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郑阳吴盈盈by海中金_小小女鬼爱勾人海中

发布时间:2018-09-13 11:36

已完结小说小小女鬼爱勾人是来自微小宝平台的一本男频小说,作者为海中金,小小女鬼爱勾人海中金精彩节选:中年人的注意力并不在我的身上,他此刻正目不转睛的盯着胡蓝,嘴里念叨着一些我完全听不懂的词汇。胡蓝的表情显得很痛苦,他张着大嘴,可什么声音都没有发出。

小小女鬼爱勾人

推荐指数:8分

《小小女鬼爱勾人》在线阅读全文

小小女鬼爱勾人第8章 她是僵尸?!

“将符贴上!”

中年人一声大喝,惊得我整个人跳了起来。

我赶忙把符要贴在胸口的位置,可这一贴上去,我只觉的胸口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这惊的我不得不又把符给扯了下来。

这一扯下,疼痛瞬间就消失。

我不敢再往身上贴,只是将符握在手里。

中年人的注意力并不在我的身上,他此刻正目不转睛的盯着胡蓝,嘴里念叨着一些我完全听不懂的词汇。

胡蓝的表情显得很痛苦,他张着大嘴,可什么声音都没有发出。

念完一段词汇后,中年人迅速拿起桃木剑往上一指。

“来!”

铃铃!

铃铛被他一摇,屋里那关着的门,毫无征兆的啪一下打了开。

我眯眼往门外看,这一看,我只觉心脏狂乱的跳动起来。

尽管我看不真切,但透过门,我依稀看到屋外有一个身影,正往这里跳过来!

确实是跳!

像电影里的僵尸一般,随着中年人手中铃铛的节奏,一下又一下的跳过来!

难道吴盈盈真的变成了僵尸?

我使劲儿的眯眼,可我这一看,却又觉得不像,这跳过来的身影,很矮小,并且从轮廓上去看的话,也不太像是女人。

“麟儿归来……”

我正细看的入神,只听中年男人赫然词汇一转,拉出长长的音色。

随着他的长音,那跳动的身影明显一愣,可一愣之后,却从跳动变成了跑,像几岁的孩童看到了糖果,撒着丫子奔跑。

身影的速度极快,不过眨眼就到了门前。

只是将要踏入门的刹那,身影就那么毫无征兆的停住了。

我这才看清这身影。

不是吴盈盈,而是一个十岁左右,光着膀子的小孩!

我惊愕的无以复加,这不是刚才站在马路中间又突然消失的孩子嘛!

我在看小孩的时候,小孩也愣愣的看着我。

突然,他露出了微笑,裂开他的嘴,只是他的嘴里却没有任何的牙齿,只有一片血红。

我吓得惊叫。

“啊!”

我的这一声惊叫,瞬间惹来了中年人的目光。

我看向了我,眉目挑了起来。

“你大呼小叫什么!”

大骂了声后,中年人突然想到了什么,身子一震,不可思议的看向我。

“你……你看得到?”

他神色一变,对我挤出笑容。

“哈哈,小兄弟莫怕,这是一个小孩,小孩阳气重,是我招来助阵的。”

说完,他就不再理会我,又摇起铃铛。

“麟儿归来……”

长长的音色在深夜的传的老远,可门前的那个小孩,却没有再迈出半步,他只是干干的站在那里,挂着笑容,看着我。

“怎么回事?”

中年人怪道了声,手上的铃铛摇动的更厉害了。

可无论他怎么去摇,那孩子只是站在门口。

中年人再次看向我。

“小兄弟,你能否去里屋坐会儿?你生辰八字可能偏阳,小孩怕了不肯进来,他要是不进来,待会儿那邪魅来了,我一人怕是抵挡不住啊。”

我陷入了犹豫。

虽然我现在挺害怕的,毕竟门前站着一个这么怪异的小孩,可我看着地上的那一脸痛苦的胡蓝,却怎么也不想迈步。

我不太信任这中年人,但我此刻又是迷茫的。

然而就在我犹豫不定的时候,屋外又出现了一道身影。

那是一道扭动着婀娜步伐的身影,正缓缓的朝着这边走来。

中年人也看到了那身影,只见他的脸色刷一下就白了,身子竟突然发起了抖,慌忙中,他手起手落,一摆铃铛。

“散去!”

这一声轻喝之后,我如被古钟一震,整个人顿住。

当我再晃过神时,门口的小孩不见了,地上的胡蓝期待的看着一脸惨白之色的中年人。

“大叔,怎么样了?那……那邪魅杀了?”

中年人摇了摇头,他先是看了眼我,神色复杂。

“邪魅太过厉害,我的道行不够。”

这话一出,胡蓝顿时紧张了起来,他一把抓住中年人的手。

“大叔,那我该怎么办?我还有救吗?”

中年人沉默了片刻,之后在胡蓝的耳边说了几句,他的声音很低,我听不清他说什么,但说的事情应该是关于我的,因为胡蓝在他说话的时候,几次都看向了我。

“好,那我知道了,您好好休息。”

胡蓝对中年人说了一句,也不管我,就先走出了屋子。

我莫名所以,赶忙追上胡蓝。

“他跟你说了什么?”

我问道。

胡蓝点了支烟,深深的抽了口。

“没什么,我们去看看雪峰,大叔师父告诉我一个方法,能暂时压制住雪峰的病情。”

就这样,我们从中年人的小屋离开,再次来到了医院。

只是一路过来,我却觉得疑点重重,我可不记得我或者胡蓝跟中年人说过陈雪峰的事情,他是怎么知道的?

难道刚才有一段时间,我是昏迷的?

可我明明就记得,我一直都很清醒啊。

胡蓝变得有些怪,虽然和我一起走,可他却有意的远离我。

然而当我问他,他又什么也不跟我说。

当再次来到陈雪峰的病房前时,已经差不多四点多了,推门进去,陈雪峰已经熟睡,他的身边守着陈母。

胡蓝叫醒了陈母,让她先回去休息。

陈母很信任胡蓝,感谢了几句,就收拾离开了。

我本打算和胡蓝一起守着陈雪峰,可陈母刚走,胡蓝也把我赶出了病房。

我也不知他用意何在,但他很强硬,生生的把我给推了出来。

看着空旷的走廊,我心里头隐隐的生出一丝不安。

那个中年人到底和胡蓝说了什么,以至于让胡蓝对我的态度发生如此大的变化?

我拉开胸口看了一下,那里依旧乌青一大片,但却没有半分扩散。

许是今天发生的事情有点多,让我精神很疲倦,坐在走廊的椅子上,我迷迷糊糊的就睡了过去。

“呵呵”

我突然被一个孩童笑声给惊醒,我抬头一瞧,只见我的面前站着那个光着膀子的孩子。

他依旧是那副表情,挂着一个笑脸,嘴里没有牙齿,只有血红一片。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