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主角郑阳吴盈盈小说在哪看_小小女鬼爱勾

发布时间:2018-09-13 11:36

很多书友不知道主角郑阳吴盈盈小说在哪看,该小说书名叫小小女鬼爱勾人,本小说阅读网提供郑阳吴盈盈小说精彩内容阅读:我根本来不及回头去看,本能的闪到一边。可尽管我反应的很快,却还是被刺中了,我的肩膀处传来火辣辣的疼痛。躲开之后,我翻身一滚站了起来,然而当我看到刺我的罪魁祸首时,我足足愣了四五秒。

小小女鬼爱勾人

推荐指数:8分

《小小女鬼爱勾人》在线阅读全文

小小女鬼爱勾人第9章 鬼娃

我吓得忙往后退,这一退,我就摔倒了地上,起身一瞧。

面前只有亮着白灯的空空走廊,哪里有什么小孩子。

我沉沉的呼出一口浊气,可这口气还没呼完,我猛地感觉身后有什么东西朝我刺来。

我根本来不及回头去看,本能的闪到一边。

可尽管我反应的很快,却还是被刺中了,我的肩膀处传来火辣辣的疼痛。

躲开之后,我翻身一滚站了起来,然而当我看到刺我的罪魁祸首时,我足足愣了四五秒。

刺我的人,竟然是胡蓝!

他此刻手里拿着一把沾着血迹的匕首,一脸恨意的瞪着我。

“胡蓝,你干什么!”

我大声喝道。

声音在医院的走廊里回荡。

胡蓝没回答我,举起匕首再次向我刺来。

虽然我不明所以,但我有求生的本能,当即拔腿就往医院门口跑。

说来也奇怪,就算现在是凌晨,医院也该有人值班才对,可我一路跑过走廊,半个人影都看不到。

回头去看,胡蓝举着匕首,一脸愤怒的朝我冲来。

“胡蓝!你特么疯了吗?”

我边跑边叫,可身后的胡蓝半句话都不说,只是狠命的追着我。

我跑出了医院,他依旧穷追不舍,我实在没法子,就往警局的方向奔。

这时候,天色已经蒙蒙亮了,但诡异的一个行人都没有,就是车也有没一台!

整个世界仿佛只剩下我和胡蓝两个人。

一路狂奔,我直冲警局,比较庆幸的是,警局距离医院并不是太远。

当看到警局时,我心松了一口气,可当我再次回头,又不得不把这口气给提起来继续往前跑。

“小伙子,你跑的这么急做什么?”

刚到警局门口,一个穿着制服的看门的老警察,就走了过来。

顺势他还递给了我一杯水。

我接过水,上接不接下气,也不回头,只是指着背后说。

“有……有人,要……要杀我。”

老警察却皱着他花白的眉毛,探着脑袋往后看了又看。

“小伙子,你怕是做噩梦了吧?你身后哪里有什么人?”

他的话,让我登时一愣。

没人?

我回头一看,更是傻眼,身后是空空的大街,哪里有人!

又是错觉?

可我手臂上的伤,可是真实存在的!

还是胡蓝见到我跑到警局,不敢跟过来了?

比起凭空消失,我更相信胡蓝是因为我跑到了警局才不敢跟过来的。

好一会儿,我缓过了一口气,就对老警察说。

“大叔,我要报案。”

老警察也看到了我肩上的上,点了点头就把我领进了警局。

说来也是巧,给我做笔录的人,竟然是胡蓝的二叔,胡军!

看到我肩上的伤口,胡军的严肃的脸上皱起了深深的眉头。

“这是怎么一回事?”

我犹豫了片刻,把事情如实的跟胡军说了出来,但胡军的反应并不大,听完后他只是深深的叹了口气。

“你放心,我会安排警察二十四小时保护你的。”

我想问他不进行处理吗?把胡蓝抓过来拷问之类的。

可胡军愣是不再说话,看向我的时候,眼中闪过了一丝,怜悯?

做完了笔录,我没有立即就离开警局。

而是等到中午,路上的人渐渐多起来,我才敢走出。

我后来又问了胡军很多问题,可胡军却什么也没回答我,只给了我两句叮嘱。

第一,吴盈盈如果联系我,立即找他。

第二,如果遇到胡蓝暗中保护我的警察没能及时赶到,就像今天这样,往警察局跑。

回到出租屋,我把门窗都锁的死死的。

我有向胡军抗一过,让他直接找个警察陪着我,可胡军拒绝了,说只能暗中保护。

我大概能猜测出他的意图,恐怕我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成为了警察的诱饵!

我没有任何反抗的权利!

我想过立即离开这座城市,可我又担心胡蓝和陈雪峰,即便胡蓝要杀我,可我隐隐的觉得其中一定有什么隐情,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他决不能对我动手的!

他被人下了药?

他一定是被人下了药!

我不禁想起了昨晚去找的那个中年人,从那个中年人家回来的时候,胡蓝就变得很奇怪,一定是他在作祟!

念头一生,我就坐不住了,我得去找一趟他!

顶着火辣辣的太阳,感受着阳光给我带来的安全感,我再次来到昨晚那间小诊所门前。

在门前站了会儿,我没走进去,而是顺着昨晚中年人带我们去的方向去往那中年人的家。

可我走了好几圈,却愣是没找到昨晚那间突兀的房子。

是我记错了?

我走到路边卖凉粉的小摊子前,点了一份凉粉,却付了双倍的钱。

老板是个约莫五十岁的老头,端着凉粉,笑呵呵的接过我给他的钱。

“大叔,请问这附近有没有一间独立的小平瓦房?”

哪知我这一问,老板就把那多出的一碗凉粉钱,给我塞了回来。

“年轻人,吃了粉,就走吧,有些事情不该问就别乱问。”

我一听,顿时明白这老板一定知道些什么,我又从口袋里拿出了三张百元大钞。

“大叔,您跟我说道说道呗。”

一看钱多了不止数倍,老板的眼徒然一亮,迅速的把钱收入了口袋。

“有是有,不过几年前被强拆了。”

说罢,他叹起了气。

“也是可怜哟,老张算了半辈子的命,却没算到自己的娃会……”

我正竖起耳朵听的兴起,老板忽的就不说话了。

我又从口袋里拿出三百元,可这一次老板却怎么也不收了,任凭我怎么软磨硬泡,再不说半个字。

老板不愿意说,我又特意到附近去敲门问人,可大多数人都不知情况,只告诉我几年前这里是有一间瓦房,里头住着一个算命的,后来房子被强拆迁后,就再没见过那个算命的,除此之外再没有其他。

他们口中的算命的应该就是那个光头的中年人,只是昨晚我来的时候,房子还在,怎么这些人都说几年前就被强拆了呢?

还有周围的人都说自此没见过那中年人,可我昨晚却明明见到了他。

难道一切都是我的幻觉?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