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陈立峰秦白丽小说_陈立峰秦白丽阴蛇债阅

发布时间:2018-09-13 15:08

这本连载中小说阴蛇债讲述了主人公陈立峰秦白丽之间的事情,这是著名作家春田花花的倾心巨作,阴蛇债精选篇章:白青玄今天穿的倒是像模像样,不知道那里弄来的一身西装,他原本身材样貌就出众,这西装一穿简直就是网络段子上形容的那种帅的让人合不拢腿的类型。见他盯着我瞅,我赶紧的拿着东西进厨房,再怎么帅他也不是人,人妖授受不亲。

阴蛇债

推荐指数:8分

《阴蛇债》在线阅读全文

阴蛇债第六章 宝贝

第二天一早我就去菜场采购了新鲜的瓜果鱼肉,又去香烛店买了香炉、红纸各色用品。

回到家一开门就看见白青玄正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呢。

“你怎么进来的?”

话一出口我又觉得自己傻了,他又不是人,这门怎么挡得住他?

白青玄今天穿的倒是像模像样,不知道那里弄来的一身西装,他原本身材样貌就出众,这西装一穿简直就是网络段子上形容的那种帅的让人合不拢腿的类型。

见他盯着我瞅,我赶紧的拿着东西进厨房,再怎么帅他也不是人,人妖授受不亲。

我站在厨房的水槽前把水果拿出来洗干净装盘,洗的正热火朝天,没成想白青玄跟着进了厨房双手穿过我的腰肢两侧,整个人贴在了我的背上,身后某处坚硬的东西烫的我脸红耳赤。

“你干嘛!”

他这么一弄,我吓得手里的果盘哐当掉在了地上。

“想干你”

白青玄长得斯斯文文出尘脱俗的,怎么这种下流说的这么流畅。

他一边说着一边把手伸进了我的裙子下摆里,轻车熟路的把我里头的内衣撕的一干二净。

“你走开!”

我转过身想推开他,双手反被他一手牢牢摁住,他撩起我的裙摆,分开我的双腿,一下子就进来了。

瞬间那天晚上的回忆又涌上我的心头。被渣男玩弄后甩了就算了,现在就连一只畜生都来羞辱我。

随着他的动作,我的眼泪哗啦啦的掉了下来。我一狠心,用牙齿狠狠的咬住了舌头。

感觉到我的异常,白青玄用手捏着我的下巴让我抬起头看他。

那双眼睛幽深的就像是一潭深泉,里头闪着寒光,不知名的情绪埋藏在那深泉中。

下颚被他捏开,破开的舌尖鲜血沿着嘴角往我脖子里淌。

见我这幅样子,白青玄剑眉微皱,加快了速度和力量,低头在我脖子上舔允。

我闭上了眼睛,扭过头,心里安慰自己只当是叫了一只鸭子吧,况且他长得还不错。

不知过了多久,他才放过我。

“去洗洗,待会我们立堂口”

白青玄见我衣衫不整的靠着墙壁发呆,提醒了一声。

我点点头,还得干正事,我还有妈妈,就算是为了她我也得好好活下去。

等我收拾干净出来,白青玄已经把东西准备好了。

他让我先在案台上的红纸写上他的名号放在正中间,完事后又教我拿着三炷香对着案台拜了拜。

白青玄笑眯眯的凑上来跟我说“今后咱俩可就孟不离焦焦不离孟了”

说完还搂着我的腰亲了我一口。

我心里莫名的冒出一股寒意,这尼玛立堂口怎么跟签了卖身契一样?!

这堂口立了按照黄仙姑的说法,我的小命算是保住了,不过我关心的是赚钱的事,这才是我答应出马的主要原因。

“那个,白大仙,我们什么时候能去看事?”

虽然对于中午的事情我还有点恶心,但是我一个活人斗不过他一只妖怪,不得不低头。

“看事?你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这就要去看事了?”

白青玄有点好笑的问我。

“啊?那得等多久?”

我没想到看事居然还有这么多要求。

白青玄似乎想到了什么,对我笑着说“不过马上就有一单要来了”

这说曹操曹操还真的就到了,电话应声响起。

我拿起手机一看,是个陌生号码,犹豫要不要接电话。

“接”

白青玄言简意赅。

我接起电话,里头那尖嗓门不用问就知道是谁了。

“仙姑,你怎么来找我了?”

“小丽啊,这堂口妥了吧?”

电话那头的黄仙姑对我这儿的情况似乎了解的一清二楚。

“你现在也算是正式看事了,我这刚好有件事不是我拿手的,我让那两人找你去了,你可得用点心,把第一炮打亮了,打出名声自然是有人会来找你”

黄仙姑说的十分动听,不过人家也是好心,我谢过了黄仙姑刚挂断电话,门外响起了敲门的声音。

打开门我愣住了,眼前两人正是那天在黄仙姑家门口撞到我跟我妈还呵斥我的那两人。

只过了一个星期的时间,那个胖子已经瘦了一大圈,要不是站在旁边的瘦子我还真一下子认不出来那个胖子。

不过这两人显然已经忘记了我就是那天被他俩撞到的人。

“请问仙姑在家么?”

瘦子这会儿倒是恭恭敬敬的,贼溜溜的眼睛往我身后瞧。

“我就是”

听我说我就是看事的仙姑,两人都愣住了。

“你?”

瘦子上下打量着我。

“怎么滴,不相信别看”

我来气了,找人看事还这么多事。

“不是不是,我是想着仙姑居然这么年轻,仙姑您别生气”

瘦子赶紧的跟我道歉。

我也不想得寸进尺,闪开身子让他俩进了屋子。

“怎么说?”

我问这两人。

那个叫陈总的胖子在瘦子的搀扶下颤颤巍巍的坐在了一边的椅子上,脸色苍白,双眼下面挂着黑黑的眼圈,这幅模样就算是一般人都看的出来陈总病的挺厉害的。

“黄仙姑说让我们来找白大仙,这事吧说起来也奇怪,陈总从一个月前开始身体不舒服,去医院大大小小的检查做了个遍也没查出什么原因来,黄仙姑说白大仙对于疑难杂症最拿手”

瘦子秘书把大概的原委给说了一遍。

我抬头瞥了眼坐在沙发上的白青玄,朝着他使眼色问他咋办。

估计眼前的两人看不到白青玄,就见我眼歪嘴斜的,还以为我是发功了,两人眼珠子都不眨的盯着我瞅。

白青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朝着我走过来。

迎面而来一股子好闻的清新香草味,我有点出神,一愣神的功夫接着便发现自己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嘴巴开口说话了。

“你是不是特别饿?”

白青玄控制住了我的身体,我意外的发现这会儿看那陈总竟然能看到他周身散发着一圈的黑气。

陈总听到我这么说,浑身一颤。

那秘书估计也不知情,陈总摆摆手让瘦子去门外等他,瘦子是个会看脸色的,听话的走出了门还不忘记把门给关上。

“白仙姑,你可得救救我,我才四十岁,上有老下有小的”

陈总噗通的就跪倒在地上,我被吓了一跳,想上前扶起他,可身体被白青玄控制着压根不听我的使唤。

“你先交代清楚”

要说怎么说是冷血动物呢,白青玄可没接陈总的话一定救他。

“你要说吃了啥,我得仔细想想,平日里这吃的家伙事太多了,一下子我也说不上来,可这一个月来我都快饿死了脑子里总想着吃点什么,可每天不停的吃也不见饱,饿得慌,饿的前胸贴后背”

陈总说着歪着头像是在回忆自己到底吃了什么。

“真要说起来,我倒是想起了一件事,一个月前吧,我带着小张一起去北边出差采购木材,你也知道那边盛产山珍,什么貂皮鹿茸好东西老多了,那天吃饭的时候,有人牵线介绍去一家老猎物家里买了一件宝贝”

“宝贝?”

我心里嘀咕,有钱人真是花样多。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