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农门医香夫君请矜持柳月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09-13 15:07

已完结小说农门医香:夫君请矜持是著名作家甜心的一本原创小说,小说的主角是柳月,该小说划分在女频小说,穿越小说农门医香:夫君请矜持精选篇章:站在屋子门口的柳花花看着这些人一件件的把补品都往柳大丫的屋子送,手不自禁的搭在了门框上,一个劲儿地抠那门框。眼睛死死的盯着柳大丫的屋子,眼神里充满着嫉妒。

农门医香:夫君请矜持

推荐指数:8分

《农门医香:夫君请矜持》在线阅读全文

农门医香:夫君请矜持第十四章:孙氏吃瘪

秦嬷嬷走了之后不久,柳家院子里又来了两个庄稼汉子。

“这些都是金家给柳大丫的补品,麻烦带路。”两人对着孙氏说明来意。

“这边请,这边请。”

即使这话听着刺耳,但是在这金家派来的人面前孙氏还是要装作对柳大丫很好的样子。

看着这些补品一件件的放在了王氏和柳大丫的房间时,孙氏立马敛起了笑容。

想她活到这么大岁数了,都还没有见到这么多补品,更别说的是吃了。

站在屋子门口的柳花花看着这些人一件件的把补品都往柳大丫的屋子送,手不自禁的搭在了门框上,一个劲儿地抠那门框。眼睛死死的盯着柳大丫的屋子,眼神里充满着嫉妒。

她就不信了,这个金家公子真的会喜欢上柳大丫这个贱丫头。

迟早有一天,她会撕开柳大丫的假模假式,让金哥哥看清楚柳大丫的丑恶嘴脸。

正想着,柳花花就冲进了自己的屋子,“嘭”的一声把门给关上了。

孙氏带着满脸笑意把两个庄稼汉子送走了之后,迅速地折回到了王氏和柳大丫所处的西屋。

“咳咳,这些补品我想大丫也用不着这么多吧,正好这些天我身体也不太舒服,我顺便拿些回去补一补。”

呵,就算是她再怎么吃不了这么多也不用她来帮忙吧,她还可以给她娘啊。

柳月心里觉得好笑,正想上前去阻止孙氏,却无奈被王氏给拦下了。

王氏拉着柳月的胳膊,一个劲儿的冲她摇摇头。

无奈,柳月也只好退了回去。

这已经都被人欺负成这样了,却还要忍气吞声,真不知道以往柳大丫母女俩是怎么熬过来的。

既然命运让她穿越到了她女儿的身上,那么这以后可就不允许谁敢再这样欺负这个可怜的女人了。

一边说着,孙氏一边就开始拿这些补品往自己的屋子里搬。

“哎哟,孙婆子这些补品不都是人家金家人给大丫的吗,怎么你都往你自己的屋子搬呐?!”

这李家媳妇又爬在墙头上看着孙氏,嘴上还不停地嗑着瓜子。

“关你什么事,管好你自家就行了,少管我们家的事!”孙氏瞪了一眼墙头的李家媳妇。

“嘿哟,你把人家大丫的补品都给搬完了吧,真够脸皮厚的。”

孙氏来来回回的进出柳大丫的屋子,李家媳妇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我让你管闲事,让你管闲事!”

孙氏蹲下身子,一把从地上抓起一把的石子朝着李家媳妇打去。

“你打了俺也没有用,俺还是要说,孙婆子至少给大丫留点啊。”李家媳妇看着孙氏朝她扔石子,就立马下去了。

“娘,这些就留给大丫吧,大丫的身体都还没有完全恢复呢。”

王氏看着仅剩的两盒补品,对着孙氏恳求道。

“她吃什么,要不是我应下了这门婚事,她哪里有机会见到这么多补品,更别说是吃了,留一盒就够了。”

孙氏从地上拿起其中一盒,言语吝啬的对着王氏吼道。

“行了,你都已经拿了那么多了,给大丫就留两盒吧!”一直站在院子里抽烟的柳有成,面色凝重的捻了捻烟斗里的烟叶,忍不住的对着孙氏说道。

“嘿,我给她已经留了一盒还不够啊,她一个小丫头能要多少的补品。”

见柳有成都站在王氏母女那头,孙氏更是不依了。

“大丫现在不是身体还没有恢复吗,我让你给她留两盒就两盒,别到时候金家的人看到大丫身体没有恢复又要说闲话了。”

细想一下,她老伴儿说的还是有些道理的。

如果金家人怪罪下来的话,她可担当不起,再说了刚才柳有成看着她已经从柳大丫的西屋拿了那么多的补品走了,都忍住没有说什么,现在他说了,也就表明他也看不下去了,就当是给他个面子好了。

“我告诉你,赶紧给我好起来,要是你个小丫头敢给我耍花招的话,看我怎么收拾你。”

最后孙氏怒气冲冲的丢下手里的这盒补品,狠狠的在柳大丫的额头上推了一下,这才走的。

“大丫你没事吧?痛不痛?”一旁的王氏十分心疼。

“娘,我没事,您放心吧。”柳月冲着王氏笑了笑。

她从小到大都是被所有人捧在手心里,却没想到穿越到这么一个破地方,还受了这么一些不公平的待遇。

看来老天爷真的是在跟她看玩笑啊。

看着身边的王氏,不禁的让柳月想起了自己逝去的父母。

小的时候,她一出生,她爸妈都把她当做是一个宝一样的对待,生怕会让她受到一丁点的伤害。

随着她慢慢的长大,她的父母是越来越忙了,甚至就连她的家长会也会错过。

那个时候看着同学的身边都有爸爸妈妈陪伴的时候,她真的很想很希望自己的父母也能这样的陪伴在自己的身边。

明明是答应好的,周末一定会抽出时间来陪她去游乐园的,最后却还是因为一个研究会议给耽误了。

这样的情况太多太多次了,多的已经让她数不清了。

他们的离去,无疑是给她的心上重重一击。

每一次的食言,好,没关系,她都可以接受和原谅,但她唯独不能接受的是,他们最终还是抛下了她,离她远去。

想到这儿,柳月的心仿佛就像是被针稍稍的扎了一下,刺得她生疼。

“你这是作甚?”秦嬷嬷的声音忽然响起。

“额……我就是帮大丫挪……挪一下位置!”孙氏刚拿着补品踏出了西屋,没想到秦嬷嬷竟然折了回来。

听着孙氏含含糊糊的回话,再看看她手上还拎着的补品,秦嬷嬷的心里立马就明白了。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