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邱霸天苏淑琴by太上忘情_盲医太上忘情小

发布时间:2018-09-13 11:36

连载中小说盲医是来自小说阅读网平台的一本男频小说,作者为太上忘情,盲医太上忘情精彩节选:而表弟妹却一直为了夹菜,后面更是直接坐到我身边,和我挨得很近,我都能问道她身上的味道,一顿饭在我心猿意马中总算吃完了,吃完我更是像逃跑一样去上班了。

盲医

推荐指数:8分

《盲医》在线阅读全文

盲医第十二章 揉一揉

我的心几乎要跳出来的了,小弟几乎感觉到头部已经被李晓玉吞进去了,只要我往上一挺,我就能直捣黄龙。

但是就在这时,表弟妹突然双手握着我的那里,两只手并排把我的巨大紧紧包裹住,不让李晓玉吞没。

表弟妹的手十分的柔软细腻,握住我的那里,让我心有一阵说不出的舒服。

李晓玉感觉自己被挡住了,不乐意的说道;“淑琴!你这是干什么,你不上就让我好好享受一下吧。”

表弟妹风骚的笑了笑说;“我现在后悔了,我看着你享受我也难受的不行,眼馋。”表弟妹说着,双手还给我狠狠的撸了两下。

表弟妹的这两下,可是用了老大的力气,一股强烈的快感,很快就冲击我的大脑神经,这下我可就在不能装睡了,在装下去就太假了,

我嘴里发出要醒来的声音,手装作不经意的摸向我的兄弟,在我摸到的时候,表弟妹的手急忙松开。

我抓住的巨大,故意撸了两下,让李晓玉看着更加的忍不住了。

我一看李晓玉发骚色急的样子,我索性顺水推舟,手故意向她已经有些张开的桃花园摸去。

本来她就跨坐在我的身上,我抬手就可以摸到,湿漉漉的,黏黏的还有热量。

李晓玉被我一摸,顿时哼叫出声来,嘴巴紧紧的咬住,但却没有反抗,我顺手又摸了两把,更是把手指伸了进去。

李晓玉终于忍不住呻吟叫了起来,她叫床的声音动听之极,听得我的骨头都酥了。

“这是什么东西!软软的。”我看时间差不多了,便故意咕囔一声,然后狠狠的在李晓玉桃园中抠挖了两把。

“表哥!你还没有睡呀?”表弟妹连忙说道。

“弟妹!”我故作惊讶的叫道;“弟妹你怎么来了,是脚不舒服吗?”

“没有!我和晓玉怕你睡的不舒服,过来看看,晓玉看你身上的被子掉了,帮你盖上,却不曾想弄醒了你。”

“我去!这女人还真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你们那是给我盖被子,明明就是想让我艹你们吗。”我心里好笑的想着。

“唉!这是什么?我的手怎么湿了!”我把手放到鼻子上闻了闻,一股很奇怪的味道,里面夹杂这一种香水的味道。

我这个动作,让李晓玉的脸一下在通红,不还意思的说道;“好闻吗?”

我笑了笑点头都说;“有股香水的味道,还不错。”

李晓玉的一下子红的都能滴出水来了,然后拍了我一巴掌说;“好闻的话,我下次让你好好的闻闻。”说完之后,她狠狠的白了一样表弟妹就出去了。

表弟妹吐了吐舌头,神秘一笑没有说话,也跟着出去了,留下我一个人难受。

第二天早上起来,表弟妹已经做好的早餐,而李晓玉已经不在了,我问了一下才知道,她老公叫她回去了。

一桌子菜,都是我平日你爱吃的,看的出来,这些菜都是弟妹特意为我做的。

就在这时,表弟妹笑着说;“表哥!来尝尝我今天做的菜怎么样。”

看着她给我夹菜,我心里一阵感动,表弟妹对我这么好,我该怎么报答她。

一想到着我就很矛盾,表弟妹对我这么好,我心里却想着要上她,如果我真的那天把持不住,把她给上了,那会怎么样。

“表哥!吃菜呀,不怎么不吃,是不是不合你的胃口?”表弟妹见我不动筷子问道。

我连忙摇了摇头,菜开始大口吃起来。

而表弟妹却一直为了夹菜,后面更是直接坐到我身边,和我挨得很近,我都能问道她身上的味道,一顿饭在我心猿意马中总算吃完了,吃完我更是像逃跑一样去上班了。

接下来的一连几天,我都是在和表弟妹的暧昧中度过的,不时的看看表弟妹的身体,然后躺在床上意淫着她撸管。

在今天晚上,我打完飞机,快要睡着的时候,突然我听到表弟妹的惨叫之声。

我一下子睡意全无,鞋都顾不上穿就跑到弟妹的房间。

一进去我我就看见表弟妹双手抱着肚子,在床上缩成一团。

“淑琴!你怎么了?”着急之下,我直接叫弟妹的名字。

“没事表哥!我就是肚子有些疼。”说话间她的俏脸都变的惨白,额头上更是冷汗连连。

她都疼成这样了,居然还说没事,分明就是装的,我立马上前,双手拿开她的手,自己放在她的小腹上,推拿起来。

我的手一摸到她的小腹,表弟妹身体就明显一颤,身体变得僵硬起来,不过很快就放松了。

随着我的推拿,逐渐的她脸上的表情也慢慢的舒展开来。

“表哥!你休息会吧,我已经好多了。”

“不行!我刚才已经给你看过了,你的这是寒气入体,宫寒的症状,如果不及时治疗,以后就麻烦了,严重了可能造成不孕。”我很专业的说道。

听到着,表弟妹脸有些发红,然后小声说道;“那表哥你就帮我在揉揉,顺便治疗一下。”

我说;“放心吧弟妹,只要我用师父教的手法给你推拿几次,把寒气驱除来就没事了。”

弟妹明白我话的意思,不犹豫的点了点头说道;“那就麻烦表哥,以后多给我推拿。”

我说没问题,只是为了推拿的效果更好,还需她把衣服全部脱了。表弟妹也没有犹豫,三两下就把衣服脱光了。

我再一次眼睛的直了,表弟妹再一次浑身赤裸的躺在我面前。

“表哥!可以开始了。”表弟妹说道。

我的心狂跳个不停,一次又一次的诱惑,我感觉自己的忍耐度已经到了极限。

可是表弟妹还以为我是瞎子,所以很本不防备我。

可她不知道,我现在已经压不住自己的欲望了,很想现在就上了她。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