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慕少前妻不归家第十九章_慕少前妻不归家

发布时间:2018-09-13 15:08

冰糖桔子作家的一本女频小说是慕少前妻不归家,目前处于已完结,本小说阅读网已经上架慕少前妻不归家,下面是精彩章节片段:“嗯,我看一下今晚的服装。”苗淼的视线在一排服装上浏览而过,最后在一条黑白的露肩礼服上停留。下半身繁复的皱褶让她得以不用穿丁字裤。

慕少前妻不归家

推荐指数:8分

《慕少前妻不归家》在线阅读全文

慕少前妻不归家第十九章 姨妈侵袭

她快步走到马桶前坐下,检查,然后生无可恋的发现,日子确实不对,但是她亲戚还是来了。

有点头疼的皱眉,苗淼很快收拾好自己下楼,然后看到了一排今晚备用的服装。

“苗小姐好。”造型师和化妆师立刻起身。

“嗯,我看一下今晚的服装。”苗淼的视线在一排服装上浏览而过,最后在一条黑白的露肩礼服上停留。下半身繁复的皱褶让她得以不用穿丁字裤。

“就这条吧。”她的品味向来不错,造型师将裙子取出来,在苗淼身上比划了一下,满意点头:“苗小姐向来是天生的衣架子,不管穿什么都特别漂亮。”

造型师和化妆师这个行业见到的美人数不胜数,即便如此,苗淼也算得上是其中的佼佼者。最难得的是,她不挑妆容,无论什么妆容都可以完美驾驭。

这是多么难得的美人胚子!

吃过一顿不知算是早餐还是午餐,苗淼就坐下任由别人打理自己的行头。

“苗夫人是身体不太舒服吗?”化妆师一边给苗淼打底一边问道,“我看你脸色有点苍白呢。”事实上她的话算是有点客气了。苗淼的肤色原本就偏白,但是白得很有光泽感,今天那个状态,确实不太好。

“没什么。你用提亮一点的妆前乳,底妆做好就行了。”化妆这门技术从来都是鬼斧神工。哪怕你黑得跟非洲人似得,也能把你化成欧洲人。所以想要遮掩病容简直不要太容易。

“好的。”小腹在隐隐抽痛,坠涨坠涨的,苗淼笔直的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直到妆容完成,她才起身去了厕所。

鲜艳的红唇被洁白的贝齿咬住,苗淼一手撑着卫生间的大门,一手捂着肚子微微佝偻着身子。

真痛,tm为什么女人要受这份罪!

下午五点整,苗淼终于将一切都准备好。正好昨天慕宁远送的那个香奈儿的手包和今天的妆容服饰蛮相配的,她顺手就拿来用了。临走的时候还不忘多塞了两片姨妈巾在手包里。

她有预感,今晚大概……不会过得很好。

“今晚是什么宴会?”慕宁远回来接苗淼的时候,苗淼顺口问了一下。

“唐老的生日宴。”

“唐老?哪个?那个?”苗淼即使坐在车里也是腰杆笔直,见慕宁远微微颔首,苗淼笑了,“那肯定是大场合了。能和唐老在同一天过生日,可真是我的荣幸啊。”

唐老,即唐明国,唐氏的掌权人,她虽然不在商场,不过当初读大学的时候,学经济学老师可是多次用唐明国做例子,便足以证明,唐明国在商场算是一个多大的传奇了。

慕宁远这种富二代,都不够人家看的。人家可是白手起家,一手创造了富可敌国的财富。

“是大场合,所以你得注意自己的身份,别做掉份儿的事儿。”慕宁远警告。

“你实在太小看我了。”苗淼的指尖轻点红唇,眼线上挑,笑得邪魅,“毕竟就算你不要脸,我也是要的。”

“你要脸?”慕宁远嘲讽一笑,笑两人对于某些心知肚明的事实。

苗淼伸出舌尖轻舔指尖,微微凑近慕宁远,满意的感觉到慕宁远浑身紧绷防备起来,这才呼吸如兰的开口:“想要得到慕少,要脸可不行啊……呵呵……”

下一秒,她已经收敛了表情坐好。

慕宁远动作僵硬的坐在车子,许久,他转头狠狠的瞪了苗淼一眼:“不知廉耻!”

“彼此彼此。”苗淼很是不care的耸肩。

今晚的生日宴是真的是满盛大,两人刚下车就有记者过来采访,不过保卫很给力,立刻就将那些记者拦住了。苗淼亲昵的挽着慕宁远的手臂,笑着灿烂。

“等一下。”慕宁远止住苗淼想要往前的脚步,微微屈腿,为她整理了一下宽大的裙摆。

这样光天化日之下秀恩爱,那些记者就跟得了失心疯似得不断拍照,苗淼被闪光灯弄得有点不耐烦,太阳穴胀痛着,小腹坠胀着,偏偏还要配合慕宁远作秀不能发作。

于是脸上的笑容越发甜蜜。

“好了,走吧。”慕宁远很快直起身子,任由苗淼挽着自己的手臂。察觉到苗淼似乎有意将身体的重量分担了一部分在他身上,慕宁远皱眉:“自己没骨头吗?”

“慕少想要亲密一点不是吗?”苗淼不动声色的挺直了身板。她刚刚也是无意识的,身边有了靠山,她下意识的就想将身子的疲惫分担一点出去。

不过慕宁远冷漠嫌弃的声音很快让她清醒。

这个人是慕宁远,不是可以让她随意依靠的墙壁。

宴会人很多,不过真要论起来苗淼其实大部分人都是认识的——托婚礼的福和她良好的记忆力,见过一次面的人她就记得对方的身份了。

毕竟想要在这个圈子里如鱼得水,可不能患脸盲症啊。

慕宁远刚一进会场就被数人围住了。毕竟他现在作为慕家的掌权人,身价自然不同以往。相较于唐家的新贵,慕家明显历史更醇厚一些。

苗淼和慕宁远对视一眼,双方都很有默契的分头行动。不过慕宁远也不忘警告性的看了苗淼一眼,要她注意分寸。

苗淼微微举起手中的红酒杯,示意自己明白。

他真是太小看她了,形象是自己的,在没有和慕宁远撕破脸皮之前,她怎么样也不会让自己在舆论的口中处于被动的地位的。

贵妇的圈子其实并不好融入,上流社会的圈子与生俱来的排外。苗淼这种披着灰姑娘的皮因为跟慕宁远结婚了而身价上升了几个档次的人终究和那些真正的豪门没法儿相比。她也没想仅仅凭着一两次见面就成功打入贵妇圈。

不过这年头,千穿万穿,马屁总是不穿的。

她不动声色的在几个贵妇的圈子旁站了一会儿,心里估量了一下那些比较好接近哪些比较高冷,哪些话题是自己擅长的,然后默默的,在其中几人讨论harrywinston的钻石吊耳环设计的时候微笑着插了一句:“其实我觉得tiffany的也不错。相较于耳环的话,我觉得耳坠倒是更显得优雅一些。”

不少人都认出她的身份,见她主动搭话而且态度很自然的样子,便也没有太排斥,很快接纳了她。

苗淼握着高脚杯的手心不断收紧又放开,小腹一阵阵针扎般的刺痛袭来,脑袋更是昏昏沉沉几乎没有办法专心听别人在说什么。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