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凌云容羽倩by四月奇迹_盛世王妃神医七公

发布时间:2018-09-13 14:34

已完结小说盛世王妃,神医七公主是来自微小宝平台的一本女频小说,作者为四月奇迹,盛世王妃,神医七公主四月奇迹精彩节选:殿中宋彻眉心微皱,这次出宫本就事发突然,他顾及容羽倩才未作过多考虑,可刚才回到宫中,收到北安国来的消息,如今两国情形复杂,父皇望他在西陵好生行事,没想到一转眼就出了这事。

盛世王妃,神医七公主

推荐指数:8分

《盛世王妃,神医七公主》在线阅读全文

盛世王妃,神医七公主第四章 孟郊之行

哪知好死不死,容如月突然站了出来,“父皇,七妹从小乖巧懂事,定是做不来这种私自出宫的打算,”她忽然将眼神移向宋彻所在的一方,嘴角泛出得意的笑,“肯定是有人怂恿七妹做出这等大事,还请父皇为了七妹着想,替她处罚了身边的小人。”

容如月心中冷笑,惩治不了她,就惩治她身边的人,看你不照样心痛,还怎么在自己嚣张?

眼前的宋彻,换上了一身白色华服,边缘处绣着银丝金线纹样,彰显着他富贵的出身,他站在大殿中央,不卑不亢的态度更引得容如月的嫉妒,凭什么所有的人都要跟在容羽倩身后,明明她才是西陵国最尊贵的公主,容羽倩算个什么东西?北安质子又算什么东西?

殿中宋彻眉心微皱,这次出宫本就事发突然,他顾及容羽倩才未作过多考虑,可刚才回到宫中,收到北安国来的消息,如今两国情形复杂,父皇望他在西陵好生行事,没想到一转眼就出了这事。

容羽倩面色渐渐僵硬,这次出宫,本就是她一个人的主意,宋彻是后来偷偷跟着才得知她出宫之事,期间还一路护她周全,此番若是因为她和容如月的恩怨把他牵连进来,说什么她也会良心不安的,更何况她与宋彻两人的关系……

“父皇……”

为宋彻辩解的话被老皇帝抬手打断,他慈爱的目光在触及殿中宋彻时,陡然变得深邃起来,宋彻的身份非同小可,他是北安属国送来的质子,用于牵连两国关系之大用,最近两国关系开始僵化,老皇帝的算盘落在宋彻身上也是无可厚非。

“三皇子,只身带我西陵的公主私自出宫,恐怕不合适吧?”

皇帝的威压随着一句问话,无形间压了下来。

深陷凝重的氛围中,容羽倩了然惊觉,怔惊的看向身边身着龙纹的老人,他略带沧桑的容颜上,虽有年岁渡上的一层慈祥,可是,她怎么能忘了,他同时还是一个皇帝,主宰天下生杀大权的皇帝!

殿内的气息紧紧绷着,唯有宋彻脸上没有丝毫畏惧之色,他向皇帝行了北安国礼,态度很诚恳,也很认真的承认,“私自带公主出宫,是微臣之错,还请皇上责罚。”

他站定身姿,细细忖度,事情既然牵扯到他,又怎么可能只言片语的带过,他如今身在西陵,不仅仅有北安皇子的身份,更是北安的国之代表,如今北安与西陵边境小小犯难,西陵皇帝当然也得找个借口打压北安国的气势,自然,身在西陵国的质子是最好的人选。

所以无论他是有没有私自带公主出宫,还是做错了其他事,都会被挑上台面,聊以惩戒,威慑边境的北安国。

也正是因为想通了这点,他的眼神看向容羽倩的时候更加温润,既然怎生都要受罚,他又何故将最爱的人也一同卷进来?

“来人啊,北安质子私自带公主出宫,赏五十刺鞭。”

一锤定音,皇帝满意的看着宋彻不反抗的态度,罚北安质子,也相当于给北安国主一个教训,希望他们北安从此安分些。

可容羽倩是这一世以来,第一次感受到皇帝手里生杀大权的厉害,她愣愣的站在原地,即便是所有的政乱纷杂她都能理清楚,也难以压制住内心的怔惊,仿佛是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心上被生生的撕开一条裂缝,那种令人嘶声力竭也无法喊破的痛楚从心里蔓延到全身。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出的乾坤殿,也不记得容如月最后那张得意的脸是怎么嘲讽她的,她只是怔惊加害怕,睁大的瞳孔看着空荡荡的前方,她好想回去,这里不是她该呆的地方,他们太疯狂了,人命这么珍贵的东西在他们手里竟然和蝼蚁一样,再在这里生活下去,她早晚有一天会疯掉,她要回去……

“公主,刚才刘太医说三皇子昏过去了,您要不要去看看?”

宫女看着容羽倩情绪有些反常,只道她是挂念三皇子的安危,好生出言。

“宋彻?”

她失语喃喃,那个傻子,她当初就让他不要跟着她出宫,他执意不听,一路还费心费力的照顾她……那个像邻家大哥一样温暖的人,现在正因为她的任性而在受罚,她又怎能放他不管不顾?

“他伤怎么样了?”

声音轻得几乎听不见了,她心如钩玄,连最轻的撩拨都受不得。西陵国的刺鞭,是一种生长在沙漠地里的植物藤条,里面带着的毒素,会随着抽打次数的增多而累积,那就是说,宋彻现在体内肯定有毒素,情况很危险!

“三皇子现在还没醒过来,不过李太医说要是三日后再醒不过来,就危险了。”

“庸医。”她想也没想的训斥,宋彻是因她才受的五十刺鞭,她绝不会让他死,绝对不会。

手心骤然捏成了拳头,复而又重重的松开,容羽倩深吸了一口气,为了宋彻,不得不冒险提前去那地方了。

与此同时,盛元国都的逍遥王府里,黑暗将府邸层层包围,仅剩下屋内几盏微弱的灯光,暗夜的风刮得正好,吹着烛台的投出的人影也微微晃动起来。

凌云正在下棋,他坐在棋局面前,左手执黑子,静静的分析眼前这一棋局,白子已经将黑子包围了,若要突围,势必要破坏不少先前的布局,可若是不突围,主力被灭,一样注定是败局,放手一搏?或是垂死挣扎,期求绝地逢生?

无论是哪一种,似乎都不是他所希望的局面。骤然,他眉头轻蹙,黑子落盘,牵制了白子的大局所向,竟还使不少黑子重新活了过来。

这一步,先前并没有发现。他愣愣的静在棋局面前,仿佛陷入了某种沉思。

晚风拂,黑影过。

“公子。”

“还是没有找到?”

凌云渐渐从棋局中抽回思考,随意的移向属下,眼神霎时如浩瀚的烟云雾海,看似对任何事物都是一股漫不经心的漠视,实际内里的瞳孔深处栖息着足以反动天地间的邃然。

“是,”黑影汗颜,都过了好几天了,依然没能找到那个女人,这是他们的失职,尽管公子不曾怪罪,但是他们心中也是无地自容的,“只查到她们进入了西陵都城。”

他顿了顿,又埋头回禀:“昨日秋娘传来消息说,北安国近日连连侵扰西陵,期间的势力也明里暗里渗入西陵,以致西陵近日以来局势大变,还请公子尽快抽空过去主持大局。”

“好,你尽快安排下去,我们明日出发去西陵。”

凌云的视线又转回到桌面上的棋局,这一步落子,完全超乎了他的掌控,虽然就目前而言,看似对其他黑子有利,但是其间存在着不可磨灭的未知性,真正的于他而言,也不知是幸还是不幸。

西陵国的七公主宫殿里。

容羽倩关上房门在自己的寝殿里捣鼓了小半天,收罗出了不少有用的东西,什么换洗衣物、火石、还有一些常用的配药等等,用一张大块的方布全部包起来,想着又有些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又跑到床头边上,带上了自己以前精心研究出来的几瓶麻醉药散,一个人出门在外,又是去那种比较危险的地方,少不了是要多做防备的。

收拾好东西,她悄悄出了寝殿,从一条小道的狗洞里爬出宫外,这个狗洞是她以前无意间发现的,从此就成了她每次出宫的必经之道。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