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女主容睿男主慕宁远的小说_慕少前妻不归

发布时间:2018-09-13 15:08

花生小编推荐女频小说慕少前妻不归家,慕少前妻不归家小说是作者冰糖桔子的一本都市小说,小说主角为慕宁远容睿,慕宁远容睿小说精彩片段:季白很是恭敬的对着墓碑鞠躬三次,这才站直身子和苗淼一起离开。下山的时候,苗淼转头问季白:“最近工作怎么样?我前几天在网上看到你的新闻了。那个离婚官司打得够精彩!”

慕少前妻不归家

推荐指数:8分

《慕少前妻不归家》在线阅读全文

慕少前妻不归家第十五章 生日,祭日

季白很是恭敬的对着墓碑鞠躬三次,这才站直身子和苗淼一起离开。下山的时候,苗淼转头问季白:“最近工作怎么样?我前几天在网上看到你的新闻了。那个离婚官司打得够精彩!”

这年头什么工作都不好混,想要混出名堂更是困难。季白身后没有足够的势力支撑,全靠自己的努力才有今天的成就。

“还好,工作上的事情尚且还算游刃有余。”他天生就是吃这行饭的,“只是你的事情,我那边还是一点进展都没有。如你所说,这么多年过去了,那些证据……怕是早就不存在了。”

“嗯,我早就想写这些可能了。”苗淼轻轻撩起自己妩媚的卷发,“只是因为我的原因错过了那最好的时机,也是没办法的事。”

那时她还是个懵懂无知的小孩子,骤然受到那样惨烈的刺激,缓不过神来实属正常。

季白听着苗淼用这样平静无波的语气说起那段过往,眼底闪过痛楚。

“你这幅表情是要做甚?”苗淼好笑的看着季白愧疚自责的表情,“真说起来,我和你非亲非故,你愿意一直帮助我我就该仰天大笑了,那会儿要不是你我估计现在就和爸妈团聚去了……所以你现在还露出这幅表情是要我觉得愧疚吗?”

“如果当时我早点发现你的情况的话……”

“那又如何?在那之前你我本是陌生人呀。”苗淼眯眼轻笑,“季白,为什么你这么善良呢?能够这样毫无保留的对我这个陌生人伸出援手?而且尽自己最大的可能性帮我?难道是因为……我长得漂亮?”

她“咯咯”的笑了,满意的看到季白脸上愧疚褪下羞涩浮上,这才收敛了表情拍拍季白的肩:“行了,知道你是老好人。这么多年一直坚持扶老奶奶过马路呢。”

墓园外面交通不是很方便,距离坐公交的地方很远,又一时半会儿打不到车,季白掏出手机叫了滴滴:“回家吗?”

“不了。”苗淼摇头,“家里这么久没住人了,全部都是灰尘。我已经订好酒店了。”

“也行。”季白颔首,两人等了一会儿,刚坐上滴滴车,季白就接到电话。之前他经手的一个案子临时出了一点状况,比较紧急,需要他立刻赶回去处理。

季白一边接听电话,眉头不自觉的皱起来了。

苗淼吩咐司机:“师傅,麻烦你改去机场,我们可以多加钱。”

“嗯?”季白挂了电话,不解的看着苗淼。

“不是有急事吗?你先回去吧。”苗淼笑笑,“我再留一天,好久没回来了,到处转转也不错。”

“那先送你去酒店。”季白说道。

苗淼摇头“我又不是小孩子了,这种时候自然是要以你的事为准的。订机票吧,我记得一个小时以后就有回去的航班,应该正好能赶上。”

“好吧。”季白拗不过她,只得同意。

送走了季白,苗淼从机场出来,打车去酒店。

傍晚微凉的风灌进车窗,苗淼看着窗外陌生而熟悉的风景,终究忍不住自嘲的笑了。

明知道季白对自己的心意却还是心安理得的接受并且利用,苗淼,你果然是变了很多呢。有时候做坏人其实真的很轻松,没有愧疚感不会想东想西。她只有一个目标,只需要朝着那个目标前进就好。

到达酒店,苗淼首先冲凉,洗去一身的疲惫,然后开始打开微博,她有一个小号,从和慕宁愿有纠缠的那天起就开始更新,不过大多都是一些情呀爱呀爱而不得呀悲伤春秋的内容。也许在未来的某一天,这个号会被有心人爆出来,成为一个利器。

此刻,她指尖跳跃,很快编辑好一条消息:

我最爱的人,此刻你在谁的目光里,用怎样温柔的表情对她说“生日快乐”?

酸涩的语气和苗淼的性格不符,但是无法否认,广大的人民群众大多时候总是更偏向于柔弱的那个人。

退出小号登陆大号,发现姚舜的微博发了一条消息:该送你什么好呢?

底下的评论很热闹,什么“送亲亲送抱抱”“有阿舜就够了还要什么礼物!”“让我死在阿舜怀里吧啊啊啊”

苗淼颤抖了一下,觉得粉丝真可怕。

明日就是苏挽帘的生日,看着架势,她应该是邀请了慕宁远和姚舜的。可惜她明日是不在场的,不然肯定又能看到一场好戏。

慕宁远那个男人,真要说起来似乎也不是真的很深爱苏挽帘。她之前的所有调查方向都是以苏挽帘为中心的,慕宁远毕竟背景庞大,以她的能力,还不足以能够不动声色的打听慕宁远的事情,所以对慕宁远算不上太了解。

但是那又如何?横竖现在,她和慕宁远已经被牢牢绑在一起了。

别急,慢慢来。

苏挽帘,且让我慢慢为你,送上大礼。

第二日是苗淼父母的正式祭日。苗淼昨日已经去祭拜过,反而不想在这种正式的日子前去。季白打来电话,问苗淼什么时候回去,要不要他来接。

“不用了,毕竟现在身份特殊,被拍的可能性蛮大的。”广大的吃瓜群众都在对她和慕宁远的婚姻虎视眈眈。她虽然不介意时不时就来个婚姻危机,但是可不希望那个危机的引发人是自己这边。

“那明天,你打算怎么过?”顿了顿,季白小心翼翼的问。

苗淼无所觉的笑着:“能怎么过?就这么过啊。我估计今晚会回去吧。”

“那……我给你定做一个蛋糕好吗?”季白谨慎的注意言辞。

苗淼好笑摇头:“这么多年,你几时看到我吃过蛋糕那种甜腻的东西?行了,你也别担心我了。放心吧我没事儿。”

“据说每个女人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我没事儿’。”季白无奈叹气。

“那我肯定不是普通女人。我说没事儿那就是没事儿。人干嘛非得故作逞强啊对吧。”苗淼眯眼,“高兴了就笑难过了就哭不是很好嘛。好了,你忙去吧,别考虑我的事情。”

她挂了电话,坐在咖啡厅里面,看着外面的车水马龙。

“苗……淼?”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