,这样我就能阻止自己,逃离这个冷血的世界。”

“楚仪欢,不用怕,我会陪你的。”

琪姝的安慰让楚仪欢焦虑的情绪得到了舒缓,她也没心思去探究琪姝是怎么知道她和夜枭的事情的,琪姝现在于楚仪欢而言是她在吸血鬼世界唯一可以交付心事的朋友。心情由阴转晴的楚仪欢拉着楚仪欢去了学校餐厅,楚大小姐现在决定大块朵颐,好好吃一顿,给自己的小心脏再多一点抚慰。

楚仪欢买了一份黑椒牛排,还买了一大盒炸鸡,反观琪姝面前只有一块黑森林蛋糕,真是小母猪与小猫咪的差距啊,来往的吸血鬼都对楚仪欢吃惊和鄙夷的眼神,好像在说“这女的也太能吃了吧。”当然楚仪欢怎么会在旁人,哦,不是,旁鬼的白眼,又不是在人类世界,形象什么的都不重要,当然是本小姐开心最重要了。

“仪欢!”耳边响起了凌雪的声音。

“凌雪。”楚仪欢回头一看,表情也有点不自然了,都是因为昨晚凌歇的事,心里自然免不了愧疚万分。

“那个,凌歇怎么样了,伤好点没?”楚仪欢面露难色的问。

“想知道的话,就去看看他吧。”凌雪直接忽略了楚仪欢的问题,扔出这么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啊,那个,我,好吧,你带我去看看凌歇吧。”

楚仪欢真不知该这么回应了,不过凌歇毕竟是因为自己才被夜枭打伤的,于情于理自己也应当去慰问一下。

“琪姝,不好意思我不能陪你吃饭了,我……”

“你去吧,我吃完自己回宿舍就行了。”

“嗯,我先走了啊!”

楚仪欢跟着凌雪去慰问凌歇了,一路上楚仪欢心里还挺忐忑的,这到了地方还怎么和凌歇交流呢,气氛肯定会比较尴尬吧,想想都一头汗。

凌雪把楚仪欢带到了凌家的私人住宅,这间房子只有凌家兄妹住,是为了方便他们俩上学买的,也就只有一个管家和四五和女佣,凌家其他人基本不会来。

凌雪打开房门,楚仪欢跟了进去,没有想象中凌歇躺在床上的苍白面孔,冰冷的空气,反而是一个穿着睡衣坐在沙发上看杂志的男人,那神情悠闲的男人不是凌歇又是谁呢。

“人来了,记住你说的话啊。”凌雪不带一丝惊讶的表情,楚仪欢意识到自己又被这个臭流氓耍了。

本来满满的愧疚立刻转变为受辱的怒火。见情况不妙的凌雪悄悄的离开了房间。

“凌歇,你是不是有心理障碍,一天不整人浑身都难受。”

楚仪欢的怒火来的太过突然,凌歇连忙慌乱的解释道“我没有要整你的意思,而且昨晚夜枭确实对我下手太重了,不过本公子承受能力强,一晚就恢复的差不多了。”说完脸上还多了一些得意洋洋的笑容。昨晚夜枭虽然很生气,可是使用的魔法威力只不过三级,手里还是留了情的,毕竟夜枭贵为王子,随意扼杀人命,这是皇室所不允许的。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