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林南楚若霜by老虎不吃饭_最狂奶爸老虎不

发布时间:2018-09-13 15:39

连载中小说最狂奶爸是来自掌中云平台的一本男频小说,作者为老虎不吃饭,最狂奶爸老虎不吃饭精彩节选:都说这皇上不急太监急,林南和胖墩那是着急的恨不得要打人,医院里面的低气压让医生都恨不得退避三舍,这醒来的人却什么都没有觉得,有感觉那就是头非常痛。

最狂奶爸

推荐指数:8分

《最狂奶爸》在线阅读全文

最狂奶爸第十二章 无关害怕

都说这皇上不急太监急,林南和胖墩那是着急的恨不得要打人,医院里面的低气压让医生都恨不得退避三舍,这醒来的人却什么都没有觉得,有感觉那就是头非常痛。

麻杆看着林南和胖墩着急的表情,很郁闷的问:“你们这是怎么了,咋都这么看着我呀!”

林南看着麻杆揉着脑袋,不放心的说:“你小子没什么事情吧?”

麻杆郁闷了,自己能有什么事情,“南哥,你们这是怎么了 ,我什么事情也没有啊,就是感觉头疼。”

胖墩只觉得麻杆也是心大,总说他是没有脑子,这个麻杆也自己也差不多了。

胖墩坐到窗前,“麻杆,你头要是不疼我才服你,你都睡了一天一夜,我和南哥都要急死了。”

麻杆听到这句话张大了嘴巴,这是什么意思呀,“不是,胖墩你又和我开玩笑是不是,我怎么就能睡上一天一夜了。”

林南看着麻杆也摇摇头,“你小子还好意思说,你都着了别人的道了,差点你小子就要去和阎王爷称兄道弟了。”

麻杆这就更迷茫了,自己不就是吃了个医生开的药,然后醒过来后就看到他们了,“南哥,你们到底是在说什么呀,我听不懂。”

林南哭笑不得,这个麻杆还没反应过来,胖墩直接寄开了口“你小子昨天吃的药是安眠药,差点让人给崩了。”

麻杆吓了一跳,自己这是招惹谁了,这么大仇恨,他哭着一张脸看着林南。

林南看见这表情直叹气,“我也不知道是谁,你自己也不注意点?”

麻杆想了好半天才用手拍了一下脑袋,“我说我怎么总觉得哪里不对劲,那个医生进来的时候只说吃药,我问他任何话他都不说,我当时接过药片还问他什么药,他说是对我有好处的药,我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吃了药,这感情医生也是不靠谱的。”

林南想着这医院怕是真不安全了,“这医院是住不下去了,我等一下给你办出院手续,我们回家养伤,对了你记得那个医生有没有什么特征?”

麻杆脑袋都想破了也没想出个啥,“南哥,他带个口罩,我除了知道他是男的,其他的是真的不清楚了。”

林南想想算了,这个慢慢来吧,他们现在是着急也没有用,别人在暗处他们在明处这事情难办的很 。

“胖墩,你去帮麻杆把出院手续办了。”林南说完胖墩就利索的走了出去。

麻杆看着林南有些疲倦的脸,不太好意思“南哥,真是麻烦你们了,你昨天不是说要去查线索查的怎么样了?”

林南听到这话也心里苦笑连连,这一个个的谜团要从哪里开始解开呀。

“我问过那个姓赵的了,他说陈琛七年前就失踪了,他们也不知道陈琛去了哪里,而且他们 都不认识容姐。”

“南哥,这不太对呀,我查到的资料显示陈琛是最近这两三年才消失在洛城的。”

林南只感觉不对劲,这怎么两个人说的不太对。

他摸着自己的下巴想了想,“到时候我们在查查,看看陈琛到底是什么时候不见的,另外派鱼仔监视着君景酒店,我要看看这个赵老板又在耍什么花招。”

鱼仔是麻杆的好朋友,他家庭困难,是麻杆一直帮助他,后来把他引荐给了林南,林南看他办事都很好也就对她多有照顾,鱼仔也是个知恩图报的对林南那也是忠心耿耿。

“鱼仔这小子,也是清闲了很久,该给他一点事情做了。”麻杆想着自己兄弟老是和自己抱怨他没事可做,这下事情就来了。

说话间,胖墩已经将住院手续办好了,回到病房看见若有所思的两个人一头雾水,自己是不是错过了什么非常重要的事情。

林南看见胖墩回来了,也就没有再说什么,他们将麻杆接回了家,当然是麻杆和胖墩的家。

林南一进到两个人的家里就一阵无语,这两个人平时都在干嘛,这家里都乱成这个鬼样子了,衣服什么的到处都是,外卖的盒子也是摆在桌子上,看起来都是好几天的了。

胖墩一看林南的表情就知道林南的想法,他嘿嘿两声然后挠挠脑袋,“南哥,不好意思哦,平时就我们两个大老爷们,你也知道我们不喜欢收拾东西,这就成这样了。”

林南摇摇头,把麻杆放在了沙发上,然后四周看了看,还是觉得不忍直视,“你们不行就找个钟点工,这家里乱成这样麻杆怎么能好好休息,下次我再看见这么乱,你们就给我出去绕着小区跑十圈。”

林南毕竟是在军队里面待过的人,不是他要求苛刻,这骨子里的军人作风是改不掉的,想当年他们着装不整齐都是五万十万公里的事。

胖墩赶忙站正,“是的,长官保证完成任务。”

林南和麻杆都笑了,林南的心情也缓解了不少,麻杆只觉得 胖墩是个活宝。

麻杆在床上好好地休息了,林南告诉胖墩好好休息后就回家了,毕竟自己昨天晚上虽然打了电话给 楚若霜,还是怕她担心。

果然林南打开自己的门,就看见楚若霜坐立不安的,一看见他就走了上来。

楚若霜很自然的帮林南脱了外套挂在衣帽架上,然后给林南到了一杯水。

林南坐在沙发上看着自己小娇妻这么忙碌,有点不好意思。楚若霜把水放在桌子上林南一把把她抱进了怀里。

楚若霜先是一惊,然后是不好意思,她挣扎着想要起来,可是林南抱得紧紧的。

“你干嘛呀?”楚若霜羞红了脸。

林南只觉得楚若霜现在很好看,“怕什么,自己家里,况且我昨天晚上没有回来是不是让你担心了?”

楚若霜这也不挣扎了,她靠在林南的怀里,“你还知道我担心啊,你们现在到底是在干嘛,怎么还有人受伤,你也别想瞒着我,我们既然是夫妻我就有权利知道你的事情,也有义务陪你一起承担。”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