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盛世王妃神医七公主四月奇迹_盛世王妃神

发布时间:2018-09-13 14:34

盛世王妃,神医七公主这本女频小说目前处于已完结,这本小说是一本古言小说,小说主要介绍了男主凌云和女主容羽倩的故事,小说章节精选:容羽倩放眼望去之地皆是满地狼藉,她才穿来没多久,就听闻未央城闹瘟疫,秉着前世医德,她带上了不少药材来到城里,却发现低估了瘟疫的蔓延速度,那点药材根本就不够用。

盛世王妃,神医七公主

推荐指数:8分

《盛世王妃,神医七公主》在线阅读全文

盛世王妃,神医七公主第一章 偷听之嫌

西陵以北之地,未央城。

阴云密布,瘟疫横生,大街小巷随处可见的浮尸饿殍,从街头到城门,一路病人的哀嚎、呻吟,贯穿着城墙内外。

容羽倩放眼望去之地皆是满地狼藉,她才穿来没多久,就听闻未央城闹瘟疫,秉着前世医德,她带上了不少药材来到城里,却发现低估了瘟疫的蔓延速度,那点药材根本就不够用。

若非如此,她也不用来买药材,更不会遇见这样一个蛮不讲理的伙计。

和他说话,不被气死,至少也要少活几年,强压下往上窜的怒火,她说,“你这的药材比别的地方贵好几倍,谁买不起呀!”揉了揉眉心,她摆摆手,“把你们老板叫出来,我不想跟你废话。”

伙计的脸色随着她的话而渐渐变僵,今天老板不在,他才敢私自提高药价,若是被老板知道了,那还了得?

“药材就在这里,要买就买,不买就别挡着我做生意。”

说着将容羽倩推嚷着出门,满脸的不耐烦。

宋彻原是来找容羽倩,却看着她被伙计粗鲁对待,跨步上前推开伙计,将容羽倩护在身后,仔细检查着她并没有受伤,他才放心下来。

容羽倩在看到宋彻之后,眼光一闪,扯了扯他的衣袖,意示他附耳过来。

两人熟识态度惹得伙计越发刻薄,“买不起药材就不要进我们同济药铺,看你们这穷酸……”

话音未落,宋彻一个箭步上去把他撞到,又翻身压在伙计身上,顺手接过容羽倩递来的破布往伙计嘴里塞,随后偏头朝容羽倩点头意示。

后者拍了拍手上的灰尘,又恨恨得瞪了地上的伙计,这才大摇大摆的去掀开了进入内堂的帘子。

帘子之后有条灰暗的过道,走了约莫半柱香的时间,才到走到尽头,里面是几间屋子。

她连着敲了几间房门都没人应,约莫是她运气不好,掌柜不在家?

懊恼得看了看周围,她正想打道回府,却忽然发现,在几间屋子边上的角落里,有一个半人高的白漆木门,因为院壁是灰白色的,故而这个木门若是匆匆一看,根本就不易发现。

慢慢走近木门,她伸手打算推门,却被耳边传来的小声谈话阻止了动作。

“五爷,昨日收到您要来的消息,我们早就准备好了。”

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容羽倩估摸,应该就是这家药铺的老板,她心中一喜,再次想推开木门,有微微迟疑,人家在谈话,贸然进去打扰会不会不太好?

犹豫之间,又一个人说话了。

“嗯。晗儿在苗疆身体调养得怎么样了?”

低沉清冷的声音淡淡划过,和着满怀的关心,如同一阵柔和的风,可以在瞬间抚慰一切躁动不安的灵魂。

容羽倩的耳朵天生对声音敏感,听到这样低沉又带有磁性的声音,自是在心中起了波澜,同时也生出好奇的心思,拥有这样嗓音的人,会是什么样子?

“唉……小姐的身体还是老样子,”中年男子长叹一声,又似想起什么一般,“听说最近在跟着下人们学着刺绣,说是要做个锦囊送给五爷呢!”

“是吗?”凌云浅笑,似乎想象到她和女工们学刺绣的模样,面上难得泛出一抹笑意。

“对了,五爷,还有一事。”

“你说。”

“最近未央城瘟疫盛行,不少药材铺都争相倒闭了,我们要不要从盛元……什么人?”

忽然响起的大喝,吓得门外的容羽倩心间哆嗦,她只是长久保持着一个姿势导致手脚酸痛,好不容易换个姿势,脚刚移动,就踩上一只过路的蛐蛐,受痛的蛐蛐一声长鸣……

她暗道自己是踩的什么狗屎运,奇葩事情一件接一件的来……乱飞的思绪还没来得及整理好,凌云的手掌已经祭出,随后院里劲风扫过,木门轰然大开。

紧接着是一阵猝不及防的对视,庭院里的少年十八九岁,一股清冷沉静的气度与生俱来,穿着淡青色的衣衫,慵懒地坐在那里,不近不远的睨视她。

她还从来没见过长得这么好看的人,一时间呆呆的盯着人看,直到中年掌柜的大喝,才恍然惊醒。

“你是什么人?谁让你进来这里的?”

“呵呵……”

干笑两声,她只好故作从容的穿过木门,走进他们所在院子,比起外面住所的空旷,这里面的院子可算是优雅到了极致。

周围花圃里种植着奎尾花、无甘草、雅音菊……连冬日雪兰这种价值连城的药材都有三株。

一步一样的细数过来,走到青衣少年跟前的时候,她的嘴巴简直可以塞下一个鸭蛋,因为那少年旁边的桌案上有一小盆植物,几片细长血色的草叶顶上,含着一朵玉色的花苞——赫然是血阳珠玉。

她只在前世家族古老的草药谱上见过,听长辈们说血阳珠玉的生养条件极为苛刻,但它却是所有医者梦寐以求的药材。

艰难的吞了一口唾沫,她怔惊的视线移向青衣少年,连带说话都有些结巴,“这,这花是你的?”

“奇怪,花不是我的,难不成是姑娘的?”

依旧是清冷低沉的语气,凌云抬眸看跟前少女,她白色的衣衫上沾染了不少灰尘,柔顺的长发被编成了两条辫子垂在胸前,一双大眼不断眨巴的盯着他,仿佛还带上了不少奇异的色彩,霎时直觉自己在这个奇怪的女人心里已经被赋予了某种含义。

直觉不错,拥有这样身家的草药,家财没有万贯,至少也有千罐。容羽倩心头打鼓,且听两人对话,青衣少年应该是药材铺幕后的老板,既然他这么有钱,为何苛刻店铺里面卖的便宜药材?还是说做生意的都想赚得更多?

当下对少年生出鄙夷,长的帅有什么用,又不能当饭吃。

总算是找回了理智,她挺直腰板儿,说话都有了底气,“看你的样子像是个富家的公子,按道理说不应该缺钱啊,怎么还赚起了老百姓的冤枉钱呢?”

“放肆,谁允许……”

掌柜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凌云挥手打断,“姑娘这话何意?同济药铺一向讲究仁义礼信,又何来赚冤枉钱的说辞?”

凌云散漫的眼神落在容羽倩的身上,突然间有那么一刹的闪烁,小腹中陡然生出一股暗涌,难道是刚才动了内息?

他不动声色的挑动内力压制,修长的手指微微抓紧袖袍,清冷的容颜上也一丝丝变凉。

被他的眼神看个正着,容羽倩也微生出迟疑,少年的模样也不像是说谎,但外面的伙计说的药价高的不像话……

“那你们把治疗伤感风寒的生甘草、苏叶、麻黄的价格提高了好几倍?三两银子一钱的药材啊!可是够了寻常家庭的半年收入,还说你们没赚冤枉钱?”

说起那些药材,她火气不打一处来,现在未央城内外,到处都是得了瘟疫的病人,药材店的人不但不秉着仁义心思去救人,反倒大肆的提高药价,哪里是为人医者应当做的事?

调动的内力很快将腹部气息强压下去,凌云不着边际的松开了手掌,衣袍下的褶皱处已经被汗渍湿透了。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