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阴蛇债陈立峰秦白丽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09-13 15:39

连载中小说阴蛇债是著名作家春田花花的一本原创小说,小说的主角是陈立峰秦白丽,该小说划分在女频小说,灵异小说阴蛇债精选篇章:“你不会吃吃醋了吧,毕竟你老公我长得这么帅,身材这么好,被别的女人看见了难免会惹上些桃花”白青玄非常的自恋。

阴蛇债

推荐指数:8分

《阴蛇债》在线阅读全文

阴蛇债第十章 红衣女鬼

“只要我想,他们就能看见”

白青玄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那你干嘛要让她看见!”

“你不会吃吃醋了吧,毕竟你老公我长得这么帅,身材这么好,被别的女人看见了难免会惹上些桃花”

白青玄非常的自恋。

“仙家三妻四妾都算少的,再加上我们白仙十几个上百个女人都很正常”

管你娶几个,我在心里暗暗嘀咕,巴不得他有别的女人,省的天天来折腾我,我又不是妖怪,普通人的身体哪经得起他这么弄。

“不过白仙到底是个啥仙?”

我有些好奇的问他。

之前在黄仙姑家里见过那只黄鼠狼,黄仙指的是那玩意。

那这白仙呢?

“你想看我本体么?”

白青玄一手撑着下巴斜靠在沙发上风情万种的问我。

我心里一阵恶寒,慌乱的直摇头。

他似乎对这种恐吓我的小把戏特别感兴趣。

不过白青玄给我好好的科普了关于出马的门路,在他们这行当里胡黄常蟒这四种是最常见的仙家,胡就是狐狸,黄是黄鼠狼,常和蟒我就不懂了。

“这两种都是蛇类,还有一种是清风”

在业务知识的普及上白青玄还是挺有耐心的。

“清风呢,就是鬼魂,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杂仙,像是什么龟仙,狼仙,龙仙,鱼仙之类的。我们立堂口不能只有一个光杆司令,等以后可以考虑招兵买马,各路仙家也有自己特别拿手的业务范围,像狐仙擅长姻缘术风水术,黄仙斗法以及收集各类小道信息能力最强,常仙跟蟒仙对于医药则是最为有心得的。”

白青玄的考量十分之长久。

看来他是真打算好好干一票了。

要不怎么说干出马是半年不开张,开张吃半年,陈总那单后大半个月过去了也没见什么人上门。

这天白青玄跟我说待会马上会有人上门来找我。刚开始我还没当回事。

到了下午两三点的样子,还真有人来敲门了。

来人是个大约三十出头的女人,保养的挺好的,一身的行头看着不便宜。

女人叫陈红,说是昨晚有个大仙给她托梦说找白仙姑就能解决她的问题。

当确认我就是白仙姑时,女人眼里闪过一丝震惊。

“既然你就是白仙姑那我也就不藏着掖着了”

陈红开始讲述起她的糟心事来。

陈红跟她男人两个人十几年前从农村出来南华市打工,两人脑子灵活又愿意吃苦,再加上时运走的好,这十年小俩口靠着倒卖服装终于赚到了第一桶金,生意逐步走上了正轨,为了儿子念书两人咬咬牙拿出了二百万首付在寸土寸金的南华市最好的学区贷款买了一套房子。

二百万的首付那可不是一笔小钱,这房子怎么说也得值个六百万呐。

自从搬进了那屋子,一家人每天晚上做噩梦。

梦里有个穿着红衣服的女人站在梳妆台前一下一下的梳着头发,那样子别提多瘆人了,一边梳头发一边还发出呜呜咽咽的哭泣声。

第二天三人一对口径,发现做的相同的梦。都梦见了那个女人。

那时候她就觉得是不是房子的问题,请了好几个风水师上门调整风水,不过一点效果也没有。

要不是这房子掏空了他们家的积蓄她早换别的住处了,原想着卖了房子另外再买一套,结果挂出去半年竟然没有一个人来问价格。

没法子只能租了房子搬出去住,谁知道在外头继续做噩梦。

眼见她儿子一天天的面黄肌瘦眼睛上挂着黑眼圈,精神不济,她是愁的没办法了。

昨晚破天荒的她在梦里梦见一个仙风道骨的大仙跟她说来华桂园几幢几单元找到白仙姑他们家的问题就能解决,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她今天跑过来问问看,谁知道真在这里找到了我,心里就莫名先信服了几分。

“这事得去她家实地看看”

白青玄跟我说。

我把意思转达给了陈红,得先去她家实地考察一番。

“那是最好的,我还怕请不动仙姑”

陈红一听我要亲自去,脸上的阴郁扫除了几分。

陈红住的小区算是市中心比较高档的小区,一进门我就感觉到了一股说不清的压力,似乎暗中有一双眼睛在偷窥着我。

他们家三室一厅一百来平,陈红把客卧的床铺整理好,说晚上让我就住这间。

整理完东西她就先溜了,看起来对这房子抱着深深的恐惧。

一到晚上,房子里阴沉的感觉越发的强烈了。

白青玄跟个没事人似的躺在床上半闭着眼睛休息,我坐在床铺边可是一步也不敢离开他身边。

说白了这屋子就是个鬼屋,屋子里还住着个红衣服女鬼,就我平时看电影刷网页看到的别人说的,穿着红衣服死的鬼是厉鬼,不好对付。

“怎么了?怕了?”

白青玄见我畏畏缩缩的依偎在他身边,脸上流露出一丝得意之色。

“怕。。。”

我拉着他的袖子,生怕到时候白青玄立场不坚定跟厉鬼蛇鼠一窝,那我就惨了。

十一点一到就是子时了,按照白青玄说的子时鬼门开,外头开始有些动静。

我往白青玄那边又靠拢了一些,生怕门外有什么东西会破门而入。

白青玄反倒是站起了身去开门。

我赶紧的跟在他屁股后头。

屋子外头黑乎乎的一片,月光透过落地玻璃窗洒落在大理石地板上。

声音是从主卧传出来的,白青玄信步走到主卧门口抬手推开了门。

主卧的床边放着一张古色古香的梳妆台,半圆的镜面前坐着一个穿着红色连衣裙的女人,黑色的长发跟瀑布一般倾斜到地板上,反射着点点的月光。

女人拿着梳子一下一下的梳着头发。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